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ba}

與您分享。最好
明報新聞

中美一旦开战,惨烈程度将超乎想象


1月5日,美國總統奧巴馬、國防部長帕內塔和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鄧普西在五角大樓聯合舉行新聞發佈會,由國防部長帕內塔公佈了題為《可持續的美國全球領導:21世紀國防戰略重點》的美國新軍事戰略報告。據此間媒體報道,報告主要內容是,美國將削減軍費,裁減軍隊人員,對過去同時打贏兩場戰爭的軍事戰略進行調整,集中力量打贏一場戰爭,同時在另一場可能發生的衝突中干擾破壞敵人的行動。美國的軍事戰略從2到1+,給自己的戰略雄心降了一個等級。但令人關注的是,在美國軍事戰略調整中,美軍戰略重點東移,重返亞太這個重點地區。

出台「1+」新戰略

放棄同時打贏兩場戰爭

美國新軍事戰略報告建議放棄同時打贏兩場戰爭的戰略,要求美軍打贏一場大規模常規戰,同時在另一場可能突發的衝突中發揮「干擾破壞」潛在敵人的作用。報告還指出,美軍將更多地關注於網絡戰爭和打擊恐怖主義。這被稱為美國新的「1+」戰略。該報告建議美軍減少在歐洲的軍事存在,從歐洲三個旅的駐軍中抽出一個陸軍作戰旅。同時裁減不必要的軍事人員,特別是陸軍和行政人員,加強海空軍力量,實現將來的「海空一體戰」。

奧巴馬親自出席國防部新聞發佈會這一事實本身表明,奧巴馬對這一新軍事戰略極為重視,也顯示他很深地介入了這一軍事戰略評估進程。據報道,自去年9月以來,他已經為此召開了6次專門會議,為調整美國軍事戰略,為規劃「下一個10年軍事戰略重點」,提供了全面的指導,煞費了一番苦心。

冷戰期間,面對咄咄逼人的蘇聯,美軍的戰略是打贏兩場半戰爭。以美國為首的北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與蘇聯為首的華約(華沙條約組織)處處針鋒相對,互不相讓。特別是上世紀七十年代末蘇聯入侵阿富汗,美國已經從越戰的陰影中恢復過來,準備打贏兩場半戰爭。隨著蘇聯的解體和東歐劇變,美國一時失去戰略對手。為與美國不可一世的獨霸全球戰略相呼應,1990年時任美軍參聯會主席的鮑威爾等人提出同時打贏「兩場戰爭」 的軍事戰略,也就是說美國能夠同時應對兩場戰爭並取得勝利。當時美國主要設定的兩個「戰爭地區」是中東和東亞。但好景不長,很快這一戰略就暴露出底氣不足的敗象。

2001年,時任美國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就在國會說,這一戰略並不可行。嗣後,發生了「9・11」恐怖主義襲擊事件,美國先後發動了阿富汗和伊拉克戰爭。但這兩場戰爭嚴格講並不符合美國在打贏兩場戰爭理念中關於「抗擊國家侵略」的界定。久拖不決的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漸成美國沉重負擔。雖然美軍去年年底撤出了伊拉克,但那裡的爛攤子何時清理出來尚需時日。至於阿富汗,撤軍日程可定,但要理順也是遙遙無期。應該看到,美國在這兩國的戰爭中並沒有全力以赴。

對這兩場戰爭,與其稱作打贏,倒不如稱之為「失敗的戰爭」更為客觀。因為戰爭的預期目的如根除恐怖主義、建立「民主、自由、人權」的國家都遠遠沒有達到。然而兩場戰爭造成的美國聯軍和當地人員的傷亡和資源的損毀卻是巨大的,對美國的國際形象和國際社會影響的損害也是無法量化展示的。據不完全統計,美國聯軍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中陣亡的軍人至今約達6000多人,傷3萬多人,伊拉克人的死亡人數可高達百萬,戰爭的後遺症非常大。

美軍新戰略的調整

即勢在必行 又實出無奈

目前,美國的經濟受到2008年爆發點金融危機的影響依然嚴重,仍處於的困境。這一困境與其動輒濫用武力也存在一定關係。美國的軍費開支是世界軍費排行榜上最多的,超過其後10個國家軍費開支的總和。據悉,奧巴馬政府這一財政年度軍費開支為6620億美元,比國會批准的今年國防經費減少430億美元。奧巴馬政府將向國會提交2013年度國防預算,計劃在今後10年累計削減軍費超過4500億美元。這對美國年年增幅頗大的軍費無疑是一空前巨大的挑戰。

美國軍費負擔不僅僅在於武器裝備的大量開支,還包括如何維持不斷增長的軍事醫療保險、支付老兵退休金等多項開支,其中僅工資就占三分之一。美國裁軍協會研究項目主任科利納建議,在未來10年,美國可在核武器項目上削減經費450億美元,但不會因此影響軍事實力。將核潛艇從12艘減到8艘,可在未來10年節省270億美元,如果推遲建造新的可搭載轟炸機的核動力航母,可再節省180億美元。

2012年為美國大選年,經濟狀況如何,直接關乎奧巴馬政府的政治命運。據民調顯示,選民對奧巴馬政府的經濟政策多有不滿,對奧巴馬的滿意度和支持率也持續下降。「佔領華爾街」即具體體現了部分選民的憤慨,這種現象在美國是空前罕見的。為了競選連任第二期,奧巴馬總統不得不下決心盡快脫離伊拉克和阿富汗兩場戰爭的泥潭,同時,也不得不削減沉重負擔的軍費開支,將有數的資源用於最需要的地方去,加強海空軍力量,放棄打贏兩場戰爭戰略,準備打贏「1+」戰爭。因此,對美國全球軍事戰略做出新的調整勢在必行,也實出無奈。

美國調整軍事戰略的另一原因是全球霸權的需要。既然美國已經不具備同時參與兩場重大戰爭的實力,又要稱霸全球,必須選定美國能夠充分發揮其軍事優勢又能達到稱霸全球目標的地區,那就是亞太地區。五角大樓認為,由於「9・11」事件後美國十年來著重反恐,深陷伊拉克和阿富汗兩場戰爭,因而錯失了在亞太地區增強軍力的機會。這一地區與美隔洋為鄰,該地區的各國社會發展階段、宗教信仰、意識形態差異較大,但經濟發展生機勃勃,人口眾多,約占世界人口的一半。美國在進行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中,雖然也沒有忘記稱霸全球的目標,偶爾在反恐的前提下也投棋布子,但畢竟沒有全力以赴地經營,致使新興國家、特別是中國這一另類坐大,沒有受到必要的干擾和遏制,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軍事力量也有了長足的長進,對美國的全球霸權構成了挑戰。還有俄羅斯的獨立特性,朝鮮的核武器問題,中東伊朗的核計劃,都是擬就新戰略重點考慮的大問題。至於拉美、非洲,不必多慮。削減歐洲駐軍可迫使歐盟各國增加軍費,減少美國負擔。因此,重返亞太,就成了美國實現稱霸全球目標的必然選擇。

美國防長帕內塔去年在亞太地區進行訪問時,就已明確表示亞太地區將是美國安全的戰略中心。在逐漸結束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後,美國需要與亞太地區盟國和夥伴建立更為廣泛而深入的安全網。

中美一旦開戰

慘烈程度將超乎想像

關於美國是否決心與中國為敵打一場戰爭的問題,需要認真對待。

縱觀美國的新軍事戰略,筆者認為:

一、美國作為高度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本質是不會改變的,特別是經過冷戰處於唯一的超級大國地位,必然要按其內在規律竭力維護其全球霸主地位。這是預料之中的事情,無可置疑。我們作為世界和平的穩定力量對此應有清醒的認識。敢戰方能言和。我們要在致力與和平與發展之餘,應不失時機地加強國防能力的建設。中美開戰的慘烈將是超乎想像的,除非戰爭狂人才會不顧中美兩國人民的福祉乃至世界人民的安全將中美關係推向戰爭,他也將是全人類的公敵,不得善終。

二、解決國際問題的唯一正確出路在於通過和平談判達到共識,一時解決不了的爭議可以擱置,不應動輒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脅,特別是涉及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強權霸道即使一時得逞,也會後患無窮。

三、中美關係應建立在和平相處、平等互利、相互協調、共榮共贏的基礎上,在解決雙方糾結的政治、經濟、軍事、外交等問題中,應考慮對方利益,不觸及對方核心利益的底線。

四、美國新軍事戰略的出台,除書面意義外,是否還潛藏著另一動向,那就是把形勢炒熱。這樣就可以在政治上名正言順地拉緊同盟,增加內聚力,擴大影響;順理成章地推銷軍火,撈取超額利潤;轉移視線,轉嫁危機;增加選民就業,博取軍工大亨解囊。

試想,冷戰結束後,各國都在分享冷戰勝利的紅利,紛紛削減軍費。要求他們購買武器都遭婉拒。現在在各個熱點把形勢超熱,弄得人人自危,那些國家一反常態,紛紛跑上門來求購高、精、尖武器,甚至不問價格了。這也算是「巧實力」(Smart Power)的招數吧。

Categories: 時事◆財經
personal training certification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