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ba}

與您分享。最好
路透社

從北京傳來 胡錦濤批評了政治局中的同事


1月23日,中國將步入農曆新年,明年的生肖是龍。在傳統文化中,龍預示著改革、大起大落、變數和衝突。儘管中國的分析家們認為,將政治變革與12生肖的運程扯在一起有些牽強,但他們也同意,2012年對北京而言將是相當棘手之年。專家們並不認為,中國經濟在龍年的增幅會急劇下降,從而引發社會震盪。全球金融危機的第一波並未給中國造成顯著影響,所以,第二波危機來襲,中國也不會過於驚慌失措。專家們擔心的是外交領域,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即將迎來領導核心的新舊更替,而華盛頓的外交重心已迅速轉移至亞太地區,與中國的對抗日益頻繁。

中國領導層的新舊更替

在2012年秋即將召開的中共18大上,中國不僅將迎來十年一度的黨和國家領導人更替,而且對外和對內政策都可能發生與之相應的改變。沒有人會懷疑,現任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的職位將由他黨內的副手習近平接替。這一新的任命將很快經全國人大批准。但目前仍不清楚現任國務院總理溫家寶繼任者的最終人選。現任副總理李克強被認為是最可能的人選。但美中不足的是他在外交政策上有些小失誤。

胡錦濤主席去職後的安排尚不清楚。根據鄧小平創立的傳統,去職的國家元首在一到兩年的時間裡依舊保留中央軍委主席的職務,這帶給他一定的保障,以及調整局勢的能力。然而現任黨和國家領袖在對外政策的失誤上負有責任,這有可能減少他榮耀地結束政治生涯的可能性。

據北京傳來的消息,胡錦濤不久前批評了政治局中的同事,這一前所未有事件的原因是他們在中日圍繞釣魚島、中國與越南和菲律賓圍繞南沙群島的領土爭端激化時,立場不夠堅決。在中國和平崛起的過程中,該國的軍界以及企業界精英,尤其是受過良好教育的年輕人的民族主義情緒正在迅速滋長,從博客、報紙和書籍中便可窺見一斑。這有時也以遊行示威的形式爆發—-如抗議美國轟炸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抗議日本篡改二戰歷史或者對中國海島主權的侵犯。

中共領導層非常仔細地揣摩社會心態,並非總是逆潮流而動。可以預期的是,新的黨和國家領導人將從履新伊始就在外交方面更加強硬、積極。然而,北京即將面臨的挑戰可能比專家們想像的還要嚴峻得多。

來自華盛頓的挑戰

自鄧小平在1978年構建的改革開放開始,北京就不僅僅是「坐山觀虎鬥」,而是從中獲取豐厚利益。來自西方的投資與技術成為美國為中國轉變立場進入反蘇陣營而給予的回報。對阿富汗聖戰者的支持、以及同親蘇的越南進行的邊境戰爭極大地證明了其誠意。蘇聯的解體使得「另一隻老虎」出現了空缺,但為時不長。首先,華盛頓成為伊拉克的敵人。在紐約世貿雙塔的襲擊之後,美國與全球恐怖主義的「聖戰」爆發,並開始對阿富汗的佔領。

伊斯蘭的「猛虎」兇猛頑強,圍獵它的代價昂貴,而且可能隨之產生美國的新敵人。美國的精英開始尋求從這一忙亂局面中體面撤出。風度翩翩的奧巴馬在舞台上出現,他最首要的任務是在壞牌裡搏個好彩。很明顯,陪練夥伴的位置即將空缺。中國在替補席上已不是頭一年了。這如同當年的日本,日本取得的巨大成就並沒有構建出強敵崛起的舞台,而是培育出一個盟友。

經過數年的智力說服與牛仔式的強蠻手段軟硬兼施,日本被迫「自裁」,日元升值,騰飛的經濟陷於停滯,國家跌入昏睡,又遭遇一系列的自然災害,日本人稱之為天譴—-上天的憤怒。

最初,華盛頓試圖與中國達成一致。奧巴馬來華訪問,建議中美兩國共治世界,但北京在這一組合中只能扮演小兄弟的角色。華盛頓忽視了中國軍政精英中高漲的民族主義熱情,所以奧巴馬此行只能空手而歸。在那幾天,中國政治圈中很流行對鄧小平經典語錄的再加工:「不管是黑貓還是白貓,反正都是美國貓。」而這艘以美國名字命名的統治世界之舟,其航向並不只取決於短暫當班的船長,即總統。相反,總統的行動甚至有時是命運的安排,大副、領航員、機械師、炮手、通訊員等高級軍官是真正的操作者,他們負責確保這艘大船的正常運作、時刻處於戰備狀態。

駕馭這艘美國大船的人員不久前決定了新航向,即與中國公開對抗。其實質無異於向北京下了最後通牒—-迅速讓人民幣升值,從而削弱中國製造的競爭力,給美國商品重返本國以及世界市場的機會。至於中國出口型經濟的未來、這個擁有逾十億人口國家的社會穩定、統治精英的命運,誰都會不關注。人民幣是否會重蹈日元的覆轍?中國會不會被冠以罪惡的"人民幣帝國"之名?中國的新領導人將不得不對此問題給出答案。但美國不太指望能得到令人滿意的答覆,所以便敲響了戰鬥警鐘。

近幾個月來,美國頻頻採取篤定會激怒北京的動作。台灣將獲得數十億美元的先進武器,日本在中日釣魚島領土爭端中獲得了美國的支持,實彈演習在靠近中國海岸的朝鮮半島水域舉行。

美國國務卿希拉裡・克林頓日前拋出的聲明導致北京無法通過雙邊談判來與南海領土爭端各方解決問題。美國並非紙上談兵,還有實際行動,多年以來,美國航母首次駛入越南港口,而新加坡政府也允許美國駐馬六甲海峽的軍艦在該國永久駐紮,美國海軍陸戰隊正在重返澳大利亞。日本前首相鳩山由紀夫只不過要求美軍駐日本沖繩普天間基地搬遷而不是完全撤出,就丟掉了自己的烏紗帽。

近年來日美安保條約和與之相似的美韓共同防禦條約都煥然一新,韓國裝備精良的軍隊在遇到任何衝突的情況下都會自動受美國的指揮。

在南部的競爭

在中國東部邊境地區,緊張局勢日益升溫,而在南部,中美的外交活動也在如火如荼地展開。大國博弈的主要目標是印度,60年代,新德里曾因領土問題與北京兵戎相見,如今,兩國開始在金磚國家、上合組織以及其他國際組織框架內開始合作。而華盛頓為向印度示好,取消了因核問題對後者實施的貿易制裁,並向其出售武器及核技術。就連美國與緬甸之間的關係也發生了出人意料的「解凍」,多年來,緬甸因人權問題一直受到西方的嚴密經濟封鎖。在此期間,中國通過向緬甸政府提供資助,興建了於己有利的從印度洋港口通往中國南部省份雲南的基礎設施,包括公路、橋樑、水電站、港口、機場、天然氣管道等。這些設施不可小覷,一旦需要,來自中東和非洲的戰略商品就可不通過美國人控制的馬六甲海峽,而是經此條通道運抵中國。目前,中國多年的苦心經營很可能會付諸流水,只因希拉裡・克林頓抵達緬甸訪問,在此期間,當地政府對於中國建築項目採取了並不友好的行動,這在一年前簡直是不可想像的。在巴基斯坦、阿富汗,在非洲和中東,美國也與中國爭奪影響力和勢力範圍。

北京不太可能尋求,也沒有準備成為華盛頓為它設定的角色。中國的精英對美國長期以來抱有深切的認同。早在鎮壓義和團的時期,深有遠見的美國人就有別於其他國家,使用自己分得的天朝戰爭賠款在中國建立了學校和大學。在1911年推翻清王朝的辛亥革命之初湧現出中華民國第一位大總統孫逸仙,就是由美國傳教士施洗加入基督教的。他在檀香山畢業的學校,正是巴拉克・奧巴馬隨後就讀的那所。人們也不會忘記美國通過租借法案援助中國的武器與彈藥,還有抗日戰爭期間(1937-1945)美國空軍在中國南方的天空中同日本人的戰鬥。人們記得在中蘇意識形態分歧鬥爭惡化的時刻,是華盛頓對莫斯科的警告阻止了全面戰爭的爆發。那些為美國市場工作的中國生意人也難以對美國產生負面感受。數以百萬計的中國人移民到美國,在那裡他們很好地適應環境並在社會階梯上快速躍遷。官方數據也反映了人們對美國生活方式的興趣,有三億五千萬中國人學習英語(學習俄語的人數是兩萬五千人)。

北京當權者深諳中美關係的重要性。在中國的外交重點中,華盛頓多年來一直佔據相當顯赫的地位。然而,主張中美友好的該國外交部門其實並未掌握影響最高領導層的有效槓桿,主政外交的國務委員戴秉國並非政治局委員。在政治局25位委員中,有兩位軍方代表,但並無外交官的一席之地。不過,即便外交部門、最高領導層和中國人民希望對美友好,兩國衝突的發生也是不可避免的。因為美國的領導人一刻也不能缺少敵人。在2012年的美國大選後,無論是民主黨繼續執政還是共和黨上位,兩國關係都不會發生本質改變,只不過會對緊張局勢升溫的速度造成影響。

請謹記,2012年是中國的龍年。

Categories: 時事◆財經
personal training certification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