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ba}

與您分享。最好
新華網

歐洲新主人:高盛集團 危機的製造者來治理危機


「最終美歐經濟都操控在同樣學派的人手裡,看同樣雜誌報紙(《金融時報》、《經濟學家》)、崇拜同樣神諦(金錢與權勢)、說同樣語言(大西洋中部英語)、他們都想控制世界」。
近日,英國《獨立報》爆出驚人之語:整個歐元區成了一個高盛集團的項目。「當一般人還在煩惱緊縮和就業的時候,高盛系已經在歐元區的權力層進行一場天翻地覆的變革,難道高盛成了歐洲的新主人?」

此報道既出,令不少歐洲民眾感到既驚也悲:在眼下曠日持久的經濟危機中,導致危機的「罪魁禍首」竟然被選出來處理危機?!

這些「高盛的人」

最近,歐洲新上任三位要帥和高盛之間無一例外都有著十分深的淵源。歐洲央行行長馬裡奧・德拉吉2002~2005年間是負責歐洲事務的高盛副總裁,意大利總理馬裡奧・蒙蒂自2005年以來便是高盛的國際顧問,而希臘總理帕帕季莫斯在1994~2002年間擔任希臘中央銀行行長時參與了高盛炮製的債務作假行動。雖然帕帕季莫斯並未直接在高盛任職,但法國《世界報》依然把他看作是「高盛的人」。

「高盛門系走進了歐盟權力中樞,這確實讓很多歐洲民眾感到震驚。」旅居法國知名學者鄭若麟告訴《國際先驅導報》,有關高盛統治歐洲的聲音前年已經開始出現,當時法國有位記者寫了一本書《高盛是如何領導世界的》,「今年初希臘危機高盛話題開始傳開,意大利新總理上台達到沸點。」

除了上述三位,歐洲政壇很多叱吒風雲的人物,都與高盛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德國央行前首席經濟學家奧特馬爾・伊辛是高盛的高級顧問;帕帕季莫斯任命的主管希臘債務事務的官員佩德羅・克利斯多杜洛斯是前高盛的交易員……

危機的製造者來治理危機

實際上,在歐洲主權債務危機中,高盛扮演的角色並不光彩,而且在歐洲已經廣為人知。

當年,希臘加入歐元時,其財政狀況並不達標,歐盟對成員國有一個財務指標的要求,那就是財政赤字占GDP的比例不能超過3%。2000年和2001年,高盛兩次為希臘設計了貨幣互換的方案,為希臘作假賬,大規模減少了希臘以外幣計價的債務價值。

高盛為希臘作假賬一事與德拉吉無關。但2002年,德拉吉開始分管高盛歐洲的政府項目,作為負責歐洲事務的高盛副總裁,德拉吉負責「企業和主權國家」,他的任務之一是銷售可以掩飾一部分主權債務的金融產品「CDS」(信用違約掉期合約),正是這個產品掩飾了希臘債務。

德拉吉為希臘量身定做出一套「CDS」,為其掩蓋了一筆高達10億歐元的公共債務,以符合歐元區成員國的標準。此後,為了掩飾債務,希臘不得不製造更多的貨幣掉期交易,深陷壞賬漩渦而無法自拔,直至釀成債務危機。

而在此過程中,高盛通過做空等手段,在CDS買賣中獲取了暴利。

儘管德拉吉極力將希臘債務地雷與自己在高盛的歲月撇開,但他無法抹掉的是,他負責高盛歐洲業務時,正是時任希臘央行行長的帕帕季莫斯任負責與高盛的貨幣互換交易。

希臘最終成為歐元危機中的第一張多米諾骨牌,但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高盛在為希臘設計貨幣互換交易時,已經在德國種下了木馬。高盛向德國的商業銀行購買了10億歐元的CDS保險,一旦希臘債務出現問題,承保方,也就是德國的商業銀行就要為此埋單。

這意味著,高盛為希臘設計的貨幣互換交易已經捆綁上了德國金融機構。德國作為歐元區的領導國,是美國在國際貿易中強有力的競爭對手。

這不能不令人感到疑惑:造成金融危機的金融資本權力居然正在成為解決危機的主導力量?

美國《基督教科學箴言報》作出了肯定的回答:高盛就是當年導致歐洲債務危機的罪魁禍首,他們讓世界充滿債務,現在危機爆發他們又被挑選出來處理這些問題,「他們推開民選領導人,獲得新的權力和權威,掌握了救援的權力,所有的改革不過是操控。」

高盛式政策

當然,不管誰執政,人們更樂於見到的是對歐債危機局面的改變,但是新政似乎不可避免地帶著高盛系的影子。

德拉吉上台後宣佈降息25個基點,一改德國人抑制通脹的老傳統,採用美國式的貨幣寬鬆政策來穩定市場。高盛首席經濟學家奧尼爾也站出來給意大利總理蒙蒂指點江山,意大利的國債收益率必須降到7%以下,否則歐元聯盟會遭遇更嚴峻的挑戰。最近,意大利公佈300億歐元新財政緊縮計劃,勞工福利部長失聲痛哭的畫面傳遍全世界。

「緊縮計劃已讓很多民眾感到不滿,作為公民他們向國家交稅,享受應有的福利、醫療等社會保障,現在卻要緊縮,相反高盛員工的工資甚至超過一個部長,不管什麼危機高盛照樣賺錢,老百姓的『緊縮』似乎在為他們埋單!」鄭若麟說。

與此同時,擱置已久的「歐元區共同債券」再次提上日程,歐盟委員會11月23日公佈關於發行歐元區共同債券「穩定債券」(又稱歐元債券)的三種可行性方案,並於近日發佈綠皮書闡述歐元區共同債券,歐委會認為這是作為應對當前歐債危機的一項政策選項。

不過,歐元區和歐盟的第一大經濟體德國始終堅持反對發行共同債券,認為這不僅無助於解決債務危機,還會推高融資成本。由於歐洲目前只有一個統一的央行,而沒有一個統一的財政部,各國本來的財政政策各不相同,要發行歐洲統一債券,相當於建立一個凌駕於各歐元區國家之上的統一財政部。德國認為推出歐元區共同債券的前提是,對歐盟公約作出相應的調整,從而改變歐洲的結構。

共同債券,名義上是為了救助希臘等國,但實際上則是通過增加整體借貸成本的集體風險把歐洲國家綁得更緊。有分析認為,歐元區共同債券是高盛的產品,因為這個方案就是把歐元變成高盛的掌中之物,使得高盛獲得歐元的主導權。

今年7月,默克爾拒發歐元共同債券時,高盛高調地唱衰歐元聯盟,最近,德國再次拒絕歐元共同債券,換回的是德國國債的流拍。分析人士認為,德國態度堅決的理由是擔心自己失去了歐元的主導權,如果那樣,歐元可能就將姓高盛了。

馬克思為什麼是對的

前不久,在佔領華爾街運動高潮迭起時,歐洲各國也爆發了「憤怒者運動」,抗議者同樣「打倒金融獨裁」的口號……

鄭若麟說,歐洲民眾反對的並不是資本主義,而是壟斷金融資本+技術官僚繞開民主選舉,操縱了國家政權。「歐洲之前一直是實業資本主義+民主體制,現在金融資本權力相對於歐洲民主國家政治權力已經明顯地佔據了主導地位。」

英國《獨立報》直言,蒙蒂行使總理的權力,推舉了未經民選的技術型官員,這已讓民主的正常程序停擺,可能就暫時封印了民主本身,「最重要的,一位高盛集團的高級顧問坐上了歐元區第三大經濟體的掌門人寶座,這已經將一家投行的政治權力提升到了新的高度。而原本人們可能認為它是對政治有害的禁忌做法。」

如果說2001年之前,高盛與政界的高層輪動大多僅限於美國,但近十年,其觸角已伸到了希臘、意大利、英國和澳大利亞等國家,成為這些國家的「金融影子內閣」。

財經評論員、《高盛陰謀》的作者李德林說,「當一家投行的行為引起全球公憤的時候,不難想像這家投行在全球的能力,高盛現在已經不僅僅是一家通向白宮權力中心的大佬,更是一家遍佈全球權力中樞的烏賊,他牢牢的掌握著金錢跟權力的脈動。」

《基督教科學箴言報》指出,美國經濟實際也掌握在高盛那些人手裡,包括奧巴馬的國家經濟委員會負責人和財長,他們不知道必須進行大糾正,他們只會增加更多的債務、更多管理、更多改革、更多集中化。「最終美歐經濟都操控在同樣學派的人手裡,看同樣雜誌報紙(《金融時報》、《經濟學家》)、崇拜同樣神諦(金錢與權勢)、說同樣語言(大西洋中部英語)、他們都想控制世界。」

英國當代思想家、牛劍大學教授特裡・伊格爾頓的新著《馬克思為什麼是對的》在歐美流行,這或許為當今世界作了註腳:「今天真正的實力隱藏於銀行、集團和金融機構中,他們的掌舵人從來不用任何人推選,他們的決策卻可以影響成千上萬人的生活。總的來說,政治力量是這些大人物的忠實奴僕,政府也許會指責他們的運行方式違反了社會秩序,可一旦政府干擾了他們的經營,那就是自找麻煩。」

Categories: 時事◆財經
personal training certification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