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ba}

與您分享。最好
美國之音

愛國與精英,李娜,朗朗,六四


六四22週年之際,世界各地都有紀念22年前在北京發生的嚴重流血事件的活動。中國網球手李娜奪得法國女子網球公開賽冠軍,避談六四問題。鋼琴家朗朗在英國演奏,
有聽眾要求其演奏安魂曲,祭奠六四亡靈,遭到拒絕。

今年是六四慘案22週年,表面上看,這是個政治和社會事件,看起來和文藝體育沒有關係。不過,在國際體壇和音樂舞台上叱吒風雲的中國女網選手李娜、鋼琴演奏家朗朗,就遇到了有關六四的問題。

李娜贏得大滿貫,記者提問六四案

李娜六四當天在法國創造歷史,贏得法國網球公開賽大滿貫,令中國「6千5百萬觀看電視直播的觀眾」「欣喜若狂」。賽後記者會,有記者問22年前的北京6.4事件,李娜說,她「只是打網球的」,「我沒有必要回答這個問題。」

美聯社4日報導,在李娜贏球後舉行的記者會上,有記者提到了1989年在北京鎮壓天安門民主運動參加者的情況,並問李娜,她這次贏球,會不會在中國引起一場體育革命,李娜就做出了上述的回答。

在 英文網站論壇tt.tennis-wharehouse.com上,有網友評論說,李娜應把這次勝利及其榮譽,獻給天安門死難者。(Li Na should dedicate her win to the victims of Tiananmen Square )有網友留言評論說,李娜和朗朗一樣,是個傀儡。真正有膽量有勇氣的中國人,只有艾未未一人。但有叫馬丁的網友跟貼說:這裡只是一個純體育論壇,如果你想 談政治,請到其他地方去。

朗朗英國彈奏鋼琴,觀眾點歌紀念六四

說到鋼琴家朗朗,他也是5月底在英國開專場演奏會,遇到了同樣的問題。不過,和李娜都是29歲的鋼琴家朗朗,顯得更加緊張和尷尬。

5 月30日晚上,以優才計劃成為香港居民的中國鋼琴演奏師朗朗在威爾士聖大衛大廳舉行專場演奏會。英文網站威爾士在線報導(5/31),一個中國人模樣的 人,走上台,向他獻花,然後對朗朗說了些什麼。朗朗沒有接受花束,走下舞台,沒有回來再度「返場」。這名男子開始向觀眾演講,並打出了T字手勢,被保安帶 出大廳。

香港明報報導,該名男子是中國人郭俊。他上台對朗朗說:能不能讓我跪求你一曲?點一首戴安娜王妃葬禮上的安魂曲「風中的蠟燭」,我把這首曲子獻給六四天安門大屠殺中的那些亡靈,以祭奠他們。

郭俊對明報記者說:「我原本打算在音樂會上打出一條橫幅,上寫:『音樂才子,奏響白宮,獻媚中共,甘做犬儒』,後來放棄了這個打算,因為朗朗畢竟還年輕,中國歷代都不缺犬儒,而缺乏的只是精英犬儒,像朗朗這樣的精英犬儒是中共所需要的。他和許許多多中國人一樣,也是被中共綁架和利用的。所以我打算為六四死難 者點歌,我要讓世人不要忘記那些為中國的前途所付出生命的精英。」

郭俊公開信呼籲朗朗不做犬奴

據海外中文新聞網站報導,郭俊是上海人,早年留學英國,目前在威爾士工作。蘋果日報報導,郭俊在演出中場休息時,把一封給朗朗的公開信, 留在了鋼琴旁擦手的毛巾架上。

這封信一開頭說:「你是一位才子,不是一位財主,是藝術家而不是當權獨裁專制下的犬奴、工具。你也許比我更早呼吸到自由民主的空氣,但是你卻裝著看不見中國 社會處處不公平的醜惡社會問題,也許這些不關你的事,你沒有聞到,你不可能有冤屈,但這都是這惡劣的政治體制所造成的。當然,現在你是社會的精英,是既得 利益者,你有什麼問題當局自然會為你解決,但試問你的子孫後代呢?」

「六月4號,22年的祭日快要到了,開始吧,為死難的烈士靈魂彈一曲97年戴安娜王妃的祭曲風中的蠟燭,以此告祭22年前為民主獻身的六四死難的學生、工人和市民。如果你可以做的話,那會令世界媒體登上這一消息,你將是中華民族的英雄,敢嗎?」

「22 年前的歷史,中國最黑暗的一天你還是個琴童,天真浪漫、不識時事無可厚非,22年後難道你不想成為一個真正的藝術家?還是願意做一個精英犬儒、充當專制獨 裁體制下的工具呢?我相信你還是想要成為一個真正能寫入中國歷史、一位世界性的藝術家和中華民族的英雄的。難道不是嗎?孔子曰: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一 切盡在你的一念之間,願天父庇佑你那正義的靈魂。」

孔捷生:朗朗愛國不愛國人

旅居美國的中國作家孔捷生在蘋果日報(6月5 日)發表文章題目是:朗朗,不愛中國人的愛國犬奴。文章說,朗朗無疑很「愛國」,他的愛國表演卻和一己利益掛鉤。他在白宮演奏「我的祖國」,筆者早已撰文 認為無傷大雅,誰知風波乍起,朗朗對美國媒體的辯白令人齒冷,他捶胸頓足堅稱不知那時抗美援朝「紅歌」,又感激涕零地強調美國對他偉大恩情。這正是犬奴嘴 臉。他不能得罪美國人,此系衣食父母,要說愛國豈敢厚此薄彼?美國對他有恩在先,中國只是錦上添花而已。當初鋼琴家殷承宗發現這個天才琴童,把他接到紐約 家裡,免費吃住加教琴,其實,這和祖國恩情無甚關係,彼時殷承宗因文革樣板戲舊帳,祖國並不愛他,這才遠赴美國。」

孔捷生說:「然而,朗朗愛國卻不愛中國人,他逢人就說丹尼斯.勃倫巴依姆(芝加哥世界級鋼琴巨匠)是他的老師,卻絕少提及殷承宗是他的授業恩師。連自己的啟蒙老師和領路人都不愛,還有什麼中國人值得他去愛」。

孔捷生在文章中說:在名利面前,朗朗沒有信仰;沒有就罷了,也應該有起碼道德,既然他辯解自己不曉得『我的祖國』是紅歌,面對英國華人青年的白菊花和祭奠亡靈的請求,他亦可說自己不曉得六四,雖屬遁詞,卻沒有人為此深責他,畢竟是那個政權而不是朗朗在清洗記憶、消滅歷史。

張德培法網奪冠,願主保佑中國人民

孔捷生在文章中最後說:「莫忘記22年前張德培獲得法網冠軍,正值六四。他的奪冠感言是:「願上帝保佑中國人民」,霎時間全場肅穆。」

Categories: 時事◆財經
personal training certification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