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ba}

與您分享。最好
WSJ

美國:汶川地震讓中國失去了大量核武器


美國華爾街日報24日文章稱,中國正在進行大規模核武器現代化努力公國,包括引入可投送多個彈頭的新一代洲際彈道彈道。據估計,目前中國已部署將近 1300枚可安裝核或常規彈頭的戰術和戰區導彈系統。根據美國前美國防務官員、現喬治敦大學亞洲軍控項目負責人菲利普・卡伯的話說,中國現在每輛移動發射 車可以配備多達五枚彈頭。

中國建3000英里隧道保護核彈

美媒稱,菲利普・卡伯曾於2008年受五角大樓國防威脅降低局委託,調查中國「地下長城」項目。此次調查引發了卡伯對中國核武庫規模的懷疑。他指出,中國 大興隧道建設與已知中國核武庫規模相差甚遠,並據此懷疑中國維持有大規模核武庫,進而推測中國每台移動發射車或許配備有多達5枚導彈能力。不過,為了避免 引起不必要的恐慌,卡伯也強調稱自己的研究不能代替真實的情報收集工作

據稱,五角大樓之所以對中國「地下長城」項目感興趣,是因為四川5・12大地震後,除普通救援部隊之外,北京方面還向災區派遣了數千名隸屬於二炮部隊的輻 射專家。二炮部隊負責解放軍的戰略核力量,包括大部分核武器。事實上,二炮部隊的參與並非完全出乎意料,畢竟四川是中國重要核設施基地。更有意思的是,有 報道稱,山坡坍塌後,大量巨大的混凝土碎塊被暴露在外。這種傳聞使人們猜測,此次地震可能使中國丟失了部分藏於地下隧道或倉庫內的核彈。

卡伯隨後開始著手利用衛星圖像、漢語及其他公開材料搜集更多曾被西方忽視的信息。在這一過程中,歷史資料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近兩千年以來,隧道一直是中 國軍事文化的一部分。據稱,毛澤東尤其癡迷於此,他下令在北京挖掘了一個巨大的地下城;上世紀六十年代末,他又下令在中國中部地區挖掘「第三道防線」,預 防可能發生的俄羅斯核攻擊。這個規模龐大的工程包括一個地下核反應堆、以及中國第一代核彈彈頭的儲藏設施。

美媒稱,中國「地道挖掘熱」非但沒有隨著毛澤東的逝去而結束,甚至有所加強。2009年12月,在新中國建國六十週年大慶期間,解放軍宣佈二 炮部隊修建了一條累計3000英里長的隧道—-其中近半是在過去十五年內修建的。為使這一數字變得更加鮮活,卡伯形容說:「你從新罕布什爾州出發到芝加 哥,然後到達拉斯,再後到提華納,這應該是大約3000英里。」

二炮如此癡迷於隧道?要確保核武庫安全,還有其他方法可用。美媒稱,即使在勞動力廉價的中國,要建造質量佳、照明好、高度適宜、均長六英里的隧道,也是一 項十分浩大的工程。隧道的長度與中國相對較小的核武庫規模並不相稱—-據信,中國核彈頭數量在240枚至400枚之間。卡伯說:「為每一枚彈頭建造長十英 裡的隧道?這不合常理,有點過分。」

中國每輛移動發射車可配備五枚核彈

美媒稱,這個想法促使卡伯更細緻地研究西方對中國核武庫的估計。上世紀六十年代末,美國軍方曾預測稱,到1973年時,中國可以部署435枚核彈頭。基於 這一推測的直線推論表明,中國現在可能擁有大約3000枚核彈頭。1984年,國防情報局估計,到1994年中國可能有818枚核彈頭,現在有1000多 枚。最近中國媒體的報道,這一數據大概處於2350 到 3500之間,也就是說,中國過去10年平均每年的核彈頭生產大約有200枚。相比之下,自然資源保護委員會的估計顯示,中國的武庫在1980年左右時達 到最高峰,之後便或多或少保持平穩。

美媒稱,美國科學家聯盟的漢斯・克裡斯滕森堅稱,中國「並沒有試圖讓其核庫存,達到與美國或俄羅斯比肩的程度。他們並沒有在這些隧道裡,隱藏數以千百計的 導彈。」他補充道,這些隧道是中國「為隱藏他們所擁有的、保護他們相對有限的導彈力量而採取的典型方式」。這種說法並沒有讓卡伯信服。他說:「修建這樣一 公里的隧道的成本,幾乎相當於4 或5個核武器以及幾個發射系統的成本」。 為什麼中國要投入這樣巨大的資源,建設一個隧道防護網絡,而對這些隧道計劃保護的武器投入相當較少的資源呢?

美媒稱,還有一個問題,那就是中國所宣稱的核政策是否可信。中國堅稱,中國貫徹「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政策。不過,2005年,解放軍少將曾對《華爾街日 報》表示,倘若台灣與大陸發生戰爭,如果華盛頓幫助台北的話,北京會對華盛頓的「成千或者兩百個」城市發動核攻擊。中國還宣稱,堅持貫徹維持一小股核力量 的政策,它被一位中國將軍稱為「最低限度的報復工具」。對於這一點,卡伯也存有疑問。

美媒稱,當前,中國正在進行一場主要的核現代化,包括建造新一代洲際彈道導彈,據信該導彈可以攜帶多枚彈頭。而且,據估計中國還部署了近 1300枚戰術及戰區導彈,這些導彈既能攜帶核彈頭,也可以攜帶常規彈頭—-如果發生戰爭,這種兩用性將賦予北京政府極大的優勢。

卡伯還懷疑中國每台移動發射車或許配備有多達5枚導彈能力。如果是這樣,就有助於解釋已觀測到的中國移動發射車的數量(認為中國導彈數量相對少的理由之一)與卡伯對核武庫真實規模的猜測之間的差距。

外界可能低估中國核武庫規模

中國龐大而穩固的武庫有何用意?幾十年來,核專家已經明白,「打贏」一場核戰爭的關鍵在於擁有強大的二次打擊能力,而這需要有一支龐大和可存活部隊。美媒 稱,2009年「地下長城」完工時,二炮提出了一些自己的構想,稱可給予中國「抵禦核打擊」的能力;「台獨無望」;中國無需「害怕和美國之間的決戰」。克 裡斯滕森將之稱為標準的政權宣傳,指出「中國擅長以虛假消息作為信息戰形式。」然而,不清楚為什麼美國軍控界很願意接受北京的核理論聲明。

卡伯對此有些想法。他認為,對中國核武庫的過低預測基於對現有導彈發射車、移動發射裝置、飛機和潛艇的估計。除可能存在的錯誤估計之外,軍控專家也在努力 淡化解放軍的戰略努力,以避免美國做出「不必要的」反應。中國向來被視為是一個「負責任的」核國家的榜樣,但中國核武庫規模遠遠大於比人們的預想,卻有可 能是裁核倡議者最終必須接受的事實。

卡伯贊成對華協商軍控。他也再三強調稱自己的研究遠沒有權威性,不能代替真實的情報收集工作。他還承認,有可能—-僅僅是有可能—-中國鋪設隧道是為了以 後存儲武器、發射台和導彈。然而,中國大興隧道建設卻是毋庸置疑的。而且,人們也沒有忽視卡伯的研究,更不用說他它隱含的意義,與俄羅斯進行核武削減計劃 的美國政府更是不會忽視這一問題。各方應立即考慮這種假設。中國的可能的作法是,以自己的方式,在美國已經放棄夢想的領域謀取主導權。

Categories: 時事◆財經
personal training certification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