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ba}

與您分享。最好
李怡語錄

退選與參選聲中的特首選舉新形勢


唐英年帶着妻子通過傳媒向公眾交代「僭建門」之後,輿論和市民在烽煙節目中一片要唐退選之聲,而他二十分鐘談話和昨天在記者會上表達的最重要訊息就是他不退選。與其說這是他繼續錯估社會反應,不如說作為北京欽點的特首候選人,他恐怕連退選的自由都沒有。在仍未取得北京意向之前,他不能宣佈退選。這是在北京操控候選人的劇本中,一名演員的悲劇。
回顧這次特首選戰的開始和發展,北京屬意唐英年是幾乎可以肯定的事。唐與商界關係良好,有長期同公務員合作的經驗,與其他政界包括勞工團體也有商有量,與中央領導人是世交,一年前更擁有較高民望,加上年紀不大,可望在 2017年普選中勝出延任。中央的計算不能說不精確。想不到中途殺出梁振英,他也是北京長期倚重的政壇要角,他要參選,北京沒理由阻攔。而在這一年裏,特區政府頻頻失誤,民望插水。梁以批政府而提升民望,唐則因為在政府中任第二把手而民望下跌,民情逆轉。更使北京料想不到的是,唐一而再被爆醜聞,而他應對無方,進退失據,終導致今日面對退選的強大壓力。
然而,北京會讓他退選嗎?財經界巨子和社會名人已在他身上下注了,你不出跑,置名人於何地?唐若退選,將造就梁的當選。商界對梁任特首,有很大戒心,怕他的「大有為政府」對自由市場干預;民主派擔心他與中共關係密切不僅不敢對中央說不,還會不斷揣摩中央意圖予以迎合;社會及輿論界對他長期言辭閃爍、出爾反爾、奸詐狡獪的個性也感恐懼。筆者一些朋友說,若梁當選就真要考慮移民了。
北京對民意可以不顧,但對商意卻因涉及中共利益,不能不考慮。尤其是一些已出面挺唐的重量級商界人物,他們可能不反對唐退選,但卻因曾公開挺唐又因熟悉梁的個性而擔心梁報復。因此,不能讓梁當選會是在幕後足以影響中央的強大聲音。
在這種小圈子選舉中,大熱唐英年出了事,商界和眾多選委都在等中央決策。唐是否退選,等中央;支持唐的選委是否繼續支持他,等中央;一些有可能冒頭參選的人士,也在等中央。
這時候,梁決非形勢大好,而是形勢大壞。因為他藉政府的低民望和唐醜聞而贏得的民望和支持,絕對有可能輸給任何一個建制派參選人。沒有受政府低民望拖累而又得到北京祝福的參選人,比較長期任行會召集人更受西九醜聞影響的梁振英,會有較高民望,也會接過選委中唐的支持票。
那麼誰會被北京選中呢?昨天表示有意參選的有葉劉淑儀,表示認真考慮參選的有曾鈺成。另一熱門人選是任志剛,從民望、財經能力、果斷性格和會被中共認可的情況判斷,他是最適合的人選,唯一可慮是北京擔心他的性格不易妥協,另外是他本人可能缺乏參選意願。這三人都有機會擊倒受醜聞困擾的梁振英,而且都有可能參與 2017年普選,除曾鈺成年齡偏大之外。

這次特首選戰一波三折,至少有兩個重要教訓。一是長期在缺乏制衡的執政團隊中任高職的人(無論是高官或行政會議召集人),都會因為毋須向選民交代而權力又給自己及家人帶來某些方便,幾乎不可免地會濫用權力,即使越界並不算多。誰給唐家大宅的僭建劃則施工?西九評審有無延後的利益輸送?相信手上掌有權力而又無制衡的人,再怎麼善良,都經不起用放大鏡去觀察他的肚臍眼。其二,兩個都屬建制派的人參選,其暗揭醜聞、互相攻訐的狠辣程度,更超越不同派別不同理念的候選人相爭,醜陋難看難以想像,絕非君子之爭。因此,若中央把豬狼對決視為 2017年普選的演練,恐怕是打錯主意了。

Categories: 時事◆財經
personal training certification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