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西醫來源於中醫!

中醫是唯一能夠體現「有機整體」的科學:既與「元一的道」神交,又與「活的自然」契合,因而它最具真理性和生命力。相比之下,一切與「機械論」相關的科學,都只具有相對真理;其正面與負面如影隨形,直到遇到環境極限而激化矛盾,而凸顯謬誤。由此,萊布尼茨看重中醫。從這個意義上講,他希望他的「單子論」與中醫同構,而迥異於「原子論」。

TCM_五臟六腑都有「官職」

肝為「將軍之官」。將軍的性格需要有衝勁。肝在五行中屬木,對應於春天,象徵着一股陽氣向上衝破陰氣的束縛,這就是肝的性格。肝能使氣機暢通,表現在調節情志、促進脾胃消化等方面。 膽為「中正之官」。所謂「中正之官」,即決斷者、裁判官。當人猶豫不決時,需要靠膽來拍板做決定。膽能夠影響一個人的決斷能力,人們常說「膽大」、「膽小」,實際上說的就是膽的功能。膽功能良好時,人做事果斷乾脆;膽功能不好時,就會表現為膽小、沒主見。 心為「君主之官」。心像君主一樣主宰着人體的血脈運行,四肢百骸的營養都依賴心臟所泵出的血液供應。另外,心還統攝着人的精神、意識和思維活動,它的功能狀態決定了一個人整體的精神面貌。 小腸為「受盛之官」。「受盛」是接受和容納的意思,意指小腸是接受營養的器官,它能夠幫助食物進一步消化和吸收。如果小腸火力不足,人就比較容易受涼和腹瀉。 脾為「諫議之官」,就是向君主反映問題的「諫官」。脾在身體的中央,負責機體的運化,布散精氣。人體哪裏出現問題,脾就會把信息傳遞出去。另外,脾秉性緩和、中正,不偏不倚,所以能公正地反映問題。 胃為「倉廩之官」。「倉廩」是儲藏糧食的地方,胃的官職就類似於糧倉的管理員。胃負責接受和容納食物,並經初步消化,轉化成食糜,再下傳於小腸,最終形成的精微物質經脾的運化而營養全身。 肺為「相傅之官」,也就是輔佐君主的宰相。肺主呼吸,它的特點是節律性很強,能夠把心臟泵出的能量有尺度地布灑到全身,這種性格就像造律的宰相蕭何一樣,因此把肺稱作「相傅之官」。 大腸為「傳導之官」。「傳導」有接上傳下的意思,指大腸能夠接受身體上部傳來的食物糟粕,並向下轉化為糞便排出體外。 腎為「作強之官」,是說腎內部儲藏的精氣能夠發揮起強大的作用,就像一個大力士。腎臟表面看起來靜止不動,但裏面蘊藏着生機,腎精充盛則人筋骨強健,精力充沛。 膀胱為「州都之官」。「州都之官」,類似於現在的市長。膀胱是人體內水液所歸的地方,水液逐漸匯集起來就像一個大都市,因此說膀胱是「州都之官」。 三焦為「決瀆之官」。三焦是六腑之中比較特殊的一個,大致分佈在人體的頭面、胸、腹腔部位。目前學者對三焦的某些概念尚存在爭議,有的說它「有名而無形」,有的認為它對應於人體胸腹腔的某些臟器。但是相比於研究三焦具體在哪,學者們更願意關注三焦的生理功能,認為這更有實際意義。三焦能運行水液,是人體水液升降出入的通道,所以將三焦稱為「決瀆之官」,決瀆是疏通水道的意思,「決瀆之官」便是負責水利工程的官員了。

[大黃] 在不同劑量中的不同藥理與應用

沈藥子:在老人便秘處方中加大黃,以為大黃的某些現代藥理成份若多服、久服反而會便秘。殊不知,「中醫不傳 (或難傳) 之密在劑量」,在虛秘的患者處方中只加數分的少量大黃,旨不在瀉下,而是作為整張補虛、理氣的方劑中的佐使、引藥,就像打火機的打火石,起著引動的作用。 在中藥調劑學中,中藥的劑量對臨床治療效果至關重要。其用量的大小往往懸殊較大,許多中藥的功效、藥理作用及副作用均會隨著劑量的不同而變化。現舉大黃為例,闡述如下。 1 小劑量(3g以下) 大黃含苦味質。用量在0.3g以下有健胃作用,能促進胃液分泌,當服用0.05~0.3g時,常出現便秘而非瀉下,這是由於所含鞣質的收斂作用掩蓋了含量過少的瀉下成分對大腸刺激作用所致。有報導,D-兒茶精還能抑制大腸內細菌的胺生成酶,阻斷吲哚類的產生,亦能引起便秘。 0.5g大黃粉裝膠囊,口服1~2次,可配合治療高血脂症,具明顯的降血脂、調節脂蛋白和載脂蛋白以及提高血漿蛋白水平的作用;1~2g時有腹瀉作用,大黃中的番瀉甙A,通過刺激大腸蠕動,增加胃腸功能,調節機體體液循環;大黃多糖能夠促進機體免疫功能、蛋白質的合成,提高免疫力,延緩衰老。可見,小劑量大黃可成為「補品」,具有「推陳致新、通利水穀、調中化食、安和五臟」(《本經》)功效。 2 常用量(6~15g) 2.1 抗感染作用 大黃對抗病原微生物、抗炎、解熱、抗病毒均有良好功效。大黃酸、大黃素、蘆薈大黃素是抑菌的有效成分。對鏈球菌、金黃色葡萄球菌敏感,對白喉桿菌、大腸桿菌、傷寒桿菌和痢疾桿菌亦有特效。其抑菌的機理與抑制細胞生物氧化酶系和抑制菌體糖代謝,氧化脫氫及抑制菌體核酸和蛋白質生物合成有關,並能抑制病毒病原體繁殖。臨床上,以大黃為主治療新生兒黃疸及流行性腮腺炎、急性扁桃體炎、流腦、細菌性痢疾等,均取得顯著療效。 2.2 對消化系統的影響 大黃中的蒽醌類是瀉下的主要成分,其中以番瀉甙A作用最強,它的瀉下作用能鬆弛腸壁平滑肌,使之有節律地收縮,達到通便目的,與此同時間接刺激膀胱,使括約肌鬆弛而排尿。使有毒有害物質從二便排出,且不影響小腸正常吸收功能。 在利膽保肝方面,大黃煎劑對乙肝抗原有明顯抑制作用,減少併發症,阻止輕型肝炎向重型肝炎轉化。降低黃疸指數和SGPT值,恢復肝功能,主要通過促進人體產生干擾素,消除病毒。大黃產生的腎上腺糖皮質激素樣作用疏通肝內毛細血管,促進膽囊收縮、膽汁分泌與排洩,促進消化液的分泌、降低膽道內壓力,緩解疼痛,用於急性膽囊炎、胰腺炎,控制其急性感染,並可排出對肝臟有毒的吲哚等物質。大黃素對乙酰膽鹼所致痙攣有很強的解痙作用,約比罌粟鹼強4倍,能顯著解除膽道括約肌、十二指腸的痙攣,達到止痛解痙的作用。 2.3 對血液系統的影響 大黃具活血止血作用,能提高血漿滲透壓,促進細胞外液向血管內轉移,使血液進一步被稀釋、血液粘稠度降低,從而提高血液流動性改善微循環。大黃止血的有效成分是A-兒茶素和沒食子酸,它能促進血小板的粘附和聚集功能,有利於血栓形成,使血小板數和纖維蛋白原含量升高,促血液凝固,使凝血時間縮短,還能使受損部位血管收縮,血液抵抗力增強,從而有助於止血。臨床上常用於治療急性消化道出血,膽道出血,鼻出血及便血等症。 3 大劑量(30~60g) 治療急性、重症感染,早期應用以大黃為主的通腑藥物能迅速改善全身中毒狀態,縮短病程,提高療效。重用大黃能夠除濕熱、清邪毒,治療急性黃疸性肝炎、利膽退黃亦有效。 總之,不同劑量的大黃適用於不同病人、不同病情,臨床效果各不相同,運用時需要予以區別,嚴格掌握。原則上應虛證用小劑量,實證用大劑量;體質虛弱的用小劑量,體質較強的用大劑量。   劑量之中,也有玄妙。多則瀉下,少則收斂,但少有人重視。臨床體會,大黃劑量1g以上為瀉,0.3g以下為補,可澀腸止痢。大黃有安和五臟,補斂正氣的作 用。 如在臨床上治療胃弱不納,脾運不健,消化吸收不良,食慾不振,脘腹痞滿,大便或溏或燥,以酒製大黃每服0.3g~0.5g,日服1~2次,用之多效。

糖尿病患者如何中醫養護

糖尿病屬於中醫學消渴病範疇,基於中醫「不治已病,治未病」的未病先防,已病早治的思想,運用中醫學養生理論,指導糖尿病患者飲食起居、四時情志等,以協調其陰陽、精氣神,從而達到協同治療,較好控制病情的目的。

高壽秘訣: 童心、蟻食、龜欲、猴行

出生於1912年9月的干祖望,是著名老中醫、江蘇省中醫院耳鼻喉科創始人。

排毒: 中醫八法

所有的養生保健方法都建立在一個基礎上,就是要先排毒。排毒一直被認為是養顏美容、健體強身的有效方法。洗腸、斷食作為排毒形式都曾經風行一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