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ba}

與您分享。最好
saru

聖山俯瞰失落文明 – 瓦伊那比丘


南美,對於一個中國人來說,因為地理和文化上的原因,總是神秘的,仿佛這塊大陸始終籠罩在一團神奇的煙霧之下,那麼遙遠,那麼不真實。不論是瑪雅,印加還是阿茲台克,這些古老的文明在我心中的概念遠遠不如古埃及,古印度甚至於古代歐洲來的鮮活生動,只是隱約知道在遙遠的美洲大陸,曾經有過強大的文明,後來隨著歐洲殖民者的入侵而漸漸消失了。大約是小學的時候吧,記不清在哪本雜誌上看到過一篇介紹馬丘比丘的文章,內容記得不是很清楚了,但是有一張圖片卻一直縈繞在我的腦海里,層山疊嶂的山谷中央,聳立著一座石頭堆砌的城市,週圍煙霧繚繞,仿佛仙境一般。從那時起,馬丘比丘這個名字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腦海里。

山谷中的城市

在西班牙殖民者統治的三百餘年里,印加文明消失殆盡,似乎西班牙人是要將被摩爾人統治500年所遭受的苦痛轉移給別人一樣。面對僅僅200人的西班牙遠征軍,或者說是面對相對先進的文明,貌似強大的印加帝國是那樣的不堪一擊,由於沒有見到過馬這種生物,數千印加軍隊面對20餘人的西班牙馬隊,也被嚇得四散而逃。而這一切給印加文明帶來的打擊是毀滅性的。無數印加人被屠殺,都城庫斯科被徹底改造,古老的神廟被推倒,而新建的天主教堂則成為了殖民者強加在印加人身上的心靈鎖鏈。初到庫斯科,漫步於這座曾經的印加古都,望著那一座座教堂,修道院和充滿西班牙風格的建築,總是讓人感慨,印加文明和那些古老的地基一樣,成為了歷史,成為了當今秘魯那深藏地下的一面。

然而,馬丘比丘卻是個例外。直到1911年,這座山谷中的城市依然不為世人所知,它靜靜地沉睡在安第斯山脈的山谷中,默默地注視著飛過天空的雄鷹。當尋找印加帝國最後要塞的美國探險家海勒姆·賓厄姆發現這座世外桃源的時候,它已經在這裡沉睡了數百年。

由於印加人並沒有掌握鐵器,所以整座城市都是用石頭累積而成,沒有使用任何一點水泥卻可以做到石頭之間嚴絲合縫,實在是令人嘆為觀止。馬丘比丘三面環河,一面靠山,據稱是過去印加貴族休養的地方,所以想來到這裡也不是那麼的容易。對於現在的遊客們來說,來到這裡大約有兩種方式,第一種被稱為“印加古道”(Inca trail), 從庫斯科出發在山間穿行大約將近90公里,沿著印加人留下的古道來到這裡。第二種則是相對現代一些的方式,坐公共汽車到達Ollantaytambo,從這裡轉火車前往山腳下的溫泉鎮,從溫泉鎮上山到達馬丘比丘。

到達溫泉鎮已經是下午時分,跟幾個澳大利亞和英國來的遊客約好了第二天一早爬山上馬丘比丘。上山有兩種方式,爬山還有坐公共汽車,很多年輕的背包客都會選擇爬山,不只因為經濟原因,而且爬山的過程也是旅行中的一種享受。而之所以要早些上去,是因為馬丘比丘大約6點鐘開門,而旁邊的瓦伊那比丘, 也就是月亮神廟那座山,每天限定400人上山,所以要早些去登記扣章。

大約早上4點鐘我就被隔壁的英國客人的響動給驚醒了,吃了一些早點我們三個人就背著大包上路了。沿著小河走了大約半個小時來到了馬丘比丘山下的大門,發現已經聚集了大約十幾個背包客在這裡等著5點鐘開門了。大家嘰嘰喳喳地操著各種語言激動地交談著,7月份的秘魯的清晨還是有些涼爽,但心中的那團火早就被馬丘比丘給點燃了。5點鐘大門打開,大家都趁著夜色開始爬山。由於沒有帶著手電筒,所以我們幾個人都是用手機照著山路艱難前行。上山的大路是走汽車的,所以是相對平緩但是呈“之”字形的盤山路,而給爬山客的路則是直上直下的小階梯,直接從盤山路的中間穿到山頂。階梯有些濕滑但是總的來說不是很難走,由於很黑基本上只能看到週圍不大的一塊地方,悶著頭大概爬了半個多小時,我有點兒支撐不住了,本想跟同行的幾個人說你們先上去我隨後就到,結果同行的英國人說我們是個團隊,我們要一起出發的就要一起到達頂點,所以我只好硬著頭皮繼續往上爬了。

天漸漸地亮起來了,向身後看可以看到山腳下的河流奔騰而過,而週圍的山也漸漸地清晰起來,耳邊的鳥叫聲也越來越多,我也基本上突破了身體上的體能極限,大約爬了一個小時左右,耳邊傳來人們的喧譁聲,這就差不多要到山頂了。來到山頂馬丘比丘的門前已經聚集了不少人,很多都是坐大巴上來的觀光客。我們幾個人迅速跑到售票處買了票,扣了可以進入瓦伊那比丘的章子。本以為這天可以悠閒地在馬丘比丘古城里享受一下,結果當有人給我指了一下一會兒要爬的瓦伊那比丘的時候,已經十分疲憊的我只說了一句話,你確定我們要爬到那個頂上麼?

月亮神廟

瓦伊那比丘是馬丘比丘旁邊的一座小山峰,大約比馬丘比丘高360米,在山頂上是印加帝國的祭司和處女居住的神廟,傳說每天天亮之前最高祭司都會下山告訴大家新的一天到來了。爬上這座山大約需要一個多小時,而這一個多小時還有山頂的狹小空間也解釋了為什麼每天要限制400人上山。

前半程總的來說還是比較平緩,穿梭在山澗之中,呼吸著清新的空氣,路上隨處可見的小野花更是讓旅途變得更加愉悅。但是爬到一半就不是那麼容易了,從一段大概有45度以上夾角的山路開始,就需要抓住繩索向上攀登,往身後望了一下,基本上就是萬丈深淵,心中不由得顫了一下。事實上這種山路向上爬比下山會容易一些,因為爬山的過程中眼里只有上邊的頂點,而不會對高度產生恐懼。爬到接近頂點的地方,還要鑽過幾個山洞,就到達了山峰的最頂點。人不多,而且風很大,不時地有鷹從旁邊飛過。站在這裡,俯視馬丘比丘,好像是一座製作精美的模型一般,不知道在幾百年前,印加帝國的大祭司們會不會也是這樣守望著馬丘比丘,守望著那個曾經輝煌的帝國。

Categories: 圖片◆文摘
personal training certification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