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ba}

與您分享。最好
無名報童

二十二年前:槍聲不斷的夜晚


去年的六四紀念日前夕,《李鵬日記》被傳至網上,在六月三日的日記中記錄了中央下達戒嚴部隊對天安門廣場學生進行清場的過程;旅美學者吳仁華《天安門血腥清場內幕》《六四戒嚴部隊》等也揭開當年軍隊向學生開槍的真相。


六四二十二週年紀念日前夕,崔健的《最後一槍》被很多中國網友在網上轉載以紀念"六四事件"中的死難者:一顆流彈打中我的胸膛,剎那間往事湧在我 的心上,只有淚水沒有悲傷,如果這是最後一槍,我願接受這莫大的榮光,哦,最後一槍。崔健說:音樂,不能有政治目的,但是也不能迴避政治責任。

中國政府一直壓制的長達二十一年的沉默在去年6月3日晚被打破,《李鵬日記》曝光網上,日記的真實性也得到香港新世紀出版社創辦人鮑樸的證實,日記 詳細記錄了"八九學運"期間,中國執政高層內部一系的決策及鎮壓的經過。雖然《李鵬日記》中依然堅稱清場沒有造成學生死亡,但據專家和親歷者稱,其日記與 其他史料和民間紀錄結合,基本可以還原一段相對完整的歷史。

2011年6月3日晚間,"八九民運"學生領袖王丹也在其Facebook官方網站上發佈信息:22年前的現在,北京槍聲大作,長安街上坦克橫行,示威民眾死傷慘重,中國見證了歷史上最黑暗的一夜。"

“六四事件"的親歷者、目前旅居美國的學者吳仁華也在Twitter微博上將二十多年來收集整理彙編資料進行發佈。

天安門清場方案

以下摘自《李鵬日記》六月三日內容:下午4時在中南海勤政殿,李鵬、喬石、楊尚昆、遲浩田、李錫銘、周依冰、羅乾等參加緊急會議,喬石主持。決定當晚戒嚴部隊對天安門廣場實行清場。如果遇到阻攔,造成軍隊傷亡,軍隊有權實行自衛。

會議結束後,李鵬把當晚清場的決定向江澤民、姚依林、宋平、萬里等作了通報,他們一致表示同意。楊尚昆作為中央軍委常務副主席,直接向軍委主席鄧小平作了匯報,鄧批准了清場方案。

總參謀部向戒嚴部隊下達緊急命令,要各部隊按清理天安門廣場的行動方案,立即組織部隊開進。各部隊要與地方政府、公安、武警密切協同,共同執行戒嚴任務。採取一切手段及時排除障礙,如遇到阻攔,採取堅決措施,迅速到達預定位置

整個晚上李鵬、喬石、楊尚昆都留在中南海游泳池大廳密切觀察戒嚴部隊和廣場的動態。戒嚴指揮部副總指揮周依冰和國務院秘書長羅乾等在人民大會堂,總參謀長遲浩田在西山總指揮所,指揮各路部隊的行動。江澤民在警衛大樓四層樓上,可直接看到廣場動態。

“我聽到槍聲不斷"

德國之聲電話採訪了《天安門血腥清場內幕》《六四戒嚴部隊》的作者吳仁華,據他介紹:"當年六月三日晚上中國政府下令軍隊開槍鎮壓,向天安門廣場開 進清場,當時我是中國政法大學的老師,正帶領一支特別糾察隊在紀念底座的最高層擔任糾察任務,所以經歷了整個天安門清場的過程,我個人的經歷當中,有幾點 印象比較深刻,一個是軍隊在清場過程當中開槍,中國政府一直不承認他們開槍,也不承認有人員傷亡,作為一個親身經歷者,那天晚上我們在廣場聽到槍聲不斷, 也眼看著27集團軍特勤分隊衝上紀念碑底座開槍,我本人沒有親眼看到學生中槍倒地的情況,但是我聽到槍聲,也看到軍人在開槍;二十幾年來我一直在收集六四 的資料和研究六四真相,所以在我的著作當中也提到,有多名的學生中槍遇難,包括人民大學的雙學士程仁興、北京農業大學的戴金平(音)、天津師範大學的本科 生李健晨,至少這幾位已經得到證實;"

“清場的軍隊動用裝甲車和坦克"

吳仁華還介紹在是清場過程中,軍隊動用裝甲車和坦克:"38軍的裝甲車和坦克從天安門城樓前面,對著紀念碑向南碾壓過去,碾壓了廣場上的帳篷,我個 人的調查瞭解,在帳篷中還有學生在休息,這些休息的學生是白天一整天在北京各路口堵截軍隊,回到廣場後非常疲勞。另外就是當學生和平撤離天安門廣場時, 經過六部口拐上西長安街時,就在新華門,三輛天津警備師坦克一師的坦克,從學生的背後追著學生壓過來,當場壓死了十一名學生,很多學生受傷,當時我也在 場,其中有五具遇難者的遺體,包括北京科技大學的博士生林仁富在內,這五具遺體被運到中國政法大學擺在教學樓的課桌上,鮮血淋漓。"

“中共當局掩蓋真相和製造謊言"

吳仁華說他這麼多年堅持收集和整理六四資料並作詳實的調研,就是為了揭穿中國政府在"六四事件"上的謊言:"經過’六四事件’,中共當局不僅是在掩 蓋真相,而且製造很多謊言,包括他們說過的沒有開槍和沒有死亡一個人,第二個就是說沒有動用坦克和裝甲車,第三個重要的謊言是顛倒了事件的時間先後和因果 關係,中共當局說先有反革命暴亂,然後戒嚴部隊不得不採取自衛手段,根據我收集資料和調查瞭解,軍警死亡十五人, 實際上只有七個人是和使用暴力有關,另外的是自己的車禍造成的,甚至其中39集團軍的一個新聞幹事於榮祿少校,是身著便衣前往廣場拍攝照片,被戒嚴部隊誤 殺的,所以只有六個人和所謂的暴力有關,這六個軍人,我特意查閱中國官方的資料,他們被列入"共和國衛士"名單當中,這些人的死亡時間都是在1989年6 月4日凌晨1點鐘以後,而軍人開槍的時間是在6月3日晚上的10點鐘,軍人先開槍,激起了部分民眾的憤怒,才以暴制暴,這個時間先後和因果關係是非常清楚 的。通過中國官方的欺騙性宣傳,的確迷惑了很多不瞭解真相的人。"

“正義遲早會得到伸張的"

德國之聲也採訪了"六四事件"的親歷者,被稱為"天安門四君子"之一的周舵,一如既往的他處在中國當局嚴密的監控中,他感慨每年的這個時候,心中的 感受是酸甜苦辣,五味雜陳:"每年的六四紀念日都會受到限制,從1991年開始每個六四紀念日都會在家中絕食一天,聽一些《安魂曲》《莊嚴彌撒》等紀念 曲,最重要的一句話,應該是我們整個中華民族從這一刻,民族的悲劇當中吸取足夠的經驗和教訓。造成的這個結果太慘裂了,影響太大了,造成當時這個結果的原 因非常複雜,中國現在轉型中的社會,各種明顯和潛藏的社會矛盾相當嚴重,僅僅六四事件來說,=用單一的正義的標準,毫無疑問早就應該平反了,但是六四是整 個中國轉型歷史的階段,對六四的思考也被放置在歷史和時代背景中,所以平反不再是簡單的事情,但正義遲早會得到伸張的。"

作者:吳雨

責編:洪沙

Categories: 圖片◆文摘 - 時事◆財經
personal training certification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