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ba}

與您分享。最好
香港蘋果

蘋論:拋棄幻想,力挽港人治港的沉淪 – 李怡


李克強一改過去十年做法,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沒有提「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引起外界猜測這兩個基本方針已經消失,而所謂12字真言,現在只剩下「一國兩制」四字,也就是說,只是要實行兩制,至於由誰去實行,那就既不是港人也不是自治,而是京人和京治也。
讓人覺得荒唐的,是從港澳辦、中聯辦到建制派和人大政協的香港代表委員為李克強所作的解釋。港澳辦主任和中聯辦主任說沒有提這八個字,只是「為了精簡報告的文字」。將近兩小時的報告,一兩百字的港澳政策,就為了精簡而少寫這八個字?這個「精簡」說,真的是你不說我倒明白,你越說我越糊塗了。
更多的護航說法是這八個字「不言而喻」,王光亞說「一國兩制已涵蓋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張曉明說一國兩制方針是總概念,「不一定要每一次把它的內涵都要講出來」;譚惠珠說,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如同呼吸,不用如念佛偈般天天念著……這些話的虛飾真是讓人作三日嘔。每年政府工作報告的套話數之不盡,比如總要說「全國各族人民在以×××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領導下」,會有人誤會中國政府不是在中共黨的領導下嗎?為甚麼總要重複?因為中共的教條是對一些必須堅持的話需要「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的。
王光亞說,不講「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不等於沒有。是不是任何時候不提不等於沒有呢?有時候確實是的。比如《基本法》158條規定,人大釋法需由香港終審法院向人大提出才能啟動,但前特首董建華就向人大提出釋法,人大常委也多次自行釋法,因為《基本法》沒有提出的權限不等於沒有。但有時候卻不是的,比如《基本法》45條關於普選特首的提名,中共及特區政府就認為提名程序中沒有提到有公民提名、政黨提名,因此這沒有提到的程序就是「不提等於沒有」啦。不提是有還是沒有,全在於人治國家當權者的自由心證,他們說有就有,說沒有就沒有,而且是無往績可尋的。
李克強不講「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是有意模糊還是無意的「精簡」呢?這次大陸媒體在報道李克強參與起草《政府工作報告》時,強調「做不到的不要寫」,並稱讚他的實事求是作風。因此,合理的推測是李克強認為「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做不到就不如不寫進去了。至於為甚麼眾傀儡眾喉舌又解釋他「不提不等於沒有」呢?那是為了穩定香港的人心,使一些對中共仍有幻想的人,繼續有做夢的空間。
政協林大輝認為,總理的工作報告是經過深思熟慮的,省去八個重要的字是給予香港一個強烈訊息:「大家切勿掩耳盜鈴、自欺欺人,或粉飾太平、誤導公眾。」他說,政府施政不暢順,社會矛盾日多,令中央擔心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能力和效果。這是確實的,但中央並未看到問題的癥結所在。香港無法落實真正「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最根本原因,不是缺乏有能力治港的港人,而是沒有經普選授權產生的政府。沒有民意授權,就沒有高度自治,就不是真正的「港人治港」而是須聽命於人治的「一國」去治港。香港這些年的禮崩樂壞,日漸向人治的「一國」沉淪,原因在此。
但中共是不會允許香港有普選的,在權力崇拜的中共掌權者眼中,普選就只能是由中共挑出幾個候選人,由市民蓋橡皮圖章投票的有中國特色的「假普選」。張德江的「三符合」已經講得很清楚了。李克強的隱去「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和張德江的「三符合」,傳出重要的訊息就是要香港人拋棄幻想。
對香港人來說,拋棄幻想的意思,就是不要再寄望中共會給香港真正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不必去研究去分析中共領導人怎麼說,也不要管那些傀儡喉舌怎麼解釋,更不須去迎合他們的甚麼「愛國愛港」要求。在中共字典中,「愛國」的標準是變幻的,文革時你否定文革是不愛國,文革後你肯定文革就變得不愛國了。香港回歸時,你否定香港「高度自治」是不愛國,誰知道甚麼時候會突然變成肯定「高度自治」是不愛國呢?
因此香港人應該奮起,拋棄幻想,以各種方式爭取《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所定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落實。公民提名是香港多年來在直選區議員和立法會議員中行之有效和符合香港實際情況的直選提名方式。不管中共和港共怎麼說,力爭實現我們的目標,做我們該做的事就對了。

Categories: 時事◆財經
personal training certification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