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ba}

與您分享。最好
香港蘋果

仇恨學 by 陶傑


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孔慶東大駡香港多數人是狗和王八蛋,香港的法治,是因為港人生性下賤,引起爭議。
這位北大教授說「香港人的屁股為什麼摸不得?」自稱也駡過北京人、深圳人,「都沒事」。
不錯,香港人服服貼貼,確是狗,沒有像新疆維吾爾族人一樣要「維獨」。孔教授一腔牛B的熱血,不如摸摸維吾爾人的屁股看看?那裏一片黃沙,「沒有中央和我們內地人的建設,你們王八蛋也早餓死了。」不知他敢不敢講呢?
柿子只敢挑軟的揑,孔慶東這個「中國人」,是這副德性。北京大學從前有蔡元培,今有孔牛B,真是中國人之福。
煽動仇恨,在「西方先進國家」,是有罪的,叫做 Hate Crime。
英國散文家赫思禮( William Hazlitt),有一篇小品,叫「仇恨之樂」( On the Pleasure of Hating),他說:看見牆上有一隻小蜘蛛在爬,就有一種把小蜘蛛拍死的本能衝動。這隻小昆蟲無害,但仇恨是人性底層的一股慾望!「仇恨的快感,像一種有毒的礦物,直侵宗教的心靈,仇恨令愛國情緒轉化為殺人放火和瘟疫,而且對他人的動機和行為,興起狹隘嫉妒交纏的審判。」
這是英國知識份子二百年前非常精闢的論斷,一個國家,早有如此的思想家,就有對仇恨的免疫力。英語世界如美國、澳洲、加拿大,至今都是中國的富人爭相把小孩送去讀書,自己轉移資產和移民的對象,有道理的,因為從來不必有什麼「流血革命」,建立了很理想的人權社會。
赫思禮的仇恨論,日後在希特拉、列寧、波爾布特等的行為,得到最佳論證。
後來,仇恨罪正名為 Hate Crime。 Hating和 Hate有什麼不同? Hating的字義像 Playing,有點瑣碎,揑死一隻小蜘蛛,就是 Hating,赫思禮的時代還沒有把猶太人一個族群、地主階級都滅絕的地獄式的仇恨,後來有了,所以 Hate本來是動詞,轉為名詞,英文的文法和習慣是隨時代轉化的。

Categories: 時事◆財經
personal training certification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