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ba}

與您分享。最好
saru

日本作家的北京印象 竟然發出如此驚歎之語


日本作家山口清一於一九六五年四月末到五月中旬曾到中國旅行,歸國後寫成一本小冊子,題為《我的中國旅行》,副題是《革命、自衛、重建、自力更生的中國》,其中許多段落都提到當時中國和日本社會的差別,摘錄如下:
日本作家山口清一於一九六五年四月末到五月中旬曾到中國旅行,歸國後寫成一本小冊子,題為《我的中國旅行》,副題是《革命、自衛、重建、自力更生的中國》,其中許多段落都提到當時中國和日本社會的差別,摘錄如下: 在我頭腦中的過去的中國,同現在電視、週刊雜誌中積極登載的今 天的中國相比,社會發展相差程度之大,真使我吃驚,對於沒有到中國去過的日本人,雖然相信這是個奇跡,但是對於它的發展情況總有些難以理解。 海關什麼也沒有檢查就過去了。日中旅行社的中國籍人士很和藹地來迎接並同我們握手。這是握手的開端,這次旅行無論走到哪裡都是握手。連小孩也要求握手。像中國人那樣尊重自己習慣的民族卻接受了西方握手的形式,而主張同化主義的日本人卻不接受握手的形式。這次回去我也準備握手。 香港到處是地獄與天堂為鄰,皇帝與乞丐同居,獅子與豬只共籠。貧富差別異常懸殊。任何社會如果發展到極端就沒有一點優點了,如果要看資本主義社會的極端,香港是足夠的了。 終於到了中國。感到象從澡堂子出來似的清爽,也許因為從英國領土到了清掃得很充分的中國地區。我想,從明天起就不僅看中國的外表而要看內部了。該是他們說的「什麼都讓看」,也是我想的「從今天起搜尋差的地方」。 早晨六點鐘,急急忙忙起床,就到北京的背胡同轉彎去了。一同去的是名古屋的村松,現在是愛知縣會議議員。我們倆在要瞭解中國民眾真實生活方面是情投意合的。街道上連一根草一點塵土也沒有,掃得真乾淨。使我最感動的是,中國在革命前,無論是政治方面或環境方面都非常落後,據說外國人輕蔑地認為盜賊、賭博、鴉片、欺騙、蒼蠅、蚊子、吐痰等等是中國的象徵,所以才被外國侵略。 人民的日常生活似乎並不很舒適。一個男人的月工資大約是一萬日元。最值得注意的是,據說中共黨員的工資比一般群眾還低。同被國民指責隨意提高工資的日本政治家比較真是大不一樣,中國考慮得真是細緻。他們雖然控制工資,卻採取穩定生活物價的方針。不像日本那樣,標榜工資倍增,結果物價上漲,還是一場空。 共產黨國家就是一律平等,沒有窮富,也沒有美人和醜婦,甚至到了軍人也沒有軍銜的程度。 小學學生比日本的小學生更快活。日本人被認為象羞怯的標本。可是,中國小學學生開放的程度太使人羨慕了。即使穿著髒衣服,配上紅領巾也很諧調美觀。
北京也許因為特殊,是政治中心和外交中心,是一個充滿緊張空氣,使人感到緊張的城市。在有七百萬人的街道上卻看不到一對情侶。不論走到哪裡,都能看到美帝必敗、越南必勝的大標語牌。從這種情形看,美國如果不從南越撤退,中美兩國就很可能打起來。 各地的小孩都一樣,對人特別親密。住在幼兒園的孩子真是個良好的集體訓練,這恐怕就是中國孩子愉快的原因,我想,日本也會願意有這種制度的。 日本在甲午戰爭以後的過去的五十年裡,輕蔑地認為中國什麼也不行。但是,從那時起不知是誰說的,認為「中國是一頭睡獅」。這句話包含著這種意思,就是如果醒起來,在世界上仍然是百獸之王。 可是,現在的中國,的確早已不是睡獅了。 我這次旅行中國,把我們過去一直輕蔑地認為是劣等民族的中國同現在的日本重新作一比較,我感到,不論日本是屬於什麼樣的民族,總不能顛倒黑白。 我一方面為國家制度不同意有這麼大的差異而吃驚,同時感到現在日本在某些方面籠罩著黑暗的陰影。相反,卻實實在在感到中國的前途對於我們說來也是個光明的未來。 對於反對共產主義的人說來,也許認為現在的中國,既沒有思想自由,也沒有言論自由,但卻毫不懷疑,依靠共產黨的革命給全體中國人帶來了未來的希望,給被侵略的奴隸似的中國人以人的地位,人的榮譽和安居的生活。 二十年決不算短,但是,使人吃驚的是,那是戰後的二十年,從那樣的困難環境中,被世界各國破壞了的中國的信譽在短短的二十年就得到了恢復。關於日本道德的現狀,不同其它國家比較就不容易瞭解它的真相,這裡試舉兩三個例子談談。日本人吸煙剩下的煙頭不管還有沒有火,就到處亂扔。甚至還有個別的把帶著火的煙頭扔到垃圾箱裡。車站站台上口香糖渣滓吐得滿處都是。在大街上可以看到隨地吐痰的現象也並不比中國少。在火車裡連連吐痰並用腳蹭的紳士就更多了。為了公益在道旁種植的櫻樹,也被過路人折走,生長起來的恐怕只有幾十分之一。在公共廁所裡看到的都是糊塗亂畫。我認為,這將是將來被輕視的種子。我曾經調查過中國各地方的塗畫亂寫很少。淫畫則一處也沒有看到。 在中國社會主義建設中,似乎個人自由受到束縛和限制,但是,貧窮的人們從奴隸般悲哀的狀態中好容易達到了人的水平就是個大進步。

在中國,雖然說國家束縛個人,但是卻不瞭解在法律上具體束縛到什麼程度,如果從受法律束縛這一點看,也許日本比中國更厲害些。像以前寫著「禁止吐痰違者重罰」的牌子拿掉了,但是,在街道上吐痰也銷聲匿跡了。雖然不可能有見蠅不撲者重罰的法律,但是,我確實看到了中國撲滅了蒼蠅。據說麻將賭博已經完全沒有了。我不是故意打聽,據說在各大城市裡的妓院,現在已經成為過去的說法,可能是真的。 反之,現在日本的麻將賭博竟公開在白晝進行。為了陞官發財,在對上級討好的通宵麻將中如何輸得好已經成為官廳交際的秘訣。在農村的父母流著汗水送學費,夢想自己的孩子將來能夠發跡,孩子平素也不知道努力,只知找竅門取得學分、拿到畢業證書,有了大學畢業的學歷就能發揮作用了。當前的日本社會不需要真才實學,學歷才是發跡的要素。對待體力勞動都是極力敬而遠之。這樣一來,日本的青年人幾乎都成了白脖領,在最近的將來參加生產的人們將極度減少。 在現在的中國,日本人所認為的中國人是下等的輕視因素一點也看不到了。相反的,如果不注意,在日本人當中,反倒會長出被世界各國人輕視因素的萌芽。

Categories: 圖片◆文摘
personal training certification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