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ba}

與您分享。最好
無名報童

中國外交史上最強硬十段對話


外交(diplomacy),一個國家在國際關係方面的活動,如參加國際組織和會議,跟別的國家互派使節、進行談判、簽訂條約和協定等。 國家以和平手段對外行使主權的活動。通常指由國家元首、政府首腦、外交部長和外交機關代表國家進行的對外交往活動。

60代初,由於大陸經濟困難,美國覺得有機可乘,積極支持蔣介石準備反攻大陸。當時中美正在波蘭秘密接觸,周總理指示我方代表警告美國:「如果台灣膽敢反攻大陸,反攻大陸之時,就是中國人民解放軍解放台灣之日!」 美方立刻表示不支持台灣反攻大陸。


1960年4月下旬,周恩來總理與印度談判中印邊界問題,印方提出一個挑釁性問題:「西藏自古就是中國的領土嗎?」周恩來總理說:「西藏自古就是中國的領土,遠的不說,至少在元代,它已經是中國的領土。」 對方說:「時間太短了。」
周恩來總理說:「中國的元代離現在已有700來年的歷史,如果700來年都被認為是時間短的話,那麼,美國到現在只有100多年的歷史,是不是美國不能成為一個國家呢? 這顯然是荒謬的。」 印方代表啞口無言。


1982年9月,在西方素有「鐵娘子」之稱的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訪問北京,與小平同志就香港主權進行談判。小平同志斬釘截鐵地說:「如果到 1997年還收不回香港,那就意味著中國政府是晚清政府,中國領導人是李鴻章!」面對撒切爾夫人要以非和平方式保留香港治權的威脅,小平同志不緊不慢地說了一句話:「中國人窮是窮一點,但打起仗來是不怕死的。」


1987年,菲律賓總統訪華,談到南沙問題時說:「至少在地理上,那些島嶼離菲律賓更近。」鄧小平說:「在地理上,菲律賓離中國也很近。」


1989年7月,鄧小平提及釣魚島問題時說:「尖閣列島,我們叫釣魚島,這個名字我們叫法不同,雙方有著不同的看法,實現中日邦交正常化時,我們雙方約定不涉及這一問題。這次談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的時候,雙方也約定不涉及這一問題。倒是有些人想在這個問題上挑一些刺,來障礙中日關係的發展。我們認為兩國政府把這個問題避開是比較明智的,這樣的問題放一下不要緊,等十年也沒有關係。我們這一代缺少智慧,談這個問題達不成一致意見,下一代比我們聰明,一定會找到彼此都能接受的辦法。」


2006年3月14日10時,溫總理會見中外記者時,針對美國全國廣播公司記者提到在美國以及其它地方,大家對中國在因特網方面進行的內容審查都頗有微辭時說:我想先引用兩句話,一句是蕭伯納說的,「自由意味著責任」,一句是你們美國的老報人斯特朗斯基說的,「要講民主的話,不要關在屋子裡只讀亞里士多德,要多坐地鐵和公共汽車」。

七、八、九
1965年9月29日,陳毅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記者招待會。當時有不少外國記者,所提的一些問題也頗尖銳,這次會上,陳毅的外交部長風度發揮得淋漓盡致—-
關於國共合作,陳毅說,「歡迎台灣任何個人和集團回到祖國懷抱,參加國共合作,條件只有一個,就是擺脫美帝的控制,忠實於自己的祖國。」
關於中國發展核武器.陳毅說,「中國並不是根據有沒有原子彈來決定外交政策,中國製造原子彈是為了消滅原子彈,是為了自衛,中國保證任何時候不首先使用原子彈。」

關於反對美國侵略政策,陳毅說,「如果美帝決心把侵略戰爭強加給我們,那就歡迎他們早點來,歡迎它明天就來,我們將採取一切必要手段打敗它!」


陳毅的外交智慧令人驚歎、折服。據《陳毅年譜》,1959年10月2日,陳毅智駁赫魯曉夫曾是當年中國人引以為自豪的事情。當時,時為蘇聯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第一書記、蘇聯部長會議主席尼・謝・赫魯曉夫,來北京參加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10週年活動。蘇聯老大哥的老大來了,自然要好好接待。毛澤東、周恩來專門與赫魯曉夫舉行了會談。作為外交部長,陳毅自然少不了。
在會談中,赫魯曉夫不時指責中國大陸1 958年炮擊金門是「冒險」的行為,是「好戰」的表現,是對「對亞洲和平不負責任」。陪在一邊的陳毅坐不住了,忍不住進行了反駁。赫魯曉夫招架不住,急不擇言地說:「好,我知道你是個元帥,我是個中將,軍事上我得聽你元帥的,但現在在黨內我是第一書記,你只是政治局委員,你應當聽我的。」
陳毅依然不饒,不客氣地回答赫魯曉夫,「什麼第一書記,你講得不對,我們就不聽你的,這是兩個黨在談問題嘛?」

Categories: 時事◆財經
personal training certification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