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冬對話倪海廈:西醫消滅病毒,中醫請病毒出去,哪個更高明?

梁冬:就是現在這個甲流嘛,對不對?這個甲流你用什麼方子來治?

倪海廈:我用大青龍湯。絕大多數是大青龍。一般來說為什麼是大青龍?

梁冬:您跟我們講一講這個大青龍湯好不好?

倪海廈:對,好!可以。我們有兩個方劑,一個叫小青龍,一個叫大青龍,小和大,並不是說小的力量就小,大的力量就大,完全不對。小青龍有時候比大青龍還兇。而是中醫用寒熱來看這個病,中醫認為說,表寒,里寒,所謂表寒,里寒的意思就是,比如說你全身的皮膚毛孔是塞到了,病人惡寒怕冷,肌肉關節會痛,沒有汗,好,這就是表寒了。毛孔塞住了,沒有辦法排汗。里寒呢,就是肺裏面的問題。那病人我們會問他,你口渴不渴啊?不渴。你想喝熱水還是喝冷水?哦,我想喝熱水。好,然後這個,我們就知道裏面是寒的,甚至於吐出來的痰是比較清白的,我們知道里寒。

所以病人當出現表寒、里寒的時候,我們會用到小青龍湯,而現在的甲流呢,就H1N1,我們看到的都是表寒,表面是寒的,好,沒有流汗呢,肌肉關節痛啊,病人又發……不能說高燒,中溫的燒。然後呢,裏面是很熱的,所以咳出來的痰呢,是很黃稠的,同時呢病人口渴,喜歡喝冰水。那病人沒有胃口。在這種狀況之下,這是標準的大青龍湯。

而這個大青龍是中國傳了幾千年,不是現代啊,幾千年來,我們用了瘟疫的第一線處方,就是大青龍湯,治療瘟疫,時疫啊,就是張仲景那時候也是在用來治療瘟疫,就是會傳染性的瘟疫,都是用大青龍湯。大青龍湯呢,一共七味藥。就是麻黃,杏仁,石膏,炙甘草,然後桂枝,生薑,紅棗,這七味藥。那七味藥的組成呢,非常的妙,為什麼大青龍可以治療甲亢,各種的流行性感冒?

這個處方兩千多年來,我們在用了兩千多年,並不是,它的目的並不是要把病毒殺掉,它是要把病毒排出體外。所以中醫的「汗吐下」,中醫藥治……中藥治病就是汗法,取汗,當時病人流汗;一種是用吐法,吃了藥以後,病人吐痰出來,吐出來;還有攻下,從大便小便排出來——用「汗、吐、下」這種方法。那西藥呢,你發熱,用抗病毒的藥,你去殺這種病毒。病毒是這樣子哈,你不去殺它,它不會去變異,你殺它以後,它下一代就改變。

梁冬: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倪海廈:對。它的下一代就改變。所以你現在就研究出來的疫苗,你可以看現在,但是它……你看了以後,它下次出來的又不一樣。你又要再去研究一個新的疫苗,你永遠趕不上它變異的速度。這是因為你一刺激它,它在改變的。那如果你不刺激它呢,可能兩千多年來,如果沒有這個疫苗、抗生素去刺激這些病毒的話,兩千年以後,現在的病毒跟兩千年以前是一樣的。

但是,妙就妙在哪裏?即使病毒經過變異,一直在改變,病毒、病株啊一直在改變,在改變所以不斷地新的疫苗,抗病毒的藥出來,哦~,但是呢,我們的大青龍湯居然還是適用。為什麼?因為我們從頭到尾就沒有一個觀念要趕盡殺絕這個病毒。我們只有一個觀念,如何把病毒排出體外,而不傷到人的身體的正氣,所謂人身健康不傷到。就是在無傷害的狀態之下,同時把病毒請出身體之外,這就是大青龍湯的方意。

梁冬:它的策略不一樣,一個是消滅它,一個呢,是請它出去!

倪海廈:對!就好像有敵人到你家來,進來,或者你家這個不友善的朋友進來,你也不用說,進來你還沒有講兩句話,你就開槍把他打死的。

梁冬:一個板磚把他拍死了。

倪海廈:好像有一個太過度的防禦。你就好言相勸,你出去就好啦。出去就沒事了嘛,連警察都不用叫,他就出去了。「唉呀,對不起,我走錯地方了!」他就出去了。好,那也不會冤冤相報。你可能把他殺了,可能他下一代兒子要來報仇,那你家兒子要去找他報仇的話,然後冤冤相報,哦~,這是不對的想法。

梁冬:OK!那大青龍湯它怎麼煮?它怎麼會有這樣這種效果咧?

倪海廈:對,大青龍湯為什麼兩千多年來一直溫病派不敢用?因為裏面有麻黃跟桂枝。那麻黃跟桂枝,一般現代溫病派聽到麻黃桂枝,不要說開這個藥了,光是聽到就已經手軟腳軟。好像看到蛇蠍一樣,避之唯恐不及。那,這個大青龍湯它原因在哪裏?

第一個有麻黃,麻黃呢,它是宣肺,所謂青龍,我們講的青龍講的就是麻黃,麻黃顏色是青的。吃麻黃下去以後,肺主全身的皮膚毛孔,所以肺主皮毛,所以麻黃一下去之後,毛孔就會打開,可是你光靠麻黃打開來皮膚毛孔的時候,那個汗不會出來,所以一定要有桂枝來輔助。

桂枝,中醫的觀念裏面是解肌,肌肉上面的問題哈,認為這個要用桂枝,所以病如果在肌肉上面,我們用桂枝下去,肌肉的汗液——津液呢,有了桂枝以後就會被桂枝推到皮膚下面,順著毛孔出來。那我們用桂枝的時候,所以桂枝麻黃用在一個方子裏面的時候,如果你不加其它的藥,病人感冒好了,可是呢一定會脫水。病人會脫水。

梁冬:哦,因為桂枝把它排出來了。

倪海廈:對,排出來了。所以它會加了生薑和紅棗,生薑呢,它本身顏色是黃的,哈,它入胃,在胃裏面。

梁冬:對,因為它顏色是黃色的。

倪海廈:所以過去我們噁心啊,那個孕婦懷孕的時候,妊娠期間的噁心很重,我們講,要用乾薑啊,生薑,哦~,黃色它能夠溫胃,能夠補胃的津液。紅棗呢,它是大棗,也是色黃的,哦~。它也是能夠補胃裏的津液。因為病人胃口沒有了,胃口沒有我們要讓他胃氣恢復,胃的蠕動恢復,所以我們用生薑,紅棗用在一起。

那我們用麻黃的話,在經方裏面,大家如果有興趣,聽眾裏面,朋友裏面,如果有興趣研究經方的,你會發現到很奇妙,只要用麻黃的時候,就一定配合了杏仁在裏面。

為什麼?因為杏仁顏色是白的,中醫認為色白入肺,所以把肺的津液補足,所以你麻黃一下去的時候,如果沒有杏仁的時候,肺裏面乾枯掉了,哦~肺好像天上的雲一樣,那肺一乾枯掉,萬里無雲,那熱都熱死了,輻射線,紫外線什麼都進來,那肺裏面一定要有津液。好,所以我們在用麻黃的時候,配合了杏仁在用的時候,比如說,麻黃跟杏仁一定是等量,比如說我們麻黃用兩錢,杏仁就用兩錢,麻黃用三錢,杏仁就用三錢。在麻黃、杏仁比例劑量上控制得很好的話,你麻黃用得多,也不會傷到肺的津液,因為和杏仁,一攻一守。那石膏呢,這個藥很重要,這就是溫病和傷寒家最大的差異在這裏。

現在溫病派沒有犀角可以用,那很可憐,所以他們去熱解毒很難。他們過去都用犀角,用犀牛角來解毒啊,解毒啊、去熱,就是高熱的時候一定要用犀牛角,犀牛角多貴呀。

而現在呢,國際動物保護法不準犀牛再買賣,哦,犀角再買賣。而經方呢裏面,從頭到尾,我們從漢朝、唐朝,我們從來沒有用過犀牛角。我們發高燒的時候,去熱解毒的時候,我們用的是石膏——所謂的白虎湯。而白虎呢,什麼叫……我們為什麼不取名叫作白老鼠,白兔?或者是這個白色的狗?為什麼叫白老虎?就是告訴我們後學者,你要用石膏的時候,劑量一定要夠大,叫做白老虎。你如果用5錢8錢,大不了小白兔一隻嘛,小白鼠一隻,小白兔、小白貓一隻。但用過1兩以上——2兩、3兩、4兩以後就是白老虎。

那你用的劑量不夠,比如說你用8錢、1兩,下去,1兩是多少?35克多,哦~,這個37克多。那你下1兩下去,病人沒有退燒,你認為這個白虎不能退燒,實際上你錯了,你還可能……你可以繼續加到2兩3兩地用沒關係。一般這種外感風寒,這種H1N1,甲亢這種表癥呢,大概1兩就夠了。所以石膏,在這是退熱用的,這樣使它的熱被退掉了。

還有中間的炙甘草,這個炙甘草用得非常的妙。一般來說,我們中醫看甘草,一般有生用甘草,還有炙過,炙過就是用蜂蜜給它炒過。生甘草一般來說,甘草的味就是甘味的,甘味入脾臟。除了能夠把脾臟的津液補回來,脾胃的津液補回來,同時呢,因為它入脾臟啦,所以開胃。可是我們這個處方裏面,我們要用炙甘草,要用蜂蜜炒過,因為蜂蜜它炒過以後,甘草變成熟的不講,炒過以後,蜂蜜那個味道就不是甜味了,就是變得有點苦味,因為你燒焦了嘛哈,炒過了,變成苦味,苦味的藥入心臟。

所以,甘草炙過以後,它配合在麻黃、桂枝裏面,不但不會引起動悸——很多中醫呢,不敢用麻黃桂枝就是,一吃下去之後,心臟動悸的很,心跳很快。他不曉得,用加了炙甘草下去就可以,炙甘草的目的就是要止它的動悸,預防病人有心悸的現象。

梁冬:哦。

倪海廈:那這個藥下去以後,從腸胃裏面的津液,正常的津液裏面,正常的津液,肺裏面的津液全部因為桂枝、麻黃,把這個有病的津液通通提到皮膚表面上,流汗流出來,在把病毒趕出去的同時,杏仁、石膏、生薑、大棗把這個喪失的津液同一時間補回來,這個動作是同時完成的。所以當時你有甲流的時候,你一喝大青龍湯下去以後,你的病毒往外跑,在皮膚毛孔,流了汗出來,而我相信流汗你把汗刮下來看,甲亢——甲流的病毒通通在裏面,它活著。好,那同時呢,身體裏面,腸胃、肺裏面都沒有喪失津液,好,所以這就是胃口會開,胃口會回來,同時可以治療,真正可以治病的一種藥。

備註:倪海廈,美國經方中醫,被喻為當代少見的「命、相、卜、山、醫」五術兼備之曠世奇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