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ba}

與您分享。最好
無名報童

扭曲自由市場 香江恐無寧日


一片爭議聲中,本港首個法定最低工資在五一國際勞動節全面落實。多個勞工團體上街發出怒吼,控訴最低工資立法漏洞百出,港府則形容最低工資「生得逢時」,雖然實施初期難免有陣痛,但相信香港社會是最終的大贏家。

港府對最低工資實施效果樂觀,勞工界相當悲觀,兩者形成鮮明對比。「東方報業民意調查」顯示,在受訪市民中,相信最低工資效果良好的不足一成;與此同時,一成七受訪者擔心會拖垮香港經濟;兩成九認為負面影響將陸續浮現;更有高達四成擔心好事變壞事。

香 港是自由市場,勞資雙方本來自有一套調節方法,最低工資其實是對自由市場的干預,徹底改變了勞資關係,這對香港營商環境、競爭力的影響有多大,殊難逆料。 擺在眼前的事實是,勞工方面並未因為最低工資落實而感到欣喜,反令他們憂心忡忡。勞工界議員指出,最低工資法例存在灰色地帶,最大的爭議是休息日及飯鐘未 列明是否計薪,擔心僱主方面利用法例漏洞,通過更改合約剝削打工仔原有的福利,逼迫打工仔轉為假自僱,甚至以裁員來節省開支。因此,勞工界要求修例堵塞漏 洞,並盡快就標準工時立法,保障勞工權益。

勞工界的擔憂並非多餘,最低工資的負面影響已陸續浮現。僱主方面為規避因此帶來的額外開支,八仙 過海,各顯神通,有巴士公司修改外判合約並重新招標,強制縮減工時及一律以時薪計算,令員工變相減薪;有連鎖網吧擔心最低工資導致成本上漲,準備結束部分 分店;有物業管理公司未能與業主立案法團談妥最低工資安排,不得不終止合約;有茶餐廳選擇在五月一日前結業,不少人即時打爛飯碗。

一般預料,裁員重災區會集中在勞力密集、低學歷、年紀大等工人。最低工資的本意是提高最基層打工仔的收入,令他們能維持最基本的生活水平,從而收窄貧富懸殊,紓緩仇富、仇商情緒,殊不料,由於港府立法粗疏,基層打工仔未蒙其利先受害,適得其反。

僱主方面同樣叫苦連天。有僱主組織聲稱,在最低工資下,中小企業首當其衝,若飯鐘及休息日計薪,工資成本飆升,企業根本難以維持,但若不計薪,又被指摘為無良僱主,處境有如「啞子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上 述調查亦顯示,在最低工資下,一成三受訪者認同僱主最受害;認同僱員最受害的有兩成三;擔心僱主僱員雙輸的高達五成二。正如有經濟學者批評,港府推動最低 工資難以平衡各方利益,是「攪亂檔」破壞勞資關係及自由市場定律,預料新例實施後將刺激通脹,出現裁員及企業倒閉潮,不僅僱主僱員雙輸,全港市民都受到影 響。港府聲稱香港社會是最終的贏家,真不知從何談起。

一法立,百弊生。最低工資有如潘朵拉盒子,一經打開,所有魔鬼都放出來,它帶來的恐怕不僅是磨合初期的陣痛,由於最低工資定期檢討,勞資關係的傷口將定期撕裂,地雷定期爆炸,香港將從此多事。

Categories: 時事◆財經
personal training certification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