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ba}

與您分享。最好
人民網

普京冒死訪問伊朗,這一舉動引起世界軒然大波


普京在黑雲壓城之際冒死訪伊朗,執意「單刀赴會」,引起世界的矚目和擔憂。不少人的心靈一度繃緊了弦,有人已屏住呼吸。普京安詳嗎?伊朗安詳嗎?世界安詳嗎?人們不安,世界也肯定不安。南聯盟、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亞、敘利亞、朝鮮、南海、太平洋……這是一個沒完沒了的過程。什麼「過程」?不祥之旅。此過程通向哪裡?顯然不是通向太陽升起的地方,想來正常人都明白。眼下與核有關的伊朗不安,俄羅斯總理普京不安,很多人都不安,因世界火藥味十足。當更大的陰謀牽動著世界的神經,種種陰謀一時分不清來自哪股水,更大的災難也不知何時降臨和怎樣降臨,也不知能不能避免,世界怎麼能安?

普京冒死赴伊朗無疑是近期世界的一個焦點,普京此行究竟折射啥?此行 「十面埋伏」,顯然生死未卜。儘管如此,這個人非得前行,而該行也可行的卻沒有動靜。可以肯定地說,普京冒死赴伊朗折射一個漢子的硬,也折射出一個「懦夫」的軟。這漢子是普京,這「懦夫」是聯合國。實事求是地說,在世界最需要捍衛和平的時候,聯合國的表現不敢叫勇敢,普京的「赴會」確實行走在死亡邊緣。所幸,他挺了過來,但世界的危險並沒消除,世界戰火的硝煙並沒消除。利比亞,還在頹垣斷壁中揣息;敘利亞,尚在新的恐懼中戰慄。朝鮮,被猜測為新的打擊點;古巴,有人在祝願她早成廢墟。烏克蘭,自詡為新秀—-「第二個利比亞」,以為北約馬上要下手的是她;俄羅斯,有人斷言「下一個」應該是她。一些尚平安的國家,已有「反對派」在呼喚北約的炸彈。興風作浪,讓世界不得安寧,進行財富和資源的重新分配,才符合某些「大國」的利益。在整部歷史大片中,炸彈發出的交響也許只是序曲,在各種重大經濟利益上的較量才是真正的交響曲,這曲沉重而歡快,激昂而悠揚。這正是笑聲中的悲愴,現實中的蒼涼……

打完伊拉克打阿富汗,打完阿富汗打利比亞,打完利比亞立馬敲定打敘利亞。敘戰事未起,打伊朗核設施風聲更緊,真令人驚魂未定後怕又起,恐懼之潮一浪高過一浪。剛解決的利比亞已打出滿地血腥,連戴手銬的也亂槍崩了,總統屍體也用鞋打……然而這一切很快煙消雲散。血腥不再是血腥,因有更血腥的東西正急著出現。在觀摩戰爭大片過程中,世界迅速忘記利比亞,緊盯敘利亞,又斜視著朝鮮……而居於一團亂麻中的烏克蘭領導人,竟自己把自己國家比成「第二個利比亞」,因為有人正呼喚北約來炸。紛亂之中人們趕緊收緊目光朝又一處不寒而慄的地方望去—-那是伊朗。伊朗怎麼了?

請你準備挨打。別的可先不打,因集中火力打來得更快,就打你,一錘定音!亂紛紛,不著邊際,若即若離,忽明忽暗,歷史上一些戰爭就是「突然」發生的。據報道,先有以色列放狠話,接著有法國、美國、英國等一個個摩拳擦掌,聲高語喧。媒體大戰和現實硝煙此起彼伏,核戰爭陰影席捲全球,世界已驚恐不安。恐懼之中,呼吸急促,行動慌亂,世界每天都在躁動。令世界揪心的新聞也搶人眼目:普京冒死訪伊朗—-他是在獲得暗殺情報的情況下赴伊朗的。據美聯社報道,普京10月15日無懼暗殺威脅,如期飛抵伊朗與內賈德會面和參加裡海國家峰會。他反對外國利用裡海國家進行軍事行動,顯然是回應以美為首的西方國家不排除攻打伊朗的方案。據透露,暗殺者經過了集中培訓,殺氣騰騰。血雨腥風,無法無天,世界赫然。令人萬分不解的是,在如此驚濤駭浪中,在涉及人類命運的重大問題上,

由於神經方面還沒全麻木,記得剛翻開的那頁就在昨天。昨天,利比亞堆著眾多屍體,有士兵的屍體、平民的屍體、統治者的屍體。昨天,有的可以不化為灰燼的城鎮或城鎮一角,化為了灰燼。昨天,有的孩子來到人世不久,就再也不知以後的人世。昨天,有白髮人哭紅雙眼,因為無端先送黑髮人。昨天,在槍聲中、暴亂中,一些嬰兒、幼兒脾性也變得暴戾。昨天,精神的創傷比城市和鄉村的創傷更難醫治,這種痛不知是不是永遠……「昨天」還沒完,「今天」已開始。今天,又要打誰了?

人們問。人們問不是白問,不是吃飽了沒事幹亂髮問,是因不安而問,是發出的戰戰兢兢的問。不管什麼理由,不可輕易讓鮮血洗滌人類的土地啊。那是養育生命之地,是種植正義之地,是追求人類美好生活之地,不是劊子手的屠宰場!對於為非作歹者,可以依法制裁,可以讓其接受正義的審判。前提是判定事實無誤,按公正的程序依法行事。從根本上說,任何挑戰正義的狂徒和各色為非作歹者,都不應逃脫正義的懲治。

聯合國不單是權力重、影響大,責任更大。戰爭可以「沉默」(有時是非得「沉默」),聯合國不可以沉默。干見不得人勾當的會選擇「沉默」,聯合國不能沉默。不安的心可以沉默,聯合國決不能沉默。很多人群、很多正義之士說話了,甚至慷慨激昂反戰,聯合國哪能繼續沉默?或聲音微小說話吞吐?聯合國,必須旗幟鮮明地發出聲音!聯合國,理應向一切非正義戰爭說不!聯合國,挺起你的腰桿,當堅定不移地捍衛和平和人類尊嚴!

普京冒死訪伊朗給中國立榜樣。


俄羅斯向中國發重大暗示 普京冒死警告胡總

蘇聯解體後,俄羅斯最初對美國也是十分熱心和真誠,結果得到的是一副休克療法的經濟毒藥,和北約東擴的繼續冷戰。鑒於已臨絕境,俄羅斯在2008年8月, 對美國慫恿下的一次地區挑釁,進行了迅猛的反擊,並接著打出一套組合拳:彈道導彈瞄準美國部署在東歐的反導系統,在美國後院進駐戰略轟炸機,向委內瑞拉大 規模出售軍火,與伊朗密切互動,對獨聯體中親美國家進行武力威懾。

這一系列動作,看似激化了俄美關係,破壞了地區「和諧」,其實卻從總體上阻擋住了美國的東進戰車。這就是奧巴馬突然宣佈從東歐撤出反導系統的原因。

在美國示弱之後,北約宣佈將和俄羅斯進行對話,美國的戰略家還前去遊說俄羅斯和美國戰略結盟。不久前,美國又宣佈將和俄羅斯進行軍事演習,俄美關係迎來改善的良機。

奧巴馬對俄羅斯的「變革」幅度巨大,前提乃是俄羅斯也給美國露出了食肉動物的牙齒,讓美國讀懂了強者的語言

美國著名著名經濟學家、地緣政治學家威廉。恩道爾說:「如果認為新世界秩序僅僅是在布什家族及其黨羽主導下制定的共和黨的計劃,那就錯了。這是美國主導勢力的機制性共識,它從19世紀末美國進行第一次帝國冒險,軍事征服菲律賓、古巴和波多黎哥時就已成形。」

「曾經因對外國人開放的態度和輕鬆的生活方式受世界各地羨慕的美國,現在已經變成邪惡的強權,在伊拉克、阿富汗和其他很少得到報道的世界其他地區實施慘無 人道的暴行和酷刑……傳統上和平的美國,通過規模巨大、難以想像的社會改造、轉型,已經從根本上變成一個處於永恆戰爭狀態的斯巴達國家。」

俄羅斯對美國的戰略反擊和隨後美國的改弦易轍,從另外一個角度證明了威廉。恩道爾對自己祖國的論述。戰爭國家一定是戰爭思維,而戰爭思維一定是避實擊虛, 欺軟怕硬。美國敢對台灣出售軍火,為什麼不敢對車臣出售軍火?俄美關係在奧巴馬上台以後的戲劇性轉折,給中國提供了一個絕佳的參照。美國並不是不會尊重別 人,它只是不會尊重弱者。正是因為新中國當年的沖天豪氣,美國最後才和新中國建立起正常關係。

奧巴馬的對外政策顧問班子裡有卡特前總統的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布熱津斯基,他是冷戰時期著名的地緣戰略家。這至少從一個局部說明,歷史並沒有中斷。

中國在和美國建交的同時開始改革開放,中國對美國的政治用語,也從「美帝國主義」急劇轉為 「西方發達國家」。良好的中美關係,的確對中國融入世界有巨大的幫助,也對中國的經濟發展貢獻良多。

但是,我們也應該看到,中國今天取得的成就,主要是政策得當,人民勤勞的結果。美國從中國改革開放中得到的好處,比它從任何一個國家的交往中得到的都要多 得多,八千億美元的國債就是一個最直觀的說明。中國的廉價商品在提升美國人生活質量,來自中國的資金,相當程度上支撐著美國的經濟繁榮。

2009年在中國周邊構築包圍圈,向印度、越南出售軍火……這還不算美國利用人權,民主,金融,貿易,石油,媒體,宗教,轉基因食品、中國威脅論等非常規 武器,對中國進行全面圍堵。世界各地的演習中,以太平洋地區為最多。這些演習的主要組織者是美國,主要假想敵是中國。

在當今所有大國中,像中國這樣,幾乎對美國無限忍讓的,一個也沒有。無論是人與人之間,還是國與國之間,這種不對等的情況都是極端不正常的,也是不應該再繼續下去的。

以當下的台灣問題論,中國已經讓了美國六十年。但是,六十年的讓步根本沒有使美國良心發現,學會尊重別人。為了正常的中美關係,為了兩岸關係,也為了地區和平,當然也為了自己的尊嚴,中國不應該繼續吞嚥美國源源不斷製造的苦果。

根據國際關係對等的原則,中國有必要對美國的這種強霸行徑,予以合理的制裁和適度的對抗,比如取消美國的某種商業利益,向美國的潛在對手出售重量級的軍火,對美國的某種戰略倡議予以否決。歷史證明,美國只有在對付新對手的時候,才會對中國好點。不能再用不痛不癢的抗議或中斷軍事交流等毫無用處的「生悶氣」辦法。老虎踩在竹籤上才會止步,要讓美國感到真正的疼痛,它才會知道中國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中國不是沒有制裁美國的能力和辦法,而是缺少勇氣。一些人總是認為,對美國的制裁會招致美國的強烈反應,使中國利益受到更大的損害。恰恰是這種畏懼心理,導致美國的得寸進尺。沒有戰爭的決心,不會有和平的永駐;沒有斷腕的意志,也不可能真正維護自己的利益。

根大棒打來,必須是另一根大棒架住,平衡才會建立。中國對美國進行制裁,從短期看,美國出於顧及「面子」的強橫心態,或許會對中國揮舞大棒,但從根本上說,美國也不敢徹底搞壞中美關係。中國經濟發展固然需要美國,美國經濟復甦和未來發展同樣需要中國。


俄羅斯總理普京

自蘇聯時期兩國力量對比就發生了劇烈變化。中國逐漸變成21世紀的強國,可俄羅斯的現代化速度遠遠落後於中國。

我國幾乎變成中國的原料附庸。糟糕的是,我國遠東依賴阿穆爾河(黑龍江)彼岸的食品和消費品供應。離開中國的投資,遠東地區未必能發展,這是事實。遠東和西伯利亞與中國東北的合作計劃有助於解決這個問題。

普京說過,我們可能失去遠東。而且不能忘記,中國領導人曾對時任蘇聯外長的謝瓦爾德納澤暗示領土問題:三四百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屬於中國,子孫後代將解決這個問題。在中國教科書上,符拉迪沃斯托克叫海參崴,西伯利亞和遠東地區是被俄國佔領的地區。

當然,條約沒提彼此的領土要求。鑒於俄羅斯人心有不安,不妨增補關於國界的條款。而且,2001年的條約也應符合當今現實。


梅德韋傑夫玩火,普京要痛下殺手

對於俄羅斯為來的局勢和走向,過去我們探討了很多,但是我們不得不承認有時候人們對於梅德韋傑夫確確實實的低估了。這次梅德韋傑夫聲言要組建一個新黨,來 和普京競爭。反觀普京最近的表現,卻出現了極度的平靜。但是從這種平靜之下,我們看到的絕對不是妥協和忍讓,因為這不是克格勃的傳統。那麼對於俄羅斯未來 的局勢發展 ,我們還是很有看頭的!下面我們對這個問題做一下簡單的分析和討論。

6月18日,俄羅斯總統德米特裡·梅德韋傑夫(右一)在聖彼得堡接受採訪。梅德韋傑夫20日說,他期望連任第二任總統,但現在討論是否參選還為時過早。俄 羅斯總統選舉將於明年展開。梅德韋傑夫和普京同為下屆總統熱門人選,但兩人迄今沒有明確表態是否參加總統選舉。新華社/路透

6月18日,俄羅斯總統德米特裡·梅德韋傑夫在聖彼得堡接受採訪。

梅德韋傑夫反反覆覆,到底在試探什麼

梅氏在下一任總統的問題上 ,先後表態不一,而且總是出爾反爾,陰晴不定。一會兒是不參選,要回大學教書;一會兒又大刀闊斧的裁撤普京的得力助手,給人一種繼續執政的景象。梅氏的這 種陰晴不定,反反覆覆的,似乎在試探著什麼?是想試探普京對自己的忍耐的底線嗎?還是想通過這種不斷的試探,以達到讓俄羅斯民眾認可自己強硬的的目的呢?

尤其是最近一段時間梅氏的動作更是不斷,一方面含糊其詞的說自己正在考慮是否參選,另一方面卻在俄羅斯的施政綱領問題上和普京針鋒相對,妄圖抵消掉普京在國家事務上的干涉。

但是自從普京警告自己團隊裡的人,不要在下一屆總統問題上說三道四之後,整個普京陣營的團隊成員幾乎銷聲匿跡。雖然銷聲匿跡,但是俄羅斯的很多集團性質較濃的組織都紛紛開始站隊,其中比較有影響力的是,鐵路集團。一下子讓普京多出了幾百萬張選票。


梅德韋傑夫

雖然普京一直都沒有出聲,尤其是在總統選舉的問題上,都是風平浪靜的一種沉穩表現,可是我們還是看到了某種暗流在湧動。

梅氏組建新黨會成為普京最大的對手嗎?

梅氏的多變,似乎正在印證西方的猜測和普京打算裡的最壞的打算之一。在退休,當教師,搞研究,再到含糊其辭的不說明自己到底參不參選,再到後來想要組建一 個新黨,或者成為某個黨派的黨魁的言論,都在表明梅德韋傑夫已經開始從最初的不參選,逐漸的向參選的方面傾斜。那麼是什麼觸動了梅氏參選的選擇呢?是權力 的慾望,還是那種走到哪裡都會受到隆重歡迎的國際影響力呢?

不論是什麼,都表明了梅氏確實在逐漸的調整自己的思想和定位,尤其是作為普京一手提拔的傀儡的形象。現在梅氏想要組建新黨,已經暴露了梅氏的想法,但是還 沒有徹底的下定決心。尤其是這個時候,放出這樣的風來,只是試探一下普京的底線在哪裡,試探一下俄羅斯民眾對於這個當權總統的真實想法,還有就是國際上的 反應和態度。

關鍵的一環是,一旦梅氏組建自己的政黨的話,那麼這個不論是什麼政黨,是否會成為普京最大的對手嗎?而沉默之中的普京,是否會放縱梅氏的這種做法呢?

普京的沉默是否蘊含著殺機

從普京在任的十來年,我們可以看到這個昔日的俄羅斯總統,是一個沉穩老練的政客,也是一個乾脆下手很重的獵手。從清剿車臣武裝,到打擊格魯吉亞;從反對北 約東擴,到對待日本冷淡;從處理和歐洲天然氣事件,到與擺平想要政治化的利益集團,我們看到的都是一個老練的,心狠手辣的人。而俄羅斯也正是在這樣的領導 人的領導下不斷的走向復興和繁榮的。

而在對待梅氏近乎耍賴般的小動作的問題上,普京卻表現出了一種異乎尋常的沉默,而這種沉默到底是一種什麼表現呢?是忍讓了,還是靜待時機呢?

從普京過去簡短的否定梅氏執政錯誤的表態上,現在普京的沉默似乎已經蘊含著某種殺機——似乎正在警告梅氏,不要逾越普京的底線,否則可能會出現大變數!

一雙克格勃的眼睛,是不會放過任何對手的

不論是西方,還是俄羅斯,哪怕是其他國家,是誰都不會忽略普京曾經的克格勃的經歷。對於這一點普京也從來沒有否認過。正是這一段時間,讓普京成為一個帶有 一定神秘的人物。普京就像一個出色的獵人,在看到獵物的時候,總是保持著冷靜的頭腦和敏銳的眼睛。或許你會看到他在獵物旁不經意的走過去,雖然冷靜,雖然 沉默,但是他高度的緊張的神經已經鎖定了獵物。對於這一點,我們可以從其與西方多次的談判之中的表現就可以見一斑。在原則問題上,普京是從來不會拿來交易 的。所以一旦普京盯住獵物,就不會再放過任何對手。

綜上所述,作為書院派的梅氏,或許會贏得不少下屬的支持和鼓動,但是實際上在克格勃出身的普京眼裡,梅氏簡直就是透明的!所以在這一次的鬥爭之中,不論梅 氏如何的撲騰,恐怕不會產生實質性的影響。除非梅氏獲得軍方的強有力的支持,並且成功的發動一場不小的改變。否則,在獵人的眼裡,再狡猾的狐狸,也不會戰 勝冷靜的和執著的獵人的。

Categories: 時事◆財經
personal training certification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