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ba}

與您分享。最好
無名報童

巴基斯坦美女總理一番話震驚世界


北約此次襲擊事件發生後,巴國家首腦和政府高層罕見集體發狠,以異乎尋常的強硬態度對待美國、北約,表達了「決不寬恕北約襲擊巴境內目標」的立場。

巴總理吉拉尼說:「我們想要有尊嚴地活著。」他說,只有基於「相互尊重、共同利益」的美巴關係才能夠繼續發展下去。

當被問到是否巴方得到了這樣的尊重,他說:「現在,沒有。」吉拉尼的話讓巴基斯坦人感到振奮,卻讓美巴關係急劇下降。

巴總理吉還表示,巴美關係不可能一切照舊。他說:「我們不得不有些大動作以滿足我的國家的需要。」「沒有民眾的支持你無法贏得任何戰爭。我們需要民眾和我們在一起。」

巴內政部長馬利克直言:「北約軍隊應該尊重巴基斯坦國民的感情。」他表示,巴基斯坦將永久性封鎖巴境內北約通往阿富汗的後勤補給線,以作為對北約空襲其軍事檢查站事件的回應。

馬利克說,巴基斯坦對北約補給線的封鎖是「永久性」的,已經在巴境內的北約運輸車輛將禁止繼續行駛。

巴總統堅定地說:他的政府將維護國家利益。當阿聯酋外長阿勒納哈揚從中斡旋,要求巴總統扎爾達裡收回限期美國撤離捨姆西空軍基地的決定時。扎爾達裡明確回答:要求美國撤離捨姆西空軍基地的決定是由巴內閣國防委員會做出的,不能被撤銷。

阿勒納哈揚退而「建議」扎爾達裡推遲執行撤離命令,直到北約完成對此次襲擊事件的調查,但扎爾達裡則更明確回應說,巴基斯坦舉國上下都對北約此次襲擊表示憤慨,他的政府將維護國家利益。

巴女外長希娜・拉巴尼・哈爾更是猛烈炮轟美國、北約,誓言「決不寬恕外國軍隊襲擊巴方境內目標。」日前,哈爾向國民議會外交委員會發表講話,強硬地說,巴方為反恐戰爭付出巨大代價,決不寬恕外國軍隊襲擊巴方境內目標。

巴基斯坦《新聞報》援引哈爾的話報道,西方國家不能無視巴基斯坦為反恐作出的貢獻。「我們已經受夠了。巴基斯坦不會寬恕這類事件,任何一名士兵和平民的血都不能白流。」她說,巴方為反恐戰爭作出的犧牲比其他任何國家都多,「這不意味著我們會無視國家主權受到侵害」。

哈爾在接受阿拉伯電視台記者採訪時指出,與美國和北約的合作不是有利於巴基斯坦,而是損害了國家利益,必須重新審視與美國為首的北約的關係。

她說,我們與美國和北約的合作沒有給巴基斯坦帶來好處,而是損害了我們國家的利益,如果再合作,必須要有新的條件,而且要非常明確。

在談到不參加有關阿富汗問題國際會議問題時,哈爾說,12月4日要在德國波恩召開阿富汗問題國際會議,主要討論美軍撤離後阿富汗局勢以及與塔利班進行談判問題,巴基斯坦拒絕出席此次會議,美國把巴基斯坦逼到了牆角,我們與美國合作,得到卻是美軍侵犯巴基斯坦主權,殺死眾多巴基斯坦邊防軍官兵。

她強調,「11月26日,北約武裝直升機空襲了巴基斯坦邊防檢查站,造成24名官兵死亡,這一嚴重侵犯巴基斯坦主權的事件使我們不能再繼續與美國和北約進行合作了,如果再合作,我們不僅要考慮如何進行合作,而且要規定新的非常明確的條件。」

在談到美國方面就上述事件進行道歉問題時,哈爾說,「我們不是不接受道歉,問題是僅進行道歉是不夠的,因為美軍和北約侵犯巴基斯坦主權並殺死巴基斯。

巴國家和政府首腦這樣公開強烈表達對美國和北約的憤慨與譴責,強烈表達維護巴民族尊嚴、捍衛國家利益的立場,實屬罕見。這話既是表達巴民眾的心聲,更是表達對西方強權霸道行徑的嚴重抗議。

巴國家首腦和政府高層一致高分貝抨擊美國北約,是極為罕見的現象。可見,巴政府對此次襲擊事件憤怒到什麼程度。這也是長期任人(美國、北約)欺負、任人宰割積累起來的怨恨總爆發,正如哈爾所言:美國把巴基斯坦逼到了牆角,巴高層不得不表達他們「想要有尊嚴地活著」和「決不寬恕」美國、北約為所欲為的決心。

應該看到,美國和北約無視巴基斯坦主權,肆意多次越境襲擊巴方境內目標,造成巴方士兵和平民傷亡,極大傷害了巴民族感情和尊嚴,致使巴方政府在國內面臨巨大壓力。

巴方高層集體發聲意味著,美巴關係降入冰點,美巴反恐同盟面臨破裂危險,巴方不排除停止支持美國領導的反恐戰爭。澳大利亞《悉尼先驅晨報》發出這樣一個沉重的警告:「美國騎士般的輕慢態度,使巴基斯坦成為另一個伊朗。」

將軍抽車了,中國要不要飛象過河,趁機再建金牛道?

問題:巴基斯坦從五月起一直遭受潛在攻擊威脅,現在與北約,美國及阿富汗反恐協議又因遭受空中攻擊而頻臨破裂,若印度再甘為馬前卒趁機挑逗,巴國是否會向中國求助?巴國在地緣關係上對中國是否重要?若然,如何應對?

與本問題有關之假設:

一, 敘利亞之爭:蘇俄已因本身地位問題,勢必重裝介入;土耳其為其自身想立足歐盟立場,已當出頭鳥;阿拉伯聯盟,因教派之爭,出現裂痕,不支持敘利亞;伊朗,黎巴嫩則因教派及地緣關係與敘國有唇亡齒寒效果;以色列為自身問題,堅決反對敘國及伊朗任何舉動。

二, 伊朗問題:英國率先發起對其用兵之言,又整合歐盟準備加大經濟制裁,唯,以色列不明示作為外,歐盟各國更擔心區域內經濟在未蒙其利前,會雪上加霜;土耳其也有以同一宗教以及當地少數民族問題,希望對伊朗加大壓力之說;俄國絕不支持經濟制裁以外之任何行動。

三, 非洲問題:由於資源豐富,歐美原先棄如敝履,現在變成了[黑暗大佈局]之爭。

四, 中南美洲:面對太平洋,是航行可達的國邦,重點在於,主要大國多在大西洋那邊,巴拿馬運河成了瓶頸。

五, 中南半島:歷史上的因素,潛在的敵對和臣服。既沒毀國(相對中國的[朝貢]關係與英國,法國的殖民),又獨立自主。緬甸,一個伸進印度洋的國邦,另一個[金牛道]?

六, 東南亞各國:都算海洋國家,各有各的算盤,重點在於,是中國,日本,韓國往歐洲及非洲,中東的海上孔道,全世界三分之一的航運在此。有趣的是,當美澳有舉行海上軍演,邀請日本,印度及印度尼西亞參演企圖時,印度尼西亞建議,中國一併參加以制衡澳大利亞。

七, 一個從美國立場發出的錯誤信息,害大家操心半個世紀:什麼第一島練,第二島練,完全是美國人立場建立的話語,就跟現在的全球飛彈防禦系統一樣,講明了,在日本,南韓,北約新進國家佈署的,都是第一線,重點是為美國本土爭取時間。北海,東海,面對的是地理因素,幾百上千年了;南海面對的是歷史因素,因為中國從來就沒有開發到西南部,自然就沒有港口開發的史事。如果瞭解在北約與華沙的對陣時,北約採取的是[後退防禦]佈署而不是[積極攻勢防禦],以德國等土地為戰場的話,就可以知道,美國一向採取的是什麼策略。

八, 今日蘇俄動向:1991年,蘇俄人連同分裂出的十四個國家,都明白了一件事,[民主,人權是發展經濟的基石,選舉是唯一體現民主的方式]完全是騙人的事,經過十年為求生存,淪為[男盜女娼]的悲苦生涯(看一看,許多風月場所所謂的[波斯貓],就知所言不虛)。所以,現在的蘇俄人民,知道怎麼捍衛自己的生存之道。絕不讓歐美沾他們一點便宜,如果建立彈道防禦系統於其周邊,小則立即斷掉對歐洲的天然氣,大則立刻佈署相對的系統。更不要說,出兵敉平不聽話國家的內亂。

九, 中國解放軍有[出戰境外]的準備嗎:

分析:大國之間不會軍力直接接觸,都是代理人戰爭,因為怕一個控制不住,誰也沒有把握一舉將對方打到無法反擊的地步,最後就會互相毀滅。

巴基斯坦也不是伊拉克,地面上阿富汗的美軍和北約駐軍要發起戰爭,戰力明顯不足,印度又沒有出兵的理由,理論上不會發生戰端,但,另一層心理因素上,巴基斯坦企盼有力的外國聲援,更需要在面對多國萬一準備發起攻擊時,能得到有力的支持,將戰爭維持在相互恫嚇的邊緣。這是這在巴國的立場看問題。

但是,對於中國唯一的問題就是,倘若失去了巴基斯坦,是不是中國有可能完全給威脅了海上和陸上的石油生命線了?包含從南美洲來的?

所以,不管巴基斯坦是否提出請求,中國將怎麼因應成了必需思考的重點。

不像南海問題,有許多的緩衝機制,這已經成了不可迴避的,迫在眉睫的事。本人一本初衷,依然環繞中國[出戰境外]問題,提出個人見解。

不去分析上面的所有[國家戰略]階層的假設,只以[野戰戰略]層次分析,更將範圍縮小到立即可做的地面作戰,那麼在巴基斯坦危機又提出請求時,決定用[有力之一部]支持巴基斯坦的話,解放軍要怎麼做?出兵?那可是真要[轉戰千里]。

中國的六次衛國戰爭,就是連海上的小打,都是受制於後勤補給問題。這個大家都知道了。

為什麼美國不認為解放軍有[出戰境外]的能力?就是看了解放軍的編裝以後下的結論。

不談海軍陸戰隊或是海空軍,二炮戰力,光用一個陸軍師級單位來講,要摩托化,大小車子就要快2000輛,更不要說機械化師。

跟在後面的呢?[取用於國,因糧於敵]是大原則,對於戰鬥部隊而言,就是如何滿足幾大類的補給品,人吃的口糧,裝備吃的油料,敵人吃的彈藥。不管那一種,都要有許多建制單位來攜行或是支持,更不要說人員的醫療,裝備的保養,倉庫區(後勤區)的建立,在在,都需要人手,而這些,小則,沒有民工可以動員運用,大則,沒有專業人員無法維護,要不要成編製地隨軍而行?如沒有,能[出戰境外]嗎?何況,在高原地區建立大後方是很不容易的事。

所以,光看這一點,最可行的方法,解放軍採取當年支持越戰一樣的手段,只是采更積極的作為應對,讓世人知道萬一發生戰爭,不會再是一面倒局面,更讓蘇俄有了另一位相互奧援的戰友。

大量的空戰機以及防空裝備先期有償支持,為巴基斯坦建立局部空優,以便於維護一條有效的中國到巴基斯坦補給路線;電訊單位盡全力協助捕捉戰機(含國內,天空,遠空,外空)。地面部隊則舉國之力,陳兵於境內要域待機。

這就是戰略佈署,透過戰略部署的兵力調動和武器支持,知兵者就會計算,[多算勝,少算不勝],會算計的自然會計算合不合算。於是[勝兵先勝而後求戰]的戰機就出現了,更可能達到[不戰而屈人之兵],[全勝]地步。

可能,這時,在南海有人趁機挑釁?有可能,但是只要長眼的,都會有所警覺,尤其是看到解放軍義無反顧地支持巴基斯坦的動作,秋後算賬的賬本誰都會仔細地算而知所進退。中國不再是懲越時的中國,只要弄點經濟制裁,就會讓人哀嚎。


結論: 兵無常勢,水無常形,危機可能就是轉機,從應對巴基斯坦的危機中,僅僅是先期交付一些重要武器,建立一些信息管道,加上一點境內兵力的調動,不但可以[隱我之弱,避敵之強],而且更遠遠地支持了隔著巴基斯坦,現在給修理的伊朗,很可能,除了建立了一個石油[金牛道]外,又隱隱地支持了敘利亞之爭,更有隔山震虎之效,讓東南亞國家知所進退,還不違[和平共處五原則],[發展經濟為第一要務]的國家政策,進而有機會快速加強建立國內內需體制。

以秦之史,觀秦之勝,今日中國猶如是。縱九國之力,不敢攻秦,秦之威也;假金牛道,拓蜀沃野之地,厚植國力也;長平一戰,勝而猶敗,國力未逮也。逐一殲滅,一統六合,進攻退守也。

Categories: 時事◆財經
personal training certification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