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ba}

與您分享。最好
李怡語錄

整個社會的冷血 by 李怡


上週寫了魯迅在將近一百年前遇到的「一件小事」,沒幾天, 10月13日下午,在佛山就發生了堪與百年前的社會相比較的一件事。一輛麪包車撞倒 2歲女童後逃逸,路人無人援手,接着又有一輛車從其身上輾過,在 7分鐘內共有 18人路過卻沒有一個人出手相救或打電話報警。直到第 19位也就是一名拾荒婦人發現後將其扶起,大聲呼喊,女童媽媽聞聲而至將其緊急送院,女童已奄奄一息。
內地的電視網把現場閉路電視所拍下的慘劇全 過程播出。電視主播以感性聲線指責 18個路人冷血無情。網民也紛紛表示憤慨。但為什麼不是一兩個人不施援手,而是 18個人都置之不理呢?如果是一兩個人如此取態,我們可以說是個人品德問題, 18個人都如此取態就不是個人問題,而是整個社會的冷漠或可以稱為整個社會冷血了。
06年南京市民彭宇陪同一名在路上跌倒的老太太到醫院,卻被控 是他把老婦人撞倒。法官認為按常理不會有這樣的好人,把於己無關的老人送院,因此判彭宇賠償醫療費四萬多元。做了好事反而被「屈」,使大陸社會流行一種 「共識」就是好事做不得,不能相信任何人,上了法院不會有公平審判,事不關己絕對不能插手,人們不是天生冷漠,而是為保護自己不能不冷漠。至於拾荒婦人為 什麼會援手,因為她處於一個沒有可「屈」之財的安全地帶也。
這種冷血社會的形成,主要源於掌權者為了私利欺壓民眾,不公平的、慘無人道的事情天天發生,乃至大家對別人的災難都麻木了。大陸不是人住的社會。一百年前的「一件小事」絕對不可能在今天的中國發生。

佛山車輾女童事件有些後續消息。一是羊城晚報昨晨電話訪問了肇事的第一輛車的司機,他說他不會自首,他當時知道撞倒人了,「但是我很怕。換作你壓到人,你 也會跑。」他說他「也有老婆孩子,沒有我,他們生活不下去。」自首就什麼都完了。第二個消息是,前晚佛山警方稱,當晚已抓獲了第二輛肇事司機蔣某。昨天下 午,第一輛肇事車的司機胡某也投案自首了。第三是內地傳媒訪問了救起小悅悅的拾荒婦人,她叫陳賢妹,她今年 58歲。記者問她「救小悅悅時你想沒想到可能會被寃枉?」她說「我不怕。」她是窮到沒有錢可以被寃枉了。但她的兒媳說,有人說陳賢妹是「想出名、炒作」。 聽到這些風言風語,她心裏很難過,「難道做好人就這麼難?」
這幾個消息使人聯想到幾個問題。一是與其說司機冷血,不如說他出於保護自己的本能反 應:大陸在貪汙風之下取得駕駛執照不難;開車沒有第三保險,即使有保險,跟保險公司索償也不易;撞死人可能只賠兩三萬,但撞傷人的賠償會是無法估計的大數 目;沒有社會保障,司機被捕全家都會陷入絕境,所以司機說,「換作你壓到人,你也會跑。」其二,佛山警方說第一輛車的司機已自首,這說法可以存疑,一來司 機剛說過不會自首,二來當局找人替罪以結案在大陸不是新鮮事。其三,記者問陳賢妹,「想沒想到可能會被寃枉?」可見救人是有「被寃枉」可能的;至少,社會 不欣賞好人,反而會有「想出名」這類風言風語。你說這是個別人的冷血,還是整個社會的病態?好人難做;人們也往往被逼要做壞人。

Categories: 時事◆財經
personal training certification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