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ba}

與您分享。最好
WSJ

歐盟首腦優柔寡斷 歐債危機墜入深淵


歐洲是在4月14日於華盛頓召開的非公開會議上才真正開始採取措施全力控制債務危機的。

當時在法國大使的豪宅內,時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簡稱IMF)總裁的卡恩(Dominique Strauss-Kahn)向全球主要經濟體的財長和央行官員們發出了最後通牒。

他表示,希臘作為引發歐元區債務危機的源頭, 其所需的救助規模比原計劃大得多。除非歐洲拿出更多現金,否則IMF不會向希臘發放更多救助資金。而就在一年前,IMF還曾同意與歐洲國家共同承擔救助任務。

卡恩的警告使歐元區國家代表之間產生了分歧,而分歧主要集中在,為把希臘從史上最大的主權破產危機中拯救出來,誰應當為此買單。是僅僅依靠歐洲的納稅人嗎?還是要那些在全球信貸泡沫期間曾向希臘過度放貸的銀行也承擔損失呢?

只要歐洲在夏季前拿出解決方案,IMF並不介意歐洲將採取何種措施。卡恩當時表示,IMF需要歐洲作出決定。

這注定是決定歐洲命運的一個春季。《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根據對歐元區決策者超過20次採訪所作的調查揭示出,歐元區在猶豫不決中釀成大錯:既未能解決投資者的迫切擔憂,也未能對削弱歐元基本面的不利因素採取行動。由此造成的後果就是,幾個小國的財政困境演變為威脅到歐元生死存亡、甚至全球經濟前景的一場大危機。

4月份,經過一年驚心動魄的救助行動,歐元區似乎已暫時遏制住了希臘及其他小國迫在眉睫的危機。十分關鍵的是,西班牙和意大利等歐元區經濟體避免了資金的恐慌撤離,仍能以負擔得起的利率從債券市場上獲得融資。

但到了7月份,歐元區領導人在誰應承擔希臘債務問題上仍未達成一致,這種局面促使投資者將資金撤離所有財政狀況脆弱的歐元區國家。歐元區局勢的不確定性如燎原之火蔓延開來,威脅到所有舉債度日的南歐國家,消耗北部富餘國家的財力,還令歐元這一歐洲統一夢想的標誌受到打擊。

目前,就在該地區領導人抓緊達成更為緊密的政治聯盟之際,前段時期的教訓仍歷歷在目。投資者對公共債務的信心是所有國家都依賴的基本因素之一。而在能否贏得市場信心的問題上,歐元區國家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華盛頓會議上,兩位出生於1942年、同是歐元之父的歐洲元老意見相左。

德國財政部長沃爾夫岡‧朔伊布勒(Wolfgang Schaeuble)明白IMF的最後通牒意味著什麼:歐元區將不得不在夏季前起草第二個希臘救助方案。第一個希臘救助方案於一年前達成,貸款規模為1,100億歐元(合1,400億美元)。

但此次朔伊布勒表示,不能用納稅人的錢來救助私人投資者。他指出,該做法會變相鼓勵不計後果發放貸款的行為,而且永遠也不可能得到德國國會的批准。他還提議,應要求希臘債券持有人發放更多貸款,而不是簡單的在到期日拿回債券本息。

歐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行長、法國人特裡謝(Jean-Claude Trichet)對強迫債券持有人投入更多資金的做法提出警告;該做法實際上相當於延遲還款。特裡謝稱,該做法無益於達成貨幣聯盟;投資者將避開所有的歐元區債券。

在財政金融領域從政36年的特裡謝擔心,如果希臘不及時償還債務,那麼維持信貸源源不斷流入許多歐元區弱國的絕對信任將被破壞。在連鎖反應下,越來越多的國家和銀行將喪失在資本市場融資的渠道,其後果不可估量。4月的會議於是無果而終。

與此同時,解決希臘問題的成本正逐漸增加。希臘政府的預算赤字水平一直居高不下。

不過當時的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借款成本仍在可負擔範圍內,且較為穩定。西班牙10年期國債收益率在5.3%左右,意大利10年期國債收益率約為4.6%。

之後,針對私營領域債券持有人參與希臘新救助方案的討論將歐元區國家分化成兩大陣營。

不少國家與德國組成聯盟。荷蘭和芬蘭的新政府都向選民保證,不會為花錢大手大腳、問題纏身的地中海國家買單。如果這些政府的承諾落空,則可能面臨倒颱風險。

不過組成統一戰線的法國和歐洲央行都反對讓債券持有人共擔責任。法國銀行業向希臘和其他負債纍纍的歐元區國家的貸款規模要高於德國銀行業,而且法國對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式的銀行系統崩塌十分擔憂。意大利官員也擔心,一旦開了希臘債券減值的先例,將會把意大利債券的投資者也嚇跑。

華盛頓會議結束的三周後,5月6日週五,恐慌終於爆發。德國新聞週刊《明鏡》(Der Spiegel)報道稱,希臘考慮退出歐元區,決策者正於當晚前往盧森堡進行秘密會談。

該報道只對了一半。當晚確實舉行了一場會議,但希臘仍留在了歐元區。

在一個鄉間城堡,歐元區首腦對希臘財長表示,他們希望希臘採取更為深入的財政緊縮措施和更為迅速的改革來換取新的救助方案。

當朔伊布勒說,他想討論債券持有人如何分擔希臘債務的問題時,通常文質彬彬的特裡謝失去了耐心:「我不會贊同私營領域參與救助希臘問題,所以也不會參與如何實施這一方案的討論。」說完他摔門而出。

但在此問題中,特裡謝的支持至關重要。如果歐洲央行以希臘國債違約的原因停止接受希臘國債作為貸款抵押品,那麼持有大量本國國債的希臘銀行業將迅速面臨資金不足的困境,直至最終崩潰。而這也將從本質上提高援助希臘的成本。

在希臘,一輪新的大規模遊行示威剛剛開始。對歐洲要求希臘削減額外支出和增加稅收感到憤怒的示威者在雅典議會大樓前與警方發生衝突。這場衝突也是一年來規模最大、最為激進的示威。

西班牙和意大利國債價格仍持穩;但歐洲在希臘問題上已經陷入僵局。

許多歐元區政府希望卡恩能設法推遲IMF設定的夏季截止日期。卡恩與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定於5月15日在柏林就此問題展開討論,並將於16日與歐元區財長在布魯塞爾舉行會議。

但卡恩因涉嫌性侵犯案在紐約被捕而未能參加此次會議。

IMF派出一名職銜稍低的官員前往布魯塞爾,而這名官員根本無權作出推遲IMF截止日期的決定。

此時,從雅典議會大樓外掀起了「憤怒者」示威運動。西班牙國債價格開始振蕩,因投資者擔心,其他國家可能也會面臨債務重組。

Categories: 時事◆財經
personal training certification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