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ba}

與您分享。最好
無名報童

圍堵證交所 華爾街示威者誓要癱瘓美國股市


美國紐約警方強行清拆「佔領華爾街」大本營,但未礙示威者今天發起「國際行動日」反擊,示威者聲言將傾巢而出,為華爾街炮製「早、午、晚三餐」行動,包括以熱鬧的「街頭嘉年華」阻礙紐約證交所開市,又計劃「佔領」地鐵站及堵塞布魯克林大橋等,務求以公民抗命行動,慶祝「佔領」運動滿兩月。紐約市長彭博則誓言將力保股市不受影響。

打響頭炮的「早餐」在美東時間早上7時「上菜」,群眾將在週二被清場的大本營祖科蒂公園(Zuccotti Park)集合,然後走上街頭。領袖聲言,要在警方守衛的紐約證交所外舉行「街頭嘉年華」,阻止交易所人員上班,務求癱瘓股市,令「開市鐘聲無法響起」,使「那1%人不會忘記今次派對」。但市長彭博信心十足地說:「紐約證交所將準時開放,職員將能夠上班,大家可放心。」

「午餐」會在傍晚交通繁忙時間之前「呈上」,示威者將「佔領」市內16個主要地鐵站;緊接其後的「晚餐」則是堵塞布魯克林大橋。上月的「佔領」布魯克林橋行動造成700人被捕,「佔領」領袖聲言,今次整日行動是歷來最具挑釁性的公民抗命,已準備會有大量示威者被捕。

示威者稱,警方週二凌晨在祖科蒂公園清場,反而鼓舞了群眾士氣。示威者摩西說:「大家憤怒多於驚恐。我們必須採取更激烈的行動尋求改變。」示威者廷斯利說:「記住我的話,我們週四要燃燒紐約市。」

紐約警方週二凌晨把示威者逐出祖科蒂公園後,全國律師協會一度取得法院禁制令,淮許示威者在公園紮營。但曼哈頓最高法院其後推翻禁制令,指保障集會和言論自由的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並不適用於示威者在私人公園紮營數月、妨礙他人使用公園;雖然法院不會限制示威者進入園內,但禁止他們再次搭起「帳幕城」。

警方週二晚重開公園,再來聚集的示威者,都要冒雨排隊接受警員搜身,確保沒帶帳篷、睡袋及發電機等才獲淮放行,部分人帶備大量食物亦被拒諸門外。最後約有750人重新進入公園。雖然紐約晚間跌至10℃以下,有示威者堅持寧可捱冷也要留守。

為確保今天能在紐約市製造混亂,示威領袖又為群眾安排了「直接行動準備和訓練」課程,包括「阻街初級班」、「匿名者騷亂指引」、「非暴力抗爭50要點」,教授公民抗命技巧,訓練團隊合作性。為課程提供指引的鬧事社(Ruckus Society),被指有份煽動1999年的西雅圖世貿騷亂。

鬧事社據稱由著名投資者索羅斯(George Soros)資助的左翼組織潮水中心(Tides Center)資助,該組織亦有份向加拿大反資本主義組織「廣告剋星」(Adbusters)撥款,而「佔領華爾街」正是由「廣告剋星」策動。但索羅斯否認是「佔領」運動的幕後金主。

「佔領」大本營祖科蒂公園的清場行動,其實事前秘密籌劃兩周,紐約警方近日安排警員進行密集的人群控制及「反恐」訓練,務求速戰速決。為防走漏風聲,在正式行動前更只有數名警隊最高層掌握實情,其他警員卻被告知只是例行演習,直至最後一刻才知要執行清場。為免清場過程公開,警方更鐵腕封鎖傳媒,設禁飛區阻傳媒直升機追訪。

知情人士透露,今次清場由紐約市警察局長凱利(Raymond Kelly)親自指揮,避免重演上月胡椒噴霧對付示威者的暴力場面,令警隊形象失分。在採取行動前,當局安排警員接受兩周的密集訓練,包括在蘭德爾斯島(Randalls Island)進行「災難演習」,以便在短時間內動員大量警力。

清場前數小時,警員還在曼哈頓東河岸作最後演練。警隊高層在最後一刻才下令到公園清場,不知就裡的警員起初還以為只是前往訓練。警方如此神秘是由於上月中的清場計劃太早曝光,觸發大量示威者湧入公園聲緩,因此今次特別選擇在公園人流最少的週二凌晨清場。

警方暗中在公園周圍擺放大光燈和擴音器,在凌晨時分突開燈並播出響亮警告,對示威者起震懾作用,很多人即時已開始收拾。多隊警員則陸續部署在公園附近,隨時增援。在場記者亦被迫離開,警方聲言是出於安全考慮,但傳媒投訴無法監察警方的行動。

其間,警方直升機更在上空盤旋,設禁飛區防範傳媒以直升機追訪,又以車輛阻擋記者視線。有記者投訴,被警方粗暴對待,或以胡椒噴霧對付,約4名記者被捕。

Categories: 時事◆財經
personal training certification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