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ba}

與您分享。最好
無名報童

美國著名經濟學家:一場全球性衰退已經開始


MarketWatch專欄作家高德(Howard Gold)撰文介紹道,著名經濟學家、《去槓桿化時代》作者席林認為,一場全球性衰退已經開始,歐洲將進入深度衰退,美國將於今年進入適度衰退,中國將遭遇硬著陸。

以下即高德的評論文章全文:

對於大多數經濟學家而言,當前最主要的問題自然是我們是否會陷入新的衰退,可是在席林(Gary Shilling)看來,問題卻只在於衰退的規模。

和那些陰鬱的末日預言家不同,席林是個很輕鬆的人,喜歡開玩笑,業餘時間養蜂自娛。可是,當談到經濟時,席林卻是非常嚴肅的:過去幾年當中,和大多數同行相比,多數時間當中他總是更加悲觀,而且多數情況下他都更加正確。

現在,席林又一次明確地以自己的看法和其他同行劃分了界線:他宣佈,新的全球衰退已經於歐洲開始,而且很快就會越過大西洋(9.69,0.05,0.52%),波及我們的海岸線。

毋庸贅言,對於華爾街上碩果僅存的牛派,對於奧巴馬總統的競選團隊而言,這都是不折不扣的噩夢,尤其是後者,他們都在雙手合十,祈禱歐洲11月之前不要爆出大麻煩。

席林相信,歐洲上個季度就已經陷入衰退了,或許並不是每個國家都衰退,但是整體而言,已經足夠將整個大陸拖入泥潭了。

真正要命的想法在於,席林估計歐洲這一次衰退的程度將完全可以和美國2007年至2009年那一次相提並論。這樣的歐洲衰退自然也足夠在今年上半年將美國原本相對較好的經濟狀況拉下水。

他還估計,伴隨發達國家的消費者收緊荷包,中國經濟也將遭遇硬著陸。

在其著作《去槓桿化時代》當中,席林就已經提出了這樣的理念,即這個世界,尤其是美國,出現了一個綿延幾十年的信貸泡沫,直至2007年,不堪債務負擔的美國房市崩潰為止。伴隨眾多的家庭謀求去槓桿化的進程,這樣一個泡沫破滅的影響將持續很多年。

太多債務負擔

萊因哈特(Carmen Reinhart)和羅格夫(Kenneth Rogoff)研究了若干國家的若干金融危機,結果發現,我們所經歷的大多數危機都緣起於私營部門的債務負擔過重,對此席林表示同意。

兩位研究者指出,危機發生之後,政府往往會介入,背負起金融機構,甚至有時候是個人的債務,來「挽救」金融系統。不過,公共債務膨脹到臨界點以上,就會對經濟增長產生抑制,使得痛苦的時間延長,也使得國家要實現復甦的困難陡增。

目前在歐洲所上演的,正是這樣的故事,而且某種程度上說來,美國的劇本也是如此。比如說,標準普爾不久前調降了幾個歐洲國家的主權債務評級,其中尤其引人注目的是法國失去了AAA的評級,在六個月後步了美國的後塵。

歐洲國家都發現,在他們自己的經濟尚且步履蹣跚的時候,要確保希臘、葡萄牙,甚至還有意大利和西班牙不至於違約,正變得愈來愈困難。

「我想,歐洲正處於深度衰退當中。」席林解釋說,「因為他們正同時陷入金融危機和經濟危機」,就像2008年的美國一樣。

歐元區缺乏統一的財政政策,這就使得他們面對危機時更加難以措手。他強調:「他們的經濟政策整體而言看上去驚慌失措。」

彼此之間密切的貿易聯繫曾經使得他們共享繁榮,但是現在同樣也使得任何一個國家想要擺脫群體性衰退變得極端困難。

增長預期調降

不久前,世界銀行已經將全球經濟增長預期予以調降,而且估計十七國歐元區的國內生產總值今年將下滑0.3%—-一定程度上說來可以解讀為溫和的衰退。

即便是強大的德國,在去年的第四季度也遭遇了國內生產總值的負增長,因此他們恐怕也難以免疫。默克爾政府不久前同樣調降了自己的2012年經濟增長預期,但是還堅稱德國不會陷入衰退。這位女士是否過於自負了?

對於英國的情況,席林也並不怎麼樂觀。他指出,歐洲貿易夥伴的株連和保守黨政府的節儉計劃聯合作用,正在將這個國家推向衰退。卡梅隆首相的計劃每增加一英鎊稅收的同時還有三英鎊的開支削減,整體而言會讓許多部的預算都縮水近20%。

席林的結論是:「我想,這是個值得敬佩的實驗,但是選擇的時間實在是糟糕透頂。」

在他看來,歐洲的衰退恐怕絕對不會溫和。「我們回望美國的2007年到2009年,可以看到真實國內生產總值下滑了5.4%」,他估計,在歐元區也會發生「同等重量級」的事情。比如說,希臘的國內生產總值去年就縮水了5%到6%。

即便是全能的中國,這一次也跑不掉了。

伴隨中國政府試圖壓制通貨膨脹,中國國內生產總值增長速度在第四季度降低到了8.9%。席林指出,經濟增長速度降低到5%至6%「就意味著中國的硬著陸」。現在有跡象顯示中國出口正在趨向疲軟,而消費開支至今還沒有達到國內生產總值的34%,即不及美國的一半。

美國相對輕鬆

至於美國,席林預計同樣會出現衰退,只是沒有歐洲那麼嚴重罷了。他表示:「我們將遇到……2.1%的下滑……在戰後衰退當中屬於較輕的那一半。」

聽起來似乎讓人鬆了一口氣。美國的處境之所以會相對輕鬆,正因為美國與歐洲的瓜葛並不是特別深:出口在美國國內生產總值當中的比重為13%,而總出口當中,歐元區的比重又只有15%,這就意味著對歐元區出口對於美國經濟整體而言,其實只有2%的影響。

「這相對而言是較小的。」席林評論道,「將受到較大連累的還是金融領域。」表面上看來,美國銀行並沒有像法國或者德國銀行那樣深深捲入歐債危機,但是考慮到各種衍生產品之類的存在,「你還是無法確切估計風險」。

去年的股市或許也為席林的推測提供了支持。摩根士丹利提供的數據顯示,歐洲貨幣聯盟國家市場整體在2011年當中虧損18.4%,而美國則是不賠不賺,意味著這裡至多只是溫和衰退而已。

在房市的預期上,席林倒是和大多數人看法一致,預計美國房價儘管較之峰值已經下跌三分之一,但是2012年還將再跌20%。

原因是,由於政府的貸款負擔減輕計劃和機器人(18.780,0.78,4.33%)簽名醜聞的影響,抵押贖回權喪失的情況在過去兩年間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遏制,但是現在,這一潮流將再度回頭,「是另外一隻靴子落地的時候了」。

那麼,投資者該採取怎樣的行動呢?自三十年期國債收益率1981年在15%以上見頂之後,席林一直在推薦它。在三十年期國債收益率於2008年跌至2.5%時,他賣出了一部分,但是在其收益率漲回到4.5%時,席林買進了更多(同時,葛羅斯(Bill Gross)等著名投資人在賣出)。

目前,三十年期國債的收益率在3%以下,席林表示:「我們一生所僅見的債券漲勢已經接近尾聲了。」在過去三十年當中,美國國債的整體表現要好於股票。

我個人並不認為長期和中期國債的風險回報情況具有多少吸引力,因此我還是堅持持有投資等級企業債券和高品質派息股票。

當然,席林並不總是正確的。作為一個超級熊派,他的預測在多數時候是正確的,他的策略在多數時候是行之有效的,但是他也錯過了2009年至2010年的漲勢,現在我也覺得他有點過分悲觀了。除非歐元區真的分崩離析—-我認為這可能性不大—-我覺得美國至少到下半年的中期和晚期都可以避開衰退。

不過,對他的警告置若罔聞總是危險的,因為他的預測記錄擺在那裡,告訴我們必須提起足夠注意。

Categories: 時事◆財經
personal training certification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