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ba}

與您分享。最好
無名報童

華強北調查報告:失控的騰訊帝國


在卡通的企鵝背後,是中國最大的互聯網公司—騰訊的身影,但與可愛的企業LOGO形成鮮明對比的,卻是行業內很多公司懼怕的陰影。對騰訊的口誅筆伐,似乎是起始於去年的一場討伐戰。在採訪中,騰訊並沒有回應時代週報記者的問題。

事實上,在很多人的眼中,騰訊已經異化以及無法控制,它正在按照自己的方式野蠻生產著。這家公司究竟發生了什麼?馬化騰為何會讓外界感覺言行不一?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企鵝的笑臉變得猙獰?

成立新的部門,試圖把控山寨刷機市場,騰訊的步伐開始有些詭譎。

與一個多月前發生的這件事情相伴而來的信息是,騰訊兩個牽涉共同利益的部門,因為資源的爭奪最終怒目相對。

馬化騰已經對公司失去控制?廣被業界詬病的騰訊複製文化到底源於何處?

廣袤的被冰雪覆蓋的南極大地上,成千上萬隻企鵝正準備過冬。「就像一個細胞或者一個人,它表現為一個一元整體,在空間中保持自己的特性以抗拒解體……既不是一種物事,也不是一個概念,而是一種持續的波湧或進程。」

在凱文-凱利的《失控:全人類的最終命運和結局》這本書裡,通過對蜂群的觀察闡述了這樣一個道理:個體是無意識的,群體在整體的失控中卻找到了方向。這裡有一個不可忽視的邏輯:從失控到把控。

同所有企業的發展過程如出一轍,成立13年,已有2萬多名員工、數百個產品、幾十條業務線的騰訊公司,不可避免會遇到大企業病,但在今年開放的大背景下,這個龐大的騰訊帝國正駛向整體的「失控」當中。

「如果規劃好了,一切在控制當中。」在互聯網這片自然、活力不斷而正野蠻生長的土地上,身軀龐大已經佔有優勢的騰訊該怎麼走?能否走到凱文 凱利所預言的把控境地?

華強北:無法把控的手機市場

寒冬已至,南國深圳步入了一年中最冷的時節。然而,大陸地區最有影響力的電腦硬件、電子元件市場之一的深圳華強北,依然人聲鼎沸。

騰訊早已開始進軍移動互聯,騰訊手機QQ瀏覽器、QQ安全助手已經開始進入市場,供消費者選擇安裝。但現在,在這些常規做法之外,騰訊又有了「另類」玩法。

據來自業界的消息稱,騰訊內部在半年前已經立項成立團隊,開始定制智能手機ROM系統,並開始佈局華強北水貨刷機渠道,達到從水貨市場源頭對應用軟件進行控制。

「騰訊這個事情,我在1個月之前就有所瞭解。騰訊這麼做的目的就是為了圈地,圈一塊地能讓它放內容。」對於騰訊佈局華強北一帶水貨刷機渠道,國內一手機企業高層對時代週報記者如此表示。

據悉,目前水貨智能手機在國內智能機市場的出貨份額佔據一半左右。水貨手機的使用,必須經過「刷機」這一步驟才能使用。刷機即是將手機內置的軟件從操作系統底層完全抹除,重新安裝下操作系統新的版本以及軟件。刷機進行預裝後,用戶無非是不容易隨意刪除。

「目前智能手機推廣渠道可分為兩種,一是用戶直接通過PC端口刷機預裝,一是終端渠道商進行刷機預裝。由於前者具有差異性,因而通過終端渠道商進行刷機預裝,成為了應用軟件商絕不可能忽視的方式。」業內分析師對時代週報記者稱。

龐大的水貨手機市場讓騰訊躍躍欲試。「騰訊目前更多地是在配置軟件和內容上下功夫,因而,當騰訊控制了部分刷機渠道後,所有的軟件都寫入了出廠系統中,普通消費者是刪除不了的,這是一種源頭控制。」上述某手機企業高層對時代週報記者稱。

通常而言,普通水貨機的ROM系統可內置的桌面應用為10-15個。在這種情況下,價高者便成為產業鏈中優先者。

隨著智能手機市場的不斷成熟,水貨渠道商—刷機商—應用軟件商已然構成了嚴密的產業鏈。據悉,通常情況下,按用戶激活率進行收費的話,預裝一台水貨機能讓刷機商獲取2-5元不等的收益。但有知情人士透露:「在這個產業鏈中,騰訊的6個應用激活費用最多可達18元,而如果簽署了排他協議,價格還可以再談。」

11月4日,UC瀏覽器董事長俞永福(微博)已經公開聲討騰訊。俞永福稱:騰訊要殺死UC。在UC提供給時代週報記者的《騰訊手機QQ瀏覽器、QQ安全助手、騰訊微博等產品推廣合作協議》中明確提及:乙方需聲明推廣騰訊產品時不推廣其競爭對手產品,QQ瀏覽器—UC瀏覽器、QQ安全助手—360手機衛士、騰訊微博—新浪微博。

對陣UC一事,還是騰訊在正規手機廠商層面對競爭對手的排斥,此刻,騰訊又把手伸向了山寨刷機市場,果然是「處處不拉空」。

但這樣一個野蠻行為到底有多大的成效呢?

時代週報記者在走訪深圳華強北市場的過程中發現,大部分水貨手機基本還是安卓、Symbian等操作系統之下的常規軟件,既沒有騰訊QQ系,也沒有UC瀏覽器和360安全衛士(微博),但如果前來購買的消費者提出要安裝哪些應用軟件,經銷商會立刻進行刷機。

智能手機市場,其實這種試圖把控市場的行為意義不大,最終還是取決於消費者的喜好,最終還是消費者用腳投票。

更重要的是,這一次,騰訊的「絞殺」式手法再一次在手機圈裡被廣泛熟悉,傳得沸沸揚揚。「騰訊就是一條毒蛇,游到哪裡,哪裡就死一片。」上述手機企業老總對時代週報記者如此說道。

費了很大的力氣,成立專門的部門,但在手機市場的把控並沒有達成效果,反而引來更大範圍的質疑。

11月初,俞永福終「忍無可忍」地表示:「騰訊是要殺死UC,過去十年,騰訊從某種角度是中國互聯網的一面旗幟,但是十年後會成為中國創新的阻力。」雷軍則直接發出感慨:騰訊Q+平台為何會有如此多「禁飛區」。

放任過度的內部競爭

「我們花了13萬元拍了一個視頻,就是為了給老闆看。我們預算中差不多花30%在內部宣傳上。每年騰訊都有聖誕夜,是要搶佔廣告位的。」在騰訊內部人士的講述中,這樣的故事比比皆是,「騰訊內部的員工都很重視上內刊,這是可以表功的,每個部門都是爭取上內刊讓領導看到為重。這幾乎佔據了有些部門比重的一半,我們的日常事務是分級的,為P0-P3級別,P0是最重要的,但時常是對內宣傳。」

事實也是如此,走進騰訊大廈內部,電梯裡的視頻宣傳時刻都在播放著內部宣傳片,而電梯間的易拉寶宣傳也是內部部門的優秀事跡。而據瞭解,這兩個最常見的公共領域的廣告席位,每個部門都是要去戰略發展部爭取才能獲得。

此外,每年騰訊的聖誕夜,更像是一場廣告秀,每個部門為了能讓領導直接看到自己的成績,在慶典場地的廣告位爭奪上,尤為激烈。

去年3Q大戰後,業內對騰訊的公關能力曾一度報以懷疑。但實際上,對外如何不重要,重要的是,騰訊的對內宣傳地位非常高,而且是內部各部門的「兵家必爭之地」。據悉,騰訊內部有三本內刊,一本紙質刊物,兩本電子刊物,紙質刊物名為《騰雲》雜誌,一向極為搶手。

「一切,都是為了部門KPI考核,這裡面學問很大的。」該人士對時代週報記者笑稱。

在時代週報記者獲得的一份騰訊內部會議錄音裡,在一場可以公開發表任何問題為前提的會議上,兩個牽涉共同利益的部門,因為資源的爭奪最終怒目相向。這樣系統內部的溝通會上,出現利益重合板塊出現強行打壓的情況,據悉在整個騰訊內部不足為奇,時常發生。

在龐大的騰訊公司裡,隨著產品線的增長,內部機構也越來越多。當騰訊為了保持利潤的不斷增長後,每個部門的KPI完成值,成為了騰訊各部門首要績效考量。這種情況所帶來的則是內部各個部門不可避免的競爭關係。時代週報記者採訪了多位騰訊在職以及離職的員工,試圖還原那些不為人知的騰訊真相。

IM、電子商務、微博、遊戲……圍繞在騰訊企鵝周圍的,是一個又一個產品,而究竟有多少產品?連騰訊自己的員工也一時難以回答。那麼,騰訊,是如何搭建而來?

2001年,隨著收支的平衡,騰訊內部開始了第二次組織結構調整,開始了以研發為主的R線和市場為主的M線並舉模式,由騰訊五虎將中的張志東、曾李青負責。伴隨著企業的不斷壯大,此並存局面已然打破。現如今的騰訊,共有四條基礎線,S線為職能線、R線為服務線、O線為安全架構線、剩下的最大業務線為B線,為如今騰訊最大業務增長來源線。

基礎線外,各分縱向線,如R線分為R1、R2線。而最大的業務線B線下面有B1-B5五條縱向線。「B線是最大的盈利來源,B本身就是生產的意思。」騰訊一員工對時代週報記者表示。

其中,B0線為企業發展系統,B1為無線業務系統,移動通信部和電信事業部均分屬旗下。B2線為互聯網業務系統,其中QQ空間產品、QQ秀產品部、電子商務部分屬旗下。B3線為互動娛樂業務系統,包括了網游、QQ遊戲等工作室。B4線為網絡媒體業務系統,其中廣告銷售和網絡媒體如微博等均屬旗下。

如此錯綜複雜的構架,不可避免地造成了騰訊內部管理的混亂。據悉,對外10塊錢包月的QQ會員,上網打折僅要8.8元,而在騰訊各部門之間購買,卻需要20元以上。

據騰訊某離職員工透露:「進軍電子商務的騰訊,電商部門歸B2線管理,而財付通屬於B0線,兩條線分屬不同的領導,電商部門向賣家收取2萬元的保證金,但付款是在財付通,但如果商家不在騰訊開店了,卻是要與財付通溝通。但電商和財付通各有自己的客服,電商的客服並不回答關於財付通付款的問題。這造成了極大的不便。」

當QQ成為騰訊的核心發動機後,電商、微博、視頻、搜索已成為騰訊未來發展的新四大支柱,借助QQ平台向外拓展。騰訊某員工對時代週報記者敘述:「本身原有的QQ增值業務內部已有共識不會再有新的增長點,而騰訊的股價現在處於高位,必須發展新的業務增長點來支持股價。」

如IT分析人士謝文所言:「騰訊只是利用先發優勢抓住一大批用戶,產品研發都是針對用戶市場展開,追求短期效益,對自己的未來缺乏清晰的規劃。」此刻,偌大的騰訊帝國無法有清晰規劃,就是因為企業未來的四大盈利支柱的劃分,並不是基於一個企業的整體規劃設定,而是基於企業內部利益的分割。

從創業初期的騰訊五虎將,擴充到現在15人左右的高層人員,騰訊蛋糕做大的同時,必然面對的是如何分蛋糕的局面。「電商以前屬於B0業務線,是騰訊元老之一的吳宵光後來劃分過來到B2線的,劃分的原因,就是要為自身部門利益作考量。」騰訊內部離職員工對時代週報記者表示。

而在騰訊的B4線更是騰訊最新一次分蛋糕的最大贏家,其一舉囊括了除電商以外,騰訊確定的未來四大支柱產業的三大類:搜索、視頻、微博。之所以B4業務線如此強勢,據悉皆因有騰訊創業「五虎將」中的許晨曄支持的緣故。

而騰訊由最初的五虎將的形式,發展到了後期,在日益擴大的規模和紛繁複雜的組織架構背後,存在著內部因利益板塊化形成的山頭主義的可能性。

「馬化騰其實是有點放任內部競爭的,如果有一個新應用將來能夠替代QQ,馬化騰希望這個新應用出自騰訊,而不是百度或者360。」互聯網資深分析人士洪波的一番話直抵騰訊當前混亂的核心根本。

不可否認,互聯網行業新應用層出不窮,既給從業者無數嶄新的機會,也給那些已經做大的互聯網大佬更多的壓力。

KPI重壓下的抄襲文化

「360搞的安全衛士,我們當初也想好好弄個源代碼什麼的,做一個類似的產品,但是後來覺得很麻煩,就複製吧。」這就是與安全衛士針鋒相對的QQ安全助手的來歷。

騰訊的複製文化已經眾所周知,而且飽受業界詬病,但騰訊仍「屢教不改」,原因何在?

在國內外的大型企業中,KPI成為了通用的績效考量標準,但在騰訊必須要為上市後每年保持利潤持續增長的背景下,騰訊各部門追求KPI的行徑,便與國內每個省份一味追求GDP帶來的後果一樣。

「KPI在騰訊內部實行一票否決制,每個部門完成銷量的多少直接影響每個部門年底的績效,同時也會影響部門員工的年終獎金。」一位騰訊內部員工對時代週報記者如此說道。

2002年,騰訊內部開發了內部使用的虛擬貨幣系統,虛擬幣是騰訊內部各部門為了相互之間進行業務結算而使用的虛擬貨幣工具。而當騰訊各部門的KPI考核遇上公司架構中的虛擬幣時,一切似乎都變了味道。

騰訊獨創的虛擬幣在內部是由戰略發展部來進行統一安排,但實際上,戰略發展部僅僅是一個執行部門,分發多少虛擬幣,實質是幾個老總之間的共同決議。「虛擬幣的使用,其實是為了達到部門間的制衡,但事實上,收多收少,並沒有嚴格的指標,只根據各個部門的親疏關係而定,這種情況在騰訊內部比比皆是。」騰訊內部員工對時代週報記者表示。

「有時候,我們在騰訊內部打廣告,價錢要比外面的貴,對外可能收取20萬,對內就要50萬元,當初電商是不同意弄搜索的,而搜索的老總也不同意弄電商,這種高級管理層會議上是拍著桌子對罵的,所以在內部,電商是不會在搜索上去打廣告的。」騰訊某離職員工對時代週報記者表示。

10月24日,騰訊拍拍瘋搶節創下了騰訊電商的新紀錄,單日成交量過億元,而據騰訊內部員工透露,原本的營銷資源為300萬元,後來不夠又追加了300萬元。五天時間600萬元。11月11日,淘寶「雙十一」促銷隨後而來。

為避免騰訊電商透支用戶的消費熱情和賣家的備貨,淘寶推出買300送600的針對性促銷措施,並示威性地準備在騰訊網首頁植入廣告位。令人感到詫異的是,騰訊網竟然真的將11月25日的首頁的廣告位留給了淘寶,而非是「兄弟單位」的拍拍網。

出現這種情況,並非是因為騰訊的企業開放性,「都是為了KPI,內部的廣告沒有實際的營收,但對外的廣告是收錢的,為了完成每年公司訂立的KPI,也就顧不得是不是什麼兄弟部門了。再說也不是同一個老闆分管的,所以騰訊各部門之間是不太願意對內打廣告的,因為沒有營收,就完不成KPI。」上述騰訊離職員工對時代週報記者如此說道。

「進入這個體系後,人都會自然地懶惰,創新很難,複製很容易,而且比較容易得寵,這是一個體制問題,這個體制已經形成了鼓勵偷,壓制創新。」為了KPI,為了在騰訊內部得到重視,騰訊內部各部門之間的競爭已經達到了「白熱化」的程度,複製事件的不斷發生也就順理成章了。

技術專利有發明創造和改良創造兩種專利,騰訊大部分是改良創新,甚至改的程度都微乎其微,要的就是快。「把別人的結構偷了,把外部包裝改改就成為自己的了。你要寫個框架,你的KPI如何完成?不就只有抄了?KPI完成得好,年終有收益的。」

騰訊的機制已經成為一個劣幣驅逐良幣的機制,當結構板塊化後,面臨上面的「唯收入」的考核機制,連騰訊研究院都在抄,「什麼新的都沒研發出來,他們是自家弄,直歸總裁辦管理的。」

野蠻生長、失控的騰訊

在騰訊的電商媒體開放日上,騰訊中高層吳宵光、顧思斌、侯艷平、林文欽等四人參與了會議。

整個會議上,林與侯基本沒有說話,出席的最高領導吳宵光第一句話就是:這是我們騰訊最年輕的部門總經理顧思斌。二者的淵源,則是騰訊內部施行的導師制。顧從2004年北京郵電大學畢業來到騰訊,吳即親自兼任其導師。7年間從普通員工升至部門負責人,位居中層。

而據騰訊已離職員工介紹:拍拍網從B0線劃到B2線,是因為集團把電商定為未來的4個戰略業務之一,吳將拍拍網和QQ商城列入旗下是因為對B2系統KPI有利。而原來的拍拍網和QQ商城的老班底林文欽是台灣人,做營銷出身。侯艷萍為香港人,同為營銷出身,都不是吳的自己人。而吳為了徹底將電商納入囊中,將自己的愛徒顧思斌強行插入電商的管理團隊,並位居侯與林之上。QQ網購的計劃也由此應運而生。

然而,此前一直負責QQ會員項目的顧思斌,沒有任何電商的經驗。因而,今年7月成立了QQ網購項目,竟花費了20億元收購了許多企業,然而效果不容樂觀。「現在QQ網購實際的交易額一天恐怕還不到30萬元。」騰訊某離職員工對時代週報記者表示。

年關將至,各大電商都開始了年底大促銷,而騰訊旗下的QQ網購和拍拍網據悉已在籌備促銷活動。但據上述員工表示:「現在已經確定了QQ網購會有大筆的營銷資金支持,而已存在6年,在今年業績突破單日過億的拍拍網卻一分錢都沒有獲得。」正因如此,部分員工因為對騰訊電商厚此薄彼的做法感到極度失望,選擇了離職。

在今年10月31日TechCrunchDisrupt北京大會上,馬化騰意外地表示:「最關鍵的是未來能不能保持像小公司一樣靈活,而不是公司越大越官僚,內部決策很慢,對用戶新的需求反應很慢,這是我每天擔心也希望每天和同事傳達的。」

某種程度上,當小馬哥希望「內部創新、鼓勵競爭」而又沒有在相應的管理機制上加以限制之後,騰訊已經走向了野蠻生長的狀態。如同這次在山寨刷機市場的盲目出擊,透著對這一行業的不瞭解,反而還製造了更多的口實,讓同行更加痛恨騰訊。

「此前騰訊,包括馬化騰是鼓勵創新的。」鼓勵內部競爭的後果就是騰訊的新產品層出不窮,沒有一個騰訊員工能說得清楚,騰訊到底有多少部門,有多少產品線,因為這是一個時刻在發生的事情。「看到有新的應用、好的產品,一個部門主管就可以立刻安排人去做這個新的項目。」

這時候,程序員出身的小馬哥都已經無法掌控這輛龐大的騰訊戰車將要駛向的方向了。

從根本來看,導致今天騰訊「失控」的原因有三:第一,利益板塊化,各立山頭,各部門都為了自己的利益,不可能有創新。第二,各部門的權力過大,部門內的創新很多是任人唯親,來的人並不懂。從領導層面上看,外行領導內行,內行的東西要被外行否定。第三,大家都想坐享其成,把握7億多的QQ基礎用戶,在此之上「任我所為」。

拋開紛擾,客觀來看,騰訊內部競爭的最大成績就是出了微信這個產品。但這不足以抵消騰訊所面臨的內部過度競爭之後的惡果,這就是當下的失控局面。

「騰訊意識到了這些問題,成立了戰略發展部。由戰略發展部做一些前瞻性的研究,包括形成跨部門的協調機制,以期更好地對外開放。」參加了多次「診斷騰訊」活動的互聯網資深分析人士洪波這樣看今天的騰訊,「支撐公司增長的業務要讓位於開放的合作,這必然導致騰訊增長放緩。騰訊既不希望業務劇烈放緩,同時又能慢慢向未來的開放架構上轉,這是騰訊當下面臨的最大問題。」

但今年上半年的診斷騰訊活動似乎成效不大,內部競爭依然激烈,KPI高壓之下騰訊的「失控」之舉仍在繼續。

據騰訊今年半年報顯示,騰訊二季度盈利為23.433億元,為4年來的最低增速。三季度財務報告顯示,騰訊三季度實現營收52.27億元,環比增長11.9%,同比增長55.1%,但毛利潤僅為5.5億元,出現連續4個季度的下滑。

互聯網觀察人士蔡文勝說:「騰訊現在什麼都想做,也看出騰訊面對快速增長的巨大壓力,但這個壓力終有一天會壓垮騰訊。」

在高估值、高股價不斷推動下的騰訊,為了維持持續盈利點,應該如何應對壓力?在鼓勵內部競爭與協調管理之間,在創新與抄襲之間,在順其自然的野蠻生長與把控全局引領方向之間,馬化騰能掌握好這個平衡嗎?這是騰訊未來發展的關鍵。

群氓湧動,以其本能行事,「如果規劃好了,一切在控制當中。」凱文·凱利如此說道。

Categories: 時事◆財經
personal training certification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