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聖地馬丘比丘 尋找失落的文明

失落的印加古城馬丘比丘歷史聖地(1983 年)位於秘魯東南部,是一座完整保存的印加帝國都城。這座壯觀的山城地理位置險要,風景壯觀。至今還沒人能明白,古印加人是如何將巨大的石塊運上山峰修建城市的。 逝去的印加古城不是馬丘比丘 海勒姆·賓厄姆三世於1911年發現了馬丘比丘,事實上,他當時是在尋找比爾卡班巴古城。比爾卡班巴古城是一個隱秘的首都,在1532年西班牙征服後被印加人當做避難所。海勒姆?賓厄姆用盡一生尋找比爾卡班巴古城,當他看到壯觀的馬丘比丘後,就竭盡全力證明馬丘比丘就是那個逝去的印加古城。 地下隱藏的是什麼 馬丘比丘的地下並沒有寶藏,但卻有非常壯觀的工程,讓每一個看到的人都為之驚嘆。很顯然,馬丘比丘的大部分修建工作都是在地下進行的,包括古城的地基和用於製作排水系統的碎石。排水系統對於印加人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到了雨季,這裡真的非常潮濕。 腳步丈量心靈之旅 去馬丘比丘參觀的費用昂貴,所以還是步行上山吧。事實上,步行上山才能真正看到馬丘比丘的美景。沿著它的發現者的足跡,自己去探險。 人們發現,從庫斯科到馬丘比丘的道路是模仿第一批來自太陽島的印加天神的足跡。因此馬丘比丘可能是一個朝聖之地,著名的印加小徑其實是為那些進入馬丘比丘朝聖的人們做準備的。 到了馬丘比丘的人都感到非常迷惑,沒有標示牌,也沒有介紹板。其實馬丘比丘博物館可以幫你填補所有的空白,但是很多遊客依然不知道怎麼到達。這個博物館在遺址基地附近,在那條殘遺的道路末端。 隱蔽的廟宇 馬丘比丘保留最好的奧秘莫過於月亮廟了。如果你有倖爬山納比丘山頂,別忘了去其遠側的那個隱秘的廟宇。這是一個神秘的聖地,聖龕狀的石頭寺廟就位於石質山洞里,可能有點陰森。 在古跡行走的時候,很多人可能都注意到一些小路被茂密的植被覆蓋,讓人無法前行。也許在這些小路的盡頭還有其他的古跡等待著人們去發掘。  

走進秘魯馬丘比丘遺址 領略古國風範

馬丘比丘,是印加古國巔峰時期所擁有的權利和成就的最有力的證據。這裡的城墻用石頭堆砌,再塗抹上灰泥,結構堅固穩定。悠久的歷史和古老的建築吸引著世界各國遊客來此參觀。今天,我們就走進馬丘比丘,為您再現古國風範。 馬丘比丘所有的宮殿、廣場、廟宇和住宅都取址於地理位置優越的古國遺址,這裡是古時候重要的軍事要地,地理位置優越。毗鄰烏魯班巴河流,風景優美。學者們喜歡來此探尋安第斯山脈東面山坡所隱藏著的秘密。安第斯山東坡覆蓋著大片熱帶雨林。這裡曾發生了許多有研究價值的天文現象,但由於馬丘比丘沒有文字,這些現象以及當地的古老歷史都不曾被記錄。這也讓這裡顯得更加神秘。 在馬丘比丘,可以找到許多建築學和建築美學的重要證據。古遺址中的建築、城墻、梯田、斜坡和小路排序有秩。700多層的梯田土地肥沃,使得當地的農業十分發達。梯田結構十分合理,既保護了當地的水資源,也很好的防止了水土流失的發生。 印加古國遺留下來的巨大成就撼動世界。500年前,印加古國初建之時,這裡沒有鋼鐵,沒有車輪,古國人民用自己的智慧為自己創造了更美好更豐富的生活。他們的智慧結晶讓在這裡生活的世世代代受益匪淺。 如今,來此旅行的遊客日益增加,每年的遊客多達七萬五千人。越來越多的人了解這裡,讀懂這裡,留戀這裡。 旅行路線 很多人願意步行進入馬丘比丘,這樣可以讓旅行記憶個更加深刻,但是一個人獨自跋涉不甚安全,出行前需要做好詳細的計劃。不過,這裡的交通十分便利,乘坐火車從秘魯庫斯科到達馬丘比丘只有一個小時的車程。 最佳旅行時間 由於這裡處於熱帶地區。遊客可在任何月份來此旅行。若是可以午餐前到達馬丘比丘並登上安第斯山的山頂,在此野餐是不錯的選擇。

聖山俯瞰失落文明 – 瓦伊那比丘

南美,對於一個中國人來說,因為地理和文化上的原因,總是神秘的,仿佛這塊大陸始終籠罩在一團神奇的煙霧之下,那麼遙遠,那麼不真實。不論是瑪雅,印加還是阿茲台克,這些古老的文明在我心中的概念遠遠不如古埃及,古印度甚至於古代歐洲來的鮮活生動,只是隱約知道在遙遠的美洲大陸,曾經有過強大的文明,後來隨著歐洲殖民者的入侵而漸漸消失了。大約是小學的時候吧,記不清在哪本雜誌上看到過一篇介紹馬丘比丘的文章,內容記得不是很清楚了,但是有一張圖片卻一直縈繞在我的腦海里,層山疊嶂的山谷中央,聳立著一座石頭堆砌的城市,週圍煙霧繚繞,仿佛仙境一般。從那時起,馬丘比丘這個名字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腦海里。 山谷中的城市 在西班牙殖民者統治的三百餘年里,印加文明消失殆盡,似乎西班牙人是要將被摩爾人統治500年所遭受的苦痛轉移給別人一樣。面對僅僅200人的西班牙遠征軍,或者說是面對相對先進的文明,貌似強大的印加帝國是那樣的不堪一擊,由於沒有見到過馬這種生物,數千印加軍隊面對20餘人的西班牙馬隊,也被嚇得四散而逃。而這一切給印加文明帶來的打擊是毀滅性的。無數印加人被屠殺,都城庫斯科被徹底改造,古老的神廟被推倒,而新建的天主教堂則成為了殖民者強加在印加人身上的心靈鎖鏈。初到庫斯科,漫步於這座曾經的印加古都,望著那一座座教堂,修道院和充滿西班牙風格的建築,總是讓人感慨,印加文明和那些古老的地基一樣,成為了歷史,成為了當今秘魯那深藏地下的一面。 然而,馬丘比丘卻是個例外。直到1911年,這座山谷中的城市依然不為世人所知,它靜靜地沉睡在安第斯山脈的山谷中,默默地注視著飛過天空的雄鷹。當尋找印加帝國最後要塞的美國探險家海勒姆·賓厄姆發現這座世外桃源的時候,它已經在這裡沉睡了數百年。 由於印加人並沒有掌握鐵器,所以整座城市都是用石頭累積而成,沒有使用任何一點水泥卻可以做到石頭之間嚴絲合縫,實在是令人嘆為觀止。馬丘比丘三面環河,一面靠山,據稱是過去印加貴族休養的地方,所以想來到這裡也不是那麼的容易。對於現在的遊客們來說,來到這裡大約有兩種方式,第一種被稱為“印加古道”(Inca trail), 從庫斯科出發在山間穿行大約將近90公里,沿著印加人留下的古道來到這裡。第二種則是相對現代一些的方式,坐公共汽車到達Ollantaytambo,從這裡轉火車前往山腳下的溫泉鎮,從溫泉鎮上山到達馬丘比丘。 到達溫泉鎮已經是下午時分,跟幾個澳大利亞和英國來的遊客約好了第二天一早爬山上馬丘比丘。上山有兩種方式,爬山還有坐公共汽車,很多年輕的背包客都會選擇爬山,不只因為經濟原因,而且爬山的過程也是旅行中的一種享受。而之所以要早些上去,是因為馬丘比丘大約6點鐘開門,而旁邊的瓦伊那比丘, 也就是月亮神廟那座山,每天限定400人上山,所以要早些去登記扣章。 大約早上4點鐘我就被隔壁的英國客人的響動給驚醒了,吃了一些早點我們三個人就背著大包上路了。沿著小河走了大約半個小時來到了馬丘比丘山下的大門,發現已經聚集了大約十幾個背包客在這裡等著5點鐘開門了。大家嘰嘰喳喳地操著各種語言激動地交談著,7月份的秘魯的清晨還是有些涼爽,但心中的那團火早就被馬丘比丘給點燃了。5點鐘大門打開,大家都趁著夜色開始爬山。由於沒有帶著手電筒,所以我們幾個人都是用手機照著山路艱難前行。上山的大路是走汽車的,所以是相對平緩但是呈“之”字形的盤山路,而給爬山客的路則是直上直下的小階梯,直接從盤山路的中間穿到山頂。階梯有些濕滑但是總的來說不是很難走,由於很黑基本上只能看到週圍不大的一塊地方,悶著頭大概爬了半個多小時,我有點兒支撐不住了,本想跟同行的幾個人說你們先上去我隨後就到,結果同行的英國人說我們是個團隊,我們要一起出發的就要一起到達頂點,所以我只好硬著頭皮繼續往上爬了。 天漸漸地亮起來了,向身後看可以看到山腳下的河流奔騰而過,而週圍的山也漸漸地清晰起來,耳邊的鳥叫聲也越來越多,我也基本上突破了身體上的體能極限,大約爬了一個小時左右,耳邊傳來人們的喧譁聲,這就差不多要到山頂了。來到山頂馬丘比丘的門前已經聚集了不少人,很多都是坐大巴上來的觀光客。我們幾個人迅速跑到售票處買了票,扣了可以進入瓦伊那比丘的章子。本以為這天可以悠閒地在馬丘比丘古城里享受一下,結果當有人給我指了一下一會兒要爬的瓦伊那比丘的時候,已經十分疲憊的我只說了一句話,你確定我們要爬到那個頂上麼? 月亮神廟 瓦伊那比丘是馬丘比丘旁邊的一座小山峰,大約比馬丘比丘高360米,在山頂上是印加帝國的祭司和處女居住的神廟,傳說每天天亮之前最高祭司都會下山告訴大家新的一天到來了。爬上這座山大約需要一個多小時,而這一個多小時還有山頂的狹小空間也解釋了為什麼每天要限制400人上山。 前半程總的來說還是比較平緩,穿梭在山澗之中,呼吸著清新的空氣,路上隨處可見的小野花更是讓旅途變得更加愉悅。但是爬到一半就不是那麼容易了,從一段大概有45度以上夾角的山路開始,就需要抓住繩索向上攀登,往身後望了一下,基本上就是萬丈深淵,心中不由得顫了一下。事實上這種山路向上爬比下山會容易一些,因為爬山的過程中眼里只有上邊的頂點,而不會對高度產生恐懼。爬到接近頂點的地方,還要鑽過幾個山洞,就到達了山峰的最頂點。人不多,而且風很大,不時地有鷹從旁邊飛過。站在這裡,俯視馬丘比丘,好像是一座製作精美的模型一般,不知道在幾百年前,印加帝國的大祭司們會不會也是這樣守望著馬丘比丘,守望著那個曾經輝煌的帝國。