{a:baba}

與您分享。最好
無名報童

淨空法師:慾望是刀口的一點肉


香港是這樣一個奇怪的地方,熱鬧的地方很熱鬧,清靜的地方很清靜,大浦地處遠郊人跡稀少,除了公路上偶爾飛弛過的幾輛車子就是遠山綠樹,襯著南中國那浩大的碧蘭白雲,竟也一種深深遼闊與寂寞,若你細心,站定,和一百年前的人一樣,都能聽到遠處傳來的悠悠的蟬聲。
淨空法師的房子就在大浦深山裡,開車進去要在山裡轉很多個圈,幾幢式樣簡單的獨幢樓中,混在差不多的民居中間,看不出有什麼不同,香港地狹租貴,三層樓的房子,每層不過二三十平米,但收拾得整潔乾淨,一幢用來會客,一幢用來自住,一幢用來講經,人稱老法師的淨空法師平日裡就在這幾幢房子間轉來轉去,今年八十五歲的老和尚,身材高大,臉色紅潤,臉上看不到一絲皺紋,他的腦子依然很清醒,性格依然鮮明,答問題時言語簡短,不願答的問題他就沉默不語。
在當世的高僧大德裡,淨空法師是最名的那一個,他沒有顯赫背景,更無一張學歷;僅僅憑著持續五十三年不斷的講經弘法終成一代名僧,令他在大陸名聲雀起的是早幾年一套風行一時的光盤《和諧拯救危機》,鳳凰衛視王魯湘的採訪更將淨空帶入了精英階層的眼中。

亂世之中如一道清流,安定了無數迷顆迷惘的心,「第一次講經33歲,我一出家就開始講經,當時是在台北,那時候在石普羅寺,三藏佛學院。」他首創「佛教就是佛陀教育」,並在網路開設講經課堂,在形式上,淨空法師更像一位佛教老師,以講經為主業,他在台灣多年,又輾轉新馬,還去過澳大利亞,最近幾年,他在香港定居下來,原因是「離家近一點」.

他交遊廣闊,有一本厚厚的彩頁書專門記載他與各國政要、富商們來往的照片,還有他到各地去參加各種會議得到領導人接見以及榮獲各大學榮譽教授的事跡,他是個備受爭議的人物,信眾上至達官貴人下至黎民百姓,亦有不少名流朋友,李嘉誠,查瓦利,陳曉旭……淨宗大師索達吉堪布就曾高度讚歎過淨空法師對淨土宗的推廣,事實求事地說淨空法師確實讓更多的人瞭解了佛教,也接受了佛教。
有關淨空法師的過去,資料極少,官方認可的是這樣的,他俗名徐業鴻,安徽人,1927年出生,9歲時已開始獨立生活,煮飯、洗衣服,因為打仗一家四口四個地方逃難,14歲遇上中日戰爭,天天逃難,「你們湖南的地方,衡陽、常德、桃源……我都呆過……」他一口氣數了湖南七八個地名,記憶力煞是驚人,貴陽讀小學,抗戰勝利曾就讀於南京市立第一中學,22歲到台灣,是做「小公務員」,他信佛前愛讀歷史傳記,33歲時毅然出家,「就是老師做主。章嘉老師(藏傳高僧)他希望我出家,希望我學釋迦牟尼。」
「一般33歲的男人,都在養家餬口賺錢,你怎麼會想到要出家呢?」
「這個是救國家,救民族,救全世界,不是一個家庭的事情,我從14歲就沒有想過家了,就想著國家的事情。」
後來一起吃飯的時候,我八卦,「老法師,您出家之前,愛過俗家女子麼」?
「沒愛過。」回答得斬釘截鐵。
「真誠清淨平等正覺慈悲,看破放下自在隨緣念佛」老法師對自己的理念終身奉行不渝。對於俗世人眼中求不得的愛情,淨空法師顯然已經了斷清楚, 「愛不重不生娑婆,念不一不生淨土」。


八十五歲的老法師過著差不多的生活,每天早上大約五點半起床,刷牙洗臉,梳洗完畢,看一個小時的書,然後散一個小時的步,十點鐘開始講經,一口氣講上兩個小時,吃完飯要在屋裡趟圈半個小時,一邊消食一邊說點閒話,隨身弟子都認為能跟著老法師趟圈是莫大的福氣,下午小睡一下,4點再開始講經,淨空法制的道場出人意料的小,一幛小樓的三樓,不到二十平方米的一個小小的攝影棚裡,布了燈放了攝影機與三台碩大的電視,每天,成千上萬的信眾都可以在網路上直接看到他宣講佛法與人間道理,

「您實際上就是過著講經的生活。煩不煩?天天講,年年講,對著幾台攝影機。」
「越講越快樂,你是沒辦法知道的喲,學而時習之,不亦樂乎,比那個還高,這是人生最快樂的事。」他笑嘻嘻地說。
攝影棚的左側,有一個小小的櫃子,他的隨侍告訴我,那是老法師的三寶殿,第一層第二層第三層都有講究,「你問老法帥為什麼不去哪個寺廟當主持,這個小櫃子就是老法師的三寶殿,早課晚課他也做,但是簡單,弘法不在於道場大不大,氣不氣派,而在於真的能幫到人,老法師最不重的就是形式。」
老法師的三寶殿裡各色神像奇全,其中還陳列著現今國家領導人的照片,這在他,亦是世間法.

每天講經面對的牆上掛著六張大照片,母親是一個,還有先後師從的幾位恩師,當代大哲方東美教授、藏傳活佛章嘉大師與儒學大家李炳南,還有夏蓮居和黃念祖老居士,他最愛提的是自己在方東美先生的教導下信了佛,從此明白「學佛是人生最高的享受」,而在諸位老師中最特別的是一位中年女士,隨侍介紹那位叫韓館長,在老法師出家後處境最為困窘的時候這位叫高韓瑛的居士借出文化館給他講法,而且閤家護持,讓他借住自家17年。
「每次講經之前先拜拜他們,講經的時候看著他們的像,也好像在在跟他們匯報,心裡很安寧」。老和尚說。
他是孝子,隨侍們笑著說起他和他母親的逸事,他出家在外多年,有一年他正講經,母親來探他,他照常講完經了再下來見老母親,老太太抹著眼淚說很想他,他正正經經安慰老人家,說:「你想我就多唸唸阿彌陀佛。」
這是佛家人的無情也是佛家人的有情。


[spoiler title="對話"]

關於教育

嘉:我記得您曾經在一個講演裡提過女人應該待在家裡面照顧小孩,陪伴小孩長大,但是現實情況是,男人根本養不起一個家,必須兩個人出去工作才能養活一個家?
法:男主外,女主內,這是幾千年的傳統從秦始皇一直到太平天國,歐洲、羅馬都是這樣的。真正丟掉這個傳統是近100多年,所以世界產生這麼大的災難,以前老說在中國過去女子沒有地位,那是完全不懂得的中國古代,在中國古代,女子的地位比男子要高。

嘉:怎麼可能?
法:男人只是賺錢養家,女人要負責教育下一代,你家裡面出聖人,出賢人都靠太太,所以太太不得了,太太這個名字怎麼來的,周文王是聖人,文王的祖母太姜,他的母親太任,他自己的夫人叫太姒,叫三太,聖人的母親就叫太太,太太教出來的兒女都是聖人,太太是最高最高的稱呼了,沒有比這個更高了。

嘉:這真是第一次聽說……
法:根本的教育,就是扎根的教育,從出胎到三歲這一千天,這是扎根教育,誰教的?母親教的。所以在中國古禮,母親就太偉大了。從懷孕教起,叫胎教,這是外國人作夢都想不到的。中國對婦女這個教育,對婦女的重視,超過男子。你看古禮裡面講的,丈夫你能不尊敬你的妻子嗎?你的妻子她的使命是替你們這一家族養育下一代,你能不感恩嗎?你能不尊敬嗎?你不尊敬她,就是不孝父母、不孝祖宗,這話說得多重!女子所負的責任相夫教子,你家裡頭能不能出賢人,能不能出聖人,關鍵就在婦女,婦女的使命比男人的使命大得太多了。國家有聖賢從哪裡來的?母親教出來的。

嘉:那你覺得一個現代女性可以在教育小孩和工作當中兼得嗎,一方面是照顧小孩,一方面是工作,現在90%的女性都是在工作。
法:現在教育小孩不行,為什麼?她自己沒受過教育,怎麼教育小孩,因為傳統文化丟掉至少是500年,她自己不懂,她父母不懂,她祖父母也不懂,曾父母也不懂,應該到高祖父母才懂,沒有這一點這個社會一步一步走向災難,女人的工作比男人更重,你現在小孩都不教,都交給保姆,所以社會變成這個樣子了,你就想到這個代價是多麼沉重。

嘉:那我們現在的教育系是成功教育?
法:你們懂成功,但你們不懂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嘉: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什麼?
法:人與人之間關係最重要的就是真正的愛,中國幾千年教育的核心就是父母唯親,就是從這裡發揚光大的,這種親是天性,你看母親對小孩的關心,小孩對母親那個表情天真可愛,那是人的本性,中國教育的根起源就是這裡,這種愛如何能保存一生,這是教育第一個階段,第一個要求。第二個要求就是這種愛把它發揚,愛你的家人,愛你的國家,愛社會,推而廣之。所以中國傳統教育就是愛的教育,現在人不懂得愛,也不懂得愛自己。

嘉:人如何懂得自愛。
法:要學文化,要建立信心,現在整個社會人沒有信心,人沒有信心對自己身體來講,免疫系統破壞了,所以病毒會進來,對你居住的地方來講,這個地不健康,土地會懲罰你,所有災難的原因都是貪嗔癡慢疑造成的,人心壞了。慈禧太后執政把中國傳統文化斷送了,她讓人叫他老佛爺,佛是自封的麼……上行下效,這100年大家拋棄了之後,就演變成今天這個局面。

關於婚戀

嘉:在我們這個時代,男性越來越追逐權力以及成功,因此得到世俗的享樂,女性也變的很拜金,寧願在寶馬裡面哭泣。
法:錯誤,也很可憐,現在人都不知道因果。

嘉:這有什麼因果呢?
法:這是破壞倫理,破壞了倫理道德就要受到懲罰,現在人不相信,死了之後他就後悔了,後悔來不及了,你活在這個世間造太多的孽了。男人都是往下走的,走的路都是下坡路,都是畜牲地,這個不能講,講了人反感。

嘉:我有一個朋友,嫁了一個老公,這個老公莫名其妙有了第三者,不但離婚還要轉移家產,她就非常想不通,第一想不通為什麼愛人會這麼對她,第二她想不通為什麼我這麼好人家要背叛我,第三沒做壞事為什麼會落到這種地步,
法:苦樂都是自己感覺的。因果通三世,這個原因找出來,找出來之後心裡就平衡了。不是說這輩子就是今世,其實這一秒之前就叫前世,現在就是現世,下一秒就是下一世,就這麼簡單,你把前世和後世講太遠了。因果就是如果我們到銀行提錢,你提的時候花的時候很高興,結果到夜裡的時候,銀行來跟我要錢,你的分期付款要還了,你欠銀行10萬,為什麼他不用還呢?銀行說人家是來提10萬,我也提10萬,銀行說:他提10萬是提他的存款,你是來銀行貸款,難道你不用還嗎?所以當你還債的時候你會很不高興,如果你瞭解的話,債總算還清了,就很高興,如果你不瞭解,為什麼要來跟我要錢,就很痛苦,是因為你不瞭解你現在。

嘉:所以說受苦是快樂的,煎熬也是快樂的。
法:確實快樂。還債你不快樂?

嘉:有些女人事業很成功,可是婚姻卻很不順利,您一般怎麼安慰這種女性?
法:每個人積下的福是不一樣的,像渣打銀行跟香港銀行兩個不能共通的,你香港銀行有很多錢,可是你渣打銀行的戶頭是欠錢的,所以有錢歸有錢,債還是要還的。為什麼要諸惡莫多,多行善事,就是為了多種善因,只要不再作惡了,緣就把握在自己手上。

關於財富

嘉:我們是俗人,俗人沒有別的東西,大家只想著掙錢……
法:掙錢有什麼用,我從來不掙錢,就像我命裡是沒有財富的,我這幾十年用多少錢,錢從哪裡來的,我不知道,有一戶頭,人家捐過來的,但人家怎麼樣捐過來我就怎麼樣用出去,每年至少要捐一千萬,也沒有人專門給我管財務,帳單我從來不看的。就簽一個字,錢不知道。我前世沒有修為,就修了一點智慧,所以說改變命運靠自己,給自己積一點福,積一善緣。

嘉:其實有時候想想人生真的很不公平,有些人那麼有錢,有些人為了一個那麼小的房子還要非常非常努力幹一輩子……
法:你不瞭解那個狀況,人家是前世修來的,李嘉誠他有個顧問叫陳伯,他前年過世了,是一個非常高明的人,我認識李嘉誠是他給我介紹的,他告訴我,李嘉誠30多歲從潮汕到香港,他那時候問李嘉誠,你希望將來擁有多少財富?李嘉誠說:3000萬就心滿意足了,他就告訴他,你命裡有財庫,你無論做什麼生意都會成,做生意是講緣的。所以李嘉誠一生全聽他的,等於是他的最高顧問。你看李嘉誠掙錢掙得多吧,可他要天天要吃安眠藥才能睡著,他小我2歲。賺錢是命,用錢是智慧,他有那個命,沒那個智慧。這話我當面跟他講。

嘉:我自己特別愛買東西,怎麼辦?
法:慾望是假的,慾望就是刀口切除了一點肉,看著很鮮,付出的代價非常多。你那個開心很短暫,過後就是哭,你要想都是想辦法賺錢,如果你沒有那個什麼多快樂。一件衣服可以穿上20年,一個電冰箱好好的保養至少用50年,你不要跟人家比,比的時候你就累死了,你不比的時候,比他快樂多少倍,自己想想看不錯,是有道理,你不要去跟人家比。

嘉:怎麼樣才能不去比較呢?
法:你不需要跟他比較,我們比快樂,比心清靜,比智慧,比這個,我一天到晚多快樂,智慧開了之後就不用去學,什麼都懂了。

嘉:比如說現在的觀念是什麼,出名要趁早,享受要趁早,先透支了信用看再說,現在的生活是這樣的。
法:但是晚年就會非常非常慘,中國人說年輕吃苦,因為有體力,能扛著,晚年哭的時候非常淒慘,中國人享樂是在晚年,跟外國人不一樣,中國是年輕小孩到社會去,要嚴格管教,要為生活去奮鬥,晚年享福,中國是這麼一個思維的方法,外國人是少年時兒童是天命,中年是戰場,晚年是墳墓,中國人真是少年是含苞待放,中年是戰場,晚年是天堂,不一樣。

嘉:您覺得中國人活的更幸福。
法:當然,但是中國人和外國人學就完蛋了,他就不幸福,他要和老祖宗學的話真幸福。

嘉:那您覺得人生最必要的財富是什麼?
法:就是心地清靜,這是真正的享受,一無所有,但什麼都不缺。

嘉:這是您的境界,
法:對,一切隨心,人家給什麼你吃什麼,沒有挑剔。

關於心態

嘉:佛教裡面常叫人活在當下,怎麼樣活在當下。
法:不要想過去也不要想未來就是活在當下。

嘉:是不是在喝水的時候就覺得這個水是甜的,你在吃飯的時候覺得這個米是香的,這個就是活在當下。
法:你當下的時候吃飯不要分別它,喝水也不要分別它,那你就真的是活在當下,沒有分別。不覺得它香或者甜,喝水就是喝水。你的心就平靜了,那個時候就是其樂無窮。

嘉:我看您老是面帶微笑,您想到什麼事情那麼開心?
法:我不想事情,想事情就會不開心。腦子裡是空白,那個空白裡面了充滿了能量,充滿了美好。喜悅是從內心來的,不是從外面來的,外面刺激是像打嗎啡似的,那是有副作用,從內心裡面真正發出歡喜。

嘉:能讓內心那麼平靜,這是一種修為,但是大部分的人心都是亂的,很躁的,比如我自己,我在做一件事情都是在想做到最好,但是當它達不到我的目標時候,我的心裡就會不舒服,為什麼自己沒有盡到力。
法:這就是你不夠,如果你足夠,你沒有想到他都自然給你。你能得到一樣東西,不是你運氣好,是你有修行,運氣不會白白掉下來,你看你們今天來採訪我,就沒有下雨,報道今天下雨,但這邊偏偏不下雨,配合你們來採訪,這不是運氣,是福報夠了,有福。盡心盡力去做事,盡了你現在的智慧,現在的能力,目前的智慧、機緣只有那麼多,目前的成就就那麼多,你就不要想大魚大肉,等你的能力多了,智慧開了,你能做的事就就會更多,只要盡力。

嘉:所以其實是不知足。
法:對了,你自己找到答案了。放下是最快樂的,什麼都不想,從內放下貪嗔癡,從情趣放下,從物質外面現象放下,不要去貪念,這些東西是假象,有很好,沒有也很好,一個心態,不要喜歡這個討厭那個。

嘉:難道你會不喜歡一個人,或者討厭一個人。
法:我們都喜歡,沒有討厭的,確確實實,對一般眾生都感恩。

嘉:這個要多麼寬大的心才可以做到。
法:現在就有了,心本來就寬大。

[/spoiler]

後記:

淨空法師是個有有趣的人。
初看正經,實則詼諧,他常說的一句話是:「我前世只修下一點小聰明。」他是個出家人,卻有著普通名人的煩惱,到大陸去還要保密,每到一個地方都會擁上來無數人,要合影要簽名要墨寶,「我根本就不想出名,不曉得怎麼會搞這麼多莫名奇妙的事出來,惹來麻煩。」
年輕時他是個很帥的小伙子,現在也是一個很帥的老頭,他長了一對可愛小虎牙,笑起來眼睛瞇成一條線,自有一種天真氣。

身上穿著最普通的灰色的和尚袍,見客時再加一件棕色的廣府涼綢衲子,「我改造了一下,加了個領子」他得意地撫著領子說,再配上常見的白底黑面收口布鞋,他有一頂很俏皮很漂亮的竹編的鴨舌帽,到哪裡都戴著,他不吃晚飯,中飯要吃兩碗,飯菜皆樸素,惟一跟人不同的是他多一碗紅薯,他坐頭等艙空姐給他繫上白餐巾,於是討了一條回來,自己剪開做個扣眼,扣在和尚袍的紐扣上,充當餐巾,他覺得這樣很好,每餐都要系。
在某種程度上,他也是一個被寵著的老小孩,他的身邊總有一大堆人,有的為他工作,有的純是義工,信他的人一聽到他的名字就撲倒在地,他愛一切美的東西,攝影師給他帶去一技牧丹,他很喜歡,拿在手上聞個不停,然後問這個能不能種活,有人說能種活,他就趕緊把花交給花匠,「趕緊種在小花園裡,因為這個花很漂亮。」
世俗人帶著疑問而來,問那些差不多的問題,老法師回答也差不多,他二十多年沒看過報,生活在他自己那套完整的體系裡,這套理論在信眾看來是至理無縫隙,可是在當下這個末法時代,有時末免無力有時則引起誤會,最後我問他,學佛的第一個問題就是要認命吧!他迅速地答道:就是要認識你的生命。認識之後要改造。
那不就是那句老話,萬般都是命,半點不由人。
他也點點頭,這是古話,絕對正確。認識命,然後努力去做好它。
走的時候,他隨侍送了我們很多入門書,後來我回去第一本挑出來的書就是淨空法師講了凡四訓,封皮就是八個字,「改造生命,心想事成。」這些大俗話在淨空法師看來是理所應當,人間至理,但不懂的俗人還真難明白。
《大梵天王問佛決疑經》裡說到佛祖捻花不語,只有迦葉微笑以對——所謂正法眼藏,涅盤妙心,即付諸於汝。可是這世間迦葉不多,知音難找,智者難尋。
那心月孤圓朗中天的境界,還須入我門來。
所以,到底,大和尚還是寂寞的,

Categories: 【佛心】
personal training certification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