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ba}

與您分享。最好
WSJ

美國「地獄十年」將更加黑暗


把你的安全帶繫好:2011年比預期還要糟糕得多。我們早些時候做出有關「美國歷史上最糟糕十年」的預期,而現在情況變得更糟了。

金融史學家尼爾‧弗格森(Niall Ferguson)在《新聞週刊》(Newsweek)撰文稱,「二次衰退……我們忘記了當年的大蕭條就像一場足球賽,是由上下半場組成的。」1929年的崩盤拉開了上半場的序幕。但「蕭條真正變『大』……是從1931年歐洲銀行業危機開始的。」聽起來是不是很耳熟?

是的,這是嚴正的警告:但美國卻聽不見,在裝聾作啞。我們預言2011-2020年的「地獄十年」時,以下這些重大宏觀事件尚未發生: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像病毒一樣傳播,美國掀起「佔領華爾街」(Occupy Wall Street)運動,2012年或爆發成為一股更強的力量……針對中產階級的戰爭……貧富差距擴大……華盛頓陷入僵局……超級富豪一味抵制所有新稅。

正如弗格森所說:「我們現在處於蕭條的邊緣,要理解究竟發生了什麼,你必須瞭解歷史。但幾乎沒有人瞭解。」聽懂了嗎?美國已經處於「蕭條的邊緣」,可是幾乎沒有人能聽懂。美國領導人對歷史一竅不通。更糟的是,也許沒人能阻止我們的蕭條變「大」。

投資者注意了:請保護好你們的資產:「不能銘記歷史教訓,必然要重蹈覆轍。」我們已經忘記了2008年那場災難的教訓。難怪我們必然要重犯二十世紀三十年代的錯誤,引發第二次大蕭條。有人要踢足球嗎?

比爾‧格羅斯(Bill Gross)、傑瑞米‧格蘭瑟姆(Jeremy Grantham)、加裡‧希林(Gary Shilling)和約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將為我們帶來更多有關2012年的壞消息。

有不少人和弗格森一樣持悲觀預期。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Pimco)的比爾‧格羅斯自問自答道:「歐元會走向何方?下跌的可能性很大,也許會顯著下跌。」格羅斯警告稱,可能會出現一種「可怕的局面」,「歐元或下跌……並摧毀美國的經濟復甦成果。」

接下來我們聽聽傑瑞米‧格蘭瑟姆的觀點,他所在的GMO公司管理著1,000億美元資產。格蘭瑟姆曾提前兩年預見到了2008年的金融危機。他預計此後將是「持續七載的荒年」,直到2016年下屆總統任期結束時才能有所好轉。現在,他在最新的通訊中寫道,他感到「沮喪……我有關『七載荒年』的預測得到了證實。」世界「很難從現在的債務水平中恢復,」玩火自焚的美國和歐洲領導人使「美歐國內生產總值增速永久性放慢了。」

還有更多壞消息:在我們為「美國歷史上最糟糕十年」的第一年畫上句號之際,長期為《福布斯》(Forbes)撰寫專欄的經濟學家加裡‧希林剛剛發佈了他的半年度預期:2012年「可能發生全球衰退」。

呃,他能說的最好的事情是,這一次衰退「將比2007-2008年的劇烈衰退程度輕。」當然,你都已經忘記那些痛了,對吧?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約瑟夫‧斯蒂格利茨也在《名利場》雜誌(Vanity Fair)上撰文回顧大蕭條時期的黑暗歷史,他警告稱,如果我們無視歷史,就會像二十世紀三十年代一樣,錯過「實體經濟的根本性轉折」,錯失創造未來就業的機遇。是的,我們面臨「悲慘地重蹈」大蕭條覆轍的風險。

對美國有史以來最糟糕十年的十大預測

在過去十年裡,我們曾預見了2000年的泡沫破滅、2008年的金融市場危機以及2009年曇花一現的牛市。歷史學家今後在回顧2011年到2020年這一歷史時期時,很可能會將其稱為美國歷史上最糟糕的十年,這十年會比二十世紀三十年代的大蕭條還要糟糕。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但政客們卻不願正視。

以下是最新的十大預測。它們是一系列連鎖反應事件,將從量變到質變,讓美國被經濟學家約瑟夫‧熊彼特(Joseph Shumpeter)所說的「創造性毀滅」浪潮吞噬。最後,在把貪婪從美國的有毒資本主義中清除出去之後,美國精神將得到重生,一如大蕭條時期所發生的情況。

下面讓我們看看未來十年會發生些什麼:

2011年:超級富豪繼續投入重金控制華盛頓,不惜花費數以十億計的美元

過去三十年,美國的民主體制掌控在保守派手中,而聯邦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去年的一項判決讓保守派取得了完全徹底的掌控。「進步的」的聯邦最高法院去年推翻了長期以來一直沿用的判例,讓沒有靈魂的公司──這些公司只效忠於富有的股東──獲得與人相同的、不可剝奪的權利,加快了它們追逐絕對權力的步伐。但願參議員伯尼‧桑德爾(Bernie Sander)提出的《第28項憲法修正案》(28th Amendment)能改變這種情況,不過不好說。

2012年:超級富豪在政治體系中的絕對權力得到鞏固

聯邦最高法院的裁決讓政治賄賂成為合法行為。現在,數以十億計的美元經遊說者之手進入政客的口袋裡,目標只有一個,就是要確保政客的投票符合富豪們的特殊利益。我們的中產階級正迅速淪為第三世界的窮人。貧富差距在穩步擴大。誰是2012年大選的贏家已經不重要了。金錢腐蝕了整個民主體系。不論是奧巴馬(Obama)、米特(Mitt),還是紐特(Newt),都是這個體系的傀儡。

2013年:全球人口激增,資源迅速耗盡

美國「超級富豪陰謀」從中產階級納稅人手中搾取了數萬億美元。超級富豪可不管全球每年劇增1億人口要消耗世界上多少稀缺的資源,他們只是將其視為通過自由市場資本主義和全球化致富的工具。他們無視全球人口攀升到100億所釀成的悲劇。比爾‧麥吉本(Bill McKibbenc)等環保人士警告稱,「再不行動也許就太遲了。科學證實,地球已經開始遭到破壞,」我們無法拯救地球,但超級富豪卻對警告充耳不聞。

2014年:五角大樓加緊發動全球商品戰,2020年戰火將達到頂點

伊拉克戰爭爆發時,《財富》雜誌(Fortune)曾對五角大樓一篇機密報告進行了分析,該報告預計「氣候將迅速發生徹底變化,會成為所有國家安全問題的根源。」報告還稱,「大規模乾旱將讓耕地變為沙漠,森林化為灰燼」,數十億新增人口為全球帶來不安定因素。

還有一個被人們遺忘的歷史教訓:「舊的模式可能會再次出現;戰爭將主宰人類生活。」是的,不願正視現實的政客們選擇了戰爭和浩劫,而不是協作。

2015年:「鍍金時代」讓美利堅「世界帝國」崩潰

當年五角大樓預計2020年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時,凱文‧菲利普斯(Kevin Phillips)也曾在《財富與民主》(Wealth and Democracy)一書中警告稱,「多數強國在經濟實力達到頂峰時會變得不可一世,不惜以巨大的代價發動世界大戰,結果耗費大量資源,背負巨額債務,最終玩火自焚。」弗格森也在《巨人:美利堅帝國的興衰》(Colossus: 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American Empire)一書中警告稱,所謂「政治進程呈季節性和週期性」的想法是在自欺欺人。

2016年:裡根式資本主義不攻自破,陷入瓦解,銀行破產

弗格森問道,「假如歷史進程不是週期性、緩慢漸變的,而是不規律的呢?假如衰亡無須經過很多世紀,而是突然發生,讓人措手不及的呢?」可以肯定的是,新一任保守派總統會繼續忽視歷史教訓。此外,賈德‧戴蒙(Jared Diamond)在《大崩潰》 (Collapse) 一書中警告稱,「讓人不安的歷史事實之一是,有那麼多文明都曾呈現出急轉直下的衰落勢頭……一個文明在其人口、財富和實力達到頂點後,可能只要再過十到二十年就開始走向衰亡了。」

2017年:階級戰爭和革命:富有階級慘敗後投降

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很久以前就預見將爆發革命,他說:「沒錯,會爆發階級戰爭,但戰爭是我所在的富有階級發起的,贏家也將是我們。」但到2016年總統大選時,政治怒火將引爆針對不平等問題的新一輪美國內戰。收入差距的擴大導致泡沫破裂,經濟崩潰。騷亂將在美國蔓延,人們要阻止政府再次大手筆救助「過於貪婪而不容倒閉」的銀行。新一輪蕭條點燃了階級反抗之火。

2018年: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Fed)和華爾街垮台,哥拉斯-斯蒂格爾法案(Glass-Steagall)重新生效

戴蒙警告我們:「在問題已經露出端倪,但還不算非常嚴重時,領導人應該有勇氣從長遠的角度看問題,作出果斷、果敢和前瞻性的決定。」而事實上他們卻磨磨蹭蹭,根本沒有採取果斷行動。歷史告訴我們,多數領袖的行為動機是眼前的個人利益,而非長遠的公共利益,那些接受億萬富翁贊助的政客更是如此,因為富翁們除了財季業績、年終獎和下次大選結果之外什麼也不關心。

2019年:全球商品戰蔓延,數百萬人喪生,數萬億美元付之一炬

超過半數的聯邦預算投入了五角大樓的戰爭機器,令美國無力顧及國內要務。不出所料,世界人口的加速增長以及全球稀缺資源的減少引燃了新一輪商品戰爭。人們不得不反思,在國內就業、教育、醫療、養老等項目迅速惡化之際,是否應該減少國防支出。

2020年:美國首位女總統誕生,父權制時代終結

到2020年,我們終於清楚地看到父權制──從古至今男人一直主導哲學、經濟、政治和文化──辜負了我們的文明,把世界帶到了徹底毀滅的邊緣。

為什麼男性領導者總是辜負我們的期望呢?傑瑞米‧格蘭瑟姆幾年前睿智地捕捉到美國國家性格的根本缺陷:男性領導者管理風格其實相當情緒化、短視、「缺乏耐心……只關注本季度要做的事情或者年度預算。」但真正的領導者「應該由更多具有歷史眼光,考慮更周全、右腦更發達的人」來擔任。

不幸的是,「我們現在的領袖是一群只考慮眼前的左腦發達者。」所以「每次發生無歷史經驗可循的小概率複雜事件時,他們總是處理不好。」

更糟糕的是,如今男性的大腦短視思維根深蒂固,會迅速淡忘最近的歷史教訓,比如2008年的危機。結果,就連「顯而易見、反覆發生的歷史事件」也會被我們的男性領袖「集體忽視。」

階級戰爭?抑或性別戰爭?到2020年我們就知道答案了,但到那時也許就太遲了。

Categories: 時事◆財經
personal training certification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