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宇銘 中醫「學神」出書問鼎十大好書

「中醫好神奇,像寶庫般值得發掘﹗」浸會大學中醫及生物醫學雙學位應屆畢業生李宇銘短短幾年,從中醫門外漢,苦學成準中醫師懸壺濟世,體會到中醫學的博大精深,並將習醫過程寫成《中醫學神》推廣中醫學,未料中學生對中醫極感興趣,書出版個多月已被列入教育專業人員協會「中學生好書龍虎榜」候選名單,競逐本年度十大好書。

中醫學源遠流長,李宇銘入浸大念中醫後才發現習醫艱苦,首兩年不斷死記資料,入學3個星期需熟讀人體206根骨頭的名字,一年內要認識400味中藥,殊不簡單。藥名、醫學名詞數之不盡,李宇銘自創苦中作樂的背誦方法,將藥效填入歌詞中幫助記憶,如將《野菊花》歌詞改為「野菊花呀野菊花,清熱解毒誇啦啦﹗平肝明目白菊花……」簡單一句歌詞,可記下兩種藥物的名稱及使用功效。

腳底針灸治喉嚨痛 嘆中醫神奇

李宇銘接受多年理科教育,起初無法接受看似虛無縹緲的中醫理念,例如﹕「中醫也講心肝脾肺腎,但說的是功能,並非西醫眼中的器官。」令他印象最深的是針灸,曾有一次感到喉嚨痛,自告奮勇接受教授針灸,教授只在他的腳底施針,李宇鉻大惑不解、半信半疑,「距離那麼遠,能起作用嗎﹖」翌日竟完全康復,令他驚嘆中醫的神奇。幾年中醫學習,他對中西醫之間的體會是「鋤大弟與廿一點都是用一副撲克牌,只是用不同的方法去做,目的同樣是治病」。

自幼願望成為飛機師或西醫的李宇銘,現在卻成為中醫。他自言於預科時對中醫一知半解,適逢浸大開設中醫課程,加上政府大力提倡,覺得「中醫也可以拯救人命」,決定在大學聯招報讀中醫,展開學醫之路。學習中醫必須了解中國文化、古籍,理科出身的李宇銘較少學習文學,初時面對「一大堆」古文,自然感到相當吃力,但接觸愈多愈發覺箇中趣味無窮,畢業應考中醫執業試前,更決定攻讀碩士,專門鑽研中醫古籍。

One Reply to “李宇銘 中醫「學神」出書問鼎十大好書”

  1. 1
    芭芭閉

    分享:《中醫學神》作者李宇銘

    中醫究竟是甚麼?為甚麼中醫這麼厲害?近年中醫越來越受到重視,許多人生病時首選也是看中醫,但你有沒有想過,究竟甚麼是中醫?中醫跟西醫有何區別?應該怎樣理解中醫的術語?怎樣判斷中醫師水平的高低?剛畢業的中醫新力軍為你細說中醫神聖卻又悲涼的故事,由如何投身學中醫講起,介紹6年來進窺這門醫學的八卦見聞與刻骨銘心的感受。(當日《中醫學神》新書出版,作者簽名。)

    【明報專訊】6月初的晚上,記者致電約訪李宇銘,這時,他剛完成中醫註冊考試。此前,他從廣州(相關新聞 – 網站)省中醫院完成實習回港,在羊城寫成自己的第一本書《中醫學神》。

    這本坊間少見的中醫書,以五六萬字的輕巧篇幅,記載本地正式開辦中醫學位課程初期,這名學生6年中的求學過程與省思。

    書寫得深入淺出,對中醫從無概念的記者亦能輕易理解。只是,對於中醫藥體系看似「只要信,不要問」的理論,有著西洋生物學背景的記者始終不以為然。李宇銘坦然笑曰,「我自已亦用了好幾年去接受呢。」

    而此書,對於習慣西醫藥理一套的港人,也許是理解中醫的好途徑。李大夫緩緩舉例﹕「在中醫藥物分類中,水也是藥的一種。《本草綱目》中的水有30多類,《傷寒論》中,也有7至8類,煎不同的藥應配不同的水。」例如急流中的水,以大自然喻身體的中醫理論中有助通身體氣肌與水液﹔用水勺裏揚起至有水珠,名甘瀾水,其快而滑有益脾胃﹔若從「科學」角度解釋,當然便似是不可理喻的「迷信」。「以往我也難以置信,水不就是H2O嗎﹖煎中藥用自來水不就好了嗎,」李宇銘也感迷惑。

    甚至大二那一年,他更曾對學醫藥經典《傷寒論》抱有懷疑﹕「那1700多年前的艱澀古文,怎麼還要去學﹖現在不也有白話文的教材嗎﹖」

    但升上大三後,《傷寒論》換了老師教授,他感染了同學間重視經典價值的氣氛,回到二年級的班房旁聽﹔大四,再一次旁聽,逐漸把沒認真學好的功課追回。甚至,在大五那年到南京參加一年學術交流,再深入讀書,他終於進入中醫獨特的世界。

    「不知而不信 更迷信」

    「即使目前在西方自然療法中,便指水乃有記憶力。用水將藥物稀釋至數以千萬倍,水仍會記得藥物的功效。」「讀中醫,是了解中國人千古以來認識事物的方法。西方以物質結構來了解世界,其實認識不到中醫那不一般的哲學思想。」他特別強調書中的一句話﹕「不知而信,謂之迷信﹔不知而不信,更迷信﹗」

    李宇銘條理分明的解析他撰寫此書的目的﹕首先希望更多人認識中醫,特別在青年人層面推廣中醫學,透過他的習醫過程,模仿他對中醫由淺入深的認識﹔第二、糾正不確的中醫概念,「許多朋友讀這本書時都不禁驚呼,『咦﹖原來是這樣的嗎﹖怎麼與我所知的不同﹖』」而第三是,在書中的尾段,他寫下國內中醫發展的負面情況,包括中醫人數下降、中醫院內西醫西藥竟比中醫中藥吃香,這些少被提及的話題,「也是希望有志於此的年輕人,在修讀中醫前有心理準備。」在本地對中醫開始了重視的今天,他香港希望不要重蹈大陸中醫過份依賴西醫的覆轍。

    畢業了,李宇銘或將告別學神的階段。如同他在書中的結尾寫上﹕「復興中醫的擔子,已放我們這一代中醫的肩上了。」

    這本書,是責任的開始。

    文/鄭依依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