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ba}

與您分享。最好

[名人] 普京夫人的神秘檔案:我的初戀不是他




家境貧寒—廚房漏雨蛋雞下鍋
1957年1月6日,列寧格勒市尋常百姓什克列布涅娃一家迎來了一個呱呱墜地的可愛女嬰,母親給她起了個乳名「柳達」。到了上學的年齡,父母又給她起了個學名———柳德米拉·什克列布涅娃。小院裡的鄰居甚至包括她的父母在內,誰也不曾想到,這座位於列寧格勒市萊蒙托夫街1號的寒酸小樓裡居然會走出一位「未來的第一夫人」。
據老鄰居們介紹,柳達一家當年的生活相當困窘。當時住在1號大院裡的家家戶戶都在院子裡蓋起飼養棚,搞點養殖副業。什克列布涅娃家裡養著幾隻會下蛋的母雞,柳達每天一大早便像鄰家的小夥伴一樣,鑽進棚子裡去拾新鮮雞蛋。由於家裡一度揭不開鍋,那些蛋雞後來前赴後繼地全部淪為了「肉雞」。儘管柳達一家住在一樓,但是每逢下雨天,她的母親葉卡捷琳娜·吉洪諾娃都要取出面盆到廚房接雨。而在頂層的三樓,每逢隆冬季節屋內天花板便會掛上冰柱子。由於住房四面透風,柳達一家人雖然穿著氈靴,可還是凍得在屋裡踱來踱去。

能歌善舞—「白雪公主」自縫服裝
柳德米拉曾在加裡寧格勒第44中上學,不過後來轉到了第8中,直到高中畢業。中學時代的她能歌善舞、人見人愛,一直都是青少年宮裡戲劇俱樂部的骨幹。據當年的班主任老師回憶:「柳達早就希望能夠成為一名專業演員,那時她經常到退休工人俱樂部出演白雪公主,而且還親手縫製了公主的道具服裝。」
成為第一夫人之後,柳德米拉曾經幾次回過學校,並且故地重遊了過去上課的教室。為了「炫耀」這位「國寶級校友」,第8中學還特意開設了一個小型博物館,裡面佈滿了柳德米拉少年時代的老照片。

讓愛做主—為初戀男友放棄上大學
作為第8中學的「校花」,有著一頭淺色頭髮的柳德米拉身邊從來不乏男生追求。然而情竇初開的她卻偏偏喜歡上了低自己一年級的男生尤拉·阿布羅西金。高中畢業後,柳德米拉報考了聖彼得堡戲劇學院的表演專業,可惜第二輪即被淘汰。但即便如此,文化課成績一向不錯的她仍有機會報考加裡寧格勒技術大學。不過,尤拉·阿布羅西金卻在這時找到她,並且建議「一年後一起上大學。」與此同時,加裡寧格勒汽車銷售廠召她去上班,於是她便暫時放棄上大學的念頭,與尤拉一起前去那裡幫工。
那段日子裡,她有時待在家中幫助父母料理家務,有時外出打打零工,從郵遞員、汽車廠幫工、醫院清潔員到戲劇俱樂部領班、伴奏,不一而足。一年之後,他們雙雙考入加裡寧格勒理工大學。然而由於對枯燥的理工課程突然失去興趣,上大二時柳德米拉考上了加裡寧格勒聯合航空公司,成了一名當時頗令人羨慕的空姐。而她與尤拉的初戀也從此無疾而終。

家有嚴父—和普京「地下約會」整一年
柳德米拉的父親亞歷山大·阿夫拉莫維奇早年曾經當過兵,軍人出身的他向來對女兒管教甚嚴,在他看來,女孩子出嫁前的名聲來不得半點「玷污」。熟知父親脾氣的柳德米拉因此對自己的初戀從來都小心謹慎,她總是在離家很遠的十字路口前便早早和男友分手,因此讀中學時還從來沒有被萊蒙托夫街的街坊們抓到過「把柄」。可即便這樣,如果柳德米拉和妹妹奧莉加哪天回家時嘴唇發抖,明察秋毫的父親便會一針見血地指出:「顯然是在寒冷的地方接吻了。」
正是礙於如此嚴厲的家教,柳德米拉和普京「地下約會」了整整一年之後,才敢把他正式引見給父母。好在外表硬朗的普京給未來岳母留下的第一印象便很不錯。不過,柳德米拉的父母當時並不清楚這位在列寧格勒大學法律系高才生竟會成為克格勃的「重點培養對像」。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柳達的父母都不清楚未來女婿是做什麼的,而他神神秘秘的樣子讓很多人猜測不已,讓人感覺有事隱瞞。


附:柳德米拉相關報道

柳德米拉是羅馬語系語言的專家,精通法語和西班牙語。丈夫在前東德工作期間,她又學習了德語,後來曾一度在列寧格勒大學執教。1996年全家搬遷至莫斯科之後,她就辭職在家照顧孩子,不再工作。熟人都認為總統夫人待人格外親切,討人喜歡。她在加裡寧格勒八中讀書時的同學都還記得,1975年他們十年級乙班的全班30名同學想到一個父母不在家的人家歡度新年,柳德米拉便把他們都請了去,因為她的父母正好不在。據她的中學班主任亞歷山德拉回憶,柳德米拉當時是個文靜的姑娘,同普京一樣精力充沛,在同伴中很有威信,因此他倆在性格上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普京夫人對戲劇和繪畫頗感興趣。她念中學時,學習成績優良,是共青團積極分子,擅長朗誦詩,還曾憧憬當一名演員。她一直參加區少年宮的戲劇小組活動,扮演過該小組排演的劇目《欽差大臣》、《櫻桃園》、契珂夫的小說以及俄羅斯民間故事中的許多女主角。在畢業晚會上,班主任曾問起她今後的打算,她的回答是:要到莫斯科去學習表演。

柳德米拉還愛好運動。除了高山滑雪,她還喜歡打網球和乒乓球。他們一家可謂運動之家。普京還在繼續練他的柔道,每天早上都要做半小時的早操,早晚還下游泳池游泳。

說起第一夫人的運動生涯,還可以說是「一個小小的醫學奇跡」。1994年她在聖彼得堡駕車遭遇了一次嚴重的車禍:另一輛汽車的司機闖了紅燈,以每小時80公里的速度朝著柳德米拉駕駛的「伏爾加」的側面撞來。她受了腦外傷和其他幾處不同程度的外傷,送醫院後給她做了脊椎手術。經過3年頑強的鍛煉,她好不容易得以康復,終於過上了正常的生活,又恢復了體育運動。

柳德米拉是家裡的「財政部長」。她飯菜做得相當不錯,但很注意節制飲食。她還是個很有主見的女人。「我不要別人抱著」,她老早以前就曾這麼說過,「我屬於那種『能攔住驚馬,能衝進大火熊熊的屋子』的女人。」

柳德米拉穿著時髦。念中學時,除了戲劇小組,她還參加了手工製作小組,同學們都還記得她的圍巾總是不停地變換花樣,那都是她親手織的。過去她愛穿長褲子和套頭衫,現在愛穿裙子和短上衣。不過現在情況不同了,他們全家的衣服如今都由克里姆林宮的裁縫來做。

Categories: 圖片◆文摘
personal training certification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