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ba}

與您分享。最好
東森新聞

下一波全球危機:匯率戰已經開打


週末在亞太經濟合作(APEC)高峰會上,歐巴馬總統諷刺中國大陸不讓人民幣快速升值。「真是夠了,」歐巴馬說,他告訴中國,行為應像個「長大的」經濟強權。
同時,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爭相表現自已較能對中國大陸強硬,最著名的例外則是Jon Huntsman。「我不明白美國為何需要與中國大陸展開一場貿易戰。」這位前美國駐中國大使說。

但是根據華爾街老牌分析師James Rickards指出,與中國大陸–及其他國家–的貿易戰可能無法避免。匯率戰「已經開始,」Rickards引述2010年巴西財政部長的話說。Fed透過對2008年金融危機的反應,及持續的額外措施,開啟了匯率戰。Fed的行動–由零利率政策至量化寬鬆政策–目的均在讓美元疲弱,以對外國央行施壓,要求其將自家貨幣眨值,Rickards指出。

意外的是,他相信歐元將是匯率戰中,最終的贏家,並指出盡管歐洲主權債務危機每天均上新聞,但歐元守勢卻良好。

歷史上,匯率戰會引發貿易戰,繼而往往會引發熱戰。2009年,Rickards加入了白宮首度「金融戰」演習。盡管有信心,美國有能力擊敗任何其他國家,但Rickards說,美國可能捲入這場不對稱戰爭,因為匯率戰可能導致通貨膨脹上升,增加全球經濟的不確定性。

好消息是,中國大陸第三季貿易順差下降了43.5%,顯示中國讓人民幣緩慢上漲的政策,正有效改善中美兩國的貿易問題。

但是別期待這項數據,或任何其他數據,能消除世界領先經濟體之間的匯率與貿易政策的火熱爭論,只期望尖酸的言論,不會導致更具毀滅性的結果。

Categories: 時事◆財經
WTO討論懲罰操縱匯率 矛頭對準中國
世界貿易組織(WTO)將在接下來幾個月研究國際貿易規則是否可以用來對操縱匯率進行「懲罰」。WTO發言人洛克威爾15日確認,153個成員已達成一致,決定開會討論這個話題,時間可能在明年上半年。

「無論是發達國家的領導人說的,還是發展中國家提出來的,對人民幣匯率的指責,既沒有根據,也沒有道理。」商務部新聞發言人沈丹陽16日在例行發佈會上說。

洛克威爾說,WTO的協定禁止其成員利用匯率政策給那些在簽訂協定時期待今後能夠獲得市場准入的成員設置障礙。這個條款還從未經過糾紛和解案的檢驗,所以很難說可能如何對其加以解讀。

據悉,巴西在今年9月首次向WTO提出這個問題,聲稱人民幣匯率低估嚴重損害了巴西的工業基礎。巴西貿易與工業部長皮門特爾本周對記者說,匯率因素正在摧毀拉美國家的生產結構。

「WTO的評估為有關人民幣掛鉤美元政策的爭論開闢了新的戰線。」《華爾街日報》評論說。華盛頓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貿易專家豪夫鮑爾說,WTO的規定或許不能用來限制匯率操縱行為。但他說,開始就這個問題展開論戰,單憑這一點就是一種給中國施加更大壓力的方法。

值得關注的是,此前對人民幣匯率的指責往往來自歐美國家,而現在新興經濟體也開始對人民幣匯率施壓,並且這個問題正在以構成貿易補貼為由被推向WTO多邊爭端解決機制。

接受《經濟參考報》採訪的專家表示,關於匯率政策是否構成貿易補貼,在現有的WTO規則裡並沒有相應規定。根據WTO《補貼與反補貼措施協定》的規定,構成禁止性補貼或者可訴補貼必須具備三個條件:存在由政府或任何公共機構提供的財政資助;企業因此而獲得利益;該補貼行為具有專向性。

復旦大學法學院教授、上海WTO事務咨詢中心業務總監龔柏華表示,在分析人民幣匯率是否能構成WTO協定下的補貼時,首先有個前提,即人民幣匯率是否被人為地低估。此外,從WTO相關判例來看,匯率低估不構成資金的直接或間接提供和轉移。退一步講,即便人民幣匯率低估構成財政資助,但要構成補貼,還需要證明中國政府通過人民幣匯率授予了出口商以利益,需要將人民幣匯率與所謂人民幣自由市場價值做比較。但對什麼是人民幣的自由市場價值難以達成一致意見。美國企業提出的用一種推定匯率來衡量人民幣現行匯率是沒有經濟學和法學依據的。

再從專向性來看,要確定一項補貼是否在事實上取決於出口實績,需要對補貼的事實、補貼與出口促進的關聯性質進行分析。僅有出口企業收匯後按照市場匯率將外匯兌換成人民幣這一事實,並不足以得出補貼事實上取決於出口實績的結論。

外界對人民幣匯率問題的責難從來不曾間斷,此次WTO對人民幣匯率問題的關注或代表著這一輪對人民幣匯率的責難達到高峰。

就在一個月之前,美國國會參議院通過《2011年貨幣匯率監督改革法案》,該法案的主要內容是要求美國政府對「匯率被低估」的主要貿易夥伴徵收懲罰性關稅。分析稱,此舉旨在逼迫人民幣加速升值。

根據美國立法程序,《2011年貨幣匯率監督改革法案》還需在共和黨控制的眾議院獲得通過並由美國總統奧巴馬簽署後才能成為法律。據外媒分析,眾議院已有225名議員簽名成為投票發起人,該議案很可能獲得通過。

近來,不僅美國政府在幾個重要的國際會議上施壓人民幣升值,美國的研究機構也發佈報告稱人民幣被低估。

美國智囊機構彼得森研究所表示,人民幣逐步升值正在讓人民幣匯率更貼近基本面,但美元兌人民幣匯率仍被高估約9%。

該機構在年中研究報告《基本面均衡匯率》中指出,由於人民幣兌美元溫和升值,且中國通貨膨脹水平高於美國,人民幣匯率低估程度已從4月份的16%降至10月末的11%。不過,人民幣兌美元雙邊匯率被低估程度仍達到24%;如果所有貨幣均接近基本面有效匯率(FEER),則人民幣需要升值24%才能實現匯率的多邊均衡。

對此,商務部新聞發言人沈丹陽表示,人民幣匯率是否在一個合理的區間,這需要有一套標準進行核定,無論是IMF,或者是經濟學家,都認為目前人民幣匯率基本處在一個合理的水平和合理的區間。

以中美貿易為例,沈丹陽說,中國許多經濟學家和國外的一些經濟學家,經過實證研究,得出一個結論:當前人民幣匯率處在一個合理的水平上。他們還得出另外一個結論:人民幣匯率不是造成中美貿易失衡的主要原因。因為,人民幣匯率從2005年到2008年升值了將近30%,但是這段時間中美貿易順差不降反升;從2010年到現在,人民幣又升值了將近10%,中國和其他國家的貿易順差大幅度減少,但是中美貿易順差卻繼續擴大。中美貿易的不平衡不是一個簡單的匯率問題,也不只是一個簡單的經濟問題。最關鍵的原因可能有兩個:一是美國自身的經濟結構出了問題。二是美國對向中國的出口產品採取限制性的、歧視性的措施。

與此前不同的是,伴隨此次密集發難人民幣浪潮的是國內外市場層面對人民幣升值預期的進一步分化。

回顧過往,自去年6月份啟動二次匯改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持續升值。來自中國外匯交易中心的最新數據顯示,11月16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報6.3509。目前升值幅度已達7%以上。

據央行16日發佈的三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顯示,2005年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以來至2011年9月末,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累計升值30.24%。根據國際清算銀行的計算,2011年前三季度,人民幣名義有效匯率升值1.58%,實際有效匯率升值4.24%;2005年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以來至2011年9月,人民幣名義有效匯率升值16.59%,實際有效匯率升值27.81%。

有媒體援引上海社會科學院研究員潘正彥的話稱,未來6至12個月,人民幣兌美元還會保持升值態勢,預計幾個月之後,美元兌人民幣就很可能跌破人民幣6.0000元的整數關口。

不過,持人民幣未來升值空間有限的觀點的業內人士也不在少數。在離岸遠期市場,美元兌人民幣NDF(無本金交割遠期)已與國內中間價倒掛近一個半月,種種跡象表明,重啟匯改以來人民幣兌美元持續升值的現象已減緩,這也引發了關於人民幣貶值預期的說法。

瑞穗證券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沈建光認為,歐債危機導致外需減少,而國內需求依舊旺盛,將使中國貿易順差連續下滑,減小人民幣升值的壓力和必要性。預計明年人民幣兌美元升幅將減緩至4%。

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副研究員梅新育此前發文稱,明年上半年前,「人民幣貶值壓力正在累積」。梅新育主要是從美元升值壓力突顯的角度得出上述結論的。

他表示,歐債危機升級、日本經濟疲軟、新興市場經濟體不確定性上升等形勢,都將驅使市場參與者逃向美元,令美元匯率強勁升值;此外,他預計自2002年以來的初級產品牛市即將終結,而這一牛市終結雖然對中國有一定程度的利好,「但一旦其他熱門新興市場經濟和貨幣匯率大逆轉啟動,金融市場上的傳染效應將使人民幣不得不承受與其他新興市場貨幣一樣的貶值壓力。」
17 十一月 11 at 10:17
WTO成「匯率戰」新戰場 巴西矛頭直指人民幣


當債務危機陰雲籠罩全球之時,始於去年秋季的「匯率戰」並沒有偃旗息鼓。這場曾經主要針對美國寬鬆貨幣政策導致「弱美元」的戰爭,如今已悄悄升級,並將矛頭指向了中國的人民幣匯率。

世界貿易組織(WTO)週二確認,將在接下來幾個月研究是否可以應用國際貿易規則來懲罰操縱匯率的國家。提出這項議題的並不是美國,正是曾經將「匯率戰」一詞引入全球舞台的巴西。

然而,近期數據卻顯示中國經常項目順差已大幅下降,進一步削弱了這些國家施壓人民幣升值的依據。

中國商務部新聞發言人沈丹陽11月16日也稱,當前人民幣匯率處在一個合理的水平上,人民幣匯率不是造成中美貿易失衡的主要原因。

巴西在WTO打響全新「匯率戰」

WTO的此次評估為人民幣匯率爭議開闢了一個全新的戰場,而作為貿易爭端仲裁機構的WTO也由此成為最新接手這一「燙手山芋」的國際機構。

巴西政府週一稱,WTO已經同意討論此事。WTO發言人洛克威爾週二確認,153個成員已經一致同意開會討論這個話題,時間可能在明年上半年。洛克威爾表示,下個月在日內瓦舉行的貿易部長會議也可能會討論這個議題。

巴西是在今年9月首次向WTO提出這一問題的,該國聲稱人民幣匯率低估嚴重損害了巴西的工業基礎。雖然巴西經濟增長總體上相對較快,但其工業產值目前卻在下降,該國將此歸因於廉價中國商品的衝擊。

巴西貿易與工業部長皮門特爾本周稱:「匯率因素正在摧毀拉美國家的生產結構。」

包括美國在內的很多國家長期以來都把自身的經濟問題部分歸因於人民幣匯率低估。隨著發達國家經濟日益疲軟,不少西方企業開始將矛頭指向人民幣—-他們的邏輯是,人民幣被低估就等同於為中國企業提供了不公平的出口補貼,因而應當對中國製造產品徵收關稅作為反擊。

今年10月11日,美國國會參議院不顧國內外的強烈反對,通過了《2011年貨幣匯率監督改革法案》。該法案將操縱匯率與貿易補貼綁定,要求美國政府調查主要貿易夥伴通過壓低本國貨幣幣值為出口提供補貼的行為,並對其出口產品徵收懲罰性關稅。

而巴西的此番WTO計劃也異曲同工—-該國發展部和外貿部提議允許WTO成員對那些讓貨幣低估超過一定範圍的國家徵收報復性的額外進口關稅。

人民幣升值依據已難站住腳

不過,一些專家認為,這種政策是否違反WTO規則的問題,將取決於國際貿易法的細則。

洛克威爾表示,WTO的協定禁止成員利用匯率政策對那些期待今後能夠獲得市場准入的國家設置障礙。洛克威爾稱,這一條款還從未遇到過任何糾紛調解,因而很難決定如何作出解讀。

巴西另辟戰場的同時,美國也越發變本加厲。上週末的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峰會期間,美國總統奧巴馬再次呼籲中國允許人民幣更快升值。在他看來,雖然人民幣有「小幅」升值,但這個幅度「不夠」。

但中國卻犀利地指出,貿易順差和涉及範圍更大的經常項目順差雙雙下降已經削弱了上述看法的說服力。

的確,近期經濟數據已經讓施壓人民幣升值的國家越來越「難以啟齒」:中國10月份出口同比增長速度從9月份的17.1%降至15.9%,為第二個月持續放緩。與此同時,中國第三季度經常項目順差為578億美元,同比下降43.5%。廣受關注的經常項目順差占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重也從去年同期的5.1%下降到了3%。經常項目順差是貿易順差加上利息等其他項目的總額。

這些數據之所以引起廣泛關注,是因為那些總「拿人民幣說事」的國家一直不依不饒地以此為據來施壓人民幣升值。

美國就曾建議20國集團(G20)採用4%的經常項目順差占GDP比重作為判斷一國匯率是否低估的關鍵衡量指標,從而變相對當時這一比重「超標」的中國施壓。

而經常項目順差也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堅持認為人民幣被「顯著低估」的重要依據之一。

如今的數據讓以此為據來施壓人民幣升值的國家顯得不再有說服力。

據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週一公佈的最新估計數據,近幾個月,人民幣匯率低估的程度有所減小。該研究所的經濟學家克萊恩和威廉姆森指出,人民幣對美元小幅升值,加上中國國內通貨膨脹高於美國,這些都令10月下旬人民幣低估程度收窄至11%,較4月份的16%有所降低。

與此同時,人民幣對美元今年迄今為止也已經累計升值3.8%,自2010年6月份中國結束人民幣盯住美元的匯率政策以來已經累計升值7.6%。
17 十一月 11 at 10:49
personal training certification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