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D_佛陀。開示

「生亦悉足羨,死亦悉足厭,本來無生死,生死由心現;了知諸法空,始信一切有,西方有淨土,有佛無量壽。」 夏蓮居老居士

寡之見:寡而不孤。沉默寡言。清心寡欲

古人認為,人生在世應當淨化自我,做到寡身、寡言、寡心,從而使身心達到完美的境界。 寡染以清身、寡言以清口、寡欲以清心。 顏元(清)

日本大島椿山茶花籽100%護髮油

自1927年出產以來,80年來成為日本家庭必備日用品,近六年來因網絡不斷熱烈討論,登上日本美妝公信榜COSME護髮類6度Top冠軍。

TCM_中醫調理。手腳冰冷

中醫常用的中藥材及藥方中,有不少具有促進血液循環功效的處方及藥材,可以緩解手腳冰冷現象的藥方,包括十全大補湯、八珍湯、四君子湯、四物湯、理中湯、歸耆建中湯、附子理中湯、桂枝湯、當歸四逆湯、腎氣丸、右歸丸。促進血液循環的藥材如姜、大棗、當歸、山椒、辣椒、大蒜、芝麻、人參、紅棗、枸杞等。 當歸紅棗茶 食材:當歸2錢、桂枝1錢、白芍2錢、川芎1錢、紅棗5顆。作法:將所有藥材加水600c.c.,全部一起煮沸後飲用。說明:此方茶飲可以補氣、促進血液循環,但感冒喉嚨痛者不適合飲用。 中藥及湯劑 「四君子湯」中的四位君子,分別是人參(黨參)、白朮、茯苓、炙甘草。這四種藥材它們的藥效宛如君子的品德,水利萬物而不爭。該方作為調理脾胃氣虛證的常用方,是補氣方劑的基礎方,取名「君子」,是喻該方補性平和,品性中正,不偏不倚,猶如君子有沖和之德、中庸之道。適宜長服。 四君子湯加上半夏、陳皮,是「六君子湯」,有補氣祛痰之功效,對於陽氣虛弱而又有濕痰的患者特別適宜。 四君子湯加上半夏、陳皮、木香、砂仁,是「香砂六君子湯」,特別適用於脾胃虛寒,出現腹部脹滿、噁心嘔吐、腹痛便溏等症狀的患者。 改善手腳冰冷必須對症下藥,氣虛型的人適合喝黑糖薑茶,血虛型的人可選擇桂圓紅棗茶,另外還有肉桂牛奶,適合陽虛型的人。

TCM_十八反 & 十九畏

中藥最為中國的傳統中醫藥物,為病人減輕了痛苦。俗話說是藥三分毒,錯誤的吃藥不但達不到治療目的,還會危害健康。古人通過嘗試總結把中藥的配伍禁忌加以總結。 十八反: 甘草反甘遂、大戟、海藻、芫花 烏頭反貝母、瓜蔞、半夏、白蘞、白芨 藜蘆反人參、沙參、丹參、玄參、細辛、芍藥 十九畏: 硫黃畏朴硝 水銀畏砒霜 狼毒畏密陀僧 巴豆畏牽牛 丁香畏鬱金 川烏、草烏畏犀角 牙硝畏三棱 官桂畏赤石脂 人參畏五靈脂

TCM_清肺化痰

痰濕體質的症狀 舌頭:舌體胖大,舌苔白膩,舌邊齒印。 形色:體形肥胖,腹部浮腫,臉上出油。 手腳:手足冰涼,頭身重困,關節疼痛。 睡眠:身喜倦縮,容易睏倦,肌膚麻木。 喜好:懶動嗜睡、身重如裹,喜食肥甜。 大小:多不成形,夜尿三四,尿多色清。 痰濕體質日常忌肥厚甜膩,以健脾祛濕為主,比如薏米、赤小豆、芡實、山藥、冬瓜等。此外,還可以多喝祛濕茶祛濕。 1、薏米山藥芡實粥:山藥、薏米、芡實。 2、冬菊火麻茶::火麻仁、梔子、人參、冬瓜、金絲皇菊、藿香、蓮子、甘草、砂仁、線葉金雀花等20種成分製成。

FoL_Raspberry 覆盆子 (樹莓)

覆盆子是具有藥食兩用功能的寶。做水果食用,其紅熟果稱樹莓果,口感香、甜、酸,可鮮食;其綠果經炮製製成傳統中藥覆盆子,《本草綱目》等中藥文獻記載「氣味甘,平,無毒,有益腎固精縮尿壯陽作用」。 覆盆子作為第三代水果,含有豐富的纖維素和鉀、鋅、鐵、銅、錳等多種微量元素,有良好的保健功能。據測定,覆盆子果實含糖量為5.58%-10.67%,與蘋果、梨、柑橘三大水果相似;含酸量0.62%-2.17%。在美國被譽為「生命之果」,在國際市場上有「黃金水果」「貴族水果」之稱,可見其營養價值非同一般。

PIE_弘一法師 。「悲欣交集」

花繁柳密處撥得開,方見手段;風狂雨驟時立得定,才是腳跟。 弘一法師 弘一法師一生寫下許多經典語錄、處世格言。前文引的是其中名句。「花繁柳密處」形容人生處事的複雜難纏,許多事情讓人看不到前路,人與人的糾葛,關係重疊,使人顧此失彼,順得哥來失嫂意,不知如何處理。弘一法師認為,處此境況,能夠「撥得開」方顯出手段。「風狂雨驟時」形容種種逆境厄運襲來,考驗人的意志,對原則的堅持,對目標的堅定,「立得定」就是不為利益或威脅所動,才顯出有「腳跟」。 手段與腳跟又互為因果:立得定才能撥得開,或撥得開才會立得定。而這二者都是人生最重要的修為。 回過頭來看弘一大師寫下這四個字的當天,即1943年,農曆九月初一,這一天,正是他離世前的第三天。也恰是在這一天,弘一法師對眾人說「不要再請醫者,我要離開了」。隨後,他便寫下了這四字,於三天後安然離世。離世時,他臉上掛着笑,眼角含着淚花!這一幕,正如他所寫的「悲欣交集」四字。 對於弘一法師臨終時的詭異筆體,一位書法大家曾這樣評價說:表面看,然而,他臨終所書的「悲欣交集」四字,若從書法專業角度評判的話,實是完全顛覆書法的存在。原因很簡單,因為這四個字,極像氣力不夠的孩子所寫,不僅毫無書法價值可言,竟連書畫最基本的美感,都絲毫不見!這究竟是為何? 至今為止,任何一位書畫大家,都模仿不出來。而模仿不出來的原因,卻無人能解。相比之下,另一位書法大家的解讀也相當有意思,巧的是,這位書法大家,和弘一法師一樣,也是佛門中人。他說:弘一死前的「悲欣交集」四字,雖絲毫沒有他作為書法大家的書風,但卻恰是他作為書法大家甚至佛家高僧的最高境界。原因很簡單:這四字,結字無塵氣,運筆無火氣,點化空靈,無一絲約束的痕跡。一句話:好自在啊!聽完這段解析,再細看弘一法師的「悲欣交集」四字,才恍悟,原來這看似稚嫩的筆體里,竟藏着弘一法師對人生的體悟。在生命的最後時刻,他所寫的雖是「悲欣」,實際卻已達到了「一切由心,自由自在,無樂無苦,無喜無悲」的境界。這種境界,正是佛家所講的「觀自在」。而要達到這種境界,非得全然「空性」才可以。這也恰是弘一法師「悲欣交集」四字無人可模仿的原因,因為,這四字遠不是用筆能寫出來的,恰是用「空性」所書。

BAK_沈平先生《不負此生》

《美術家》雜誌介紹沈平先生:《不負此生》 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一批中國內地文藝界的精英,雜在移民大軍中來到香港。美術界有我們熟悉的林風眠、劉海粟、黃永玉,還有更多的是一些受過專業訓練,尚未成名的青年畫家。文革驚魂未定,對創作自由的嚮往是他們離開故土的重要原因。這裡我們介紹的沈平便在其中。然而,這並非沈平第一次遠走他鄉。沈平的第一次是由中國東南的上海「支邊」赴大西北的新疆,跨度反差之大,恰可用「天南地北」形容。「支邊」是支援邊疆建設的簡稱,不同於文革期間的「插隊落戶」。「插隊」是違背本意的迫遷,「支邊」則是主動的抉擇,在當時是追求理想,犧牲個人利益的崇高舉動。 新疆地處邊陲,文化藝術卻並不邊緣。新疆生產建設兵團裡除了有進疆部隊的文藝幹部,還收編了國民黨軍隊的政工人員,其中不乏優秀的藝術家。另外,歷次政治運動也由內地向新疆下放了大批藝術人材,例如:詩人艾青、漫畫家沈同衡等。特殊的歷史條件,構建了新疆厚實的文化基礎,在這裡,沈平由美術愛好者成長為初具成就的畫家。時至今日,很多出自新疆的藝術家仍活躍在中國畫壇並佔有重要地位:劉曦林、關維興、韓國臻、葉毓中、田黎明、李錫武、李山、劉開基、劉開業、劉南生……那可真是一張長長的名單。 一九八零年,沈平又一次移民。目的地原是美國,路經香港便不再離去。這裡畢竟是中國的土地,有自己熟悉的風土人情。初到香港的沈平夫婦,住進一間出版社堆放書籍的倉庫,開始人生的另一歷程。無獨有偶,初到香港的林風眠,也是住在中僑國貨的貨倉。說實話,新移民的我們那時羨慕的不是李嘉誠,而是住在公屋,或者木屋、鐵皮屋的最低層的香港市民。我真 想知道,李嘉誠先生當初移民香港,又是住在哪裡? 四十年過去,當年的新移民都上了岸,沈平也成為香港和中國畫界舉足輕重不可或缺的人物。回顧往事,我們感激香港社會的包容,多謝她提供的公平機會,同時我們也感到欣慰,因為我們的勤奮和努力,我們對這個城市有所奉獻而沒有成為她的負累。 沈平富於感情。藝術中的他由新疆的天山、草原到香港的避風塘、鐵皮屋,處處洋溢出對生活的熱愛。生活中的他同樣多情,對多病妻子的照顧,對長輩和親友的關愛,都被朋友們奉為楷模。 沈平深愛自己的祖國,這種感情與生俱來,全無政治或者經濟利益驅動,沒有半點造作。他與自己的國家身心一體,血脈相通。他訂閱十多種內地的雜誌和報紙,他收看中央台和鳳凰台的電視節目,他為中國各方面尤其是藝術方面的發展和進步歡欣鼓舞,他也為國家的困難和挫折憂慮焦急。與此同時,他為香港美術的發展耿耿於懷。他常將內地的發展和香港作比較,他寫文章議論藝事,策劃畫展推動創作,他真心地希望香港的美術人材得到發掘,畫家的地位得以提高,本土的藝術可以得到大幅和長足的發展。沈平不以口舌,而是以行動來抒發他「愛國愛港」的情懷。 沈平來自毛澤東時代,作為宣傳工具他必須運用所有藝術手段去完成黨的任務,如此這般,特定的歷史造就了一個基礎堅實寬闊的全方位藝術家。 香港是西方文化主導的城市,視覺藝術的主流是西方流行文化、前衛藝術的延伸,傳統的西方藝術,水彩油畫素描之類似乎早已隨風而去隱於歷史的背影之中。沈平的水彩能在這様的氛圍中存在並突岀不能不說是一個異數,不由得我們去關注和研究。 當下大多數藝術家醉心於藝術技巧的創新,忽視思想情感的表達,惟沈平用最純樸最原始的技法直接抒寫眼之所見心之所感,不刻意營造驚人的視覺效果,卻常有神來之筆令我們傾倒。昔日,毛澤東有藝術「源於生活高於生活」之論,沈平實踐這個理論,創作了大批可觀可賞可思可想的作品,沈平的存在正是藝術存在感的體現。 《美術家》雜誌黃俊如先生帶來一批沈平的水彩作品,題材半為新彊半為香港,是他藝術人生的結晶。《銅鑼灣的電車》密不透風五顏六色的招牌與白色的電車形成強烈對比,不僅是色彩的對比,更是用光怪陸離的繁華去反襯純潔平靜的意識。大隱隱於市,這張當代寫生作品具有中國傳統繪畫的意境,頗堪玩味。 《大澳即景》畫的是漁村興建中的建築物,用了大量的直線表現棚架,水彩畫中少見這類作品。認真去看,這些線條 有的一筆直落,也有斷斷續續筆斷氣連,還有的是在染色中留白形成,如果截 取畫作右部加以放大,這些不經意的線條就是一張極具形式美的抽象作品。 《避風塘船家》中的用線同樣令人注目,線條多是留白而成,由於運筆粗拙頓挫,白色的線條真實地表現出纜索的質感,同時還留下令人咀嚼的金石味。 《老香港系列之石板街》不加說明就是一張水墨畫,作者顯然是依據那個「老」字而定下表現手法。畫中石板階梯自上而下沒有起點,行人自下而上沒有終點,留意到行人全是向上行走,似乎在暗喻香港的百年歷史和未來的進程,難怪畫面沒有歷史的滄桑卻充滿清晨的陽光。 《喀什小巷》構圖大膽,左右大片留白,色彩深沉的小巷約佔畫面十分之一,畫作聚焦在巷中門廊,而焦點是一位身披陽光手牽稚童迎面走來的紅衣少婦。由大至小,由小致大。在這古老的小巷我們感受到平和,感受到愛,感受到希望。 《五彩山下》今我眼前一亮,大筆揮過,粗糙的紙面令色彩中現岀白色的斑點,借用傳統水墨枯筆飛白的技巧收到非夷所思的效果:山石中的石英竟然在我們眼前閃爍。利用新的技法寫生傳神,沈平提供了一個典範。 《草原人家》化平凡為神奇,天空草地混為一體,大筆用色鋪滿畫面,留岀兩頂白色的帳篷。帳蓬幾乎不落一筆,只用繩索的線條去顯現它們的體積。驟眼看來,大方明快,像是一幅套色版畫。再看細部,跳動活潑的筆觸點染出牧人、摩拖車和馬匹,摩托車很重要,是這戶人家的時代特徵。特別引起我注意的是那個牧人,潦潦幾筆不但畫岀牧人的形象,更活靈活現地畫出了他的肢體語言一一他在享受緊張勞作之後的無所事事。 總體來看,這些來自攝影的寫生作品既沒有攝影感也沒有習作感,同時將水墨版畫等其它畫種的表現手法不着痕跡地融於其中。 在香港,藝術商品化令很多畫家輕視基本功的訓練,作品徒具形式蒼白乏味,此時此地,我們要感謝沈平為我們展示了基礎訓練的重要性。 醫學發達,社會進步,古稀之年的我們離終點還有不短的距離,期待無愧此生的沈平給我們帶來新的歡愉和贊嘆。 作者: 黃孝逵 2019年9月於清水居

TIP_快速入睡三種方法

畢業於美國哈佛大學的知名醫生韋爾(Andrew Weil)發表一個首創「4-7-8」的睡眠方法,堪稱坐完60秒內就能入睡。 治療失眠大法十分簡單,首先吸氣4秒,再憋氣7秒,然後用8秒呼氣,重覆動作3次,便能於1分鐘內充滿睡意,甚至立刻入睡。韋爾建議大家可一天做2次,練習6至8週直到熟悉此動作。韋爾表示,此原理在於透過重覆吸氣、憋氣和呼氣等三個動作,會令肺部充滿氧氣,有助氧氣在體內流動,能讓身體放鬆、有助減壓,令人更易入睡。

book_The Adventures Of Tintin (丁丁歷險記)

Tintin’s 90th Birthday Recalls Why It Was A Fine Mess Of The Last Century Back in 1929, Tintin was a globetrotting newspaper reporter and adventurer, born in war-ravaged Belgium recuperating from high unemployment and fascist political regime. As 2019 marked the 90th birthday of Tintin and his fox terrier Snowy, Hergé basks in all his glories as the proud father […]

FoL_藜麥 (來自秘魯)

藜麥,又稱印地安麥、昆諾阿藜、奎藜、灰米或小小米,是一種南美洲高地特有的一年生穀類植物,種子可食。糧食穀物大多屬於禾本科,但是藜麥屬於莧科,所以被稱作「假穀物」。

揭秘:西醫來源於中醫!

萊布尼茨:中醫是科學之首 中醫是唯一能夠體現「有機整體」的科學:既與「元一的道」神交,又與「活的自然」契合,因而它最具真理性和生命力。相比之下,一切與「機械論」相關的科學,都只具有相對真理;其正面與負面如影隨形,直到遇到環境極限而激化矛盾,而凸顯謬誤。由此,萊布尼茨看重中醫。從這個意義上講,他希望他的「單子論」與中醫同構,而迥異於「原子論」。 另一方面,在萊布尼茨看來,《易經》作為世界最古老的書,是哲學、科學、數學和數理邏輯的源頭;[2]而中醫則是最能代表這個「活水」的,所以它展示着「道」——科學之母——的機理。[3]正如匹特曼教授所說:「西蒙·米爾斯(simon mills)注意到……『活力論』(vitalism)酷似……萊布尼茨和懷海德的『有機論』(organicism),後者指各個層面的實體與其他部分都是休戚相關的。這也相似於史末資(Smutts)的『整體論』(holism)。……關於它們(活力論—有機論—整體論)的起源,米爾斯解釋,那就是中醫的基本原則——道,它也是世界的起源(the origin of the world)。」 中醫是唯一能夠體現「有機整體」的科學:既與「元一的道」神交,又與「活的自然」契合,因而它最具真理性和生命力。相比之下,一切與「機械論」相關的科學,都只具有相對真理;其正面與負面如影隨形,直到遇到環境極限而激化矛盾,而凸顯謬誤。由此,萊布尼茨看重中醫。從這個意義上講,他希望他的「單子論」與中醫同構,而迥異於「原子論」。 在萊布尼茨看來,《易經》作為世界最古老的書,是哲學、科學、數學和數理邏輯的源頭;而中醫則是最能代表這個「活水」的,所以它展示着「道」——科學之母——的機理。 卜彌格(Michal Boym,1612—1659年,波蘭籍來華耶穌會士),著書《中國醫學概說》和《中醫處方大全》。1682年,克萊耶編輯出版了《中國醫學手冊》(Specimen Medicinae Sinicae),把其中的內容歸功於「住在廣州的博學的歐洲人」(卜彌格)。此書共分四卷:第一卷書翻譯了王叔和的著作;第二卷介紹了一些中藥和配方;第三卷包括卜彌格寫的一篇論脈搏的文章,有關於脈診治病的介紹和展示人體針灸的輔助圖表;第四卷有37幅插圖,論述看舌苔的診斷方法。卜彌格所論的中醫脈診的理論,提到了脈的各種類型、「奇經八脈」,有的圖取自明代醫生張介賓所著《類經》。此書出版後,引起了歐洲醫生的極大興趣,但因內容尚不全面,因此有人對它的版本提出了批評。四年之後(1686年),紐倫堡發表了《醫鑰》(Medicus Sinicus),內容比前一本書內容更為豐富翔實,所引用的資料仍來自於卜彌格的《中國醫學概說》和《中醫處方大全》。1813年,漢學家雷慕莎根據卜彌格《中醫大典》節選出書。其中,卜彌格講述了中醫看舌苔診斷:從舌頭的外表和顏色診斷疾病。雷慕莎的博士論文《論中國人的舌苔診病》,也來自對卜彌格這部著作的研究。 卜彌格重點研究了《黃帝內經》、《脈經》和《脈決》等中國醫學典籍。他在南明永曆皇帝的朝廷,也從一些中醫師那裏學到許多中醫臨床的知識。他在1658年向歐洲人介紹說:「現在,我們向你們,最有名的醫生們和整個歐洲提供一部著作的綱要。」在《醫鑰》等著作中,卜彌格站在「道的哲學」的高度,對於從中醫的陰陽五行、氣血循環和宇宙運轉、一年四時對人體機能運轉的影響,到脈診治病和各種中醫處方和藥物的運用和功效,都予以詳述。 卜彌格對於中醫最為推崇的就是脈診技術,他寫道:「它是一種令人驚異的技術,和歐洲的不同,它不僅要說明病情,而且能夠預料它的發展和後果。」他認為脈診治病的方法,在中國許多世紀以前就得到了普遍的承認和廣泛的使用;中國的醫生通過診脈不僅能夠了解病情,而且能夠準確無誤地預示它以後的發展。 卜彌格理解:人體內的氣和血在人體內的十二根經中,24小時成周期地不斷循環;由於這種循環,便產生了脈搏。這種循環也和天的運轉相對應。脈搏和呼吸的次數成一定的比例。如果不成比例,人就處於病態。 卜彌格根據《黃帝內經》中的論述,他認為每個器官都有金木水火土五行的屬性:肺和大腸屬金、肝和膽囊屬木、腎和膀胱屬水,心和小腸屬火,脾和胃屬土。它們的活動和一年不同的時節有聯繫,人體內的十二根經將這些器官和有關的脈連在一起,脈搏反映在兩隻手的寸、關和尺這三個位置上。每個器官都有各種不同的顏色和好惡,從脈上可以看到通過經絡連着它的器官的健康狀況。 研究卜彌格的學者愛德華·卡伊丹斯基曾經說過:「卜彌格無疑是歐洲第一位了解中醫的秘密,掌握了有關中國藥用植物知識的學者。」「當航海民族——葡萄牙人、荷蘭人和西班牙人只是部分地發現了中國和中國文化的時候,17世紀的歐洲人從卜彌格那裏,對於中國醫學、中國動植物和礦物,實際上已經得到了全面的了解。卜彌格乃是向我們提供這種知識的第一個歐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