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K_[香港懷舊] 借來的美夢 by 彭健新


https://app.box.com/s/4f7nxevfhbfvolajpa43


借来的美梦
曲:彭健新
词:郑国江


[spoiler title=”《借来的美梦》歌词”]
繁荣闹市
人近个心不接近
人常在笑
谁又笑得真
人又似天天去等
梦想总不会近人渐老
那希望变造遗憾
繁荣暂借
难望远景只看近
浮华暂借
难望会生根
谁愿意想得太深
但这心早烙下印
毋问我每分力
是为谁赠
# 这是片暂借的快乐
遮不了恨
这是个暂借的美梦 生不了根
繁荣现象又似路人
在你身边不顾地过
谁为你谁为我
我不禁问# [/spoiler]
这首《借来的美梦》,是八一年的作品,写当时港人对九七问题的心态,是十分深刻的,也由于这样,笔者也很相信,这首词郑国江是投下很真的感情,甚至有他的心声。事实上,这首词完全没有郑国江所惯有的教化味。
《借来的美梦》,可谓显尽郑国江的长处,字浅而意深,比喻又精彩。就如首段,虽然「人」字不断重复,但一点都不觉拖沓,反而精警句子纷至沓来,「人近个心不接近」,一针见血写出城市人际的症结,而「人常在笑,谁又笑得真」,不比杜牧的「尘世难逢开口笑」的内涵弱。

关于《借来的美梦》这首歌词,郑国江有这样的自述:

……写彭健新这首歌时,拚命的环绕这个城市的问题去想。脑里突然闪过:「借来的时,借来的地」这两句话,凑巧,那个时候大家都在争论香港的租约问题,于是灵机一触,便把这个题材写入歌词中,希望借此反映部分市民的心态,初稿中本有「这是片暂借的土地,生不了根」一句歌词,后来,唱片公司方面觉得「土地」两字稍嫌尖锐,因此改为现在的「这是个暂借的美梦」。此亦足以反映出唱片公司的审慎,而这个审慎虽然多少带有爱护这首歌的意思,但亦少不免有使这首歌带点搔不到痒处的味道。不过,这么一改,这首歌肯定可以摆脱被禁播的可能性,但要是不改,以香港目前这么开明的政策,相信亦不一定会出问题,但政治因素通常都是比较敏感的。所以,不敢妄自下决定。

(见1981年7月3日《唱片骑师周报》「乐田笔耕」专栏:「土地变美梦」,作者:郑国江)

把「土地」变「美梦」,的确是把尖锐性减低了,但要敏感起来,却不管「美梦」还是「土地」,一样会受抨击。记得今年(按:指八六年)年中,彭健新的精选唱片中,把这首《借来的美梦》也一并收入,有些DJ也偶然拿来播,却就引起一些专栏作者批评,指这歌意识太灰,不是而今港人的心态,而这些专栏作者又岂知,这是五年前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