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ba}

與您分享。最好
參考消息

中國開出補償條件 歐盟立馬翻臉


兩位獨立消息人士週五(11月11日)表示,政治僵局正在阻止中國向歐洲提供資金以解決歐元區債務危機。

據東南網引述外電報道,此前歐洲拒絕了北京提出的三個要求中最簡單的一個,即給予中國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更大影響力。

這兩位消息人士均為直接知情人士。

消息人士稱,中國曾提出了支持歐洲的三個條件:1)給予中國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更大影響力;2)承認中國在世界貿易組織(WTO)的市場經濟地位;3) 取消對華武器禁運。

增加中國在IMF的話語權,將意味著降低了歐洲在IMF中的代表性,並且可能削弱美國的影響力。

中國所要求的第1)個條件中,包括將人民幣納入IMF的特別提款權貨幣系列(SDR)中。讓人民幣加入SDR對中國很重要,因為具有IMF特別提款權的貨幣是全球貿易中使用最多的貨幣,如美元、歐元、日元和英鎊。

若人民幣加入SDR籃子,將會削弱美元的全球影響力,並有助於阻止外國貨幣流入引發的所謂輸入型通脹。這將是人民幣國際化的標誌性進展。

韓媒:中國當歐元區「救星」的補償

近幾年的世界經濟形勢可謂是亂象叢生、困難重重。在這種困難的情況下,也有堅強挺過的地方,那就是中國經濟。現在的中國經濟雖不能說是「乘風破浪」或「繁 榮」,但可以明確的是,世界各國為解決當前的經濟危機而伸手求援的地方只有中國。

如 果在海外媒體中選擇一個對韓國經濟不大友好的報紙,當屬英國《金融時 報》。《金融時報》有時小題大做,報道韓國政府的政策失誤,大談韓國經濟爆發全面危機的可能性;毫不避諱地提及大企業的壟斷經營形態和家族式經營權等企業 經營(corporate governance)相關敏感話題。

最近感覺在《金融時報》的報道中,對中國經濟的擔憂之聲突然越來越多。特別是10月26日第3版一篇報道中暗示中國房地產市場泡沫崩潰的可能性。

據報道,此前反覆出現世界經濟蕭條和泡沫崩潰的過程中,起到主要影響作用的正是房地產市場的泡沫。這則報道針對的正是中國。

報道要點如下:在中國經濟增長的主要變數—-固定資產投資中,20%是來自房地產。中國的產品中有30%消費在房地產相關市場。如果今後中國房地產 泡沫崩 潰,其破壞力將很難想像。同時還反映出中國的另一面。就是中國能夠幫助美國和歐洲解決經濟危機。這能進一步加強中國的地位。

在「拜金資本主義」時代,金錢 依然最重要。截至2011年9月,中國的外匯儲備達3.2萬億美元。其中,美國的長、短期債券為1.6萬億美元。為解決歐洲財政危機,中國對歐洲金融穩定 基金(EFSF)注資的可能性較高的理由之一,就是擁有龐大的外匯儲備。

中國外匯儲備庫準確的資產構成無從得知,但可以推測。估計其中約有25%為歐元資產,如果以金額計算,近8000億美元。由此不難想像,中國兩手支撐美國和歐洲的情景。

據預測,中國對EFSF緊急注資的規模達500億至1000億美元左右。實際上,中國可能已確定投資規模,正在苦思投資的代價。那麼,中國政府通過注資EFSF想得到什麼呢?可能有以下三點。

首先,提高人民幣的地位。中國注資EFSF是應對2012年有可能面臨的貨幣戰爭的佈局。也就是說,面對美國等西方國家的人民幣升值壓力,中國有了一個難能可貴的「盾牌」。

其次,有效應對風險。如果歐洲財政危機持續擴散,中國經濟也將受到不小影響,有可能引發大量投機資金外流等不確定性狀況。然而,中國先向歐洲進行投資,可以阻止歐洲資金輕易流出。

第三,可獲得與投資相應的回報。在提高中國國家形象和消除國內政治不穩定因素上將有很大幫助。但最重要的是,可獲得收購因經濟危機而面臨困境的歐洲主要企業的機會。

歐盟受促加大力度化解危機 美也吁亞洲刺激內需減輕歐債衝擊

美國財政部長蓋特納向歐洲施加壓力,要歐洲各國採取力度更大的措施化解歐洲債務危機,恢復金融體系的穩定。

蓋特納星期四同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21個成員經濟體財長進行會議後,下午召開記者會時向歐洲發出這項呼籲。

他說,歐債危機為全球經濟增長面臨的核心挑戰,歐洲需要採取更迅速、更強有力的措施恢復金融穩定。

「這個基本架構是好的,但執行的速度必須更快,執行的力度也必須能讓人恢復信心。他們已經向前進,但我們希望他們可以走得更快,也更有力度。」

與此同時,蓋特納也呼籲亞洲經濟體進一步採取措施刺激國內需求,減輕歐洲債務危機對全球經濟放緩所帶來的衝擊。

亞太經合組織經濟體財長星期四上午在檀香山國際會議中心召開會議,之後發表聯合聲明,誓言採取協調措施促進鞏固全球經濟復甦,並為強勁、可持續以及均衡的全球經濟增長構建基礎。

雖然聯合聲明中並未提及歐洲債務危機,但蓋特納在記者會談到亞洲國家可如何應對這場危機。

「我們都直接受到歐洲危機的影響,但亞太經合組織經濟體比其他大多數國家更有能力,在面臨來自歐洲的壓力時,採取措施強化增長。」

他透露,財長在進行會議時,重點在於如何促進世界經濟增長,讓增長更均衡和可持續。

「美國繼續解決引發經濟危機的問題,而歐洲正面臨一段緩慢增長,亞洲經濟體應進一步刺激國內需求。這樣做既能減少受到經濟放緩,例如歐洲危機所帶來的衝擊,同時也能對全球經濟增長作出貢獻。」

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博弈也再度成為討論焦點。蓋特納在記者會上說,亞洲經濟體必須讓匯率隨市場變化而波動,尤其中國應該讓人民幣繼續升值,這將有助改善全球經濟再平衡的發展。

蓋特納說:「我想多數獨立的分析師與經濟學家的評估,都認為人民幣的匯率仍被嚴重低估,我們的評估則是,如果中國允許匯率加速調整,將有利於中國,有利於世界,更有利於美國。」

這是繼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在二十國集團(G20)峰會上,呼籲全球領導人不要再敦促新興市場升值貨幣,以及中國商務部部長陳德銘表明人民幣已升值到合理水平後,美方再度公開呼籲中國政府讓人民幣升值。

亞太經合組織財長發表的聯合聲明沒有直接點明人民幣是否該升值,但各財長重申之前的承諾,要快速地朝市場導向的匯率系統邁進,提高匯率靈活性,避免匯率持續失衡。

聲明說:「我們重申,匯率過度波動和無序漲跌對經濟和金融穩定有不利影響。」

目前全球經濟面臨的下行風險上升,亞太區的增長和創造就業機會的力度已減弱,尤其是發達經濟體。

對此,各財長達成共識,較發達的經濟體承諾採取措施構建信心,支持經濟增長,制定明確、可靠且具體的措施鞏固財政」,而有巨額經常賬戶盈餘的經濟體也承諾通過改革提高國內需求,增強匯率靈活性。

亞太經合組織財長會議是於週末舉行的經濟領導人會議前的一項重要預備會議,各經濟體的貿易與外交部長也將在星期五進行交流。各經濟首腦已經陸續抵達檀香山,為週末的會議做準備,並同企業界代表進行交流。

李顯龍總理也已於當地時間星期四抵達檀香山,他星期五在亞太經合組織總裁峰會的首場討論會上同商界領袖對話。

Categories: 時事◆財經
personal training certification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