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ba}

與您分享。最好
德國之聲

美國已準備好與中國開展網絡戰


有報道稱中國針對美國將組建4,000人網絡戰師,美國專家稱,中國黑客已對美國安全和經濟競爭力造成廣泛損失,奧巴馬在大選關鍵年贏得更多選的支持,很有可能對「中國境內連續發起對美國信息網絡的攻擊」採取更尖銳的回擊。有內部人士稱,由於政策和政治方面的雙重因素,現在是奧巴馬轉變方針,在網絡戰上對中國施壓的「最佳時機」。

美國智庫列剋星敦研究所的防務專家勞倫·托馬森撰文稱,儘管美國情報界的專家們認為,大部分秘密入侵都是由一些與解放軍總參謀部有著某些聯繫的少數人員負責執行,但這些行動對美國安全和經濟競爭力所造成的損失被認為影響廣泛,為了扭轉自己在外交政策上「偏軟」的姿態,在大選關鍵年贏得更多選民的支持,奧巴馬很有可能在網絡戰方面選擇與中國「攤牌」, 對「中國境內連續發起對美國信息網絡的攻擊」採取更尖銳的回擊。

勞倫·托馬森認為,從目前來看,中國的網絡戰主要由兩個內容組成:一部分是以獲取對手軍事機密為目的,另一部分是以獲取專利技術為目的。然而,美國五角大樓網絡戰聯合司令部負責人基斯·亞歷山大將軍已經制訂了對這些網絡戰行動的反擊措施。亞歷山大這番話並不只針對中國,不過在情報分析專家眼中,中國無疑是美國網絡戰最大的,也是最主要的對手。

網絡戰專家稱,在中國那些技能高超的網絡黑客面前,互聯網活動本身就存在薄弱之處。這不僅有利於隱蔽網絡攻擊的來源,而且互聯網交叉往來使得傳統政治上的邊界在某種程度上消失了,傳統法律手段的有效性也大大被減弱。正如一名前情報官員所言,「如果我已經意識到中國正在對美國展開網絡攻擊,但是他們利用的是芝加哥市政醫院系統的服務器,那麼我該怎麼辦?查封這些服務器?」

2011年12月13日,美國《華爾街日報》的索伯翰·格曼報道稱,儘管在實現有效防禦和威懾上存在障礙,美國國家安全局對判別中國發動網絡戰的一些關鍵能力,越來越有信心。經過數年來的密集調查和計算機模擬試驗,美國的間諜部門已經能夠搜集疑似中國黑客的照片。

2011年3月,美國《戰略研究季刊》雜誌刊登了一篇由克裡斯托弗·布隆克撰寫的文章,討論了未來十年美國及其同盟國和中國之間爆發網絡戰的景象。對中國而言,網絡戰被認為是數十年內戰略發展的重要領域。目睹了1991年海灣戰爭中伊拉克經歷的慘敗,中國人民解放軍戰略理論家對美國軍方不可思議地運用信息技術指導戰爭,並多次在戰爭關鍵時刻帶來

壓倒性的力量充滿警惕。有傳言稱,美國曾通過滲透伊拉克的信息網絡,攻破了該國的防空系統,中國對此頗為擔心。在20世紀90年代末北約對塞爾維亞的軍事打擊行動中,美國信息力量再次展現了作用,在上述行動後,這一系列事件給中國發展其數字化部隊提供了極佳的理由。

假設到2020年時,中國人民解放軍將組建成數字行動指揮部,指揮部負責指揮六萬多官兵行動。其7個軍區將各擁有一個超過4,000名官兵的網絡戰團。此外,在上海之外,中國已成立一支完整的網絡戰師,據說該師只針對美國政府及軍隊網絡。

然而,在該領域,中國擁有的最大資源是其信息與通信作戰研究所(ICOI)。儘管軍隊的行動系統處理每日訓練,遵守中央策略與行動方針,然而,有關信息行動的想法卻來源於信息與通信作戰研究所。

克裡斯托弗·布隆克認為,信息與通信作戰研究所由中央軍委直接負責,但和中國科學院存在一定聯繫。該機構至少擁有1.5萬名工作人員,從本質上來講,它就是「國家黑客實驗室」。這引起了美國國防當局的高度警惕。雖然不能肯定他們會成為作戰隊伍,但至少可以說中國的網絡進攻技術已達到相當高的水平。

中國網絡戰的首次嘗試並非像許多專家預測的那樣,「網絡珍珠港」或「滑鐵盧」事件不太可能發生,除偶爾的故障外,美國計算機網絡的表現好得令人驚訝。不過,在衝突期間,中國網絡力量能夠對全球重要通訊進行大規模擾亂。另外,他們還能在這個領域施加持久影響。

奧巴馬政府已經擁有與中國進行網絡對抗所必需的信息。而且,華盛頓還具備了在2012年與中國展開網絡戰的政治動機,正像共和黨總統提名人米特·羅姆尼將關注點更多地放在對中國的外交政策上。由於政策和政治方面的雙重因素,現在是奧巴馬轉變方針,在網絡戰上對中國施壓的「最佳時機」。 勞倫·托馬森認為,奧巴馬迄今還沒有採取此類舉動,儘管白宮的顧問們建議奧巴馬對中國展現出更加強有力的姿態。

勞倫·托馬森稱,北京的官方代表一直堅稱,美國的所謂指控和說法是沒有事實根據的,而且中國一直是網絡犯罪的最大受害者。無論後一種說法真實與否,分析家們估計,美國經濟信息的價值每年會因中國黑客的入侵而遭受上百億美元的損失,此外每個月針對美國政府部門網站的網絡攻擊(來自中國方面)就多達百萬次。因此,在2012年奧巴馬幾乎肯定將採取更加強硬的行動

隨著中國信息能力和硬件實力的飛速提高,華盛頓的互聯網安全專家越來越深信,中國肯定會在網絡戰上與美國發生對抗,而且他們擔心如果北京繼續這種網絡侵入而沒有遭受嚴重的負面影響,那麼北京可能會大膽地嘗試更富進攻性的網絡侵入活動。

2010年9月25日,伊朗核武器項目中的工業控制軟件突然被發現感染了一種名為Stuxnet的病毒。網絡安全專家稱Stuxnet是世界上首個網絡「超級武器」。這種計算機病毒已經感染了全球超過45,000個網絡,伊朗遭到的攻擊最為嚴重,60%的個人電腦感染了這種病毒。

勞倫·托馬森認為,Stuxnet病毒與其說是一種間諜工具,還不如被認為是一種專門針對基礎設施的破壞手段。如果不能有效地阻止中國和其他美國潛在的對手採用這種極其隱蔽的手段,美國會發現自己的安全設施和經濟,都會在一場未來可能發生的網絡大戰中成為犧牲品,要想獲得最後的勝利,華盛頓也必須付出慘痛的代價。

Categories: 圖片◆文摘
personal training certification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