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ba}

與您分享。最好

喬布斯不是愛迪生 其實沒那麼偉大


2011年8月,喬布斯宣佈從蘋果公司辭職,與此同時,外界關於喬布斯作為蘋果領袖時日的猜測和疑慮也喧囂至上。喬布斯樂於在備受期待的產品展示會上發佈蘋果的最新產品,而光滑的蘋果產品也屢屢為消費者帶來驚喜,征服了無數人的心靈。人們把蘋果產品視為一種革命,宣稱蘋果公司改變的不僅僅是消費者對於現代電子產品的期待,更改變了人類的生活。
喬布斯無法與愛迪生相提並論,我們只需理解愛迪生的成就便能恍然大悟。

KenAuletta在紐約客雜誌首頁上發表的那篇文章將這場造神運動推向了巔峰:

「二十世紀的托馬斯·愛迪生謝幕了……喬布斯的蘋果實驗室創造或改造的技術—-蘋果電腦、蘋果鼠標、蘋果筆記本、蘋果皮克斯(動畫製作)、iTune、iPod、iPhone、iPad—-的精彩程度足以媲美愛迪生的門羅公園。而且和愛迪生一樣,喬布斯富於想像力的壯舉也不是依靠市場調研所得到,他沒有通過無窮的市場民調來獲得消費者的需求。」

我無意在此貶低或鄙視喬布斯為他的公司、股東,或無可救藥地沉迷於蘋果產品的無數果粉們所創造的價值。我知道有不計其數的年輕人一天到晚玩著小小的iPhone,或者無時不刻讓音樂充斥自己的大腦。我寫本文只是為了解釋為什麼喬布斯不是愛迪生。

凡是瞭解過科技發展史的人,一定會震驚於那些第一級發明的劃時代意義和歷史偶爾性和不可預見性;相比之下,隨後五花八門的第二級發明、技術改進和完善都只有在第一級發明帶來的革命性突破之後才能湧現出來,無論是公司和隨後的商業成熟都是如此。我們可以用一個最古老的例子來描述這種技術飛躍,那就是當人類祖先開始使用石塊來切削石塊,把它們打磨成尖銳的工具(刀斧箭等)時所發生的變革。而對於現代人類來說,再沒有比大規模的商業發電、輸送電、配電和變電更具根本性和劃時代的技術創新了。

我認為,最能表述電力對現代人類文明重要性的方法,莫過於捫心自問:若沒有電,生活會是什麼樣子?

答案是幾乎整個現代世界的湮滅。我們使用電力來照明,電力是所有電子設備(從手機到超級電腦)之母,從手持吹風機到全世界最快的火車都離不開變電裝置,幾乎所有救命醫學都離不開電力(現代化學合成和製藥無法離開電力、疫苗的生產需要製冷設備、檢查心臟需要心電圖,而在心臟手術時還需要電動泵來做旁路),現代世界大部分糧食的生產、處理、分配和烹飪都離不開電器設備。

普遍認為愛迪生對人類最偉大的貢獻是發明了電燈泡,這個看法其實有問題,一大堆其他發明要比電燈泡的發明重要,而且就算是電燈泡也不是愛迪生的獨創,他不得不和約瑟夫·斯旺分享第一代商用的耐久電燈泡的榮耀。愛迪生對人類最偉大的貢獻不在於電燈泡,而在於另一項更具革命性的發明:他在1880到1882這不可思議的短短幾年時間裡完成了全世界第一套商業化的發電、輸電和變電系統。T.P休斯的總結相當到位,他說道:「愛迪生是一位從大局思考的概念構造師和一位意志堅定的求解者。」且至於他創造的步伐之快和幅度之廣,有事實勝於雄辯:在那關鍵的三年時間裡,他不僅因白熾燈及其燈絲獲得了幾近90項的發明專利,還因磁石發電機的發明及交流電的調節獲得了近60項專利,他因電氣照明獲得了14項專利,因配電系統獲得了12項專利,還因電表和馬達獲得了10項專利。

在同時代人的證詞裡,也許埃米爾·拉特瑙的證詞最為有揭示性和具備欣賞態度,在1881年的巴黎電氣展覽會上,這位德國電氣工業的先驅式人物在看到愛迪生的電氣裝置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評價說:

「愛迪生的照明裝置其細節之美麗和運作之完備,幾乎就像已在諸多城鎮上經過了數十載的測試那樣。無論是插座、開關、熔斷器和燈座,還是其他為實現這套裝置所必須的配件都無可挑剔;而且交流電的產生、調節、配電箱的布線、內部連接、儀表等等,所有一切無不是超群技術和絕世天才的證明。」

在大規模的商業化發電、輸電、配電和變電的發明之後,再沒出現過比之更具革命性和劃時代意義的現代創新。

在這之後,愛迪生又為許多快速發展中的領域做出了基礎性的貢獻:他使用電力來複製聲音和圖像(他的留聲機、照相機和投影儀),他改進了電池,改進了鐵礦石的提煉方式,發明了預制混凝土建築。這位科學巨人將接近1100項美國專利納入了囊中,還獲得了1000多項外國專利。

但是在所有這些創新裡,電氣系統依舊是愛迪生最偉大的成就:經濟可靠的供電系統打開了電氣時代的大門,隨後,眾多傑出的第二級發明才如雨後春筍般湧現,從高能燈泡到快速火車,從醫療診斷裝置到製冷裝置,從龐大的電化學工業到由微芯片控制的小小計算機皆如此。

可是到2010年為止,蘋果i系列產品的所有微處理器都非蘋果製造。比如,iPhone的主處理器一直是三星供應;iPhone的聲音一直由歐勝芯片處理;顯示器接口一直使用國家半導體芯片(NationalSemiconductorchips);電源管理一直交由英飛凌芯片負責。蘋果最早的產品也同樣如此:若沒有施樂的帕洛阿爾托研發中心的發明創造,蘋果II—-蘋果的明星電腦—-根本不可能面世,而且斯坦福研究所的道格拉斯·恩格爾巴特在蘋果II出現之前的整整一個世代,早在1967年就發明了第一個鼠標。

於是,蘋果產品實際上屬於第三級的發明創新。形形色色的第二級發明孕育了如今龐大的電子元件行,蘋果以這些發明為基礎,把不同的設備拼裝並編程。蘋果產品的最吸引人之處莫過於其(以下形容詞你可以選擇其一或照單全收)光滑、反傳統、優雅、流線型、簡潔和實用的界面設計。

對於一款要在大規模量產級別進行銷售的商品而言,所有這些屬性都很重要。有一個反例就是福特的Edsel汽車,那也許是美國產品敗筆的典範,它和熱銷的野馬汽車使用同樣的V8引擎,但在外觀和產品魅力上卻遠遠無法與愛迪生式的披風相提並論。

而且蘋果的產品無疑要受益於「集體癡情」。這是一個社會集體現象,常常是集體忠誠於某種產品或某類設計,而自身卻難以用前後一致的邏輯來解釋(我們可以拿巔峰時期的微軟來進行比較,當時的微軟可是飽受非議)。這種盲目的忠誠最極端的例子就是人們願意為德國製造支付更高的費用,即便數十年來的消費者報告評價一直沒能證明德產車要比本田和豐田有多大優勢。

至於喬布斯的實驗室實現的所謂「讓人讚歎的技術」,任何一個公正的觀察者都能明白:iPad不過是一台沒有鍵盤和外殼的迷你筆記本,不是一個能與電氣、疫苗接種、雜交作物、合成氮肥比肩的劃時代革新。

Auletta把喬布斯與愛迪生相提並論,總結說他是「一位發明家和一個改變人類生活的偉人」。即時歷史(Instanthistory)很危險。在愛迪生發明不可思議的電氣系統一百三十年之後,世人仍然肯定他對人類做出了根本性和真正劃時代的貢獻:一個沒有電力的時代是無法想像的。

Categories: 時事◆財經
personal training certification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