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ba}

與您分享。最好
李怡語錄

狼子野心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


將香港特首選舉稱之為「選舉」實在是對「選舉」這個詞的褻瀆。香港市民固然只有 1,200人有權投票,而有權選出這可以投票的 1,200人的也不到 25萬人。被選出可以投票的 1,200選委也不是完全根據自己的自由意志去投票,他們當中的許多人要去揣摩北京的意向,因為投票對他們來說猶如押寶,押中了會得到政治經濟的利益,押錯了可能連已有的政經利益也輸掉。因此,真正有權投票選香港特首的人,是並非香港居民的中南海大佬,是胡錦濤、江澤民、習近平等極少數人。
論特首選舉實是港人悲哀。但此事又跟香港未來命運相關,故不能不論。
於是,隨着選舉委員會的產生,北京的意向也就成為傳媒焦點了。這幾天不斷有「北京消息人士」放出消息,想要給選委和傳媒作「押寶」的指引,一時消息說,港澳辦前主任廖暉南下深圳,操控特首選委會的選舉投票。政協界別中梁振英以最低票當選,已一葉知秋,傳統老左派、前港區人大吳康民說,「若非阿爺發功,何至如此低票。」於是,「中央屠狼」,中央要封殺狼入閘之聲遍傳。接下來,北京消息人士又傳出習近平挺梁振英的消息,說挺唐只是江澤民和廖暉的想法,習近平和曾慶紅不同意,他們傾向支持高民望和有能力的梁振英當特首,以免低民望的唐英年連與市民的「蜜月期」也欠奉。
中央意向撲朔迷離。不過各項傳聞仍有疑點。
首先,港澳台事務,歷來被中共視為頭等大事,特首人選是極關鍵也極敏感的要務。在中共體制下,這樣的事幾乎一定由最高層拍板,很難想像中央港澳事務協調小組任組長的習近平和任副組長的廖暉有不同取向,尤其是不同取向還見之於言論和行動(南下深圳操控)。
其次,唐英年和江澤民有上一代延續的淵源,人所皆知。而習近平和曾慶紅也俱屬江派,他們沒可能不支持江派的人當特首。
其三,近年江胡之間對人事升遷的互動,大致是以權力交換的方式進行。最近廣東省長黃華華退下,由團派的朱小丹接任,相信胡也會禮尚往來把香港特首的職位讓給江派的人。
其四,說梁振英民望高,也不過是這半年,他憑着與施政迭遭惡評的曾班子劃清界限和提出大有為政府、改變等空泛口號騙得較高民望。但半年前,他是所有可能參選特首的人士中民望最低的。他的高民望,是市民在兩害取其輕狀況下的無奈選擇。實際上,不論唐梁哪一個當特首,都不會像董曾那樣有一段與市民的蜜月期。
其五,要說能力,在中共專權體制下,人事升遷基本上屬於反淘汰的狀況:有能力、有主見的不會被重用,聽話的、絕對服從的才有機會升遷。再說,當領導人,個人能力並非重要,最好的領導人,是無智而能「御眾智」,無為而能「乘眾勢」的人。
其六,挺唐的重量級人士,王冬勝作為滙豐亞太區行政總裁,他說的話不會是個人意見;任志剛在財經界是「神級」人物,而且現擔任中國金融學會執行副會長,是執行,並非虛職;此外,李國寶、梁錦松都有來自中共高層的靈通消息,他們若「押錯寶」,對個人聲譽與事業都有影響。

按照中共做事方式,目前不會勸退梁振英,但若說習近平挺梁振英,則未可信。對長期為中共出謀出力的梁振英,他說要參選,中共不能說「 NO」。選委選舉失意之後,中共對梁好言安慰,說「中央仍有人支持他參選」,也是應有的說詞。但只是「有人」,絕不是中央的一致意向。
關於「廖暉操控選委選舉」和「習近平挺梁振英」的消息,不排除是梁或他的支持者之計謀,前一消息是「博同情」,以示他的低票並非投票者的本意;後一消息是想扳回要押寶的選委對他的支持。倘真是狼子野心的設計,那麼筆者相信效果會適得其反。因為北京不會看不出來。自梁振英表示有意參選以來,他的算計真是扭盡六壬,結果可能應了《紅樓夢》一句話: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

Categories: 時事◆財經
personal training certification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