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ba}

與您分享。最好
李怡語錄

蝗蟲背後的政治


沙膽虹批評筆者認同《蝗蟲天下》,認為不該嫌棄內地大款在此地炒賣。自由市場的道理我豈會不知道不支持?「蝗蟲」之被憎厭,是他們背後的政治,並實際形成對香港市場的干預。有人告訴我,香港的利得稅何以不能調降?你以為真如煲呔所說是經濟衰退嗎?香港這幾年哪來衰退?主因是南美洗錢國家對中國領導人說:在香港洗錢的成本已遠低於南美的成本。再降就影響中國和南美的關係。大陸貪官來港設公司洗錢,成本只有百分之十六點五的利得稅。對內地來港人士,香港沒有自主的入境權(對所有國家地區都有),於是大量孕婦和黃春平等來港,搶奪的是本地醫療資源,更可慮的是政治資源。我們歡迎各地區的人來旅遊,但只有內地遊客才會令香港產生零團費這種怪胎。香港不可立例阻止任何人包括貪官來港投資炒賣旅遊產子,但你怎能怪香港孕婦憎厭蝗蟲?對劣質化社會及有政治能量影響政府政策的人進來,港人總有情緒表達的權利吧。

Categories: 時事◆財經
personal training certification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