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ba}

與您分享。最好
無名報童

蝗蟲歌:香港人的憤怒,大陸人的無奈


由孔慶東挑起的香港內地族群之間的戰爭是越演越烈,這絕對不是什麼好事。最近香港人對這中國大陸來港的遊客,生孩子的孕婦,等等,圍著他們唱蝗蟲歌,讓人不甚至感慨,大陸啊,大陸,老百姓其實是無奈啊,沒有自由的空氣,所以來香港呼吸,沒有相應的福利,所以來香港生產,沒有乾淨的奶粉,所以來香港購買,這都是中國大陸人用腳投票啊。

三十多年前的大陸,深圳一帶,非法偷渡來港的人不計其數,很多村莊的人都跑空了,當時的政府所採取的手法就是抓,甚至槍斃,可是還是阻止不了逃港的人潮,直到後來的改革開放。那個時候人們逃來香港是為了填飽肚子。改革開放讓人們能夠吃飽了,所以那種逃港現象也就沒有了。

時過境遷,事過境遷,現在又出現另類的逃港現象。我能夠理解香港人的憤怒,換成是我,我也憤怒,可是在憤怒的同時,也應該理解大陸人的無奈啊。

其實,換個角度想想,香港也是悲哀,誰叫你離大陸近的呢?香港有選擇嗎?沒有,當年鄧小平提出收回香港,提出一國兩制的時候,香港是沒有選擇權的。所謂一國兩制是被恩賜的,這裡一國沒有任何意義,二兩制則是不平等的,不對等的,所以在這場爭端中有不少大陸人自稱大陸是香港的老爸,是大陸養活了香港,嘿嘿,不知道這些大陸人的優越感是從哪裡來的。

其實在大陸內部,老早就是一國兩制了,城市戶口農村戶口,全民所有制與集體所有制,同樣的國民,不同的待遇,生來如此,沒有任何道理可講。嘿嘿,真不知道這些大陸人的優越感從哪裡來的呢。

現在我能夠理解為什麼台灣人不能夠接受所謂一國兩制,因為他們不想做大陸的兒子,他們要真正的對等,真正的平等。你大陸人連投票權都沒有,只能用腳投票,我台灣憑什麼跟你統一?

台灣人有這個選擇權,有說不的權利,可是香港人卻沒有,所以,他們也無奈,他們不能對大陸政府怎麼樣,那是他們的中央政府,所以只好對那些用腳投票的大陸人唱唱蝗蟲歌了,你說香港人悲哀不悲哀呢?他們該不該憤怒呢?

最最最無奈的還是大陸人,因為他們也同樣沒有選擇的權利,不僅僅如此,他們甚至還被迫逃離,被迫當蝗蟲,可惡嗎?可惡。無奈嗎?無奈?

[spoiler title:”蝗蟲歌詞”]蝗蟲你的確欠打 巴士港鐵小巴餐廳灑店商舖內亂叫喧嘩

難道你不覺丑嗎 街邊點煙牟下跟手畀個蘇蝦將金滿地灑

其實見這個國家 偷呃拐騙到家高呼一句中國人誰人亦怕~~~

蟲國化名叫枝那 一早丑遍東亞一天一句普通話將我同化

來香港闖我邊境 愛侵佔地盤是你本性寄生到身份終可以得確認

蝗蟲大肚像異型 懷孕入境卻未停無人能阻止它搶獲身份證

蟲卵在醫院蜉化侵佔病床後再走數你可會悲哀中感到很憤怒~~~

其實下兩代前途 全部被侵蝕未嫌早設下這圈套 每天講中國多好 對著我洗腦~~~

誰在我境裡放聲 不懂分寸叫囂不可一世口氣大話語輕佻

如沒有中國關照 香港已經死了香港都算真多得中國唔少

蟲沒有所謂最醜 根本只有更醜周街剝褲解決後仍然未夠

無論打尖放飛劍 都不感到丟臉天天遣責得多都感到煩厭

如今的這個香港 已給那害蟲逐寸收購歎息這當天光輝已經過後

平民汗血尚在流 蝗蟲就搶盡食油誰能憑戰意將獅子山拯救

難保有天把假貨中國運來讓你選購把假貨於香港黑店中發售

無視你拚命跪求 蝗蟲亂港亦未停手

假麵包假奶 假雞蛋假醋假酒你能說都有~~~

誰都驚恐有天災 對匪國暴民又要捐送這可算香港給中國的作用

財物盡獻奉害蟲 平民越捐就越窮誰人能救救我怎樣不悲痛

何解在香港的我超過十年被你呃透假中有假香港怎會可接受

窮人在閉目淚流 蝗蟲就趕極亦唔走

炒地都不夠 炒車炒水貨炒樓佔盡我所有

往日靠打拼 港英的繁華光景再沒有保證~~~[/spoiler]

下面文字來自網絡,大陸人所寫:

前不久,北大教授孔慶東先生罵香港人為「王八蛋」、「狗」,其實只是純粹粗口,分析起來,是沒有什麼根據的,那只是一種人身攻擊。但是,香港人罵內地的一些人為「蝗蟲」,卻是有充分根據的。魯迅說,說婊子為婊子,不算辱罵,說英雄為英雄也不算讚美,只是真實地表達了一個客觀存在的事實而已。一些香港人說來香港的大陸人為「蝗蟲」,這其實這只是一種比喻,而且對大陸人的基本生存狀態來說是一個很貼切的描述。

首先可以看到,「三公消費」的無底洞,內地大量的官員每年公款胡吃海吃好幾千億,公車消費好幾千億,公費旅遊好幾千億,貪污受賄數以萬億計,攜巨額公款外逃又是數以千億計。這本身就是世界罕見巨無霸式的蝗蟲群。另外,國內國有資產被掏空掏盡,也正是因為有大量蝗蟲存在著。把未來一百年中國大陸的資源都消耗殆盡,把自己子孫的飯都吃光了。環境污染完了,資源挖掘完了,生態破壞完了,社會秩序亂了,種種跡象都顯示「蝗蟲」式的蠶食功能。中國大陸的制度設置本身就是方便產生「蝗蟲」,方便「蝗蟲」蠶食來設置的。目的就是為了方便「蝗蟲」們蠶食民脂民膏。這樣的體制,在大陸,那些蠶食慣了的「蝗蟲」們是絕不會改變的。

在這樣的「蝗蟲」體制之下,國計民生之事就成為了災難不斷的罪孽深重。平民百姓們,生存真是壓力山大,住房難,看病難,上學難,行路難,食品藥品缺乏安全感,生不起,也死不起,生命健康與生命安全都沒有保障。

說來不好意思,我就是香港人所罵的大陸「蝗蟲」之一。只不過,是一隻小小的無奈「蝗蟲」。就是在昨天我還做了一回這樣的「小蝗蟲」,那就是委託去香港出差的朋友購買奶粉,大大地套購了幾瓶小孩子吃的原裝進口奶粉,累得朋友直罵我。每個月都要來香港這樣做「蝗蟲」,而且,一次就要買好多瓶,孩子用這些奶粉養得很健康,食量足夠大,只能這樣,看著孩子能夠吃上安全的奶粉健康地成長,被香港人罵「蝗蟲」,心裡也仍然是美滋滋的。不是我天生一個「賤」字,而是實在是沒有其他辦法。以前也很自信,相信自己能夠生產合格的奶粉,因此,在深圳廣州都買過奶粉,可是同樣的奶粉,在廣州深圳就很容易造假,孩子生出來吃的第一口奶粉,竟然就是假的,然後就是便秘、腹瀉,臉色發青,隨後就有報紙報道說,吃的這個批次的某品牌的奶粉,和在那個地方購買的奶粉就是假的,我算是「中彩」了。數百元一瓶的奶粉,原來就用來買了假奶粉。枉費了辛苦錢不說,孩子竟然被吃成了那樣。心疼啊。其實,在廣州、深圳以及大陸其他地方的人,像我這樣為孩子去香港購買安全奶粉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因為,遭遇是一樣的。但是,我想那一定是蝗蟲級的數量,密密麻麻,不知其數,把香港人的奶粉,常常一掃而空,使得他們只能夠對大陸人實行限購奶粉政策。因為,搶購的結果就是,常常讓他們的孩子一時接不上貨的時候,餓得哭哭啼啼。每次想到這些,我作為大陸「蝗蟲」之一,就內心充滿了不安,但是,為了下一代的身體健康,那也是實在沒有辦法的事情。因為,在大陸已經沒有孩子吃的安全合格的放心奶粉了。所以,也只好這樣來安慰自己了。相信香港作為自由港,人盡其才,物盡其用,貨暢其流,一定不會造成真正的長期的貨源短缺。

但是,因此,我對香港人一直充滿了愧疚感。香港人有時氣憤地大罵大陸人,那不是沒有根據的。香港人這樣抗議說:

香港人,忍夠了!

因為明白你們受毒奶粉所害,所以容忍你們來搶購奶粉。

因為明白你們沒有自由,所以招待你們來「自由行」。

因為明白你們教育落後,所以分享了教育資源給你們。

因為明白你們不懂正體字,所以下面用了殘體字:

「來香港請尊重本地文化,要不是香港你們全完蛋了。」

「要不是香港你們全完蛋了」,這個結論顯然過於誇張,那只是氣話。但是,「來香港請尊重本地文化」確實是每一個來香港的人應該盡的義務。而且前面列舉的也都是事實。只是,這個標語忽略了另一個事實,就是香港對大陸的依賴性更強,要沒有大陸的資源,恐怕也會完蛋,而且是真的全完蛋。因為香港作為一個窮山惡水的小島,除了海港之外,其實是什麼也沒有,這裡地無三尺平,石頭山,水源緊缺,糧食與蔬菜都要靠從大陸進口,連水都要從深圳接入。這個是香港人要正視的。但是,大陸給香港人的東西主要是地理環境決定的,是上帝所賜,而香港給大陸人的東西主要是制度的產物,是政治智慧的結果。既然作為英國殖民地的香港時代,英國人都沒有禁止香港人講粵語,為什麼一定要香港人不說他們自己的話呢?

其實香港與內地爆發的這些矛盾,主要還是制度差異所造成的矛盾。其實就地理環境而言,廣州和深圳就遠比香港的地理環境要優越得多。香港如果也像大陸這樣關起門來,只有死路一條,「香港」立即就會變成「臭港」,但是廣州深圳這些城市封閉或者半封閉了半個世紀,雖然艱難,但還是頑強地生地生存下來了。但是,即使是計劃經濟的毛時代,廣州深圳的廣東人對香港制度的嚮往就沒有停止過。飢餓的時候,數以萬計的人集匯於香港邊界,準備集體逃往香港,這些事情,對當時任廣東省委書記的趙紫陽的刺激是非常大的,這也是趙紫陽後來成為中國改革開放的一個中堅主力的原因。

香港與大陸的矛盾,只要大陸有香港那樣的制度,大陸人就不會那樣羨慕香港。在中國,每年那麼多孕婦挺著大肚皮去香港把BB生下來,以便取得香港合法居民身份。其實,他們即使想盡種種辦法去了香港,不少人其實也只是居於社會的最底層,過著貧困的生活,住的只是「狗籠」,但是,他們仍然嚮往自由的香港,他們以能夠居住在香港為榮。其實,我去過幾次香港之後,就感覺香港其實並不是適合人居的地方。人多地少,居住環境擁擠不堪,地面凹凸不平,資源貧乏,道路狹窄,貧富差距很大。既沒有像樣的森林,沒有像樣的草原,也沒有一條真正的河流,還沒有一塊像樣的平地。這樣的地方,要是放在內地,就是一個超級國家級貧困鄉鎮,沒有什麼值得羨慕的。但是,這塊貧瘠的土地,一經英國人治理,就化腐朽為神奇了。法治的社會秩序,自由開放的社會環境,言論在法律範圍內的充分自由。人盡其才,物盡其用,貨暢其流。自由與安全的生存環境,不是上帝直接給他們的,而是他們的社會制度給的。

其實我不只是在香港聽到外面的人評論說大陸人是「蝗蟲」,在新加坡、日本、韓國以及美國、澳洲華僑那裡也有聽說。這絕不僅僅是香港人對中國大陸人的偏見,而是在海外包括華人圈子裡,幾乎就是一個共識。只是這個話由香港人說出來的時候,更為感覺刺耳,更為敏感,而且能夠聽到的大陸人更多而已。

大陸同胞不要埋怨別人罵我們是「蝗蟲」,是我們自己不爭氣。自己的家園要自己好好建設。人家建設好了自己的家園,不希望別人來佔便宜,移民常常意味著要擠佔其他人的資源與生存空間,要受原先的居民排斥,這種心理是可以理解的,即使,在中國大陸,不同省份、縣際甚至不同鄉鎮之間,不也存在著生存資源與生存空間的矛盾嗎?他人的利益需要尊重,一切要靠自己,大陸人要爭氣,建設好自己的家園,破除壁壘森嚴的封閉的等級身份制度,打破黨禁、報禁,開放言論自由,構建對公權有效約束的體制,保障國民的安全,只有這樣,大陸人的凝聚力才會增強,才不會成為海外的「蝗蟲」。那種面對現實只是一臉無奈,只想過好自己的日子,不惜盤剝百姓,掠奪社會的人,特別是那些在大陸撈一把就移民美國、香港、澳洲的權貴與富人們,而且去了還想像在大陸一樣高人一等,仍然想頤指氣使,橫衝直撞,踐踏當地的文化風俗習慣與法律公規的大陸人,這樣的人,如果受到當地國民的排斥與歧視是活該的。我以為說他們為「蝗蟲」不是辱罵,而是恰如其分的一種表述。

Categories: 時事◆財經
personal training certification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