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ba}

與您分享。最好
新華網

華爾街砸盤樓市和股市 立體做空中國


華爾街同時砸盤中國的樓市和股市,通過打壓人民幣匯率來引導資本外流,都是預先設定的做空步驟,是系統性且同步進行的。

做空人民幣開始了嗎?

12月6日,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連續第五個交易日即期「跌停」,三年來首次出現的連續跌停,將人民幣的貶值壓力凸顯出來。

雖然人民幣跌停的原因複雜,但是「機構在做空人民幣」成為不可忽視的因素。從樓市到股市,如今蔓延到匯市,從地產到銀行再到整體經濟、西方「立體做空中國」的全景圖已經逐漸清晰。

做空接力棒式傳遞

外資機構對中國的做空像是一個接力棒。拋售在中國的房產,是從去年開始就悄悄在進行的。今年9月,黑石將所持有的上海物業轉賣時,大家才開始關注這種趨勢。其後,友邦、中德安聯等外資也頻繁拋售在華房產。

11月,美國銀行和高盛大幅減持中國銀行[2.90 -0.68% 股吧 研報]股。與此同時,境外資金也悄然撤離股市。11月16日,A股大跌,資金淨流出約239.1億,半個月後,股市再度出現「自殺式」暴跌,A股下洩3%以上,B股更是重挫7%。從基本面上看,國內並未公佈重大利空數據,歐美股市隔夜表現也比較平穩。

有分析認為,A股暴跌的幕後真正原因可能是境外資本撤離。過去三季度QFII(合格境外投資者)對A股是減持多於增持,根據上市公司三季報公佈十大流通股東對A股的持有情況看,遭到QFII拋棄或者減持的公司明顯多於增持和新進的公司,數量上也呈現出明顯淨減持的態勢。

與外資做空中國樓市和股市互相配合的是國際機構,今年國際機構無一例外地調低中國經濟增長的前景預測,除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近日,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發佈《經濟展望報告》稱中國經濟增速放緩,不少西方媒體加入唱衰中國的合唱中,《華爾街日報》最近提醒投資者「當心中國軟著陸失敗」。

與此同時,越來越多高端美資製造業正在從中國的實體經濟中悄然撤退。美國玩具生產商Wham-O決定將50%的飛盤和呼啦圈訂單在美國國內生產,福特公司宣佈將從中國撤出某些汽車零部件生產,美國ATM供應巨頭NCR已把部分ATM的生產從中國轉移到美國……

熱錢出逃跡象也很明顯。中國10月份外匯占款餘額為25.49萬億元人民幣,環比下降248.92億元,這是自2007年12月以來出現的首次月度下降。中金公司報告稱,10月熱錢流出1800億元。中金公司認為,外匯占款在10月份出現了多年來沒有過的淨減少,與「熱錢」大幅流出有關。

國家發改委顧問、深圳大學金融研究所所長國世平接受《國際先驅導報》採訪時說,外資作空中國已經是一個很明晰的線路,外資做空不僅是表面上我們看到,他們是系統性且同步進行的。國世平認為,隨著外資紛紛拋售中國房地產及中資金融股,接下來一個階段的動作就是做空人民幣。

如今,外匯市場已經是山雨欲來。

由於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每天只能在中間價的上下0.5%範圍內波動,因此一旦觸及下限便可視為「跌停」。從11月30日到12月6日,人民幣對美元的即期匯率已經連續五個交易日觸及交易區間下限。上一次出現類似情況,還是2008年12月初,當時人民幣匯率曾連續四天觸及跌停。

財經評論員葉檀認為,市場對人民幣可謂愛恨交織,一會兒看到歐美國家逼迫人民幣升值,做多人民幣;一會兒擔心中國實體經濟走軟,而做空人民幣。而在當前局勢下,做空中國的勢力正在逐漸發力。

實際上,上個月,高盛就已經向其客戶建議暫時結束看漲人民幣。中國外匯投資研究院院長譚雅玲稱,人民幣走弱在當前風險很大,「雖然我贊成人民幣貶值,但是我們錯過了最好時機,如今,人民幣升值預期被逆轉,我們完全是被動的接受,被別人做空。」

資金流向地:美國

「關鍵問題是做空中國後,這些外資將流向哪裡?美國經濟不景氣,歐洲經濟更不用說,錢流向哪裡是個問題。」中央財經大學銀行業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表示。

不過,國世平認為這是對美國的誤讀,「美國雖然就業不景氣,但經濟根本沒壞,美國科技實力強勁,企業也正在恢復。」

在加拿大皇家銀行風險管理資深顧問陳思進看來,各國在危機下更像是一場選丑比賽,「各個經濟體問題都很嚴重很難比誰美只能比誰不那麼醜」,他認為美國將是這次全球大衰退中第一個走出蕭條的國家,「因為美國的基礎依然堅實,是全世界最富裕的國家,除了發達的高科技和擁有強大的軍事力量,還儲藏著天量的石油、森林、以及各種礦物資源,美國的科技創新能力領先全球,好萊塢的文化輸出無人可及,影響遠非金錢可衡量。更關鍵的是美國已制定出『萬億引資計劃』能吸引全球資本回流美國。」

一個不可忽視的事實是,美元依然維持著世界霸權的地位,美元體系給美國帶來了巨大的益處。雖然美元在2010年貶值了9%,而只要加息,美元的強勁地位很快會顯現,最近美元指數已經突破80,而美國只有維持強勢美元才能維持人們對美元的信仰,美元體系才得以繼續運行。

商務部國際貿易合作研究院研究員梅新育認為,新興市場國家貨幣對美元普遍貶值是今年全球金融市場的突出現象。歐債危機升級、日本經濟疲軟、新興市場經濟體不確定性上升的形勢驅使市場參與者逃向美元,令美元匯率強勁升值。因此,未來幾個月裡,美元的「避風港效應」仍將凸顯。

事實上,不少金融機構已經把持美元當作避險的工具。廣東省社會科學院「熱錢與地下錢莊研究」課題報告稱,近兩個月以來,很多新興市場國家,紛紛出現了國外投資撤出的問題,目的地指向美國。美元的走強已經是大勢所趨。

讓熱錢爛在中國

在歷史上,日本、阿根廷先後經歷過資產泡沫被做空的教訓。在陳思進看來,這些國家首先是自身出了問題,被吹大的泡沫資產像一顆樹內的「害蟲」,引來了做空者,使對沖基金有了做空的可乘之機,猶如禿鷹見到了獵物。

「當年美國把危機轉嫁給日本,不是因為日本被做空而產生了危機,而是因為日本自身出了問題。」他認為。

而如今的中國樓市,不少日本人都覺得似曾相識。國世平認為,中國的泡沫嚴重是個公認的事實,外資作空的條件已經具備,目前他們正在陸續撤市。

這一過程是外資先加速拋售房地產,隨著房地產價格的下降,土地出讓開始面臨困境,這意味著地方政府債務償還所依賴的土地出讓金收入也將越來越少。而近年來,我國高速發展的高鐵、地鐵等,短期內成本無法收回,如果地方政府找不到新的賺錢門路,地方政府債務恐怕難以償付。這將對銀行造成壓力,因為地方政府欠的是銀行的錢,最終將會導致銀行出問題。

近日,中國人民銀行極其罕見地發表聲明,對房地產行情進入下行調整期,可能對銀行和市場造成的負面連鎖反應表示了擔憂,這被認為是對「資產泡沫」發出的警告。

而地產、銀行之後,外資接下來的目標就是人民幣。國世平認為,外資一旦開始大規模拋售人民幣,將會造成人民幣貶值,股票和房地產被做空,中國又沒有實體經濟的支撐,屆時中國經濟將面臨硬著陸。而美元加息後會大幅上升,他們還可以回來抄底。

「對於華爾街來說,同時砸盤中國的樓市和股市,並通過打壓人民幣匯率來引導資本外流,都是預先設定的做空步驟。」財經評論員盛駿認為,中國必須要做出相應的反制動作,才能緩解經濟硬著陸的烈度。

陳思進認為,要防止外資做空,防止中國被剪羊毛,我們要搶在別人做空之前先「空」,以奪得先機,爭取主動,倒剪他們的羊毛。

「比如,對於天量流入中國的熱錢來說,既然集中在房地產領域,那房地產就應該迅速降溫,在目前降溫的情況下再大幅降溫,趕在外資大幅拋售房地產之前;同時趕在外資大幅拋售人民幣之前,我們自己先適度貶值人民幣,這樣就可以使他們的熱錢爛在中國!同時,我們的企業要加緊升級,加大科技創新的力度,並擴大內需,便可彌補熱錢撤出後所造成的損失。」

「千萬不能讓他們勝利大逃忙,然後由他們來做空中國,雙向掠奪中國的財富。」陳思進說,人家亮劍,我們也該刀出鞘,打好這場金融保衛戰。

Categories: 時事◆財經
personal training certification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