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ba}

與您分享。最好
香港蘋果

懷舊影樓 變與留之間的人生百態



八十前申請住屋 靠全家福 

信手拈來,光顧過「尖尖影室」的名人有鄒文懷、汪明荃及八和會館同人、鄧梓峰、林子祥、鋼琴神童沈靖韜等等。
開業半世紀,第三代老闆之一的林國盛已 61歲,「戰前已有尖尖存在,香港淪陷時,創辦人劉老闆逃到國內,重光後回港繼續經營,之後傳給他兒子,及至第二代老闆移民加國,我與幾個舊夥計,才接手繼續在原址經營,不過不可用回原名。最初貪方便,招牌只改一個字,改為『尖美』,諧音『尖尾』(即倔頭巷,沒路走),最後改名為『善美影室』,取盡善盡美之意。」
林國盛小時住尖沙嘴,由小學至中學,每年開學前拍攝證件相都一定光顧「尖尖」,跟老闆就像熟朋友一樣。中學畢業後,索性在這照相館當學徒,學習冲印、曬相、執相,一做四十年。七十至八十年代初是尖尖鼎盛時期,開學前的日子,人龍由二樓舖頭一直排到落街,高峯期每日有二百個顧客,一年做足三百六十五日,農曆年假也不能休息,因人家穿了新衣裳要拍全家福。他每日朝十晚十做不停,要留在舖頭朝行晚拆。「那年代相機是奢侈品,除拍攝證件相,每當家中添新成員或有任何喜慶日子,也得拍攝全家福,全家福會掛在家當眼處當裝飾品,兼用來申請住房。」
當年,他家因颱風溫黛襲港倒塌,要申請徙置,如何證明一家大小有幾人?就靠全家福,申請後政府就在相片上印號碼,就算是一紙憑證,如有人遷出,就在樣子上打交叉,極為簡陋。
車頭相送後人



風光日子一直維持到八十年代中後期,當年新推出全電腦化一小時曬相,他們這等用人手曬相的老店自是難以較量,不過生意雖減,但 1996年他接手時,這個千呎樓上舖仍付得起一萬六千元租金,養得起六個夥計。「直到 2003年沙士肆虐,沒人逛街,生意一落千丈。」幾經斡旋租金減半,這影室才得以撐下去,不過來拍照的人,每天只剩十多二十個。


昔日的八十前,會特地拍攝沙龍送給朋友,或當是自己成長的記錄,「有位女士每年生日都來拍攝證件相,有一年她沒來,我還以為她去了,原來那年她扭傷腳。」
現在拍照不用菲林用記憶卡,省掉曬相工序,還可把相片放上社交網站公諸同好,一張實實在在的相片還有存在價值?「新舊兩輩人對相片看法不同,有次有個男人找上門,說明天要接受化療特地來拍攝車頭相,數日後他女兒來取相,一見照片即哇一聲哭出來,我心想:『這麼快就去了?』原來她知道,父親想拍下最好一面給她留念。」
老人家對死亡不忌諱,只想留最好一面給後人,「又有個男人上門跟我說:『我背部被人劈了幾刀。』原來他患肺癌,開刀幾次怕命不久矣,特地來拍攝車頭相。
拍攝時他面容繃緊,我跟他說:『六合彩不見你中,癌病又中到正。』剎那間他放鬆了,我即按掣,雖是苦笑,但總算捕捉到他稍為輕鬆的神情。」

五年前開始,影室生意越來越少,遇打風落雨日子,更是全日零收入,他看見上海街很多上樓照相館變為腳底按摩店、舊同行轉做保安員,不禁慨嘆:「我是第三代掌舵人,不過等待的待,每天都在等客、等運到。」為何還要繼續經營?「總有人欣賞我們手工吧,就如貴價西冷,慢工出細貨,也有平價快餐漢堡扒。」他強調數碼相機就算再先進,捕捉影像的準繩度與層次感也不及菲林相機那麼好,人手執相的技巧也快要失傳了,「我們的執相師傅由 15歲做到 78歲,手法熟練,執相用天然植物顏料,歷久不褪色。
這一行,有其心機與手工在,雖然不能賺大錢,但夠交租、夠出糧,我也會繼續做下去。」

從前禾輋商場有幾家照相館,「百合照相館」舖面最大收費最貴,還吸引到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楊振寧教授光顧,他與他母親的照片就放在櫥窗當眼處。第二代傳人 Jackson憶述:「最初沒有人認得出楊教授,取相時才知道他是大人物,爸爸跟他更成為朋友,他跟太太翁帆也有來找爸爸拍照,我們搬新舖,他都有來題字。」他父親叫嚴社焯,曾在「芝柏」當攝影師, 1980年自立門戶開設這店,碰巧照相業黃金時期一小時冲印的冒起,生意好到做不完,曾經有幾家分店,並開設婚紗攝影,又花過幾十萬在電視賣廣告,風頭一時無兩。 Jackson在 1997接掌店舖時,生意已不及從前,經沙士一役和相片數碼化,照相業更進入寒冬期。「以前還兼賣相機、菲林、電池、冲曬服務等,現在沒有了,科技越進步,很難去追,惟有專注拍攝證件相,做得更好,才有生存空間。」

專攻名校相

「這一行良莠不齊,有同業用拉幕做背景,出來的相片水平也斜了。」窮途未必是末路,五年前 Jackson孤注一擲,專攻「名校相」,即面試入學相片,因各名校收生有不同要求,有些學校要求學生活潑、有些要求有氣質,大熱的男女拔萃就要求小朋友有自理能力。說來空泛,靠相片如何表達小孩個性,靠彩色背景?「會更 Sharp醒。」靠玩具嗎?「那只是拍造型照用,拍攝名校相絕不可用。」道具次要溝通困難,小朋友要慢慢哄,他夫婦沒兒女,就當小朋友是自己親生孩子般慢慢哄,那全是攝影師心機,「小孩閱歷有幾多?很多時就是靠一張相以貌取人,香港的小孩子越來越矜貴,父母都給他們最好的,$600一打相,父母縱肉赤,但取相時也是笑着走的。」
有客人家住山頂,也特地走來為子女拍攝名校相,取相也懶得走多趟,索性叫他寄運,又有舉辦面試班的學校介紹家長找他拍照:「我們沒利益關係,因他們也要交數,要講成功率,才會有學生去報讀呀。」科技使這一行沒落,但也有其優勢,如昔日要看相辦,冲曬也要等幾日,現在站在電腦屏幕前已經一目了然。工序簡化了,人手也減省了,目前店內只得他夫婦二人,「以前店舖有很多夥計,但很多都是行行企企,問他甚麼也不知道。人手不用多,最重要是質素,有質素,每幅相都會是心血結晶。」

沙田禾輋商場 3樓 317室 / 2697 3862 / 網址:http://www.pakhopphoto.com


懷舊影樓 變與留之間的人生百態

甫踏入影樓,昏黃的燈光,古舊的擺設,一幀幀照片,散發出一種難以言喻的懷舊氣息。照片人物的姿態嫵媚,眼神柔美,淡雅的氛圍帶出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女性端莊祥和的氣質。造型照、畢業照、家庭照,以至黑白照,琳琅滿目,但那個裝扮端整、舉家攜眷上影樓拍照的年代終究已成過去。影樓倒了一間又一間,曾經盛載喜怒哀樂的地方已慢慢湮沒在城市中,有人留灣不已、有人每年都重臨舊地,他們在這些影樓中留下最美、最值得保留的光影。

面對數碼相機的衝擊,有攝影師選擇保留最原始的技術,亦有人轉營走向數碼世界。副刊記者走入影樓,與兩位影樓老闆對話,發現他們在變與留之間,依然不改對攝影的執著,只是他們選擇了不同的道路。

善美影室與長虹攝影是香港所剩無幾的影樓,提供「非一般」的攝影服務。傳統影樓因為使用菲林攝影、佈置古舊,給人一種落後土氣的感覺。在數碼時代,人人都可以是攝影師,拍照亦不是費時的事,隨手一按便是一張照片,而上影樓拍照卻不只是對著鏡頭笑一笑,一按一沖便可以拿到照片,從拍照到拿照片大約需時兩到三個星期,可惜不是所有香港人都願意花這麼長時間去拍照。



現在的香港是全民攝影的時代,基本上香港每個人都是攝影師,從手提電話到數碼單鏡反光機,加上一部電腦,就可以應付拍攝和相片整理。可是在六、七十年代,拍照可是一件很豪華的事,要拍一張相片,需要買新衣、剪頭髮,最後更要到專業影室拍攝,可是同樣有機會拍得不好,但是當時的菲林底片和曬相的價格高昂,不可能花錢重拍,雖然那時候沒有「執相」軟件,但卻有一些老師傅,以自己的巧手,為相片重新化妝。

懷舊影樓老師傅
走進佐敦的橫街,在一幢舊大廈旁邊掛着一大排已經發黃的招牌,寫着尖尖影室的名字,在下面擺放着相片的小櫥窗上,除了那些人像照片之外,最搶眼的一定是「非數碼相」四個大字,因為當中表達的,不只是事實,更是態度。

尖尖影室,最初地址是彌敦道369號,當時還是小孩子的林國盛,自小就跟着家人來拍照,更得到老闆送給他的相辦,可是他從來沒想過,這裏最後成了他的終生事業。

「我記得自己年紀很小的時候就來尖尖影全家福,除了是用來留念,更是用來證明自己家中的人口數目,以申請住屋證和到學校取米。之後,因學業成績未如理想,又想學一技傍身,就加入了尖尖當學徒,而且當時不是來學攝影,只是學沖曬。」以前的學徒等同於賣身給公司一樣,既要在公司留宿,每天工作時間基本上朝十晚
十,一張尼龍床不是用來睡,而是用來將相片一字排開吹乾;再加上當時尖尖影室對相片要求甚高,常常要重做再重做,工作量自然大。不過亦是因為這個原因,令尖尖贏得口碑,也讓現在這位善美影室的老闆,成為了一位手藝純熟的老師傅。

攝影情味
走進這間影室,面積不大,四邊四面都掛滿不同的相片,從證件相到油畫大相,既有不同的明星證件相、普通家庭大合照,更有老闆以前的家庭照,每一張人像照,也有一個故事。

「攝影就是將瞬間的情景記下,當中的每一張相都是一個故事,加上現在來光顧我店子的,大多都是舊客。我還記得有一次有一對母女過來拍照,細問之下,原來母親小時候曾到這兒拍畢業見工照,用了幾十年,直到女兒大學畢業,再帶她來影畢業相見工。除此之外,還有不少長者會特地來拍下一些相片,準備用作百年歸老之用。因為他們少年時候曾經來過拍照,覺得這兒的照片質素有保證。」林國盛說。

除了相片質素之外,這種傳統影室的人情味,也是讓老客戶留戀的東西。就像面對着一對十二年前來拍過照的老夫婦,這位攝影師除了叫他們擺好姿勢之外,更和他們說說笑笑講舊事,左一句新郎哥,右一句新娘子,逗得二人開心得恍如新婚,最後才拍下一個最真摯的笑容,這也是一個深明人情世故的經驗攝影師才懂得的技巧。

人手執相真功夫
由1970年入行以來,林師傅都是負責沖曬和執相為主,所以對於處理菲林和相片,自然特別有心得,當中最為人驚歎,也同時面臨最嚴峻前景的就是人手整理底片和相片。

「我有時會想自己是不是入錯行,以前上海街的二樓影室成行成市,現在全都變成了『捽腳』店了,有很多行家都已經轉行去了做倉務,又或者『看更』,我現在也正在考保安員許可證,到時這兒要收工,我也可以有工做嘛!」老闆故作認真的和我說起。

可是當看過師傅人手執相和底片的技藝之後,就會發現若果讓這一種工藝
就此失傳,絕對是一個損失。因為就像師傅所言,那是一種藝術,是替相片或者底片化妝的一個技巧,就算比起現在電腦執相,絕對不遑多讓。

Categories: 圖片◆文摘
personal training certification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