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ba}

與您分享。最好
李怡語錄

香港人不能只顧眼前


《蘋果日報》經深入調查,以大量事實,揭發中共和建制派在區選中瘋狂種票的種種具體證據。這樣的事,如發生在回歸前的香港,必會全城譁然,各大傳媒紛紛跟進,官員厲聲譴責,甚而警方或廉署介入調查。追求公平公正,是香港傳統價值,也是我們成功的要素。

然而,回歸 14年後,這次事件卻沒有造成轟動。多數傳媒不予重視,政府官員輕輕放下,曾蔭權的回應是「見怪不怪」,指本港涉及賄選等罪行少之又少,還說「梗有人覺得唔舒服」,似乎要把這種違法行為納入政黨之爭的範疇。市民的反應也冷淡,網絡甚至有人質疑《蘋果》有偏見,為泛民在區選慘敗找藉口。這件事進一步說明,香港傳統價值觀在一國的強勢下正在流失。前港督在 1996年最後一份施政報告中說:「我感到憂慮的,不是香港自主權會被北京剝奪,而是這項權利會一點一滴地斷送在香港某些人手裏。」不幸的是,他不感憂慮的和感憂慮的,都發生了,而且斷送香港人權利的不僅是「某些人」而是越來越多的香港人。
市民對兩任特首,特別是曾特首的種種倒行逆施感憤怒,對施政向大地產商傾斜造就地產霸權、貧富懸殊極不滿。推動民主、要求還政於民,又因中央干預、特區政府配合而無可奈何。香港人和大多數中國人一樣,對劣政的忍受程度很高。對激起公憤的爛施政,罵一陣事情就過去了。市民善忘,也接受既成事實,比如在新特首選舉中,兩個爛蘋果選其一,看來市民最終也不了了之地接受。
最近區選,建制派大勝,泛民大敗,事後檢討,有指泛民在分裂、內訌中失去市民支持,有指香港人貪小便宜,受蛇齋餅糉所惑,有指泛民只講民主自由法治,陳義過高,未能踏踏實實做地區工作。在選後成立的所謂新泛民聯盟中,也突出今後要更關注民生問題。
許多評論認為,市民是現實的,不能把泛民敗選歸咎於「市民質素」,而是要面對現實,即使理念正確但市民未能接受,也要被迫放棄。比如外傭居權官司,公民黨聲稱法治是香港的基礎,但能了解這一點的港人是少數,許多人因恐懼數十萬人湧來香港而支持釋法建議。
毫無疑問,任何國家、任何地方的選民,都趨向求穩定、反對改革,他們大都短視,只顧眼前利益,因此外國選舉議題多講福利,講減稅,不會講民主、自由、人權、法治,因為這些東西已如陽光空氣一樣,既已有之也不覺其存在也。
香港人所關心的事已較外國選民為多。六四已過去 22年,每年仍然有數以萬計市民參加燭光集會;為反對 23條立法超過 50萬人上街,儘管這法例的通過未必即時影響香港的自由和法治。
但這不足夠。因為香港面對專權政治的威壓,中國領導人已明言要香港「三權合作」,也就是要摧毀三權分立,港人會因此而失去獨立司法的保護,若任由惡劣的政治發展,香港將會淪為與大陸一樣的缺乏自由、法治,任由當權者魚肉的社會。
香港人需要對自己的未來遭遇更敏感。我們不能和其他地方的人一樣,一味只關心生活現實,對民主這個摸不着、看不見的東西,爭不到也就認命,法治嘛,在一國之下能暫時保持現狀也可以了。

但沒有民主保障,自由法治保得住嗎? 1999年,葉劉淑儀揑造出有 167萬內地人湧港,於是有了第一次釋法,當時民主黨還堅定站在反釋法立場; 2011年葉太再次恐嚇有 40萬外傭及家人要來港,許多善忘的香港人又被嚇倒,支持葉太釋法,也打擊了公民黨選情。而這次,民主黨態度曖昧。
論壇上有不少文章批評港人短視、貪小便宜、認命,有論者認為,香港今天的局面,從政者要負責,但選民也有責任,儘管選舉制度不公,但也有相當多人投票把阻止香港前進的人選進立法會。
面對權利會被剝奪的前景,香港人不能只顧眼前。自由的代價是永恒的警覺。即使是自由法治穩固的國家尚被提醒要時刻警剔,何況香港的處境呢?

Categories: 時事◆財經
personal training certification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