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ba}

與您分享。最好
saru

關於《生命樹》(The Tree of Life)



故事開始於一個五十年代的美國中西部家庭,十一歲的積克與父母及兩名弟弟同住,他似乎擁有一切美好的東西,積克的母親 (謝茜嘉謝西婷 飾) 無時無刻展露著愛與仁慈,使積克學會用心靈看到生命中璀璨光明的一面;但父親(畢彼特 飾) 則告訴他現實是個適者生存的殘酷世界。雙親對兒子的教導及期望存有極大分歧,積克感到無所適從。其後,積克 (辛潘 飾) 於人生旅程上經歷病痛、苦難及死亡,令他眼中原本光明的世界變成混沌的迷宮,他在現代社會中漸漸迷失了自我。積克不斷尋覓出路,最後發現答案就在於無私的 愛和寬恕。


導演:泰倫斯馬力克
主演:畢彼特,辛潘
上畫:2011年7月7日


◎簡介

影片的主角是一個叫做傑克的11歲美國中西部的少年。他是家裡三個孩子當中的一個。
一開始,世界上的所有事情對他而言都是驚奇的。他按照自己的想法和心靈的指示做事。他的媽媽教會了他用愛與仁慈去面對這個世界;而他的爸爸卻告訴他,想要在這個世界裡混下去,必須把自己擺在第一位。父親和母親都希望傑克順從自己,處在矛盾之中的傑克只能靠自己的力量調節這兩種相悖的思想。在目睹了飢餓、病痛以及死亡之後,傑克的心理受到了創傷,而且開始漸漸開始迷失自己。而這個世界上的曾經一度令人愉悅和欣喜的事情,也開始漸漸變得令人難以捉摸。
成年後的傑克生活得並不是太好。他丟掉了自己的靈魂,在當代社會中像一隻無頭蒼蠅一樣摸爬滾打。他希望能改變這個社會的面貌和他人的想法,可是到頭來一切都是空想一場。他最終明白,無法改變社會的原因是,我們都是社會的一份子。於是,傑克開始換了一種眼光和角度來看社會。從新的角度看,社會裡充滿了奇跡、珍寶和無雙的事物。現在的傑克已經準備好了去原諒自己的父親,並且即將開始自己生命的新的征程。
在故事的結尾,傑克終於明白了生命的真諦,他理解了愛、美、善、真。傑克最終發現,他的認知的起點就來自於自己的家庭–那是他的第一所也是最重要的學校。在家庭裡,他學習到了關於世界的真相、自我意識的起源,以及如何對這個世界施以博愛。


◎幕後製作
◇從Q開始
泰倫斯·馬力克產生要製作《生命之樹》的念頭是在和River Road娛樂公司的老總比爾·勃萊德合作較早版本的《切·格瓦拉》的時候產生的。當時比爾聽到這個念頭的第一反應就是馬力克「瘋掉了」。可是隨著電影情節和主題的漸漸完善,比爾又覺得這部電影應該很不錯。2005年的下半年,《生命之樹》的製片計劃被宣佈。馬力克選擇了一家印度製片公司製作影片。而影片的前期攝制工作也將於2006年的1月在印度開始。當時懸而未決的主演是科林·法瑞爾和梅爾·吉布森。不過,這並沒有成為現實。2007年10月,比爾·勃萊德突然宣佈《生命之樹》將由他的River Road製作,當時簽訂的演員是希斯·萊傑和西恩·潘。可是到了2007年的12月,布拉德·皮特卻突然出現,他頂替掉了希斯·萊傑。
其實,和影片從雛形到成形相比,這些演員和製片方的更迭還算不上什麼。影片的藝術指導傑克·菲斯克是馬力克的長期合作者,他表示說在馬力克拍攝完《天堂之日》(1978年)後,他就有了拍攝一部講述生命起源的電影。當時這部未命名的電影有個代號,叫做Q。可是因為當時的拍攝技術所限,馬力克很快就放棄了這個項目,不過Q的主題還是深深地紮在了他的心裡。雖然最新電影《生命之樹》和Q沒有什麼直接的關聯,但是馬力克還是從Q中拿出了一些故事概念和想法。比如說宇宙的起源和消亡、比如說生命的誕生和終結,都是從Q中衍生而來的。傑克·菲斯克說:「從這種意義上來說,《生命之樹》是Q的一個延續和演變,雖然兩部電影很不相同,但還是在某種層次上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這種高超的創意給了傑克·菲斯克一個不小的難題,因為不是科幻片,所以在展示宇宙的起源和消亡的時候,不能「為所欲為」。傑克·菲斯克給自己的要求是盡量用藝術化的手段處理這個片段。為此,他在大都會博物館的藝術展廳尋找靈感。他說:「當代藝術無疑給我們提供了最好的創作典範和靈感來源。因為這是一種處在想像、科學和心理之間的東西。如果完全用不著邊際的想像來處理這個片段的話,那麼這個片段的效果肯定會慘不忍睹。」負責視覺特效的丹·格拉斯表示影片中將會有極為宏觀和極為微觀的體察宇宙和生命的鏡頭。他說:「這些鏡頭很有力量、情感渲染力和衝擊力。它足以讓我們重新審視週遭的世界。」

◇演員和表演
在泰倫斯·馬力克的電影中,演員的表演和影片的質感以及鏡頭語言相得益彰,這也就成為了馬力克電影的一種特色。與其說,馬力克把演員的表演變成了影片的一種語言,到不如說是角色本身在銀幕上「自明其聲」。所以,演員的表演對於馬力克電影的重要性自然也就不言而喻了。在確定了西恩·潘、布拉德·皮特和傑西卡·查斯坦這樣的老中青三代演員的陣容之後,最重要的功課就是啟發他們對角色纏身認同,並讓角色在銀幕上「開口說話」。
當影片的所有準備工作已經就緒的時候,布拉德·皮特向劇組拋出了橄欖枝,他表示自己願意在電影中扮演一個角色。比爾·勃萊德說:「皮特這樣的明星很大方地願意在電影中扮演一個小配角,我們真的是喜出望外。不過,究竟給皮特一個什麼樣的角色卻難住了我們。後來,皮特和馬力克商談了一會,馬力克把父親的角色給了他。皮特的到來絕對是影片的意外之喜,因為我們從來沒有奢望淘寶商城有擁有這麼一位超級明星的加盟。」影片的製片人戴德·加納說:「馬力克的劇本就是一個極其具有啟發性的劇本,它講述了一個關於父母和孩子之間關係的故事。劇組中的大部分成員都是父母了,所以面對著這個劇本大家都很有發揮的空間。尤其是收養了很多孩子的皮特,讓他來扮演父親真的是天意。」另一個製片人薩拉·格林說:「在寫劇本的時候,馬力克就把成年的傑克的扮演者確定在了西恩·潘的身上。所以,當馬力克找到西恩的時候,西恩很快就來到了劇組。西恩是一個很有個性的演員,我們需要找一個演員配合西恩的旅程。」他們找到的演員是年輕的傑西卡·查斯坦。和馬力克合作多時的選角導演梅斯勒說:「馬力克當時想找的是一位安靜的,某種意義上是沉默的女性來扮演母親。無論是有台詞還是沒台詞,她都得是一個安靜的人。第一時間裡,傑西卡·查斯坦走進了我們的辦公室,還沒有等她自薦,我們就明白她就是我們在尋找的演員。這種事情很少發生。」
為了能在銀幕上展示出最符合馬力克心中預設的影片,整個劇組做出了極大的努力。所有的演員都步調一致地調整著自己的表演風格,以便和馬力克獨特的鏡頭語言合拍。薩拉·格林說:「所有的演員都很願意聽從馬力克的調遣,因為在馬力克的心中,電影已經有了一個完整的模樣,他要做的只是把它拿出來而已。正是因為馬力克有著這麼優秀的藝術洞察力,所以所有的演員都很服從他的指揮。在一部彙集了這麼多明星的電影中,能出現這麼和諧的情形,還很少見。影片最終所呈現出來的是一種令人神迷和目眩的整體效果。得到這種效果是所有人努力的結果。」


◎花 絮

·影片中出現的那棵巨大的樹重達65000磅(約合29.48噸)。這是一棵活橡樹,它的位置在德克薩斯州的史密斯維爾。
·影片全片在德克薩斯州拍攝。
·影片的攝影師是艾曼努爾·盧貝茲基,他曾經在2005年和泰倫斯·馬力克合作過《新世界》。
·導演泰倫斯·馬力克是出了名的慢工出細活,他40年中只拍了《蘭登·米爾斯》(1969)、《瘋狂假期》(1973)、《天堂之日》(1978)、《細細的紅線》(1998)、《新世界》(2005)五部影片。
·影片在戛納電影節放映時,遭到噓聲一片,口碑兩極。給予噓聲的人表示,影片看起來高深莫測、晦澀難懂,導演彷彿完全進入了自己的精神世界,把電影拍成一部探索頻道的自然紀錄片,缺乏完整的故事。


【精彩對白】
Mr. O’Brien: I’ve just wanted you to grow up strong, be your own man…
奧布萊恩先生:我只是想讓你茁壯成長,變成一個真正的男人。
Mrs. O’Brien: Unless you love, your life will flash by.
奧布萊恩太太:直到你學會了如何去愛,你的生命才會絢爛多彩。
Mrs. O’Brien: There are two ways in life: the way of nature, and the way of Grace. You must choose which one you will follow.
奧布萊恩太太:生命之路有兩條,一條是崇尚順其自然,另一條是拚搏奮鬥換來榮譽,你必須做出自己的選擇。
Jack: Mother, Father. Always you wrestle inside me; Always you will…
傑克:媽媽、爸爸,你們的思想我永遠無法斷然接受,也永遠無法完全忘記。


Categories: 圖片◆文摘
與神對話──《生命樹》by 鄭政恆
看《生命樹》(Tree of Life,2011)的時候,我想起多年以前看寇比力克(Stanley Kubrick)《2001太空漫遊》(2001: A Space Odyssey,1968)、第一次認真翻閱《聖經》、獨個兒用家中新買回來的 Hi-Fi 聽 Carlos Kleiber 指揮的布拉姆斯(Johannes Brahms)第四交響樂時,那一份心靈的震撼。

泰倫斯馬力(Terrence Malick)的《生命樹》並不是十分玄奧,但確實需要我們用心去看,片中充滿著人的回憶、探詢、祈禱、領悟,上帝好像不在,但又好像存在於每一處,大概影片認定了上帝是創造與救贖的主宰,片初引述的《約伯記》如是說──「我立大地根基的時候、你在哪裡呢?……那時晨星一同歌唱、神的眾子也都歡呼。」
如果要簡單說一說《生命樹》,那大概就是泰倫斯馬力要將《創世記》的開始和《啟示錄》的末段來一次影像的宣述(注意,泰倫斯馬力基本上略過了福音書),以 Jack 的人生、成長和家庭為重心,建築起由本性(Nature,以父親及 Jack 成長時所面對的陰暗個性為表徵,當中有自我、說謊、狂暴)以及恩典(Grace,以母親及 Jack 的反省為表徵,當中有各樣美德和愛)組成的二元撕裂的內心世界。

片中有長長的無話的精彩段落,展現光、星空、天、海、河與大地直至恐龍與動植物大自然,基本秩序依隨《創世記》開首第一章,然後聚焦於人的誕生、新生命出現,再然後就是關於家庭的回憶。

家庭帶來的有罪惡、成長和痛苦,父親的教導嚴厲,讓小孩子產生恐懼與壓抑,Jack 在這個環境中長大,慢慢地學會說謊與反叛,甚至希望父親死去,而由於家中有不幸的事情發生,Jack 也會問人類永恆的神義論(Theodicy)問題──為甚麼好人要受苦受難呢?

《生命樹》沒有以十字架為意象,而以生命樹為象徵,對照本片,我有理由相信泰倫斯馬力傾向普世得救論(Universalism, or the Doctrine of universal salvation)。《生命樹》裡,Jack長大成人,在現代都市裡工作,感到人心叵測與人的迷失,他走在荒原一段,甚富象徵意味,需要細味。荒原意象不單令人想起艾略特(T.S. Eliot)的長詩The Waste Land,也涉及柏索里尼(Pier Paolo Pasolini)的《定理》(Teorema,1968),都指向現代人心靈的乾枯空洞。Jack 走過窄門,當然是指永生的救贖。而片中的女性形象包括母親,都是歌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在詩劇《浮士德》(Faust)最後〈神秘的和歌〉中的永恆女性──「一切消逝的╱不過是象徵;╱那不美滿的╱在這裡完成;╱不可言喻的╱在這裡實行;╱永恆的女性╱引我們上升。」(梁宗岱譯)
綜合而言,《生命樹》和《2001太空漫遊》都展現人的歷史進步和超乎人類的實體(或曰神,在電影中體現為光及黑色巨石,恰恰一暖一冷)存在,我感到兩片難分軒輊,也構成潛在的對話,希望日後能仔細比較。簡單地說,《2001太空漫遊》對超人類實體的體驗是外在而神秘莫測的,神是進化的見證者,也可能是推動者,最終人成為尼采哲學中創造新價值的「超人」。《生命樹》也是神秘但傾向內在,神的存在帶有威嚴,又為人類給與終極的回答,人是被拯救的群體。

泰倫斯馬力只拍過五部影片──《窮山惡水》(Badlands,1973)、《情來自有方》(又譯《天堂之日》,Days of Heaven,1978)、《狂林戰曲》(The Thin Red Line,1998)、《美麗新世界》(The New World,2005)和《生命樹》。雖然《情來自有方》拍得像油畫般美,《狂林戰曲》更在硝煙戰火中探詢人生終極,但《生命樹》的成就是之前四部電影未能企及的。甚至乎可以說,二十年來在康城影展奪得金棕櫚獎的電影,都沒有達到《生命樹》的驚人高度。
30 九月 11 at 20:34
personal training certification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