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ba}

與您分享。最好
WSJ

普京與俄羅斯寡頭 危機中的互助



由於背負大量債務,奧列格‧德裡帕斯卡(Oleg Deripaska)曾似乎是最有可能在一年前的金融危機中落馬的俄羅斯大亨。而現在,他基本上已可保住其規模龐大企業王國的大部分業務,這要感謝俄羅斯政府的救助以及外國放貸機構的手下留情。

一個月前,德裡帕斯卡簽署了推遲償還74億美元外國貸款的協議。本周,他又開始了旗下核心企業──鋁業巨頭UC Rusal的首次公開募股(IPO)籌備工作。

一家實力雄厚的國有銀行已承諾會購買UC Rusal的股份,而這家銀行的董事長就是俄羅斯總理普京(Vladimir Putin)。

德裡帕斯卡的經歷凸顯了俄羅斯商界寡頭與普京間那種奇異的共生關係。普京曾威脅說要將這一寡頭「階級」消滅。他的經歷也有助於解釋,嚴重依賴石油收入的普京政權是如何渡過這場金融和經濟危機的,這一危機曾似乎威脅到普京政權的根基。

當本次危機在2008年爆發時,俄羅斯的商界精英們曾普遍擔心,克里姆林宮會利用大亨們的債務困境從他們手裡奪取優質資產。一位大亨當時曾說,這場危機有可能導致「財產的大規模重新分配」。但實際情況卻是,雖然西方國家的政府救助有時是以將股東權益歸零為代價的,但俄羅斯政府迄今為止卻一直在小心保護億萬富翁的利益,這些人往往掌控著某一行業。

政府顧問們說,雖然俄羅斯許多人預計會出現企業破產和國有化浪潮,但政府卻認定,這種做法太具破壞性,因此不值得冒險嘗試。讓忠於政府的商界寡頭不致落馬可以減少失業,從而可以起到遏制金融危機政治影響的作用。相應地,這些富豪們也有義務不時在國有電視媒體上充當政府的替罪羊。一位瞭解UC Rusal公司情況的人士說,普京「出於保持權力的考慮,需要各式各樣的寡頭」。

雖然普京致力於建立國有企業,並對俄羅斯富豪們嚴加指責,但他卻依賴這些人來經營俄羅斯從蘇聯繼承來的許多工業企業。在本次危機爆發前,德裡帕斯卡等俄羅斯最有活力的富豪已經成了俄羅斯經濟擴張的代表人物,他們到全球各地大肆收購資產。自那以來,這些大亨們已經為俄羅斯政府主導的經濟體系發揮了資本主義發動機的作用。

德裡帕斯卡與克里姆林宮究竟是怎樣一種關係目前尚不清楚。雖然雙方都說這純粹是一種商業關係,但據熟悉德裡帕斯卡的人說,他與俄羅斯政府關係良好,可以直接接觸到普京和其他政府高官。

當普京和俄羅斯總統梅德韋傑夫(Dmitry Medvedev)出國訪問時,隨行的商界代表團裡常有德裡帕斯卡的身影。這位42歲的億萬富翁一直是2014年索契冬奧會等俄羅斯政府所支持項目的重要投資者。他由於出手挽救OAO GAZ汽車製造廠和一家飛機生產商等蘇聯時代遺留下來的大企業,而在自己的功勞簿上記下了一筆。

與其他沒有落馬的商界寡頭一樣,德裡帕斯卡有意避免參與獨立的政治活動。多年來,普京以降的俄羅斯官員們一直在勸說美國取消禁止向德裡帕斯卡發放赴美簽證的規定。但除了德裡帕斯卡去年在美國聯邦調查局安排下被特批赴美那一次,俄羅斯官員們的這一努力都未取得成效。美國官員說,他們擔心德裡帕斯卡與有組織犯罪活動有牽連。UC Rusal上周在其IPO文件中披露,加拿大也曾基於一項針對「被控犯罪「的法律,兩度拒絕向德裡帕斯卡發放簽證。德裡帕斯卡否認自己與犯罪行為有任何關聯,他也從未受到過刑事起訴。

德裡帕斯卡在為一起正於倫敦審理的案件作證時說,上世紀90年代,幾名前副手曾強迫他支付數億美元,以「保護」他的鋁業務。其他證人已作證說,德裡帕斯卡一直與那幾名據他說曾強迫其付款的人保持著友好關係。此案的原告是德裡帕斯卡的前副手米哈伊爾‧查尼(Mikhail Cherney)。據他說,德裡帕斯卡是他的合夥人,並欠著他UC Rusal公司13%的股份;德裡帕斯卡不認同這一說法。

1991年蘇聯解體後的亂世中,鋁業是最賺錢的行業之一。到90年代末之前,德裡帕斯卡已經控制了鋁業的很大一塊。就在2000年普京接替葉利欽(Boris Yeltsin)成為俄羅斯總統前後,德裡帕斯卡的帝國開始擴展到汽車、航空、建築和金融業。2001年,他娶了葉利欽手下政府高官的女兒尤馬捨娃(Polina Yumasheva)為妻。德裡帕斯卡說,他沒從自己的婚姻中得到政治利益或商業利益。

德裡帕斯卡買下了他在Rusal的合夥人手中的股份。由於金屬價格不斷上漲、稅費較低,Rusal有著充裕的現金流。通過從外資銀行貸款,德裡帕斯卡的帝國總共借了近300億美元的債。

不過金融危機使他和其他巨頭用作貸款擔保的資產價值嚴重縮水。放貸機構紛紛要求他們提供更多抵押品,而這種追加保證金的要求是他們無法滿足的。

債權人拿走了德裡帕斯卡從加拿大汽車部件生產商Magna International Inc.收購的20%股權。Rusal還面臨失去在市場高點時買進的OAO Norilsk Nickel的25%權益。曾經搶著向他提供貸款的外資銀行如今都態度強硬。銀行家說,其中有些在本國受到救助的外國銀行不敢被人看成對外國客戶隨便放貸。

與此同時,在英國,德裡帕斯卡也成了爭論的焦點;人們紛紛猜測,當保守黨政治家去他在科夫海上的遊艇拜訪他時,是否要求他提供資助。雙方都對此予以否認。

受到重重債務的重壓,寡頭們懇求政府提供幫助。官員們表示贊同,擔心戰略資產會被外資銀行所把持。在銀行還款截止日期前幾天,俄羅斯國有銀行Vneshekonombank(簡稱VEB)向Rusal提供了45億美元貸款,以便讓它償還外資銀行的貸款。普京是VEB的董事長。該行還向其他寡頭提供了貸款。

企業領袖擔心,上述舉措可能會在不為人知的情況下將這些企業收歸國有。這筆貸款期限只有一年。人們擔心的是,如果貸款無法在到期前償還,VEB將沒收抵押品。德裡帕斯卡匆忙與另外一個曾經與他就Norilsk的控制權發生衝突的巨頭「停戰」。知情人士說,他的目的是避免政府用雙方衝突作借口,獲得對這家鎳企的控制。

隨著金屬價格繼續下跌,德裡帕斯卡的帝國看來最容易被債權人沒收。德裡帕斯卡的一個密友回憶說,曾建議他把一切都拋給政府,自己清閒地呆上三年。相反,德裡帕斯卡不屈不撓地努力拯救自己的企業。他重又當上了多年前放棄的Rusal首席執行長的職位,忙著降低成本。他沒有理會以 低價格出售資產的提議。

1月份,他和其他幾位陷入困境的寡頭提出了將其資產合併成一家部分國有的金屬巨頭的想法。政府對此不感興趣。官員們說,政府認為,在這些企業持有少數股權不會帶來什麼好處,而全盤接管會威脅到與政府有關係的各企業家族之間脆弱的政治平衡。

權力很大的副總理、支持政府加大控制的謝欽(Igor Sechin)後來在採訪中說,誰也沒有從別人那裡拿走什麼。他笑著說,德裡帕斯卡能力強、聰明、受過良好教育、全球知名度很高,讓他干去吧。

相反,政府把包括GAZ在內的德裡帕斯卡名下的數家企業列入了等待政府救助的名單。儘管俄羅斯官員說,這不是對寡頭的救助;分析人士卻說,實際上就是救助。德裡帕斯卡否認了他接受了救助的說法。

對政府來說,保護就業是個關鍵問題。失業率在攀升,導致人們擔心會發生社會動盪。春季之前,國有電視台在不斷報導公司城中裁員和欠薪工人的事,彰顯出工廠主沒能照顧好員工。

在聖彼得堡附近的小鎮皮卡廖沃,工人們堵在一條公路上,抗議裁員和工廠停供熱水。德裡帕斯卡只是在皮卡廖沃擁有工廠的三位大亨之一,但國家電視台大都將矛頭指向了他。

6月上旬,普京「突訪」皮卡廖沃。電視報道上,德裡帕斯卡像個犯了錯的小學生,普京命令他簽訂了一份讓工廠重新開工的合同,然後又要德裡帕斯卡把筆還給他。

在強調要讓工廠重新開工時,普京對德裡帕斯卡和其他大亨說,如果你們不能自己達成一致,那麼我們就不管你們,工廠還是要開工。媒體評論家開始談起德裡帕斯卡的職業生涯是不是馬上就要結束。

電視台沒有播出的是,德裡帕斯卡在扮演普京「民粹戲」中的替罪羊一角時,也得到了豐厚的回報。就在當周,克里姆林宮原則同意將其45億美元的貸款展期一年。不久,有關部門又批准了幫助GAZ重組的6億美元補貼。

另外在幕後,普京還展開遊說,希望達成以俄羅斯政府為支持的收購通用汽車(General Motors)旗下的歐寶(Opel AG)的交易。這項交易將惠及德裡帕斯卡的GAZ工廠。德裡帕斯卡後來說,皮卡廖沃發生的事情僅僅是一場誤會。

與外國債權人談判時,德裡帕斯卡倒是顯示出了自信。在貸款重組談判中,他拒絕讓步。7月底,各銀行原則上同意了一項協議,根據該協議,Rusal公司償還其巨額貸款的期限後推了四年。

德裡帕斯卡9月份對一家俄羅斯報紙表示,承受的批評越多,與債權人達成一致也就越容易。

以普京為董事長的國有銀行VEB也來幫了忙。10月份,它將45億美元的貸款正式延期至2010年10月。雖然這已經足夠卸下Rusal公司承受的重壓(作為貸款條件,該公司繼續持有它在Norilsk的股權),但德裡帕斯卡當初提出的要求還要更多。在《華爾街日報》見到的一封致普京的信中,德裡帕斯卡曾要求貸款展期四年並降低利率。

普京的一位發言人說,政府向大企業顯示的靈活性「存在著合理的限度」。

去年年中,隨著全球市場的復甦,Rusal重啟了2007年擱置的IPO計劃。

德裡帕斯卡通過美國聯邦調查局拿到特別入境許可後,在8月份和10月份到訪美國。他與華爾街談了IPO計劃,並前往底特律為達成一項有關歐寶的協議而展開遊說。(最後通用汽車沒有出售歐寶。)

雖然一些美國投資銀行對Rusal公司的IPO存有戒心,但這家公司尋找承銷商並不費力。10月份德裡帕斯卡陪同普京訪華,達成出售Rusal鋁產品的協議,並推銷它的股票。

11月中旬的一天,在莫斯科郊區普京住所外,德裡帕斯卡在普京辦公室外的一張沙發上坐了幾個小時,一面發著短信,一面等著與普京會面。

耐心獲得了回報。普京批准了由國有銀行VEB出資約7億美元投資Rusal公司IPO的計劃。接近這項交易的人士說,雖然政府只將得到3%的股權,但對Rusal的IPO計劃卻是很大的支持。

政府還需要批准特別法規來為這筆投資放行,因為投資所動用的是被克里姆林宮標為養老金的資金實現的利潤。俄羅斯財政部長庫德林(Alexei Kudrin)稱,這筆投資對政府有利,同時會保證Rusal控制權繼續掌握在德裡帕斯卡手中。在Rusal公司10.6%的股權於1月底售出後,德裡帕斯卡的股份將從53%下降到大約48%,但他仍然將掌握控股權。

Rusal公司的IPO在最後關頭出現障礙,因而被推遲。IPO上市地香港的監管機構要求,Rusal要保證在VEB 45億美元的貸款在2010年10月到期時,公司不會破產。俄羅斯另外一家國家控制的銀行施予了援手。OAO Sberbank為這筆貸款提供為期四年的再融資,並且也在考慮在IPO中購買股票。

Categories: 時事◆財經
personal training certification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