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ba}

與您分享。最好
無名報童

中美對壘 美國準備出狠招了


中國的崛起挑戰了美國,所以引來美國的圍堵。如果說崛起是正常的,那麼圍堵也應該是正常的,大國對壘你來我往零和遊戲,原則服從利益你不吃掉我我就吃掉你。美國的最大利益是做世界霸主,誰妨礙和挑戰了這個利益,美國就會和誰過不去。

美國這不是不講理嗎?講理,本來就是相對的。況且美國因為在國內太講理(相對而言)而受了國內不少的窩囊氣,所以需要去外面世界發洩一下,在國內太講理在世界太不講理其實是在尋求一種平衡。中國也需要這種平衡,但與美國恰恰相反,中國因為對國內人民太不講理(也是相對而言)而沾了國內人民不少的便宜,所以需要去外面世界討好一下,中國不去討好世界興許在世界上就更加寸步難行。美國到世界上發洩是為了獲得更多的國際利益來維護自己的霸主地位,中國到世界上討好是為了讓別人少指責國內的不公來鞏固自己的專制統治,因此中國才反對干涉別人內政,而美國最喜歡干涉別人內政。這就是中國與美國的反差,這也是民主與專制的分野,民主的最大好處是使利益最大化普遍化讓普通公民多沾光;專制的最大好處是使利益最小化集約化讓利益集團獨佔便宜。民主雖然不是萬能的,但沒有民主是萬萬不能的,民主就像錢一樣,錢不是萬能的,但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所以就連中國也不敢一點民主也沒有。民主是大勢所趨,不管你願不願意。過去美蘇之間是世界上反差最大的國家,現在轉到中美之間(蘇聯已經不在)了。

那是不是中國一民主就沒有反差,沒有反差也就沒有中美對壘?這不可能!中國是一個擁有十三億人口的大國,當你因人口眾多而獲利時就必須承擔因人口眾多給別人帶來的威脅和風險,換成新加坡你就是崛起到天上去也不會有人再在意你,中美對壘是歷史必然。客觀地說,民主畢竟是中國的軟肋,美國才要抓住痛打。中國民主了美國就等於少了一個把柄,美國的民主大棒也就打不到中國了。其實對美國來說,最佳的狀態是中國最好永遠不民主,這樣美國手中的民主大棒就可以隨時派上用場。有的中國精英人士之所以反對民主,並不是不懂民主的真諦而是出於和美國賭氣才轉而與民主過不去的,進而把賭氣當成了一種愛國行為,而把推動民主的行為看成是賣國行為和帶路黨行為,這不僅得不償失而且已經進入一種誤區:以為中國搞民主是為了美國?這是很愚蠢的!和美國賭氣可以但最好別和民主過不去,因為吃虧的是中國自己。退一步說,中國搞民主畢竟不是為了別人而是為了救中國自己。還有一種觀點認為,中國一民主就會倒退,一倒退就會亡黨亡國!這完全是一種混淆,「黨」和「國」本來就是兩本帳不該硬性地非要將它們捆在一起,任何黨將本黨的利益凌駕於國家之上都是不道德的。另外,一個黨的興衰取決於自己的生命力與一個國家的興衰本沒有什麼必然聯繫。所謂「亡黨必亡國」的觀點是建立在「黨國」基礎之上的,而「黨國」的本身就說明不是一個正常國家,「亡黨必亡國」要亡的是「黨國」的本身而不是這個國家的本身。

蘇聯亡了,俄羅斯站起來了。反過來說,蘇聯不亡,俄羅斯也無法真正地站起來。蘇聯的滅亡有俄羅斯人惋惜可以理解但對中國就不是件令人惋惜的事,中國把蘇聯的滅亡做為教訓來比較無非想說是中國人的滑頭才沒有導致蘇聯的覆轍,這種想法見不得陽光。那麼蘇聯的滅亡到底是該慶幸還是該惋惜呢?這恐怕要從根上說起,社會主義道路本來就是一條不歸路,蘇聯本來就不該走,既然走了,滅亡就變成必然,而且所有走上社會主義道路的國家其滅亡都是必然,只是時間的早晚罷了。蘇聯的不幸不是它的輝煌而是它的短命,短命幾乎是社會主義國家的通病。在這點上還是普京同志比較清醒,他有一句名言:誰不為蘇聯的解體而惋惜,誰就沒有良心;誰想恢復過去的蘇聯,誰就沒有頭腦。普京的意思是做為俄羅斯人蘇聯的輝煌可以惋惜,但短命的道路不值得留戀。只有中國還在為蘇聯的滅亡而惺惺相惜,其實蘇聯的「止血療法」只是一個陣痛,而這個陣痛對過去的錯誤剛好算一種懲罰,有了這個陣痛也才有了俄羅斯的新生。也許那些對蘇聯的滅亡惺惺相惜的人不會相信,俄羅斯未來三十年的日子要遠比中國未來三十年的日子好過得多,雖然GDP不如中國,但底氣是中國無法相比的。

中、美之間必有一場惡戰?不會!中美之間的對壘越來越加劇是肯定的,但主要還是歡喜冤家式的更不會直接導致軍事戰爭。第一、中美在國民性上都有一個共同點:好鬥不好戰,中國的最大特點是內戰內行外戰外行,有稱霸世界的志向,沒有稱霸世界的勇氣和膽量,假設中國有一天可能稱霸世界,那一定不是打出來的而是蠶食和滲透出來的;美國更不好戰,別看二戰美國是最大贏家,但那是被逼和經過算計得來的,現代的幾場戰爭更是經過精心安排屬於拳頭打跳蚤那種根本不對稱。美國的安全意識是建立在優勢基礎上的,在美國看來沒有優勢就沒有安全,所以美國認為只有美國維護下的世界才是安全的世界。在大國的對壘中美國和中國都更希望能盡量動口而不動手,彼此都深知誰好戰誰主動開第一槍誰就必先死。如果當美國認為中國真威脅到自己的老大地位需要出手時,也不會直接出手而是會唆使和利誘他人(如日本和印度)來充當先頭部隊,然後自己再以適當的時機出來主持正義。第二、無可否認的是一部世界史其實就是一部世界戰爭史,發展到今天戰爭的性質和形式都已發生根本改變,從冷兵器時代到熱兵器時代再到今天的核武器時代,可以這樣說核武器時代是人類戰爭的終極時代。在核武器時代只要具備毀滅地球一次的能力就足已,擁有100顆和1000顆;毀滅地球一次和毀滅地球十次在道理上是一樣的,因為地球只要被毀滅一次就不會再有其它九次機會。核武器的詭吊在於毀滅是雙向的,毀滅對手的同時也會毀滅自己;毀滅自己的同時也等於毀滅對手。核武器的最大意義是威懾,各國都有就等於把威懾彼此對價掉了,任何戰爭的目的都是為了消滅對手而不是與對手同歸於盡,同歸於盡的戰爭沒有戰爭價值,而沒有戰爭價值的戰爭中美都不感興趣。

美國對中國的圍堵是全方位的,中國想繼續保持前三十年那樣的外部環境將不再可能。美國已經開始全面反省「反恐戰爭」了,這才有了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全面撤軍,這才有了擊斃本拉丹(如果美國認為反恐戰爭還有必要繼續就一定會繼續留下本拉丹的活口),這才有了美國的重返亞洲。所謂全方位的圍堵是指政治、軍事、經濟的三箭齊發,政治上主要在意識形態領域繼續高舉民主的大棒對中國進行痛打,軍事上繼續加強三條島連的伸延和緊逼不給中國任何的出海機會,經濟上全面開打「貿易戰」。三十年前美國決定拉攏中國主要是出於戰略上要孤立蘇聯的考量同時逼中國對美國開放市場,這是一箭雙鵰。三十年過去蘇聯確實跨了,可中國卻悄悄地爬了起來「打死貓卻養肥了耗子」。最讓美國失望的是這只養肥的耗子根本不領情希望看到的民主社會也沒有出現,從根本上說美國還是低估了專制制度搾取民脂民膏的能力。尤其十年反恐戰爭等於空耗了十年,中國那邊則悶頭髮大財而且已經爬上世界老二的位子離美國僅一步之遙了。美國最不能容忍的就是中國的一些樂天派公開叫板要在2030年前就全面超越美國,這也未免猴急了點。美國已經不能再不重視中國了,美國已經明白,僅憑意識形態上的痛打和軍事上的遏制是遠遠不夠的,只有在經濟上對中國採取行動才能收到實效。美國準備用三招來對付:1、重拾「保護主義」,加緊貿易戰;2、利用機會來做掉那1.3萬億的外債,比如用台灣來交換;3、全面從中國撤資,這是最後狠招。此三招過後,自然見分曉。

第一招美國已經開始實施了,過去美國推動「全球化」是為自己贏得全球市場鋪路,現在中國學會不說也開始擠占美國市場。美國發現美國的傳統製造業基本殆盡,而適度保護必要的傳統製造業對美國的國家安全是有利的不至於完全依賴進口,當意識到這種必要性以後美國就必然會採取行動,就算重拾「保護主義」也在所不惜,從策略層面看體現的是一種靈活性。在未來中美之間的「貿易戰」肯定會頻發。第二招美國正在醞釀和評估中,這本來是一個經濟議題卻牽扯到政治層面和地區安全,所以實行起來難度增大,更重要的是這還需要中國的配合,中國願不願意都還是未知。有一點是明確的,美國早晚會想出一個擺脫1.3萬億債務的極佳方法並令中國就範。第三招美國會慎重使用,因為此招風險極高威脅對手也損失自己,但這招的威力最大也肯定最有效,外企紛紛撤出迫使沿海發達地區企業相繼倒閉,大量農民工失業的同時必然湧現大批城市盲流,然後就是GDP的停滯不前或乾脆呈現負數。只有一個GOOGLE和BEST BUY的撤出是不夠的,只有形成一股合流才能奏效,那時恐怕再偉、光、正也沒牛可吹了。美國不動狠招是無法收到實效的,至於美國的損失也將不可避免。美國的投資方向正在向越南和印度轉移,美國不能總想佔便宜,該吃虧時也要有吃虧準備,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Categories: 時事◆財經
personal training certification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