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ba}

與您分享。最好
無名報童

敘利亞擬報復阿盟制裁 部分中國公民提前撤離


阿拉伯國家聯盟(簡稱阿盟)外長會27日通過對敘利亞制裁措施後,敘利亞經濟和貿易部長穆罕默德·尼達爾·沙爾說,阿盟的決定給出「危險先例」,將嚴重影響敘利亞民眾生活。數萬名敘利亞民眾在首都大馬士革舉行集會,抗議阿盟制裁。卡塔爾和巴林當天發佈敘利亞旅行警告。

敘高層考慮報復措施

敘利亞親政府的《祖國報》28日援引經濟部長沙爾的話報道,制裁是「政治決定」,這一危險做法將最終對敘利亞民眾造成嚴重影響。
他說,如果制裁得以執行,敘利亞「外匯來源將受到影響」。不過,敘利亞經濟「空前自主」,政府今後將進一步著重經濟發展。沙爾表示,敘利亞高層稍後將討論可能的報復措施。
阿盟27日宣佈制裁敘利亞,措施包括凍結敘政府在阿盟內阿拉伯國家的資金、停止與敘利亞中央銀行的業務往來、限制敘利亞高級別政府官員出訪阿拉伯國家和停止同敘利亞政府間貿易。
敘利亞國家電視台在制裁決定公佈後發表簡短聲明,稱阿盟制裁「史無前例」。

指責阿盟宣佈經濟戰

敘利亞外交部長穆阿利姆28日出席新聞發佈會說,阿盟制裁是對敘利亞宣佈「經濟戰」,敘方已經採取措施應對。
穆阿利姆說,政府打開了對話的一切窗口,但阿盟「把這些窗口悉數關閉」。
「阿盟立場明確。他們想在開羅舉行有關國家聯合政府的對話……這被拒絕,」他說,「真正的對話應該引領國家和解」。
這名外長重申,對話才能化解危機,敘方歡迎俄羅斯介入調解。
穆阿利姆說,為降低制裁對敘利亞的影響,敘利亞已經從阿盟成員國中撤走95%或96%的資產。「我們必須保護民眾利益。」
穆阿利姆還在當天新聞發佈會上展示一段政府安全人員遭武裝分子殺害的錄像。他說,阿盟不願承認敘利亞境內存在武裝破壞分子的事實,而這就是明證。
聯合國估計,敘利亞3月衝突至今共導致3000人喪生,包括大約200名兒童。

多所學校停課表抗議

在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數以萬計的民眾28日集會,抗議阿盟制裁併對總統巴沙爾·阿薩德政權表示支持。
大馬士革多所學校28日停課,以便學生參與集會。敘利亞國家電視台播放的電視畫面顯示,示威者在大馬士革市中心廣場聚集,高舉巴沙爾的大幅畫像,揮舞國旗並唱起國歌。
一些示威者呼喊口號:「我們要巴沙爾·阿薩德……我們是巴沙爾的人民。」
國家電視台在播放示威集會的同時批評,阿盟選擇制裁敘利亞,無異於淪為「執行西方和美國針對敘利亞計劃的工具」。
另外,敘利亞官方的阿拉伯敘利亞通訊社說,在敘利亞第二大城市阿勒頗和北部哈塞克等城市,同樣出現民眾示威集會。

約旦承認庇護敘逃兵

約旦外交大臣納賽爾·朱達27日承認,約旦已經向100名脫離敘利亞軍方和警方的人員提供避難。這是約旦首次公開承認這一舉動。
朱達告訴美聯社記者,敘利亞一些地區3月爆發大規模反政府示威以來,這些避難者分批進入約旦。
美聯社說,朱達提及這些避難人員時,稱他們為「應徵入伍者」,而非軍官。
今年9月,媒體援引部分官員的話報道,約旦已經向大約60名敘利亞原軍方和警方官員提供避難,避難者軍銜涵蓋下士到上校。另外,一部分避難者還入境土耳其。
27日,在敘利亞中部霍姆斯市,衝突仍在繼續並造成人員死傷。
卡塔爾和巴林當天警告公民,避免前往敘利亞旅行,呼籲現在敘利亞的兩國人員離境。兩天前,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發佈類似旅行警告。
加拿大外交部長約翰·貝爾德27日發表聲明說,加拿大歡迎阿盟對敘利亞實施的制裁。同時,他再次呼籲旅居敘利亞的加拿大公民及早離開那裡。

制裁影響可能有限

分析人士認為,阿盟的最新經濟制裁肯定會對敘利亞帶來負面影響,但這種影響是有限的。

首先,敘利亞是個相對保守的農業國,人民生活必需的農產品等基本物資可以實現自給自足。此前美國和歐盟就對敘實施了經濟制裁,雖然制裁沉重打擊了這個國家的旅遊業和石油出口,使其外匯收入銳減,但對該國民眾的基本生活並未造成太大影響。此次阿盟制裁的影響會比美歐制裁大一些,因為敘利亞經濟對阿拉伯國家的依賴較為嚴重。

其次,阿盟內部並非鐵板一塊。與敘利亞經貿往來最為密切的周邊阿拉伯國家,如伊拉克、黎巴嫩和約旦三國為避免自身利益受到波及,已經或公開、或變相地表達了對經濟制裁敘利亞的抵制,因此阿盟的經濟制裁效果或將被打折扣。

伊朗「坐觀」敘利亞

敘利亞局勢動盪,巴沙爾·阿薩德政府備受壓力。在敘利亞一側,敘利亞「傳統盟友」伊朗的態度,讓外界關注。一些分析師判斷,至少到目前為止,伊朗不急於作出選擇,仍作壁上觀。

擔心站錯隊

路透社27日一篇分析文章點明,伊朗和敘利亞同為什葉派掌權,在反對以色列等地區問題上,伊朗與敘利亞「關係密切」。如果敘利亞巴沙爾政府倒台,伊朗或將在中東失去「最親密盟友」。

於是,在過去數月,伊朗在外交層面表明堅定立場,反對外部插手敘利亞內部事務,反對軍事干涉敘利亞內政。
但在一些分析師看來,外交言辭以外,伊朗並沒有真正「力挺盟友」,並沒有站入巴沙爾的陣營中。
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伊朗官員承認:「伊朗採取觀望政策……我們需要耐心,因為局勢非常不明朗,非常敏感。」
這名官員說,雖然在對抗以色列立場上巴沙爾政府與伊朗利益相通,但在敘利亞局勢上,伊朗現在「選邊站」不明智。
伊朗政治分析師哈米德·法拉瓦什認為:「伊朗擔心站錯隊……這段時期十分敏感,任何失誤都可能引發負面效應。」

做多手準備

一些人認為,「多手準備」是個不錯的選擇。
路透社分析,伊朗如選擇繼續支持巴沙爾政府,可打出「地區牌」,例如拉攏巴勒斯坦伊斯蘭抵抗運動(哈馬斯)和黎巴嫩真主黨,聯合打擊以色列和美國利益,從而進一步攔阻外界介入敘利亞事務。
駐德黑蘭的一名外交人士說:「後台可能發生各種情形,伊朗會與黎巴嫩真主黨或其他什葉派武裝走得更近,以保持地區影響力。」
另有分析師認為,伊朗不排除與敘利亞反對派合作的選項,如今「不站邊」就是為了留出餘地,以便今後接觸。
路透社甚至援引「謠言」報道,伊朗私下已經開始接觸敘利亞反對派人物。
當然,分析人士承認,就交往難度而言,伊朗更「偏好」巴沙爾掌權。分析師法拉瓦什說:「對於伊朗而言,一個什葉派盟友總比遜尼派掌權要好。」

跟風土耳其

在敘局勢演變過程中,敘「昔日盟友」土耳其的態度驟然趨硬讓伊朗「更加謹慎」。媒體注意到,土耳其立場轉硬後,伊朗隨後表態希望敘利亞政府與反對派達成諒解,甚至一度傳出「譴責暴力」之類的言辭。

最近一個多月,土耳其方面在敘利亞問題上「不斷示硬」。從一開始作為阿拉伯國家聯盟的代表赴大馬士革遊說敘利亞,到直接嚴詞譴責敘利亞政府暴力鎮壓示威者,敘土關係見證了一段迅速降溫的歷史。

路透社分析文章說,土耳其和伊朗都期望在新中東秩序建立過程中充分發揮自身影響力。
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外交人士說:「伊朗擅長於精明地利用地區衝突,例如巴以爭端,為自己謀求利益。」

阿盟框架內解決敘問題

外交部發言人洪磊28日表示,敘利亞問題應堅持在阿盟框架內解決,這符合敘利亞、阿拉伯國家及國際社會共同利益。
洪磊是在當日下午舉行的例行記者會上,就阿盟通過對敘利亞的制裁決議做上述表示的。
洪磊表示,希望阿盟與敘利亞從維護敘利亞人民根本利益、中東和平穩定大局及避免外來干涉出發,為結束敘利亞危機加強溝通和協調,妥善解決有關問題。

敘利亞氣氛驟然緊張 中國公民已開始陸續撤離

由於敘利亞政府沒有在阿盟規定的最後期限內簽署同意向其派遣觀察團的協議,阿盟27日在開羅召開緊急外長會議,決定立即對敘利亞實施經濟制裁。消息傳出後,記者在敘利亞的大馬士革、拉塔基亞等地明顯感受到緊張氣氛在逐步升級,大馬士革市中心甚至出現武裝直升機巡邏。如此緊張的局面中傳出了一絲絲的火藥味。目前在敘利亞堅守的最後800多名中國公民已經有不少人準備撤離。

敘利亞此前雖然勉強同意阿盟派人觀察監督停止鎮壓,但條件很苛刻:將500名觀察員減至40人;觀察員不能探訪醫院和監獄;不能會見反對派囚犯家屬;前往任何地方須有安全人員陪同等。

儘管阿盟多次將制裁時間推遲,但大馬士革政府最終拒絕接受阿盟的條件,認為其條件過於苛刻,這是對敘利亞主權的侵犯。阿盟的經濟制裁大棒終於落下。

敘利亞民眾抗議阿盟制裁決定

敘利亞的安全分析專家法耶茲指出,從政治層面打壓阿薩德政府、外交層面取消其阿盟成員國資格,再到如今的經濟制裁出爐,阿盟和西方國家對巴沙爾政權可謂一步步緊逼,這與今年年初阿盟對待利比亞的卡扎菲政權的模式異曲同工。

外界普遍擔心,阿盟將一步步複製當初的「利比亞思路」,即最後一步推動設立「禁飛區」,同意西方國家武力干涉敘利亞。阿盟部長級委員會確實也已明確表示,一旦經濟制裁敘利亞仍達不到理想效果,將向聯合國安理會尋求支持。

從27日當晚制裁決議出爐後開始,部分敘利亞群眾就在首都大馬士革多地遊行示威,抗議阿盟對敘實施制裁的決定。28日白天,大馬士革的多個廣場都出現遊行,市區交通幾乎陷入癱瘓。示威者指責阿盟已淪為西方的政治工具。

擔心外國出兵 敏感部門已加強警戒

記者在當地注意到,從26日起敘利亞國家電視台連續兩個晚上,罕見地播放了敘利亞軍隊演習的視頻畫面和革命歌曲,並配以英文歌詞,歌詞反覆強調強大的敘利亞軍隊是戰無不勝的。據瞭解,敘利亞國家電視台幾乎從來沒有播放過英文節目。

與此同時,記者在大馬士革街頭注意到,敘利亞國防部、內政部和共和國衛隊兵營等敏感位置,警戒水平有所提升,哨兵數量明顯增加。

記者28日上午還在大馬士革市中心見到了一架低空飛行的武裝直升機。在一些交通要道,荷槍實彈的安全部隊士兵不時會檢查過往車輛。此外有消息稱,從26日開始,進出大馬士革城區的主要道路會在晚上9點後實施管制。

在地中海城市拉塔基亞,記者在街頭看到到處都是臨時修建的沙包掩體和荷槍實彈巡邏的武裝士兵。拉塔基亞是敘利亞已故前總統哈菲茲·阿薩德出生的地方,也是目前掌握敘利亞政權的阿拉維教派人口最集中的城市。

拉塔基亞情報官員向記者解釋說,阿盟的決議出台後,他們擔心沙特、卡塔爾等阿拉伯國家向敘利亞出兵,必須早做防禦準備。

制裁之下 缺油缺電問題更加嚴重

本報在11月23日詳細報道了敘利亞目前的柴油、天然氣等燃料短缺問題。儘管敘利亞政府承諾,受反對派襲擊造成的運輸影響已基本解決,政府也在著手打破西方社會對敘利亞的原油出口制裁,但記者連日來發現,隨著阿盟制裁決議的出台,燃料短缺問題已更加嚴重,大馬士革加油站外排隊等候加油的車龍更長了。

目前大馬士革市區內幾個主要的加油站附近,都是堵車嚴重的地方。記者樓下的加油站,每天都會長時間響起鳴笛聲,不耐煩的司機們只能用這種方式表達自己的不滿。加油站旁邊的家用天然氣罐裝點,排隊的人群達數百米長,相比此前幾日更嚴重。

柴油缺 價格猛漲 部分市民或要挨凍

據瞭解,現在大馬士革的柴油市場只售價格昂貴的「綠色柴油」,價格從政府定價的15敘鎊(約合人民幣2元),猛漲到了目前的40敘鎊(約合人民幣5元)。由於敘利亞各大城市取暖主要使用柴油,在冬季即將來臨之際,一些市民可能面臨挨凍的危險。

敘利亞的柴油短缺也影響到了供電問題,因為目前敘利亞的火力發電站多是以柴油為燃料。據瞭解,目前大馬士革城區拉閘限電的範圍正在逐步擴大。記者在拉塔基亞入住的酒店,也經常出現斷電現象。

不少中國人提前撤離

由於擔心今年年初利比亞的一幕在敘利亞上演,目前留守在敘利亞的800多位中國公民,已經開始撤離。據記者瞭解,在敘利亞工作和留學的中國公民最多時有大約5000人。由於自今年3月份開始,敘利亞局勢持續動盪,在敘利亞的中國公派留學生和中資公司的非必要人員已經全部撤離。

根據中國駐敘利亞大使館的統計,目前在敘利亞的800多名中國公民,除了100多人是在大馬士革大學留學的中國學生外,大部分是中資公司的員工,主要集中在大馬士革和阿勒頗兩個城市。

目前依然堅守在大馬士革的甘肅留學生馬雲告訴記者,儘管中國大使館沒有撤僑計劃,但他的多位同學已經購買了本周回國的機票,希望回國暫時躲避。馬雲表示,他本人雖然還沒有購票,但也在考慮撤退的路線問題。

國際航班暫未受影響

在阿盟出台的制裁決議中,記者注意到,負責制定制裁措施的阿盟小組將在一周內向阿拉伯部長級委員會就往返敘利亞航班提交報告,以決定停止敘利亞往返的國際商業航班的具體時間。

記者28日走訪了多家外國公司駐大馬士革辦事處瞭解到,未來一周埃航、土航、卡航、敘航、阿航等各大航空公司在大馬士革起降的國際航班不會受影響,但下周的航班情況將視制裁決議的新內容而定。據介紹,目前離開大馬士革的國際機票供應充足,價格與平時相差不多。

土耳其航空公司駐大馬士革的負責人介紹說,阿盟出台的這份制裁協議僅僅針對阿拉伯國家的航空公司,土耳其航空和歐美航空公司在大馬士革的業務肯定不會受這份制裁決議的影響。

卡塔爾是推動阿盟制裁敘利亞的主要國家之一,不過卡塔爾航空駐大馬士革的辦事處工作人員表示,卡航在大馬士革的航班本身就不多,每週只有三趟多哈往返大馬士革的航班,但目前卡航在大馬士革起降的航班一切正常,辦事處也沒有接到任何有關因制裁取消航班的消息。

美俄航母對峙敘利亞?

據美國媒體稱,美國核動力航母「喬治·布什」號已在23日抵達敘利亞近海。而此前,有多家中東媒體報道稱,俄羅斯唯一的現役航母「庫茲涅佐夫上將」號也正在開赴敘利亞的途中。

美俄兩國近乎叫板式的舉動,似乎表明,敘利亞問題將這兩個大國同時拉下水。

俄軍方表態一週三變

俄羅斯是否會成為阿薩德政府的擋箭牌?迄今為止,俄軍方對本國航母動向的表態相當曖昧,短短一周時間已有三次變化。

24日,俄國防部先是通過本國媒體放風稱,目前無法證實是否有航母向敘利亞方向前進。

兩天後,在傳出美國航母逼近敘利亞的消息後,俄官方立即改口稱,「庫茲涅佐夫上將」號航母確實從遠在北冰洋的巴倫支海的基地開拔駛向東地中海,不過這是為了參加俄海軍和以色列海軍將從本周開始的聯合軍演。

但到了28日,俄羅斯《消息報》的最新消息指,「庫茲涅佐夫上將」號航母將在明年春天率領一支小型艦隊造訪敘利亞塔圖斯港的海軍基地。

俄海軍發言人稱,此次訪問是按照2010年的計劃進行的,與敘利亞目前的緊張局勢毫無關係,不應被視為對敘目前局勢作出的「姿態」。

美航母嚇跑俄航母?

有評論稱,美國的航母嚇跑了俄羅斯的航母。不過,敘利亞安全分析專家法耶茲表示,美國航母調往敘利亞近海無疑是在向敘利亞政府炫耀武力,但要因此判斷戰爭即將爆發是不嚴謹的。

法耶茲認為,俄羅斯政府在敘利亞擁有重大利益,特別是塔爾圖斯軍港可以為俄羅斯遠洋海軍提供戰略補給和船隻維修,這對俄羅斯的全球戰略佈局具有重要意義。法耶茲相信俄羅斯艦隊還是會出現在敘利亞海域。

Categories: 時事◆財經
personal training certification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