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ba}

與您分享。最好
WSJ

2012,世界末日降臨中國?


對投資於中國內地股市的投資者,特別是新股投資者來說,2011年是需要忘掉的一年。2012新年伊始,投資者希望有一個全新的視角和迥異往昔的新年決心。

不過,說真的,我們能指望2012年會比2011年好一些嗎?

當你瞭解到,那些希望強化客戶對風險的承受能力的券商發出的消息僅僅是「你們最害怕的情況或許不會成真」時,你知道投資者的信心已經跌入了低谷。

野村(Nomura)把握住了投資者的這種情緒,在一份戰略報告中評估新的一年時借用了瑪雅日曆中的世界末日說法。令他們糾結的是,暴跌的金融市場已經預言了2012年世界末日將至;只要世界末日還沒到來,股市就能有尚好的表現。

這種貌似聰明的觀點或許反映出了投資者的悲觀情緒,但在股市方面真的需要借用古人的預言嗎?

鑒於中國基本面脆弱的狀況,還不如說,我們只要睜看眼睛看就行了。

投資者有數不清的理由對中國內地股市新一年的表現感到擔憂。理由之一是,去年股市的暴跌嚴重打擊了投資者信心,其中上海A股暴跌21.7%,創下有史以來上海股市第三大年度跌幅。恆生指數也不遑多讓,大跌了20%。

投資者對中國內地經濟最為擔憂的是樓市正在進行中的調整。

目前為止,始於去年第四季度的房價下滑還只是限於多個城市新建樓盤成交量的下滑和銷售價格20%至30%的降幅。

人們擔心的是,這只是僅有10年歷史的中國樓市開始崩盤的第一幕。如果某些更為悲觀的預測成真,樓市的調整可能會造成影響廣泛的財富毀滅,而財富毀滅則還可能動搖地方政府和中國銀行體系的財政穩定性。地方政府的財政收入對土地銷售的依賴日益加重。

看看近代史上的眾多國家和地區,便會明白樓市泡沫破裂的後果。

香港曾是賣地融資模式的典範,它的經驗揭示出,1997年後樓市陷入低迷後,買地活動也枯竭了。降價的房地產沒人買,從個人到房地產開發商,人人都持幣觀望。香港政府曾被迫暫停賣地以提振廣泛意義上的樓市,僅以現金儲備度日。

另外一個不確定因素是更普遍的流動性狀況和歐元可能解體帶來的衝擊。在上次金融危機期間,中國因為金融體系封閉而且沒有國際風險敞口而躲過一劫。如今,從一定程度上來看中國的情形依然如此──儘管近年來中國也曾受惠於熱錢的流入(而近幾個月熱錢似乎開始掉轉方向流出中國)。

讓2012年前景更加不確定的是中共高層五年一次的換屆。今年的新領導層面臨著一系列挑戰,包括怎樣維持增長和就業,怎樣控制通貨膨脹,以及怎樣保持金融機構的資本金水平。

與此同時,人們對貧富分化和長期以來的腐敗問題不滿,也需要加以應對。在2012年,隨著經濟增長的放緩,中國將面臨新的考驗。

但野村並沒有站在末日預言者一邊,關鍵原因是他們相信北京能夠扭轉局面。野村預計,在2012年早期,隨著通脹進一步減弱、房地產市場走軟,使利率和銀行存款準備金率都可以下調,中國政策會朝著增長方向發生至關重要的轉變。

但願中國經濟將因此而能夠平穩「換擋」。

所以,如果考慮到2011年股市低迷行情中估值受壓,再加上貨幣政策放寬的可能性(且地球不毀滅),那麼這一切預示著股市將迎來更有利的環境。

從宏觀角度來看,上述講法聽起來或許是可信的,但從現實角度講,另外一些令人擔憂的情況仍舊困擾著投資者。

去年最大的新聞之一,是發生了一系列公司治理醜聞。中國內地企業的欺詐行為似乎給很多投資者留下了揮之不去的不良印象。

例如法國興業銀行(Societe Generale)和寶鋼(Baosteel)合資的華寶興業基金管理有限公司(Fortune SG)上周宣佈,市場環境轉暖之前,它將不再參與IPO詢價,並將把發行人和保薦機構拒之門外,理由是新股質量很難評估。這是一個極其罕見的舉動。

歸根結底,包括野村樂觀預期在內的很多事情,都依賴於新政府的平穩過濾,以及經濟和房地產市場的軟著陸。

但華寶興業之舉也是可以理解的──那就讓我們在看到有一些進展之後再把錢拿出去投資吧。

總之,如果房價真的全面崩盤,2012年可能並不完全是世界末日,但看起來可能很像許多中國人所知道的那種世界末日。

Categories: 時事◆財經
personal training certification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