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ba}

與您分享。最好
無名報童

美刊大預測:中國2012年政治動盪


西方國家曾將中國的2010年視為「最強硬年」,而2011年,中國則被部分西方媒體視為「求穩年」。對於即將到來的2012年,美國知名期刊《外交政策》12月12日臆測稱,中國在2012年將出現真實政治動盪端倪。該刊甚至預言古巴前領導人卡斯特羅和委內瑞拉總統查韋斯2012年「離世」,揶揄社會主義國家。

2011年外交政策大事件列舉起來可以說是信手拈來:阿拉伯民主革命、歐債危機、日本福島核危機、本‧拉登和卡扎菲之死、巴空軍基地遭美襲擊以及美國無人機被伊朗「亮相世界」等。這些事件發生都會給予世人某種刺激感,但是,還有一些影響全球的事件則潛移默化、不易被人感知:氣候變化、社交網絡發展、商品證券化和金融化的風險、有效超國家治理機制發展的缺失、以及人口老化給中國、俄羅斯以及歐洲等帶來的政治危機。

但無論如何,2011年猶如一場熱夜之夢一閃而過,人們開始尋求更加刺激的精神食糧,其莫過於搜尋和預測2012年影響全球的外交大事件。要做到這一點,猜測者不但要有膽識卓見,還要具有創新和引發讀者深思和探尋的意識和能力,且不論其中的判斷和邏輯是否合理。

美國《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12日文章便預測了13件備受矚目的2012年大事件。但是,頗具爆料的大事件主要有:「中國真正政治動盪跡象首次出現」、「內賈德政權和阿薩德政權的倒台」、「巴基斯坦權力更替」、「內賈德時代終結」、「查韋斯和卡斯特羅時代的終結」以及「普京回歸克宮比預想中『更強硬』」。

文章稱,2012年將經歷全球範圍內權力核心的領導層更迭,美國、中國、俄羅斯、日本和歐洲重要國家,以及墨西哥和埃及等都將舉行關鍵選舉。雖然選舉大事年年有,但是2012年選舉的密集度非同一般。而且,考慮到世界政治局勢的不確定性、世界繁榮的波動性和相關國家的關鍵特質,「選舉」必將是2012年世界輿論頭號主導型事件。

隨後文章便轉到「中國真正政治動盪兆頭首次顯現」。文章認為,就動車追尾到霧霾天氣等近來各種抗議焦點,外界都可以對它進行解讀或感知。比如,中國民眾對中共展開的公開批評;中共權力派系鬥爭的愈趨表面化;不那麼被中共審查的社會媒體傳播等。但是,中共新領導人將要面臨愈加難以應對的公民,以及在艱難時期保持對中國這一崛起中大國核心權力的掌握。

敘利亞阿薩德王朝的崩潰:雖然「阿薩德下台」這種可能在精神層面也難以捉摸清楚,但是,阿薩德「在位」的日子已屈指可數,其「下台」指日可待,儘管本人尚未知曉。

卡斯特羅和查韋斯時代的終結:委內瑞拉總統查韋斯和古巴前領導人卡斯特羅很有可能是2013年離世的最佳人選,即便他們不是這種人選,他們的政策力度將出現大幅下滑,因為一些政策已被視為過時且無效。同時,委內瑞拉和古巴的反對派則會在2012年大獲豐收。

普京回歸克宮比預想中「更強硬」:隨著俄羅斯反對派擺出一些令普京這位「柔道大師」都難以應付的「柔道招數」,普京上位很有可能只會「照搬」斯大林模式治理俄羅斯,這種照搬顯得很無力。

巴基斯坦權力鬥爭:這種預測正確度高達85%,因為對這種可能的期待度不低,這就猶如人們老是希望明天仍是陽光明媚。最近,巴基斯坦總統扎爾達裡緊急就醫則凸顯了人們思維是多麼得活躍。比如,埃及軍方認為民主在政治上就等同於在「面對鏡頭假笑」,但是巴基斯坦三軍情報局(ISI)甚至不屑一笑。而這些傀儡大師(巴基斯坦軍方情報官員)是否會得到接管國家權力的某種誘餌,或只是返回母校再進入政府機關,在2012年之前期待迎來伊斯蘭堡新領導層將是不錯的賭注。

非洲極端主義蔓延促使美國有所行動:2011年美國無人機和軍隊悄悄進入非洲,而美國和西方安全支持者則擔心非洲地區,尤其是資源儲量豐富的尼日爾等國的極端分子。更多關注重心將偏向非洲地區「基地勢力」以及類似特許權等,這將是2012年末全球開始關注的重大安全威脅。

中東思維模式的繼續轉變:2011年「阿拉伯之春」還不夠的話,2012年中東仍會全年經歷轉變。中印現在比美國更加渴求得到石油。中國更加被視為是巴基斯坦、阿富汗和伊朗等相關議題的「關鍵所在」,即使中共一再推脫無意介入;美國繼續自己的中東撤軍計劃,並將注意力轉向國內和亞洲,同時推出更多行動方案,以應對遭受重挫的多邊主義,或秘密但定向地干涉國際事務;以色列執行的定居點政策仍在傷及自身利益,而且其也受到國家人口老齡化困境;土耳其將崛起並開始影響地區權力平衡,以埃及和土耳其組成的「溫和」軸心開始替代沙特及海灣地區重心。另外,該地區軍備競賽差距愈趨縮小,巴基斯坦不穩定性愈加危險。

文章就中東2012年局勢認為,無論如何,伊斯蘭民主在中東地區的崛起與傳播成為超出預期的曲線球,一些新的政府令老美接觸起來頭疼,或令老美很難橫加指責。無論如何,各決策者在2012年都不會有好日子過,因為大的變革總會引發新的問題。

伊朗內賈德時代的終結:如果內賈德和伊斯蘭教神父、即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的個人緊張關係繼續惡化,真正搞垮內賈德政權的則不是西方,而是其國內內部鬥爭。內賈德選擇同美國人、以色列和沙特人鬥爭的做法不會變。但是,如果伊朗民眾及世界他國懸賞緝拿他,未來就不怎麼明朗。

網絡黑客重擊主導型經濟體:「黑客攻擊升溫」絕對能夠擠入2012年世界頭號新聞。計算機蠕蟲病毒只是一個開始,這種攻襲即將延續至大型電力網或運輸系統,亦或是你附近的金融市場。結果將改變各國予以應對的方式,從而引發大規模網絡安全措施的相繼出台。

在金融領域,文章還提到兩種可能事件。第一,全球金融衰退中出現一兩個黑馬,即美國和日本。隨著新興國家經濟正在出現的下滑趨勢,歐債危機只會惡化,那麼全球也將面臨更深層次的衰退。但美國將會從中成為贏家,因為它仍然是安全資產轉移的一大目的地。日本同樣也會勝出。美日雖然做得不會很完美,但在全球醜陋的競爭中,他們至少給國內帶回部分說得過去的榮耀。第二,重大銀行倒閉催發最低限度的監管改革。文章認為,歐元區危機加重很有可能引發「華爾街大夢魘」,即便歐盟胡亂拼湊出什麼救援方案,大型、資金不足的歐洲銀行仍然深陷不確定境況。歐洲決策者勢將整年終日難眠,擔心哪一天市場跌落引起銀行倒閉的連鎖反應,最後甚至就連美國銀行也可能難以倖免。

預計到時候又要出台什麼救助措施。

就歐元區而言,文章稱,建立新的、更為強大的財政和金融機制在2012年將是一個緩慢、長期而又令人洩氣的過程。不過,這種過程是間歇式的。「末日即將到來」的輿論頭條仍會有,但是,如果歐元區能夠努力成功度過2012年困境,那麼其2013年的標語完全可以是:「未被扼殺就意味著愈挫愈勇」。

《外交政策》這番猜測頗有「唯恐世界2012年不亂」的意味,尤其是對那些他們看不順眼的國家及其領導人做出幸災樂禍和一廂情願的預測。該刊在今年「中東及北非民主浪潮」伊始就曾發文,希望「茉莉花革命」的「香氣」能夠飄滿各地,尤其是希望中國也出現這種革命。它3月初的文章指出,中共自1989年以來就開始小心翼翼處理各種社會運動,所以,國內公開場合或網絡稍有抗議身影或聲音時,中共都會迅速作出反應。

但是,2011年即將過去,那位曾被指試圖煽動中國「茉莉花革命」的「駐華大使洪博培」已經主動離開,目前正在勝算甚微地角逐總統大選。而且,2012年中共十八大和美國大選是40多年來中美權力更迭時間表首次重合。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將於2012年初訪美,雙方都希望在大選前國內穩定。

而且,美媒看中的中國社會矛盾在中國人眼裡很難被政治化解讀,它們希望借「汪薄之爭」窺視神秘中共權力高層的未來政策動向,希望借諸如「動車追尾」和「空氣污染」和「網絡審查」等議題能夠尋覓中國社會及政治動盪跡象。但注重「國內穩定」的中國看來很難滿足美國媒體此類不正常的胃口。

Categories: 時事◆財經
personal training certification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