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ba}

與您分享。最好
無名報童

普京遭遇空前挑戰 痛批希拉裡煽動示威


俄羅斯總理普京8日指責美國煽動俄羅斯民眾發起反政府抗議示威,他還說一些西方國家企圖以重金為誘餌,影響俄羅斯選舉。普京還呼籲俄羅斯反對派同當局進行對話,並表示抗議活動中的違法者必須面臨法律的制裁。觀察人士認為,西方目前加緊抨擊俄羅斯選舉,俄羅斯反政府抗議運動正在升溫,普京的領導力顯然遭到質疑,但這並不能讓明年總統大選改變軌跡,因為目前沒有更好的人選來替代普京。

普京批希拉裡煽動

普京8日在全俄人民陣線聯邦協調委員會上表示,美國國務卿希拉裡批評俄羅斯議會選舉不民主,並沒有實際資料為依據,但卻向俄羅斯國內某些「活動家」釋放了開始積極運作的信號。普京說:「我看到美國夥伴的第一反應。首先是國務卿的舉動:儘管她甚至沒有獲得歐洲民主制度與人權辦公室的資料,但她評價說,選舉既不誠實也不公正。她給我們國內的某些活動家定下基調、釋放信號。他們聽到了這個信號,並且在美國國務院的支持下開始積極運作。」

普京指責美國國務院耗資數百萬美元插手俄內部事務,他誓言保衛俄羅斯主權免受外部干涉。「我們是最大的核國家,我們的夥伴有某種關切,一直敲打我們,這樣我們不會忘記誰是這個星球的老大,我們會對他們言聽計從。」普京說。

普京稱,一些抗議者希望達到利己的政治目的,而多數俄羅斯人不希望政界發生巨變。「我們國家的人民不希望情況像吉爾吉斯斯坦或烏克蘭那樣發展。」他稱反對派不代表整體俄羅斯人民,「我們都是成年人,我們明白,一些……組織者出於自身政治利益,正在上演人們熟知的場景。」

隨著總統選舉將在2012年3月到來,普京現在只有3個月的時間向公眾呈現一個「普京2.0版」,但這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如果3月的選舉變成慣常的與官方批准的對手之間的暗中爭奪,那將進一步削弱普京的聲望。如果選舉放開真正的競爭,他將不得不經受真正的批評甚至參加電視辯論這是俄羅斯領導人從未做過的事情。這增加了這位出了名的風險規避者的風險。但承受這些風險似乎是克里姆林宮的唯一選擇,如果他們希望阻止關於合法性的批評將這個政權吞沒的話。

普京面臨困難抉擇

不管外界反應如何,普京7日仍然很淡定地來到中央選舉委員會,進行總統候選人登記,成為第一個遞交參加總統大選申請的政治家。他還承諾,明年3月總統選舉結束後將改組政府。德國《日報》稱,普京有兩種選擇:一是允許部分自由化,二是以擰緊螺絲的方式復仇。

《莫斯科時報》援引智庫政治科技中心專家葉蓮娜的話說,迄今仍只是對選舉結果合法性的威脅,即使示威繼續下去,組織者也缺乏資源去動員社會到推翻政府的規模,自由派和親西方的反對派「仍只代表了有限的集團」。葉蓮娜稱,互聯網上充滿反對派嘰嘰喳喳的論調,具有誤導作用,因為互聯網主要在自由派那裡受歡迎,俄羅斯多數人仍是不上網的。

英國《衛報》6日評論說,俄羅斯目前還不到「解放廣場時刻」。英國學者尼斯認為,目前的混亂局勢會很快得到平息,它得益於俄羅斯強大的中央集權力量。而西方目前加緊抨擊俄羅斯選舉,並不能讓明年總統大選改變軌跡,目前沒有更好的人選來替代普京。

一名中國專家說,俄街頭示威不會失控,親西方的人在俄羅斯絕對是少數,俄羅斯沒有這個土壤,上世紀90年代的自由化把俄羅斯徹底搞垮,俄羅斯人對那段經歷刻骨銘心。

普京同時表達了與反對派進行對話的微弱可能性,但警告稱政府可能採取更強硬措施甚至修改法律應對抗議。「至於街頭示威活動,我的態度是這樣的:如果民眾依法行事,那麼就應該賦予他們表達自己意見的權利,我們不應該限制任何人的這些公民權利。如果有人違法的話,那麼政府和執法部門就應該用各種合法手段要求他們守法。」「我們需要考慮強化法律,並拘押更多幫外國政府執行對國內政治進程施加影響任務的人。」他說。

普京遭遇空前挑戰

英國《金融時報》網站7日刊登題為《春天來到莫斯科拉鋸戰開始了》的文章稱,現在每個人都在想:「我們是否正在見證 『俄羅斯之春』歷盡艱難在冬天到來?」回答是:是的但可能與阿拉伯革命的方式不同。預計這更可能是一場拉鋸戰而非閃擊戰。

人民願意培養並投票支持除了統一俄羅斯黨之外的其他政黨,這令現政權吃驚。對於選票作假這種司空見慣之事的強烈反應也是令人始料未及的,普京和他的團隊似乎並沒有應急方案。

俄羅斯《莫斯科時報》網站7日發表題為《這可能是普京的最後一次選舉》的評論文章稱,當局不允許任何一個真正的反對黨參加國家杜馬選舉。他們剝奪了任何意義上的選舉的概念。就在當局開始驚慌並在選舉前幾天鎮壓選舉監督機構戈洛斯協會的時候,克里姆林宮和統俄黨顯然擔心選舉會令他們大失所望。普京的體系正以可怕的速度崩潰。猜想它不會存活到下一次選舉。

英國《金融時報》評論道,克里姆林宮方面不僅正在失去知識分子和文藝界的信任,也失去了30多歲人群的信任,這些人從原先的不關心政治或支持普京轉向了堅決反對。

這些人並不多,但他們都是受過教育、見多識廣、瞭解互聯網並有遠見的人士。他們的離去對於克里姆林宮和統俄黨來說是無可挽回的損失。

Categories: 時事◆財經
personal training certification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