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ba}

與您分享。最好
李怡語錄

有一句話,亞視和許多傳媒說不出口


就亞視誤報江澤民死訊事件,廣管局作出亞視高級副總裁鄺凱迎干預新聞部的裁決,並為這不準確報道及延遲更正,判罰款 30萬元。有議員認為判罰太輕,後天立法會還要開會討論廣管局的調查報告。輿論也多認為亞視管理層干預不當。
甚麼大不了的事,值得亞視新聞部兩高層辭職,立法會開兩次會討論,廣管局調查,又判歷年最高罰款?香港是不是吃錯藥了?傳江澤民死訊前兩天,美國霍士新聞網遭黑客入侵誤報總統奧巴馬遇刺,也沒怎麼樣。假如美國某傳媒誤報了哪一位前總統的死訊,有哪個政府部門會去管?會判罰款?哪一個高層要辭職?不是更正一下就完了?遲一點更正又有啥關係?再說,江澤民死訊也不是只有亞視誤報,誤報當天根本就已在大陸網絡瘋傳,中國官方的「山東新聞網」更發訃告,打出「江澤民同志永垂不朽」的字樣,事後雖據說有徹查,但沒有任何消息,很可能也是不了了之。日本《產經新聞》甚至印發號外報道江死訊,也未聞這家歷史悠久具公信力的報紙有人事整頓。不就是一個退休前領導人的死訊嗎?跟公眾利益有甚麼相干?
大陸報假新聞而跟公眾生死相關的事太多了。 02年底中國隱瞞先在廣東後蔓延全國的沙士疫情,衞生部長張文康否認有疫情的談話全國報道,香港傳媒也跟進。這假新聞害死多少人? 2004年阜陽已公佈三鹿奶粉為劣質奶粉, 2007年中央電視台的《每周質量報告》節目還說經質量檢測結果奶粉合格,直至 2008年 9月奧運結束後才揭發三鹿奶粉含三聚氰胺超標,從 04年到 08年,這假新聞又害了多少嬰兒?對這些與公眾生命相關的假新聞,中國新華社、中通社都不「憤慨」,為甚麼對亞視誤報一個已退休老人死訊就「表示極大憤慨」呢?是不是中共憤慨了,香港立法會、廣管局以至一些輿論就要傾注那麼大的精力去過問這與公眾利益無關的事呢?
若說這顯示社會不容管理層插手編採自主,又或者說新聞部沒有經過再三查證就讓這新聞「出街」或不能阻止新聞「出街」,做法不當。這些說法看似有道理,實際上是對香港報道大陸新聞的無知。無論是亞視新聞部的前高層,或亞視管理層,甚至批評亞視的媒體,其實大家都有一句說不出口的話,就是:有關中國大陸新聞,我們可以相信誰?
我們無法絕對相信所有來自大陸的新聞,我們也無法相信或不信來自中國大陸的所有傳聞。因為這個國家太多假話了。在大陸瘋傳江澤民死訊的當天,亞視管理層從北京得悉此訊,告訴新聞部,筆者相信新聞部高層也去查證過,但即使與中聯辦關係良好的某高層,她能夠相信中聯辦或肯定或否定或模糊的回答嗎?實際上,莫說中聯辦官員當時也不知江澤民的生死,即使在中央若不是去到最高層也不會知道,要不然怎麼新華社在 18小時之後才作出「闢謠」的聲明呢?要說亞視延遲更正,由中央直接領導的新華社不是更正得更遲?所以,關於江澤民死訊的任何查證,都是無意義的。
那麼,可不可以不報,等官方消息呢?為求穩妥,當然可以。但作為弱勢台,你會想到博一博。既然北京瘋傳,網絡瘋傳,查證又無堅決否定的回答,那就博一博。現在是博輸了的結果。若博贏就是另一局面。

筆者並非同情或認同亞視的做法,只是覺得在這種無關公眾利益的事情上,博一下也沒甚麼大不了。倘若新聞界對所有大陸新聞都要查證確實才發表,那就只有刊登新華社、中通社的消息了。但官方消息就不作假嗎?若官方消息都正確而且自由報道無禁忌,那麼坊間所有以揭大陸內幕為賣點的刊物也就沒有生存空間矣。
筆者納悶的是:為甚麼香港有關機構和部份輿論,對亞視誤報像吃錯藥似的窮追猛打?為甚麼沒有人說出大家都知道的一句話:來自大陸的消息,我們可以相信誰?包括官方新聞,包括官員講話,包括向大陸人查證,都沒有絕對可信也沒有絕不可信的。大家知道,大家不說,不是很悲哀嗎?

Categories: 時事◆財經
personal training certification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