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文兵

Read More

TCM_《黃帝內經·靈樞·天年》生命歷程

釋篇名《靈樞·天年》 “樞”是指樞紐、關鍵點。如門軸控制開合的。通過觸及到有形、有質的東西,觸及到無形的那個存在,形而上的人的神和靈,那個關鍵點叫《靈樞》。《靈樞》是通過刺激人的穴位,達到調神目的的這麼一本書。所以,《靈樞》又叫《針經》,絕大多數篇幅裡面講的是經絡穴位,和針刺的方法。 《天年》這篇是在《靈樞》的第五十四篇,講說身心發展一個最基本的規律。不論男女,按十年一個週期分段,身體的變化和臟腑功能的變化,容易出現的毛病,以及怎麼治療。 “天” 就是先天。年,就是多大年齡,多長壽命。天年,是先天自然所賦於人的正常壽命。當然,後天須要註意保養、調攝,保護、保證他的天賦。道家認為天賦給你的壽命叫天年,是一百二十歲,兩個甲子。\xe2\x80\xa6
Read More

mp3_國學堂《黃帝內經-異法方宜》

黃帝問曰:醫之治病也,一病而治各不同,皆愈何也? 岐伯對曰:地勢使然也。 故東方之域,天地之所始生也。魚鹽之地,海濱傍水,其民食魚而嗜鹹,皆安其處,美其食。魚者使人熱中,鹽者勝血,故其民皆黑色疏理。其病皆為癰瘍,其治宜砭石。故砭石者,亦從東方來。 西方者,金玉之域,沙石之處,天地之所收引也。其民陵居而多風,水土剛強,其民不衣而褐薦,其民華食而脂肥,故邪不能傷其形體,其病生於內,其治宜毒藥。故毒藥者,亦從西方來。 北方者,天地所閉藏之域也。其地高陵居,風寒冰冽,其民樂野處而乳食,髒寒生滿病,其治宜灸焫。故灸焫者,亦從北方來。 南方者,天地之所長養,陽之所盛處也。其地下,水土弱,霧露之所聚也。其民嗜酸而食胕,故其民皆致理而赤色,其病攣痹,其治宜微針。故九針者,亦從南方來。 中央者,其地平以濕,天地所以生萬物也眾。其民食雜而不勞,故其病多痿厥寒熱。其治宜導引按蹻,故導引按蹻者,亦從中央出也。 故聖人雜合以治,各得其所宜,故治所以異而病皆愈者,得病之情,知治之大體也。

mp3_國學堂《黃帝內經-四氣調神》

“四氣調神”是教我們如何有效吸取四季及身邊各種環境中的正能量,讓自己活得強大、圓滿。 徐文兵 黃帝內經《四氣調神大論》 春三月,此謂發陳,天地俱生,萬物以榮,夜臥早起,廣步於庭,被髮緩形,以使志生,生而勿殺,予而勿奪,賞而勿罰,此春氣之應養生之道也。逆之則傷肝,夏為寒變,奉長者少。夏三月,此謂蕃秀,天地氣交,萬物華實,夜臥早起,無厭於日,使志無怒,使華英成秀,使氣得洩,若所愛在外,此夏氣之應養長之道也。逆之則傷心,秋為痎瘧,奉收者少,冬至重病。秋三月,此謂容平,天氣以急,地氣以明,早臥早起,與雞俱興,使志安寧,以緩秋刑,收斂神氣,使秋氣平,無外其志,使肺氣清,此秋氣之應養收之道也,逆之則傷肺,冬為飱洩,奉藏者少。冬三月,此謂閉藏,水冰地坼,無擾乎陽,早臥晚起,必待日光,使志若伏若匿,若有私意,若已有得,去寒就溫,無洩皮膚使氣亟奪,此冬氣之應養藏之道也。逆之則傷腎,春為痿厥,奉生者少。 天氣,清淨光明者也,藏德不止,故不下也。天明則日月不明,邪害空竅,陽氣者閉塞,地氣者冒明,雲霧不精,則上應白露不下。交通不表,萬物命故不施,不施則名木多死。惡氣不發,風雨不節,白露不下,則菀稾不榮。賊風數至,暴雨數起,天地四時不相保,與道相失,則未央絕滅。唯聖人從之,故身無奇病,萬物不失,生氣不竭。逆春氣,則少陽不生,肝氣內變。逆夏氣,則太陽不長,心氣內洞。逆秋氣,則太陰不收,肺氣焦滿。逆冬氣,則少陰不藏,腎氣獨沈。夫四時陰陽者,萬物之根本也。所以聖人春夏養陽,秋冬養陰,以從其根,故與萬物沈浮於生長之門。逆其根,則伐其本,壞其真矣。 故陰陽四時者,萬物之終始也,死生之本也,逆之則災害生,從之則苛疾不起,是謂得道。道者,聖人行之,愚者佩之。從陰陽則生,逆之則死,從之則治,逆之則亂。反順為逆,是謂內格。是故聖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亂,治未亂,此之謂也。夫病已成而後藥之,亂已成而後治之,譬猶渴而穿井,鬭而鑄錐,不亦晚乎。 徐文兵,自幼隨母親魏天梅學習中醫,1984年考入北京中醫學院中醫系,畢業後留校工作。1997年公派赴美講學,同年獲美國針灸協會特別獎,被授予美國密蘇里州堪薩斯市榮譽市民。1998年考取全美中醫師、針灸師資格證書。1999年創辦北京厚樸中醫藥研究所。目前擔任北京厚樸中醫學堂堂主,北京禦源堂門診專家,月犁中醫文化講習所導師。多次受邀在北京電視台講授健康知識;擔任氣象頻道《四季養生堂》欄目長期主講嘉賓;受著名主持人梁冬之邀,做客中央人民廣播電台,主講《重新發現中醫太美之黃帝內經》;著有《字里藏醫》等。

mp3_國學堂《黃帝內經-上古天真》

“上古天真”是講男人、女人一生每七年、八年間如何做快樂之人的智慧。告訴我們:天真才是做人成功、快樂的根本。 徐文兵 黃帝內經《上古天真論》 昔在黃帝,生而神靈,弱而能言,幼而徇齊,長而敦敏,成而登天。迺問於天師曰:餘聞上古之人,春秋皆度百歲,而動作不衰;今時之人,年半百而動作皆衰者,時世異耶,人將失之耶?歧伯對曰: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於陰陽,和於術數,食飲有節,起居有常,不妄作勞,故能形與神俱,而盡終其天年,度百歲乃去。今時之人不然也,以酒為漿,以妄為常,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以耗散其真,不知持滿,不時禦神,務快其心,逆於生樂,起居無節,故半百而衰也。 夫上古聖人之教下也,皆謂之虛邪賊風,避之有時,恬惔虛無,真氣從之,精神內守,病安從來。是以志閑而少欲,心安而不懼,形勞而不倦,氣從以順,各從其欲,皆得所願。故美其食,任其服,樂其俗,高下不相慕,其民故曰樸。是以嗜欲不能勞其目,淫邪不能惑其心,愚智賢不肖不懼於物,故合於道。所以能年皆度百歲,而動作不衰者,以其德全不危也。 帝曰:人年老而無子者,材力盡邪,將天數然也。歧伯曰:女子七歲,腎氣盛,齒更髮長;二七而天癸至,任脈通,太衝脈盛,月事以時下,故有子;三七,腎氣平均,故真牙生而長極;四七,筋骨堅,髮長極,身體盛壯;五七,陽明脈衰,面始焦,髮始墮;六七,三陽脈衰於上,面皆焦,髮始白;七七,任脈虛,太衝脈衰少,天癸竭,地道不通,故形壞而無子也。丈夫八歲,腎氣實,髮長齒更;二八,腎氣盛,天癸至,精氣溢寫,陰陽和,故能有子;三八,腎氣平均,筋骨勁強,故真牙生而長極;四八,筋骨隆盛,肌肉滿壯;五八,腎氣衰,髮墮齒槁;六八,陽氣衰竭於上,面焦,髮鬢頒白;七八,肝氣衰,筋不能動,天癸竭,精少,腎藏衰,形體皆極;八八,則齒髮去,腎者主水,受五藏六府之精而藏之,故五藏盛,乃能寫。今五藏皆衰,筋骨解墮,天癸盡矣。故髮鬢白,身體重,行步不正,而無子耳。帝曰:有其年已老而有子者何也。歧伯曰:此其天壽過度,氣脈常通,而腎氣有餘也。此雖有子,男不過盡八八,女不過盡七七,而天地之精氣皆竭矣。帝曰:夫道者年皆百數,能有子乎。歧伯曰:夫道者能卻老而全形,身年雖壽,能生子也。 黃帝曰:餘聞上古有真人者,提挈天地,把握陰陽,呼吸精氣,獨立守神,肌肉若一,故能壽敝天地,無有終時,此其道生。中古之時,有至人者,淳德全道,和於陰陽,調於四時,去世離俗,積精全神,游行天地之間,視聽八達之外,此蓋益其壽命而強者也,亦歸於真人。其次有聖人者,處天地之和,從八風之理,適嗜欲於世俗之間,無恚嗔之心,行不欲離於世,被服章,舉不欲觀於俗,外不勞形於事,內無思想之患,以恬愉為務,以自得為功,形體不敝,精神不散,亦可以百數。其次有賢人者,法則天地,象似日月,辯列星辰,逆從陰陽,分別四時,將從上古合同於道,亦可使益壽而有極時。 “上古天真”是从道家来讲,他认为就是今不如昔。就是说从这个道法自然角度来讲,时代越进步,人为的东西越多、越高级,离那种天真越远。而追求这种天真的唯一的办法不是在现在世界上去找,而是返璞归真,回到远古的时代。那会儿的人们是最接近自然,最天真的。 “生而神灵”心和神是同义词,沟通天地人鬼的那个灵媒,那个媒介叫”巫”。真正的巫,都是女的,一说巫都是女的。男巫,男人后来慢慢也开始有这种本事,男巫叫”觋Xí”。就是说,黄帝一生下来,虽然他是个男的,但是他有具与天地鬼神沟通的本领。 “弱而能言”儒家把立言当成人生的一大任务来做,所以是说这个言不是胡说八道,也不是随便说话聊天,而是能够出口成章,讲出一些非常经典的话来。我们中医讲,古代很多的书是不著文字的,叫口传心授的,而这种口传心授传出来的东西,都是现在落实到《黄帝内经》中的那些被我们看成是经典的文字的东西。弱冠是指二十岁以前,他在二十岁以前,都已经能够出口成章,说出一些很经典的话来,这叫”弱而能言” “幼而徇齐”,他自幼跟了很多名师,得到他们的灌顶、提携、言传身教、耳提面命,这是他求学的一个过程。所以,我们《黄帝内经》始终贯穿着黄帝问于歧伯曰,这歧伯就是天师,天子的老师,是他的一个重要的领路人。 “长而敦敏”说了心、肾两个的状态。”敦”就是肾精很足,当心很虚的时候这个感觉就非常的敏锐,这种状态下容易出慧,所以叫”长而敦敏”,就是说虚其心,实其腑。 “成而登天”这是道家修行的一个境界,就是修行到一定程度呢可以出神入化,可以魂魄离体。《黄帝内经》也讲了,就是修炼道家呢有四个境界,叫”真至圣贤”。真正的道家最高境界叫真人。这种真人,能游行于天地之间,视听于八达之外。 “余闻上古之人,春秋皆度百岁,而动作不衰。”上古之人活到一百岁,腿脚、手一点儿都没有衰弱的迹象,就叫”动作不衰”。腿脚和手灵便的原因在于他的身躯也是健康的,气血充足的。 “今时之人,年半百而动作皆衰者,时世异耶?人将失之耶?”他说他那个年代,五十岁不到,然后动作皆衰。腿也走不动路了,手也是捏不了精细的东西,动作皆衰了,这是因为时代变化造成的呢?还是人失之耶?失道,还是人违背了自然变化的规律,或者是,人没有掌握自然变化规律呢?这是黄帝的问题。显然他已经知道,肯定是人违背了规律。 “其知道者,法于阴阳,和于术数”道是天道,法是人立的法,就是那些知道自然天地变化规律的人跟着天道去做。基本上来讲,你若阳气特别旺,你选个阴数,这叫和;你这个阳气不足呢,你选个阳数,这叫做”和于术数”。这是一个预测未来的一种本事,就是通过打卦这种计算,去找一些这个适合或不适合做的事情。 “食饮有节”一个要顺应天地的变化,另外要跟你生物钟的变化,所以要观察自己的饥饿的程度,而且这种节欲的表现在哪儿呢?我们平常人要说吃七、八分饱,人比动物能进化到现在优秀的一个主要的原因是什么?快到顶儿,快到极端的时候他刹车了,他不走那个极端。我们这个胃,它本身是个肌肉,它是有弹性的,你年轻的时候弹性好,塞多少东西它很快就能给你消化掉,排送掉。岁数大了以后,这种气弱了或者弹性减轻了,瞬时间塞进那么东西,它就不蠕动了,就好像一个皮球一样,他就没有弹性了。 “起居有常,不妄作劳”:“常”是一种固定不变的变化的东西,我们讲它不变又说它变化好像很矛盾,其实不矛盾。有常的反义词叫无常,我们把人死了叫无常,人活着就应该是有常,应该有固定的起居的生活规律。为什么要固定,因为天地阴阳的变化有固定的规律。死在女人手里叫妄,作劳我们管这个劳叫作房劳。 “故能形与神俱,而尽终其天年” 中医判断人的死亡的标准是,这个人没神了,他就死了。什么意思呢?这个可能还在能吃、能喝、能坐,但是他已经死了,我们管这种人叫行尸走肉,这个人的元神已经离开他的身体了。对于我们躯体,只不过是我们的元神寄居的小旅馆,如果你这一辈子伺候你这个神伺候得好,那他就多住几天,如果伺候的不好,他就会离你而去,就会活的很痛苦,甚至有些人就会自杀、自残。原因就是这个神走掉了。所以上古之人活一辈子,是形与神俱,他的躯壳和元神相处的非常融洽,也不会像现在人这样,要死的时候痛苦的不行,非要安乐死才行。人家都得善终,叫预知时日,无疾而终,走完人的轮回,完成我天赋的使命,尽其天年了,然后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几天前就开始不吃饭,然后就很安祥的走了。 “今时之人不然也,以酒为浆,以妄为常”,“浆”是古代的水,喝酒跟喝水一样。妄指不切实际一种虚妄的幻想,以妄为常,就是把不正常当正常。需要的不多,想要的多。 “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以耗散其真”趁着酒劲做爱,等于是在没有知觉的情况打开水龙头流失你的肾精,这种情况按中医理论下,对人体伤害最大,而且在这种情况下生出来的孩子全是呆、傻、痴。你的精气神物质基础的肾精透支光了,而肾精就是练精化气,化出的元气的根本,没有肾精,你的真气,也就是我们说的元气也就耗散掉了。 “不知持满”离中虚,坎中满,坎是肾,所以“持满”就是养护我们的肾精,肾就像一个容器,他包裹了我们所有的精髓、精液。 “不时御神”如果你按时御神你会很省劲,如果你不按这个时辰走,不按这个季节走,那你会活的很累。 “务快其心,逆于生乐,起居无节,故半百而衰也”现在流行一个词叫,玩的就是心跳。现在很多有病的人追求的就是什么能让我兴奋,什么能让我动心。这种追求其实就是纵欲。在这种动心、动神的过程,还是在消耗你的肾精。有一种方法,不追求心跳加快,仍然能够愉快,就是我们说在极静的,静坐、站桩、参禅的情况下,那种悟道的感觉。现在的人就是追求简单的、马上的快乐,其实长期来说,是有伤害的。 “虚邪贼风”虚邪是形而上的东西。我们讲风寒暑湿燥火,这六淫是一种虚邪,因为你看不见它。所谓邪,我们指相对人的正气而言。你本来想往东走,但是另外一种力量想把你往别的方向引。在人不注意的情况下侵害你的风叫贼风。我们讲的外因叫六淫,内在的病因我们叫七情,喜、怒、忧、思、悲、恐、惊。所有能引起你情绪波动的这种能量或者是信息,让你大喜,让你大悲,让你大怒,或者让你大惊、大恐,这都是虚邪。 “避之有时”要根据时令的变化,避开那种季节下盛行的那种邪气。 “恬淡虚无,真气从之”恬是一种自我疗伤自我宽慰,最后达到自得其乐的一种能力,虚是让自己的心灵精神得到最大的自由。当我们处在一种恬淡虚无的状态,你先天赋予你的真气就能够随着他本来的指挥他的那个元神去运作。我们中医发现的人有经络和腧穴,都是在这种恬淡虚无的状态下,这些古代的圣贤们体会出来的,然后他们把他们的感觉详细记录下来,这个气怎么走,从哪儿走到哪儿,在哪儿有停留,这就是经络腧穴的发明。 “精神内守,病安从来”先说精内守。把人体比成一口锅,漏精就是锅破了,包括遗精、带下、出汗,包括流很多浓鼻涕,或者是流口水,或者是不停地出血,这些都是在漏精。我们先要用补药把它补住。补好锅以后,我们再往锅里面加水,这叫益。神内守,反义词就是失神,我们说这人心不在焉,再严重点叫失魂落魄,这种人表现就是注意力极其不集中,没有办法集中精力去完成一项工作,老是那种坐卧不安,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就是这种状态。你能做到精和神内守的话,首先你有积累,你仓库里面有粮,第二你的神在你的体内,外面有点风吹草动,神的反应就很快,什么病毒,细菌,虚邪贼风,它马上就把它赶出去了。所以下面有一句话叫”病安从来?”你怎么可能得病呢? “志闲而少欲”志的第一个含义叫记忆,中医的五行理论讲”肾主志”。也就是说肾有对人的记忆力的作用。志的另外一个含义是对将来的图谋,《黄帝内经》是道家的理论,所以叫志闲。道家不是讲绝欲、禁欲,道家讲的也不是纵欲。它在”纵”和”禁”之间搞了一个叫”节”,有节制,有节奏,它叫少欲。 “心安而不惧”这个心不是指那个肉质的心脏,我们那个肉质的心脏单门有个字叫心胞。心到底在哪儿?其实就在我们的胸腔正中,这个地方两侧各有三个穴叫神封、灵墟、神藏。所以我们碰到陌生人会不由自主的把两个胳膊交叉护在胸口,为什么?保护自己的心神不受伤害,可我们碰到自己相信的,亲爱的人以后我们会张开怀抱。 “形劳而不倦”是指我们晚上的工作不要过度,因为你到晚上要睡觉了。第二不要累得抽筋。 “气从以顺”气是顺着经络走的,而不是呛着走的。很多朋友没有意识到这个经脉的这个走向。有一些经是从上往下走的,有一些经是从下到上走的。它走不通了,你帮它一把。它走着走着你还往回推那就是不对了。 “各从其欲,皆得所愿”每个人有他天赋不同的身体,不同气血,有他发自内心的想法,如果你从了他,就会活得很快乐。前提是在健康状态下的欲。你别给他压得邪气、邪火一肚子,然后经络又堵得七拧八拧的,最后他会产生出一种病态的欲望。你那会儿去满足他,那就错了。发自内心的这种心愿得到满足,这就是最理想的生活。 “美其食”就是说把我们每天吃的饭要吃美了,从物质层面的享受变成精神层面的享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