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 香港籠屋:繁華光鮮背後的另一面


1992年,張之亮導演的影片《籠民》讓世人見識了「東方之珠」的另一面—一群老弱貧苦的社會底層人士生活在罐頭似的「貧民窟」裡,一張張床位被鐵絲網團團圍住,猶如一個個籠子;「籠子」裡邊除了床具外,還有各種生活用品。這些住在「籠子」裡的人被形象地稱為「籠民」。



香港,這塊人均國民生產總值比瑞士還要高的土地,為什麼竟能容忍「籠屋」長期存在呢?這對一些人是個難解之謎,而對另一些人,則是一樁恥辱……

就像這裡所有人滿為患的住宅樓一樣,籠屋的入口骯髒逼仄,被夾在一輛賣燒烤的流動小吃車和一個賣DVD的地攤中間,門前一堵灰泥斑駁的圍牆提供了不少掩蔽,陳舊的大門是用廢舊鋼材鑄造的,上面的油漆漆了又落,落了又漆。

牆面掛滿密密麻麻的鐵皮信箱,其中不少已經舊得七零八落,各種電表也被經年累月的灰塵遮蓋得看不出本來面目。

爬上七層早已被無數雙腳磨蝕得凹凸不平的台階,走過一道長長的走廊,一間宿舍間裡擠了六張高低床,床鋪靠外的一面焊上了鐵絲網,帶一道「窗戶門」,每個床位就算是一間單人住房了。鐵絲網可以防盜的,可以懸掛塑料袋一類的東西,還可以方便居住者擺放生活必需品,這對這些生活面積不足兩平方米的人們來說非常實用……

籠屋最早出現在20世紀50年代,最初是提供給移民到香港的勞工做臨時住宿用的。香港社區組織協會主任何西華已經向聯合國提交了一份材料。聯合國經濟及社會理事會已經多次表示「籠屋是對人類尊嚴的一種侮辱」,並且認為「香港政府在握有充足的財政資源的情況下,對籠屋的不作為是不可容忍的」。

住在籠屋裡的,大多都是所謂的「新移民」,也就是那些從大陸到香港來「淘金」的人。官方數據顯示,像這樣的居住困難戶已經超過了10萬人。

一間斗室最多住著12戶籠民,為了省電采光條件通常都很差。一個不足兩平方米的單人床,用鐵網封閉上鎖就是一個不至於流浪街頭的家。當主人離開房間時可將鐵絲網封閉上鎖防盜。裡面除了床具還有生活用品、個人的全部家當。

無名報童

Written By

無名報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