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ba}

與您分享。最好
李怡語錄

無奈市民怎樣觀察沙圈特首優劣


特首沙圈看來只有唐梁二人出跑了。遲遲未肯定表態的葉劉淑儀,相信至今未得到北京祝福。儘管何俊仁的當選機率是零,但對中共來說,建制派有兩人參選已是保險系數的極限,不可能同意再多一人來瓜分 1,200選委的選票矣。
豬與狼的競逐,對 700萬市民來說,跡近侮辱。但在無權投票之中,輿論與民調數據,對有權投票的部份選委恐怕仍有一些影響力。除了部份人良心未泯之外,不少選委也會顧慮到民望對未來特首施政是否順暢的意義。相信北京也不能不看到這一點。
唐梁二人的種種表演實在是爛戲連場,接下來恐怕也不會讓人看得舒服。然而倒楣的香港人還要在以後幾個月繼續看下去。輿論要不斷作出評價,市民也會不斷接到民調的詢問。我們如何在兩害中作取捨呢?筆者覺得可以從幾方面去觀察。
其一,二人既不足觀,我們現在就要看他們各自的執政團隊了。真正的執政團隊不可能在選出前就確定,但從各自有甚麼人支持,以及下一步會有甚麼人參加競選團隊,也就可以看出點端倪。日前曝光的唐的支持者,有任志剛、李國寶、王冬勝、夏佳理、梁錦松、盛智文,而梁的支持者則有鍾逸傑、陳啟宗、羅范椒芬、張震遠。從牌面來看,唐的支持者強得多,輿論多指他的支持者是財金界精英,其實更重要的是這些人的公眾形象較好。以任志剛來說,他的行事作風一向受讚賞,如他參選特首,社會聲望當遠勝唐梁二人,甚至普選他也可能勝出。
支持者給公眾的感覺必須是具獨立人格而不是唯唯諾諾之士,這才可以給候選人加分。若支持者中有林瑞麟的話,那麼獲林瑞麟支持的就會大大失分了。此外,二人中若哪一人公開表示,當選絕不會委林瑞麟當政務司司長,那麼他的民望也肯定會飆升。
其二,兩人的用人準則和容人量度,也值得觀察。是任人唯賢還是親疏有別、任人唯親。有沒有容人之量,對一個領導人來說,極關重要。昨天《蘋果》引述知情人士說曾蔭權與任志剛不咬弦,曾 05年任特首後即傳出要換走任志剛,但法例上是任上級的財政司司長唐英年沒有理會曾的意見,他反對換總裁,「佢(唐英年)覺得既然叻唔過任總,就不如放手畀任總做」。從此事可以看出唐有自己的主張,不是一味服從上級之命,他可能不會任人唯親,較有容人之量和看到別人比自己優勝之處。
同一報道講到梁振英對王冬勝與任志剛先後挺唐一事的回應,他說:「制訂金融政策唔係靠一、兩個人,而係靠整個團隊」。這就顯得小器了。王、任二人是人所共知的財金人才。如果梁的回應是:他二人是人才,如果我當選,我也會借重他們的能力,請他們幫手。這就大器得多。
其三,是看二人的執政理念。在「一國」之下的香港,若問唐梁二人對六四的看法,那是有意與他們為難。問他們真普選、廢除功組這些中央敏感問題,他們也不會給出令市民滿意的回答。但廉政、法治、自由這些香港價值和成功要素,應該是可以回答的。面對種票醜聞,他們如何回應,有沒有要求政府一查到底揪出幕後主腦的堅定語氣?這關乎廉政。怎樣評價司法覆核,如何回應「三權合作」?這關乎司法獨立。如何看國家領導人訪港的採訪安排?這關乎新聞自由。他們對「小政府大市場」中政府的角色怎樣衡量?這關乎香港成功經驗的延續。

梁振英前天說,全球經濟面臨衰退,在此不明朗因素下,香港更加需要一個「有領導力、有魄力、勇於承擔同有國際經營經驗嘅領導人」。他的大政府、強勢領導的口氣似乎自「備選」以來就一以貫之。
在都不會對北京說「不」的二人之間,無奈的香港人恐怕不能只看誰會承諾給我們一點近利就支持誰,而是要看誰會不顧一切強勢推行北京意旨,而誰會在社會尋求共識。也就是兩害取其輕耳。

Categories: 時事◆財經
personal training certification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